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英雄救美(现代故事)

字言字语

2022-08-15 18:11河北

关注

机械厂的女工林倩年方二十,面容姣好白皙,身材窈窕婀娜,嗓音甜润,笑容迷人,浑身散发出青春少女的魅力。

林倩的父亲原是机械厂的老职工,现已退休在家。林倩技校毕业后分配到本厂,一进厂就给机械厂带来一股清新活泼的气息,原先那些无精打采的单身汉们全变了个样,一身拾掇的干净利索,言谈举止斯斯文文,厂长为此惊讶了许久。

厂里那帮单身汉们悄悄地在自个儿心里把自己和林倩对比了三番五次,胆大点的开始无话找话,东一句西一句与林倩套近乎,胆小点的则偷觑她美妙的背影,胡思乱想一番。

精精瘦瘦的“鬼精”在机械厂那伙单身汉对林倩的“爱情大进攻”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鬼精”躲在幕后策划指挥,导演了一幕幕或精彩纷呈,或壮烈无比,或令人捧腹的爱情戏剧。

几个月过去了,林倩还是那个甜笑着上班,甜笑着下班的林倩,而厂里那帮曾经勇往直前的单身汉们,却如同斗败的公鸡耷拉着头,缩着脖,垂头丧气地败下阵来。

一天,“鬼精”一改以往嬉皮笑脸、神秘兮兮的模样,神情异常庄严甚至有些悲壮地说,厂外有人扬言,如果在一个月内林倩还是名花无主,那他们便要发起“集团式”的轮番进攻了。

这一石破惊天的消息立即震撼了机械厂的那帮单身汉们。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机械厂的厂花岂能让别人摘去?

一连几天,机械厂的那帮单身汉们连续召开秘密碰头会,商讨防守与进攻的方策。还是“鬼精”脑瓜子活络,他提议让技术科的赵明上,依靠“集体智慧和集体力量”成全他。

“鬼精”的提议并未获得众人热烈的赞同。原因是赵明不太与这帮哥们往来,眼界高,而且书呆子气浓,毫无男子汉顶天立地的豪爽气质,尽管他高高大大,堂堂正正,但在这一群高声谈笑,脏话连篇的工人眼中,是个女性化的男人。

看来这事又要泡汤了,金凤凰终究要飞出这个草窝。

“鬼精”看到大家情绪低落,很激昂地拍了一下胸脯,“大敌当前,唯有摒弃前嫌、精诚团结才能一搏,大家等着看好戏,我鬼精一定要促成这段姻缘。”

初夏的山区小县城,白天刚刚下过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深夜已透着一股凉意。路灯的粉红色光芒照着湿漉漉的地面,泛着一圈又一圈的光晕。

林倩加快了步伐,轻盈的脚步变得急促而清脆,传得很远。机械厂实行三班制,这一周林倩轮上晚班。这不,她刚下班就往家急赶。走在这空荡的街道上,林倩心里禁不住有些发毛。

穿过街道便拐进一条狭长的小巷,小巷的尽头便是林倩的家。走到巷口,林倩放慢了脚步,刚才那阵急赶使她有些气喘吁吁。

小巷里没有路灯,只有巷口那一盏昏昏的灯映着林倩优美的身影。

行至小巷一半,林倩忽然被迎面而来的一辆自行车刮了一下,踉跄得几乎跌倒。林倩眼冒金星,膝盖处的剧痛几乎使她直不起身子。想不到还没等她开口,那个小年轻却反咬一口,拽着林倩的手臂,嚷着要她赔修车费。

“你……你咋不讲理?”林倩气愤之极,猛地摔脱被拽住的胳膊,忍着伤痛一瘸一拐地就走。她知道这深更半夜的,忍字当头走为上策。

“咳,哪有这么便宜就走呀?”那个小年轻阴阳怪气地截住林倩,他同行的另两人也嬉皮笑脸地围过来。

林倩一看这架势,心里发慌:“你们想干什么?”

“小姐,我这哥们是个愣头青,刚才你受惊了,我请客,给小姐姐压压惊。”

“不必了,”林倩此时只想赶紧脱身,“我家就在前面,我……”

“知道,知道,你不就是机械厂那个小美人吗?哥们几个早就想认识你了,走吧。”说着就抓住林倩。

林倩一惊,高声叫道,“你们再这样我就喊人了。”接着猛地一抽自己的手臂。

想不到林情猛力一抽时,自己左膝盖一软,身子便控制不住地一倾。其中一人乘机一抱林倩,手竟然肆无忌禅地摸索起来。

林倩又羞又惊,如条被抛上岸的鱼挣扎着,口中大喊,“来人啊!来人啊!”

