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不相信妻子出轨,深夜回到兰州家中,妻子:你回来晚上睡哪

阿东开聊

2022-08-15 22:06江苏

关注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只有寥寥几匹黝黑的骏马在低头寻找着嫩草芽,王洛宾背着行囊驻足在草原上,半眯着眼感受着草原的野风。

突然,他感到身上一丝刺痛,抬眼望去,是一个满面笑容的女孩,原来是她用马鞭轻轻地抽了他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1

她背对着光,一袭红色的少数民族服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发丝随风飘舞着,那可人的笑容似乎将周边的一切都柔化了,就连她身下骑着的骏马都变得可爱起来。

她叫卓玛,看到王洛宾抬头看她痴迷的样子,本是想要戏耍一下的她,此刻倒是害羞地骑马跑开了。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和发丝,王洛宾傻傻地愣住了,等他回过神来,卓玛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这样,一首《在那遥远的地方》为卓玛而生,王洛宾用这样的方式纪念着自己一瞬的心动,他别无他法,因为在兰州,他还有个深爱的妻子。

美好的初恋

罗珊是个美丽的女子,浑身上下充满了年轻女人的韵味,她的举手投足之间仿佛散发着阵阵芳香,或许因为她从小就学习芭蕾,一双纤纤玉手随手一挥,就能令万千男子迷醉。

王洛宾也是其一,他虽然自命不凡,又是个才艺双修的奇男子,但当他看到罗珊,他承认,他还是不可控制地沦陷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3

小王子曾说:世界上有千万朵和你一样的玫瑰,但我独爱你一朵,因为你是唯一一朵只属于我的玫瑰。

对于王洛宾而言,罗珊就是那唯一的玫瑰,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罗珊,面对青涩的初恋,王洛宾心有爱却口难开。

1938年5月,这是王洛宾初见罗珊的日子,也是两人第一次有所交集的月份。他们在大学生合唱团联欢晚会上相识,又在一次赈灾义演上相知。

图4

赈灾义演上,王洛宾展示了自己独特的男高音,罗珊展示了自信的芭蕾舞,歌声伴随着舞蹈,将义演效果拉到了高潮,也将二人的心聚在了一处。

此后,两人相爱了,就如所有小情侣一般,如胶似漆、双向奔赴。他是个歌手,也是个创作家,面对自己滚烫的爱意,王洛宾将它们都注进了歌里。

《云游》里说:“有一流涧水,虽则你的明艳,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

《曼丽》里说:“我们的过去,我们的情意,怎么能忘记......”

字字句句,都是两人相爱的证据,他们的爱情被人艳羡,他们的相处模式也令人向往,很快,两人相识仅有半年,就迅速将“革命友谊”升华了。

图5

他们步入了神圣的教堂,在教父的指引下,两人相拥而泣,毕竟能和相爱的人结婚,本就不易。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的爱情成了两人心中的点点萤火,在黑夜里照耀着王洛宾醉心创作,在岁月里温暖罗珊脆弱的心窝。

罗珊从小家境优越,她跟着王洛宾的那些时日,倒也过了不少的苦日子,不过对于罗珊而言,这些反倒不是苦,是甜。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王洛宾也将罗珊稳稳地放在心头,日常生活除了罗珊,便是创作。两人也辗转从兰州前往了甘肃、青海等地。

在那里,王洛宾给当地人民唱歌,鼓舞人民一起抗日,罗珊则和妇女同志们去了西北战地服务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6

他们俩人就如同两根热情的火苗,带着自己心中的热情感染着其他人。王洛宾也在那一时期创作了《洗衣歌》《风陵渡的歌声》《老乡,上战场》等一批抗战歌曲,用自己的方式鼓舞了许多人。

后来,罗珊的父亲将两人介绍到西安,奔向了抗日前线。不过很快现实就让两人体会到,美好的日子就如同镜花水月般,难以保全。

消逝的爱情

1939年,王洛宾与新婚的妻子作了短暂的告别,就独自前往了新疆。

在新疆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王洛宾认识了萨耶卓玛。此次来到新疆是为了拍摄影片《祖国万岁》,意义远大。王洛宾不敢懈怠,只觉压力甚大。不过认识了卓玛后,严肃且富有使命感的日子也突然变得逸趣横生。

