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被关在猪圈1465天,生下一个儿子,第二天,死在厕所里

毒言与毒语

2022-08-15 21:27河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初入社会的李芬交了个朋友,俩人亲如姐妹,可没想到后续发生的事让她生不如死......

01

李芬是个孤儿,她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父母是谁,姓什么。李芬这个名字还是福利院的院长给她取的。

福利院的孩子分队玩的,从小她因为个子矮又不太说话,没少被同龄人欺负,都说小孩天真无邪,可他们恶起来,比谁都恶。

李芬就这么一天天隐忍到长大。

18岁那年她终于能独立走出去了,她无比渴望,逃离那群恶魔,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认识这个世界。

她揣着几百块钱进了一个厂里,在这里认识她人生中第一个好朋友,胡玉。

但她不知道胡玉才是她噩梦的开始。

胡玉大她3岁,像个大姐姐,她生病了她请假照顾她,带她逛街去玩,教她化妆,跟她讲女孩子一定要爱自己,这样才会有别人爱。

她们亲密的可以躺在一张床上,分享所有的事情。

但这一切在半年后变了。

胡玉男友于雷在外面借了网贷,被人威胁不还钱砍他手脚,两个小年轻急得团团转,争吵,痛哭,也填不了这个窟窿。

5万块钱,对她们这种年轻的普通人来说是笔巨款。

于雷在外躲了几天又回来了,胡玉把他藏了起来,去李芬的宿舍借助。

有一晚于雷来找胡玉,见到了年轻漂亮的李芬,问胡玉是她常提起的那个朋友吗,胡玉说是的。

于雷看李芬看了好一会儿,把胡玉拉走。

02

李芬在原地等,听不到胡玉两人在说什么,但是没多久听到他们在吵架。

胡玉和于雷说话时,眼神时不时看向李芬。

胡玉的脸色先是震惊,愤怒,然后痛苦纠结。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于雷离开了。李芬问胡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胡玉不敢看她,眼神无比慌乱。

当天晚上胡玉和李芬聊了大半夜,问她喜欢什么,以后有什么打算,将来想嫁什么人。

李芬很迷茫,腼腆笑着说,能有口饭吃就行。

胡玉沉默良久后,转过身抱住她,在黑暗中泪流满面。

第二天胡玉叫李芬请一天假,她带她去逛街。

李芬不想无故旷工的,但听说今天是胡玉的生日,立马跟主管请假。

这哪是给胡玉过生日啊,分明是胡玉给她过生日。胡玉给她买了很多好吃的,还买了套漂亮的衣服,看着试衣镜那个陌生的女孩,李芬眼睛红得不像样。

她问胡玉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胡玉怔了一下回她,“因为你是我妹妹呀!”

李芬鼻子发酸,眼泪大颗大颗掉在新裙子上。

晚上胡玉在一个小餐馆请李芬吃饭,还买了几瓶酒,于雷也来了。

李芬吃的很高兴,她从未体会有过家人、朋友的感觉,如今终于如愿了。

酒喝到第三杯的时候,她头脑发张,眼前漆黑一片,昏迷之前,她仿佛又听到胡玉和于雷在吵架,最后胡玉妥协了,带着哭腔说了声对不起。

对不起谁啊?李芬在心里想。

03

李芬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水泥斑驳的墙壁,凹凸不平的地板,周围放满了柴,还有老鼠进进出出。

李芬懵了,这是哪?她在哪?胡玉他们呢?发生了什么?

她从地上爬起来,感觉自己浑身无力,但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看下情况再说。

她刚走到门前,那扇被锁住的木门被打开了,一个老婆子背对阳光问她,想要到哪去?

李芬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老人,问她谁?这是什么地方?

老婆子说,她是她婆婆,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

李芬惊呆了,她在外打了几年工,多多少少也听过被拐卖的故事,她喊着要回去,她不想呆在这里。

老婆子可不给她机会,把门锁好,跟她说她回去了,她可是她花了两万块钱买来的。

李芬天塌了。

哭、闹、喊救命根本就没用,老婆子沉着脸警告她几句,转身出门把她锁在里面。

现在这个情况,李芬再单纯也觉得她被拐卖这件事,跟胡玉他们脱不了关系。怎么会这样呢?她拿她当亲姐姐啊!