就在这时,“住手!”一声怒喝声从天而降。

三个小青年立即松开林倩,林倩一看竟然是本厂的赵明。

“哥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其中一人威胁说。

赵明不搭话,迅速出拳,快如闪电地击向那个说话的小年轻。

小年轻猝不及防,胸部受此重击,“咚”地一声倒在地上。

一场混战。在大学里受过良好体育训练的赵明腾挪迅捷,瞅准空档,出快拳,拳打脚踢,只几下子便把那三个小年轻打得落荒而逃。

“林倩,没事吧?”赵明拉起她,关切地问道。

“没……事,谢谢你。”林倩泪花闪烁。

“回去吧。”

林倩点点头,刚一迈步便“哎哟”了一声。

“你怎么啦?”

“腿刚才被撞了一下。”林倩挽起裤管,膝盖处撞得不轻。

“得赶紧上医院上点药。”赵明焦急地说,“你等会儿,我去巷口骑车。”

自古美女爱英雄。赵明危难之际救了林倩,林倩心里自是感激不尽。那天晚上,林倩坐在后车座上,心里泛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从那件事后,赵明便主动充当了林倩的“保镖”,每当林倩上晚班,赵明总是忠实而准时地到达厂门口,护送林倩回家。

其实,林倩心里对赵明早就有好感。那魁梧的身材,强健的体魄,给她一种安全和强壮的感觉,况且他那斯斯文文的言行,更不是厂里那帮人可比拟的。赵明虽然内向些,但在林倩看来并非这回事,晚上两个人走在寂静的街道上,赵明幽默的话语总是逗得林倩哈哈大笑。

初恋就像一曲轻音乐,和风细雨、悄然无声地润泽着林倩的心田。当赵明在那条狭长的小巷突然把林倩拥进怀里狂吻不止时,爱情终于在这两极巨大碰撞中迸发出了绚丽的光彩。

林倩与赵明的恋情迅速传遍整个机械厂。鬼精一直都在密切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一天,鬼精在厂门口拦住结对而出的赵明俩,笑眯眯地擂了赵明一拳:“你小子一头钻进了情网之中,该不是忘了哥们吧?”

赵明一愣,继尔又心领神会地大笑起来:“哪会,这样吧,今晚。”

“行!”

“鬼精”样子怪怪地瞟了林倩一眼,走了。

林倩不解地问赵明什么事,赵明得意地说:“今晚请你宵夜,到时你会知道。”

晚上的宵夜使林倩感到不快。林倩到现在才知道,原来那晚上三个小年轻调戏她,是鬼精和赵明导演的“英雄救美人”的戏,林倩心里顿时有一种被玷污和欺骗的感觉。

在送林倩回家的路上,赵明对显得闷闷不乐的林倩说:“你怎么啦?”

“不舒服吗?”

赵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两人默默地往前走,行至小巷一半时,赵明像往常一样搂住林倩想吻她,却不料林倩突然推开赵明。

“卑鄙!”林倩转身就走,眼泪却哗地涌了出来。

赵明好像明白了什么,赶紧追上林倩拉住她,急急地说:“林倩……”

“放开!”林倩怒不可遏,不容他多说,打开他的手转身往家跑。

一连几天,林倩都躲开赵明,不给赵明任何接近的机会。赵明毫无办法,只得偷偷地将一张纸条塞进林倩换下来的工作服里,纸条上写着:

林倩,我迫切需要一个向你表白我真心爱你的机会,同时,我相信,生活中有时需要必要的谎言。

赵明。

送出这张纸条后,赵明便度日如年地等候着林倩的回音。

一天又过去了。

赵明目光呆呆地盯着默默走出厂门的林倩,林倩抬眼看了他一眼,脚步显出了一丝短暂的迟疑。赵明立即奔过去追上林倩。

“我想跟你谈谈,我有许多话要对你说,我……”

“还有什么好说的。”林倩淡淡地回了一句。

“不!林倩,请你给我个机会,一定要给我个机会。”赵明的口气显得很坚决。

林倩停了停脚步,迟疑了片刻,淡淡地说:“我明天轮休,我想到东山去散散心。”说完就快步走了。

一缕绚丽的光芒掠过赵明布满阴霾的心里,这是一个极为明确的暗示,只有白痴才会不懂。

东山是这山区小县城的一处郊游之地,山势巍峨,树木葱茏,岩石奇形怪状,巧夺天工。特别是“天仙洞”,犹如迷宫般曲折。

赵明知道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他必须珍惜这次机会,为此,他思虑了许久。

第二天,赵明准备了一大包食品,精心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笔挺的西装,锃亮的皮鞋一尘不染,头发蓬松而有序地自然卷曲起来,显得英武逼人。