他在草原安心的创作,十七岁的卓玛也总会陪伴着他。就像艺术家的灵感缪斯,卓玛让王洛宾的灵感源源不断,他为她创作《在那遥远的地方》,还有《玛依拉》等充满民族风情的热歌。

图7

这些歌曲也成为了经典传唱,甚至有的还收录进了音乐教材中。不过,王洛宾知道,自己有妻子,罗珊还在等着他,他们两人是那样相爱,他必然不能背弃。

这一年里,王洛宾鲜少回家,时常一创作就很多天没了音信,这对罗珊而言,无疑是一种煎熬,可这样的日子还将继续。

1940年,王洛宾又决定前往西宁支教,他不是一个俗人,他的心中有着自己的抱负。但西宁偏远艰苦,这一回,罗珊是怎么也不愿意同行了。

图8

王洛宾心疼罗珊,她本是家中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这些年来也算是和他风雨同舟度过了许多艰苦的日子,西宁之行本就只是自己的心愿,如今她不愿同行,自己又怎能强迫心爱之人呢?

于是,罗珊回了兰州,王洛宾独自收拾行囊,再次远行,这一走,又是一年。

或许感情是需要维系的,它就像那朵玫瑰花,没有小王子的悉心灌溉,没有小王子的常伴左右,它终将枯萎,一个人在黑夜里慢慢凋零。

但王洛宾并不知晓这一切,他觉得自己是那样深爱着罗珊,想必她也是如此。

图9

于是,王洛宾又如前年一般,一心扎进音乐教育之中,那些艺术因子冲击着他的神经,有时候忙起来常常许多天都不会想起罗珊。

不过,罗珊不是任何人的,她需要有人陪伴,有人呵护,她首先是她自己,其次才是他人的妻子。

王洛宾不在的日子里,罗珊每日蔫蔫的,双眸之中失去了往日的热情与憧憬,时常独自倚靠着阳台望向远方,似乎想要透过云层,将思念传递给自己的丈夫。

但,她的思念与日俱增,丈夫的来信却愈来愈少,怎么了?是感情变了质?还是丈夫变了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10

罗珊不敢去想,如果王洛宾真的爱她,想必不会这么久都不归家,也不会这么久都不联络。后来,罗珊还是常常倚靠在阳台,但她的身侧,却多了一个男人。

他叫徐则林,是一名演员。他和王洛宾相同的是,他也深深地爱着罗珊,罗珊的忧愁,罗珊的失落,罗珊的渴望,罗珊的无奈,他全部都看在眼里。

他想,无论如何,只要能守护这个女人,就足够了。

开始的时候,虽然罗珊被他的举动感动了,但也仅仅只是限于口头上的谈天说地,可是王洛宾实在是令人失望,再也没有回来过,于是徐则林成为了这个家的男主人。

图11

他俩一起洗衣做饭,一起畅想未来,月光盈盈的时候,是徐则林将她揽入怀中,一遍一遍地告诉她,永远也不分开。

这一点,王洛宾并不知晓,他天生就是为艺术而生,或许老天给他艺术细胞的时刻,也忽略了教他如何经营感情。

罗珊与人同居的风,吹到了王洛宾的耳旁,王洛宾的朋友告诉他,兰州的家里早已住着另一个男人,罗珊也成为了别人的女人。

图12

王洛宾不信,可是自己这么久未联系她了,她怎么也没来信了呢?

王洛宾心里疑窦丛生,他一个人连夜坐上回兰州的火车,心里只想着,也不知到了家里,罗珊还爱他吗?

游子的归宿

“你回来了?晚上睡哪?”罗珊略带惺忪的眼神看着门外的王洛宾,犹如两个交情甚浅的普通朋友,只作了简单的寒暄。

一句话,让王洛宾的心坠入了冰窖,他透过妻子的发丝,看到了里面的人影,他知道,从此刻开始,罗珊不再属于他了。

因着对罗珊的愧疚,王洛宾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没人知道他离开的时候眼角是否挂着泪,只是第二天一早,报纸上便刊登了他俩离婚的消息。

或许,这也是王洛宾最后能给罗珊的绵绵爱意。

图13

王洛宾这个人,从小就极具音乐天赋,他的父亲吹拉弹唱样样行,他的爷爷又是京城雕梁画栋的大家,所以在他儿时,家里就经常组织家庭乐队一起狂欢,因此他也吸收了不少的音乐细胞。

