打开

放倒七百多人的盐水虾,回顾1987年上海东风饭店集体食物中毒事故

顾氏造船厂厂长

2022-08-16 08:39山东

关注

参考资料:《人民司法》1989年5月刊,袁启忠,对一起婚筵食物中毒赔偿案法律关系和法律适用的分析

1987年10月31日是个星期六,当天是传统节日重阳节,虽然那个年代还没有所谓的五天工作制,星期六大家都还是要上班的,但是第二天是星期天休息日,所以不少人就选择在星期六的晚上聚会。条件一般的在家里做几个小菜,开一瓶“石库门”老酒,请上三五好友小酌一番;条件好些的就“下馆子”、“开洋荤”,摆上一桌“圆台面”(上海话筵席的代称),一群亲朋围坐一桌边吃边聊,共叙友情。家里有了喜事,比如结婚大喜、小孩满月之类的也会优先选择在星期六晚上大摆筵席,招待亲朋好友,因为只有这一顿饭大家可以敞开了吃痛快着喝,吃饱喝足各回各家睡觉,反正第二天是可以睡到自然醒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照片,东风饭店

当天晚上,位于中山东一路3号的东风饭店(建于1909年,解放前为上海总会,又名上海俱乐部,1949年被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作为国际海员俱乐部用,1971年改为东风饭店,值得一提的是,上海首家肯德基餐厅于1989年12月在东风饭店一楼开门营业)生意异常热闹,当晚该饭店一共承办了103桌筵席,总共有1100余人同时在饭店里就餐,筵席的收费标准按照菜式的档次分为80元、100元、120元和150元,饮料和酒水钱另算。

在东风饭店一层开业的上海第一家肯德基就餐时的火爆场面

东风饭店的筵席在当时的上海滩颇为有名,菜式种类丰富,而且菜系齐全,苏菜、浙菜、鲁菜、粤菜、川菜、湘菜、徽菜和闽菜八大菜系应有尽有,是80年代上海海纳百川的真实写照,因此一直很受人民群众的欢迎。进入到80年代后期,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有了“下馆子”的经济条件,而上海当时的高档“馆子”却并没有随之增加,且外资的餐饮企业此时尚未大举进入上海(上海的全面开放要到1992年以后)。因此,在这个特定的时期里,以东风饭店为代表的国有饭店的生意就变得异常火爆,尤其是周六和周日两天,往往一席难求。

男青年董某和女青年郑某群在当晚在东风饭店举办婚宴,总共来了118位双方亲友前来贺喜,筵席摆了12桌,每桌的标准为120元。他们是当晚订的席面最大的主顾,除了他们的12桌,另外的91桌分属五对新人的婚宴、三场小儿满月宴和两场老人的寿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80年代上海新人拍婚纱照的场面
东风饭店的婚宴菜单(正面)

筵席从17时30分一直持续到20时左右,席间觥筹交错、宾主尽欢、酒足饭饱后大家相互道别,各回各家。散席后,送走亲朋好友的董某、郑某群夫妇以及其他委托东风饭店承办筵席的顾主很快就与东风饭店结清了筵席的费用(董某、郑某群夫妇所交的费用是1549.92元,其中筵席款1440元,饮料费109.92元——真实惠),这一天似乎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

老照片,80年代的上海婚宴场面

然而,从当晚22时开始,上海各区的医院急诊就陆续收治了前来就诊的群众,这些人的普遍症状是剧烈腹痛、上吐下泻,有的甚至还吐出了黄色的胆汁,部分病例大便呈肉汤样并有血便,初步诊断为嗜盐菌中毒引起的急性胃肠炎。病患人数之多让各大医院的急诊医护人员措手不及,面临极大的人手缺口,只能一面紧急召回下班和不在勤的医护人员,一面将情况上报给卫生局求援。

董某和郑某群这对新婚夫妻以及参加他们婚宴的118名亲友总共120人里除了董某本人和另1名亲友没有出现症状之外其余118人全部“中招”,新娘郑某群被留院观察3天,而包括郑某群的父亲郑某在内的3名亲友则被下了病危通知。

根据卫生局收到的就诊数据,从10月31日22时至11月1日6时,上海市各个区县的42家医院的急诊总共收治了762名腹痛腹泻的患者,其中大多数人经医院输液(葡萄糖和生理盐水)和口服补液盐纠正失水治疗后症状大为缓解并自行回家休养;但有118人症状较重,其中20人呈现出血压下降 、面色苍白、发绀以至意识不清的症状;其余的呈现出发热、畏寒、声哑和肌痉挛,空肠及回肠有轻度糜烂,胃粘膜炎、内脏(肝、脾、肺)淤血等症状。这些人中31人被安排住院治疗,另外87人留院观察,最终经抢救全部脱离生命危险。

经询问病史,这些患者均是在10月31日晚在东风饭店吃过晚饭后3~4个小时开始出现不适症状的。根据提取到的患者粪便样本,多数为黄水样或黄糊便,部分病状较重者的粪便呈血水或洗肉水样便,病情危重者的粪便呈脓血样或粘液血样。院方由此判断,这很可能是一起重大集体食物中毒事故。

事件发生后,上海市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委江书记和市政府朱市长立即召集紧急会议,要求认真治疗患病群众,并责成上海市卫生局王道民局长、上海市卫生防疫站都康平副站长和上海市公安局李晓航局长抽调专业人员组成调查组,负责对这起事故进行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任上海市公安局李晓航局长

根据患者都曾在东风饭店吃过饭这一共同叙述,调查组立即责成东风饭店的餐饮部门立即停业(住宿部门依然继续营业),10月31日晚饭筵席所用剩下的食材和菜品一律封存送检,同时由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刑警803)和黄浦分局刑侦科负责排查是否有人为下毒进行反动活动的可能。