八点钟刚到,赵明打点行装出门去接林倩,刚到巷口,就看见林倩姗姗而来。

赵明眼睛一亮:林倩穿一件艳丽的外套,黑色紧身裤,脚蹬白色旅游鞋,整个儿清爽利落,英姿勃发。

“来啦。”林倩红唇轻启,不冷不热。

“嗯”赵明忙不迭地候着林倩。

“去换双鞋吧,别崴了脚。”林倩的脸色还是湖水般的平静。

赵明顿时心头一热。

一路无话。

爬山的时候,林倩在前赵明在后。林倩只顾埋头上山,像赶路似地,赵明也不敢多言,背着一大包东西已得气喘吁吁了,但也小心翼翼地跟着。

爬上一个山嘴的时候,林倩停下脚步,手拢了拢被山风吹得有些乱的秀发,驻足远跳。这个山嘴是俯瞰全城的一个最佳位置,县城里的高楼大厦尽收眼底。赵明卸下包裹,站在林倩身后。

“林倩,休息会吧。”

林倩回首莞尔一笑,扭身在一块石头上坐下。赵明也紧挨着她坐下,趁机在她白皙的颈脖上亲了一口。

“你……你讨厌!”林倩扭过身,嗔笑着用那一双软绵的拳头擂他结实的胸膛。

赵明又趁机搂住她。

林倩一挣转身如一只彩蝶向山上飘去,山风传来她银铃般的笑声。

赵明在“天仙洞”里追上林倩,此时,林倩已香汗淋漓,娇喘嘘嘘,敞开的外套露出洁白的内衣,紧紧地裹着丰满的胸脯,每一声娇喘,那诱人的胸脯就鼓荡一下。

赵明拉着她坐下,掏出纸巾,轻轻地沾干林倩额头的汗珠,怜爱地说:“看你跑成这样子。”

“后面有一只老虎。”

“老虎?”

“你不就是一只老虎呀。”林倩用手指轻轻弹他的额头一下。

“我……老虎?老虎可要吃人了!”赵明说着就去抱她。

“有人!”林倩唬他一句。

赵明一愣,细听,果真从洞口传来了脚步声。

“天仙洞里藏天仙,爷们果真有这艳福,哈哈哈!”一阵淫荡的笑声过后,三个膀阔腰圆的大汉一摇三摆地摇进洞里来。

赵明一惊。林情更是惊恐。

“老弟,好福气呀,这么个天仙似的小妞,哈哈哈……”那人一脸横肉,胡子拉碴,怪笑着就伸手去摸林倩的俏脸蛋儿。

赵明急忙站起来,陪着笑脸:“各位大哥,请高拾贵手,这些钱给大哥喝酒。”他赶紧将所有的口袋翻遍,把钱全部掏出来。

“钱能买这小妞?”那大汉双眼一瞪,“哥们几个有的是钱,给!”一叠百元大票递到赵明眼前。

“咋啦?”另一个大汉伸手一扳赵明的肩膀,“老弟不肯赏脸?啊?”

口气阴冷得直透赵明心窝。

赵明不禁一个寒噤,“别……别欺人太甚。”

“老子就爱干欺负人的事,”为首的那个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刀轻轻地在赵明脖颈上蹭了蹭,“老子在号子里蹲了五年,还不过瘾呢,况且这小妞……哈哈哈!”

三人挤眉弄眼一番。

赵明脸色惨白,一动不敢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时林倩凄厉的哭喊道:“别杀他!别杀他!求求你们。”

“不杀他可以,可是你得留下来陪我们玩玩。”

林倩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

“看在这小妞的份上,快滚吧!”那大汉一掌推赵明,赵明一个趔趄退了几步。

“赵明,快走呀!”林倩哭着喊他。

赵明心里一酸,心爱的女人就要遭殃了,可自己……

“快跑,叫人!”林倩又一次绝望地叫喊。

赵明正犹豫,那持刀大汉晃着刀逼了过来。赵明一闪,撒腿向洞口跑去。

身后传来林倩绝望的哭泣声。

山风一吹,赵明心里一个激灵。自己的女友正在遭到流氓的蹂躏,还有脸去叫人,况且等到叫人来时,流氓岂不是逃之夭夭了。

赵明这时真想返回山洞找流氓拼命,可是腿脚发软,不听使唤,一下子瘫在道旁的树丛里嚎哭起来。

过了不久,赵明隐隐约约听到了脚步声,他闪进树丛俯身一看,立即惊得目瞪口呆,林倩居然跟那三个大汉结伴而下。

赵明不敢出来,只得偷偷地望着林倩的背影发呆……

第三天,赵明收到一封信:

赵明,你的怯懦太使我心寒了。你导演的那出戏差点使你获得了我的爱,可是我导演的这场戏却使你彻底地失去了我的爱。一个连自己的女人都不敢去保护的男人,还有什么资格去谈爱情呢?

一个差点受骗上当的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