如今与罗珊分离,罗珊本就是他的初恋,加上是这样的无疾而终,他也只能将心思再次扎入音乐之中。

在早期,王洛宾就展现出了自己的音乐天赋。1927年秋天,王洛宾被送入了基督教徒唱诗班,他的音乐启蒙便是在此时。本就具有音乐天赋的他,很快就在唱诗班中初露锋芒。

图14

1928年,王洛宾的父亲因病去世,他只好独自去往哈尔滨给姐姐报丧,但就在去哈尔滨的短短时日中,王洛宾又很快学会了吉他,在那一年他与同伴共同创作出了西部民歌《西巴扎尔夜歌》。

“九一八”事变后,王洛宾参加了北师大学生的示威请愿团,在那里他度过了一阵子热血的青年时期。

后来,因着王洛宾不俗的音乐天赋,他被保送到了北平师范大学艺术系学习,由德国人谷不克教习他钢琴,由沙俄贵族沙多夫斯基伯爵作为他的声乐老师,作曲又是接受了巴黎留学归来的汪德昭的熏陶,所以王洛宾此后的音乐创作之路注定惊艳。

果然,由王洛宾独自作词作曲的一首《半个月亮爬上来》唱响了大江南北,又有新疆民歌《达坂城的姑娘》在小巷里连绵不绝。

从此,他扎根在了西部,西部人民也为他冠以“西北民歌之父”、“西部歌王”的称号。

但是,繁华落尽,游子又怎能不渴望归宿?

1945年,王洛宾遇到了他人生第二个重要的女人,她比王洛宾小16岁,但却温婉可人,她为王洛宾生下了三个孩子,日常生活也总是依着王洛宾的喜好安排,将两人的小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王洛宾为她写下一首《掀起你的盖头来》,正是因着当初结婚前没有见面,王洛宾掀起黄玉兰的盖头,这才发现,娶了一个多么美丽的女人。但很可惜,黄玉兰仅与他相伴六年,就不幸病逝了。

图16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王洛宾都是独身一人,他的灵魂在世界漂泊,他的心在草原深处游荡。直到1990年遇见三毛,两人爆裂的思想方式瞬间擦出了爱的火花,仿佛将王洛宾从池底打捞起,让他获得了一瞬间的救赎。

为何称之为一瞬间?因为大家都知道三毛的心最终只属于荷西,与他一起深埋在了撒哈拉沙漠,所以,王洛宾与三毛短暂的相遇,最终也是以分别作为结局。

不过,三毛后来的日子有荷西,王洛宾却只有自己,三毛的离开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在后来得到三毛自缢身亡的消息时,他也伤心到不能自已,只能在家将自己喝得酩酊大醉,以祭奠三毛离去的背影。

图17

1996年3月14日,王洛宾走完了他精彩的一生,他在乌鲁木齐病逝,享年83岁。回首他的一生,或许有人会说他“爱意泛滥”,但他实际却是那个情根深种的人。

他爱罗珊时,为罗珊写《曼莉》;遇见年轻的卓玛时,他为卓玛写《在那遥远的地方》;得妻黄玉兰时,为美好的她写下《掀起你的盖头来》;得知昔日的挚友三毛死去时,他为她写寄给死者的恋歌——《等待》。

他的一生,爱过这四个女人,便为她们写下四首情歌,要问他最爱谁?恐怕再也没人能知道了。

图18

罗珊是他的初恋,比起“郑明远”这个名字,我更喜欢叫她罗珊,就像与王洛宾艺术家的身份相符合一般,充满了浪漫。

卓玛是他人生中的惊鸿一瞥,是寥寥数语难以描述的青春气息,是草原上的牧羊女,是他的灵感缪斯,仅此而已。

三毛是他人生旅途中最后的挚友,难得的灵魂碰撞,爱而不得的苦涩,充斥着王洛宾的神经,或许,他们只是一对知己。

黄玉兰,王洛宾后来为她改名黄静,其中充满了他对她的爱意,在王洛宾死后,人们发现,王洛宾的客厅上,一直悬挂着黄玉兰的遗像,或许,这才是归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