愤恨如同火山爆发,李芬在柴房大喊大叫,崩溃地哭,砸东西砸门。

老婆子听到声音跑了过来,和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个男人。

男人有点老,40岁的样子,没有双手,两个衣袖空荡荡地往下垂,一进门就一直看着她。

老婆子骂她发什么疯,再这样下去她要她好看。

李芬根本就不受威胁,她只想逃出去,问胡玉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趁那母子俩不注意,撞开他们疯狂往门外跑。

她也不知道路在哪里,总之哪里有出口就往哪里跑。

老婆子和男人在后面一路追,但没追上,她年级大了,男人没有双手身体不平衡。

李芬拼了命地跑,跑啊跑她终于甩了那对母子。

04

李芬是2天后才逃离那个村子的,她躲在一个小树林,后来搭上一位好心的老大爷的三轮车才离开。

这2天那个老婆子一直叫了村里很多人找她,要不是那位好心的老大爷,她可能再次被捉回去。

李芬没有报警,而是又回到了之前的地方,还去找了胡玉。

胡玉看到她突然回来魂都吓没了,脸色比死人还白,僵在原地像座雕像。

李芬一见到她就哭,问她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好端端的她突然被人拐卖了,要不是她机智,这辈子都要困在那大山里头,再也见不到她了。

胡玉还是没说话,被李芬抱着的身体在发抖。

李芬泪眼模糊抬眼问她,“胡玉姐,你怎么了?告诉我那晚到底发生了啥?”

过了很久胡玉哇地一声哭了,告诉李芬,那晚他们骑车回来,车子在半路抛锚了,当时她和于雷忙着检查车子,没顾及到喝醉酒的她,等他们忙完,她已经不见了。

她失踪这几天,她都报警了,可是没有半点线索。

胡玉哭着跟李芬道歉,说她对不起她,让她被人给拐卖了。

胡玉一直哭,哭得发抖,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真的担心李芬。

李芬说不怪她,谁会想到发生那样的事,昔日的好姐妹抱在一团一起哭。

05

李芬逃回来的事,胡玉立马跟于雷说了,叫他千万不要暴露真相。

于雷也是吓了很大一跳,李芬竟然还能回来,真是奇了,他倾家荡产再用卖李芬那点钱才把钱还完,难道李芬回来报复他们?

于雷问胡玉李芬知不知道她被卖的事,和他们有关。胡玉摇摇头,看样子好像不知道。

但于雷还是不放心,叫她以后和李芬保持距离。

他们是这么想的,可李芬却越来越缠着胡玉,说她回来后每晚都会做噩梦,要她陪她睡。

胡玉不太肯,李芬就抹着眼泪说,“姐,为什么我这次回来你变了?”

这么一说,胡玉哪敢啊,又和李芬睡在一块。

之后李芬再也没提过被拐卖那件事,她也不要胡玉他们问,说那是场噩梦,梦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而且李芬还越发依赖胡玉,对胡玉好,说她是她在这个世界最亲密的人,常常给胡玉买礼物,跟她无话不谈,什么事都问她意见,和从前没什么两样。

这样的李芬让胡玉和于雷放松下来。

有时两个人单独在一块,于雷大笑说,李芬是他见过最蠢的人。

可他们不知道现在的李芬,早就不是当初的李芬了。

06

年底李芬过生日,请客请胡玉和于雷过来喝酒。

于雷吃了两口饭,接了工作电话匆忙走了,只剩下胡玉和李芬。

李芬一边给胡玉敬酒,一边说了很多感激的话,什么谢谢她的陪伴,她会报答她的。

胡玉心里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回李芬的话,酒一杯接着一杯喝。

喝到最后,她头昏脑涨,视线迷糊,眼前一片漆黑,昏迷前听到李芬骂了句蠢货。

胡玉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柴房里,凹凸不平地地,老鼠乱窜,完全陌生的环境,她大惊失色。

她的手脚还被绳子绑住了。

胡玉吓懵了。

她看到窗外有几个人在说话,叽叽喳喳的,几分钟后安静了。

她起身双脚蹦到门口,用力撞门,这时门开了,一个老婆子和一个没有双手的男人,逆着阳光走了进来。

老婆子瞪胡玉一眼,“喊魂啊,从今儿起,这儿就是你家。”指了指旁边的老男人,“这是你丈夫,别想着逃跑,要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老婆子对男人说,“上次跑掉一个,这次可要看好了。”

胡玉崩溃大哭,反抗、咒骂,老婆子被吵得不耐烦,给了她几棍子。

几年后,某山村拐卖人口的事情,上了新闻。据报道,被拐卖的因为反抗被婆婆关在猪圈,生了个儿子后,变得神志不清,第二天死在厕所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