通过对东风饭店餐饮部门10月31日当班的所有厨师、服务员在事发前48小时活动轨迹的排查,公安部门初步排除了人为下毒的可能性,这起食物中毒事故可以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定性为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上海市卫生防疫站对东风饭店10月31日的食材以及剩余的菜品(总共一百四十多种)逐一化验后得出结论,绝大部分食材均无问题,唯有一道盐水虾中检出了嗜盐菌。换句话说,在10月31日晚上放倒762人的罪魁祸首很可能就是这道盐水虾。

东风饭店的婚宴菜单(反面,内容是粤菜菜系的菜单)
盐水虾

通过对中毒人员的查访得知,所有中毒人员都确认吃过这盐水虾,而没有吃过这道菜的食客大多没有中毒,或者中毒症状轻微。比如新郎董某因为对河虾过敏,所以一只都没有吃,故而没有中毒,新娘郑某群吃了大概2~3只而在医院留院观察3天,而被医院下了病危的郑某群的父亲郑某则因为喜食河虾,再加上他是长辈,同席面的都让着他,因此一下子吃了大概8只(当时盐水虾一盘大概是24只,可以保证每桌每人吃到2~3只)!至于那小部分没有吃盐水虾但也出现症状的食客的中毒原因,调查组判断可能是他们吃了被盐水虾的汁液沾染的食物所致。

调查组经过调查,发现东风饭店餐饮部门后厨管理混乱,食材存在生熟混放的现象,严重违反食品卫生操作规程,盐水虾在烹制前露天放置过久,导致盐水虾受菌污染并污染了部分其他菜肴,造成了762人中毒的重大后果。

经过上述调查,调查组认定东风饭店10.31集体食物中毒事件是一起因违反卫生规定及操作制度,由嗜盐菌引起的重大食物中毒事故。东风饭店对此次事故负全部责任,被处以3万元的行政罚款(1987年的3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并勒令停业整顿一个月;餐饮部门以及分管餐饮的饭店领导总共30余人受到了行政和党纪处分。

事发后,东风饭店主动派人挨个慰问中毒人员,并按照筵席款50%的额度以生活补助费的名义对中毒人员进行补偿。但董某夫妇以及其他主顾要求东风饭店全额退款并予以额外的赔偿,对此东风饭店表示拒绝。

1988年1月,董某和郑某群夫妇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东风饭店退还全部筵席款1440元和饮料费109.92元;并要求赔偿误工工资和奖金损失,以及看望中毒亲友的礼品费、精神赔偿费(凭良心讲,小两口的遭遇是很值得同情的,算时间新娘闹肚子的时候刚好是两人准备洞房花烛的时候,新婚之夜被搅黄了不说,还让夫妻俩连带双方的家长在亲朋好友圈子中直接“社会性死亡”,伤害性极大、侮辱性极强,对刚刚开始的婚姻生活和夫妻感情也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

黄浦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做出一审判决:东风饭店赔偿董某、郑某群夫妇各一个月的误工工资和奖金共计人民币143.72元,赔偿郑某群治疗和住院费和营养费共计人民币40元;赔偿董某、郑某群夫妇一半的筵席费用共计人民币720元。董某、郑某群夫妇要求的赔偿饮料费、礼品费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审理费用由东风饭店负担28元,董某、郑某群夫妇负担11.97元。

80年代上海法院开庭的场景

董某、郑某群夫妇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于1988年6月向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上诉后再度开庭,在庭审中,控辩双方对发生食物中毒事故的事实和过错责任没有异议,主要的异议存在如下两点:

1、本案除了适用食品卫生法外,是否同时适用民法通则?

上诉方代理人认为:东风饭店除了对食物中毒事故按食品卫生法承担赔偿责任外,对该店与他所订的筵席合同未能提供合格菜肴的违约行为,还应按民法通则中关于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的规定,承担违约责任。

被上诉方代理人认为:本案是食物中毒事故引起的赔偿纠纷,应受食品卫生法这个专门法调整,东风饭店只能按照食品卫生法规定的赔偿范围承担赔偿责任,不能一个行为既适用食品卫生法,又同时适用民法通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照片,正在向群众进行取证工作的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

2、筵席款应作全额赔偿还是部分赔偿?

上诉方代理人认为:董某、郑某群夫妇按照筵席合同支付了筵席价款,承担了义务,但不仅未享受到应有的权利,而且给自己和亲友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因此东风饭店应全额赔偿筵席款。

被上诉方代理人认为:筵席的价款中包括了菜肴、服务、场地、设备使用等多项内容成本的综合价格。其中菜肴的成本费占筵席款的一半,另一半是服务、场地、设备使用等的费用。食物中毒的起因虽然出于菜肴质量不合格,但提供的服务、场地、设备使用等都是合格的,且已被上诉人享用。菜肴中也只是盐水虾质量不合格,且并非所有食客都中了毒,因此东风饭店方面补偿50%的筵席价款是合理的。

经过双方你来我往反复举证、反复拉锯,最终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1989年1月7日做出终审判决,判决东风饭店在执行一审判决的基础上退还上诉人董某、郑某群夫妇全部的筵席费用1440元,但是上诉人的其他诉讼请求(有关赔偿饮料费、礼品费和精神损失费的诉求)全部不予支持。

为了预防再度发生类似的食物中毒事故中的赔偿纠纷问题,上海市保险公司推出的食物中毒责任保险于1988年9月开始在上海饮食业中试行。具体操作是:饮食业单位以上年度收入及食品销售总额作为基数,按保险费率向保险公司缴纳年度保险金,如在保险期内未发生赔偿责任,保险公司返回15%的保险费。如果发生了事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则按照比例进行理赔,但第二年的保险费占年收入的额度将相应增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