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的内战风险有多大?

求实处

2022-08-15 10:47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要警惕美国的内战风险。

疫情消灭了世界的一部分底层,也消灭了一部分底层产生的消费。

伟大的导师曾经给过一个论断,那就是资本主义内生的矛盾是生产资料的私有化和社会大生产之间的矛盾。

说成通俗易懂的话,就是社会的总需求相对生产一定是不足的,社会的总就业相对岗位一定是过剩的,区别无非是社会总需求相对生产出来的财富到底过剩了多少,失业人群的数量到底有多大罢了。

目光调回1929,大萧条的爆发让一切的矛盾浮出水面,社会生产的财富相对需求来说确实过剩,但是没有过剩到要把牛奶倒河里的地步,失业人群确实很多,但是没有内卷到博士去开电梯的地步。

一旦危机总爆发,牛奶就是要进入密西西比河,博士就是要去卷一个电梯操作员。不是因为资本家心地不善良,是因为把牛奶发给穷人也需要运费。因此不如直接倒入密西西比河。

不是因为博士就适合开电梯,而是因为博士只能去硕士的岗位就业,硕士只能去本科生的岗位就业,本科生只能干高中生的岗位,高中生只能干初中生的岗位。如果博士太多,岗位太少,博士就要一级一级往下卷到初中去。

如果还是不够通俗,还可以继续通俗,那就是商品的库存量很大,大到一时半会消化不了,就业的市场很卷,卷到不肯低头就没有工作。

这个矛盾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被狠狠加速了一把,现在美国的内需和生产正在急剧萎缩,萧条不可避免,于是出现了内乱风险。

上一次因为大危机出现内乱风险,还是在德国和日本。德国的纳粹党和左派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最后纳粹党上了台。日本的皇道派和统制派在一番火并后,走上了军国主义的道路。

当内乱双方势均力敌且无可解决矛盾的时候,扩军备战向外输出矛盾,通过消灭外国的产能把他们的需求抢过来,就成了资本主义国家拯救自己的必然道路。

这个风险在80年代出现过一次,在80年代的时候,美国人的军队控制着日本,一纸协定,日本失去了三十年,通过把危机转嫁给日本,美国人度过了一个危机。

如果产能可以不用通过战争的方式消灭,美国人也乐的如此。

现在美国人的想法依旧如此,如果能用消灭整个欧洲的产能,让欧洲失去三十年,那么美国人就又可以续上了。

计划一开始进行的也比较顺利,法德内部培养出来的政治正确派人士就是打碎了欧洲的工业也要把和邪恶的俄罗斯对抗到底的计划贯彻落实。于是就有了凑齐五个人才能火化的神奇现象,更出现了汽车工业的大国试图全面停产燃油车的法案。

但是,计划卡在了土耳其这里,土耳其在竭力阻止美国人的军队兵不血刃开进整个欧洲,特别是工业国芬兰和瑞典。

毕竟,只要军队不整体布局,想要通过武力威慑达成广场协定2.0,还是有难度的,也因此,土耳其口风松的时候,欧洲议会就要自废武功击垮汽车工业,土耳其口风一紧,德国人和大国人又开始反击欧洲议会的法案。

正面对抗中俄,那是不行的。但是借着对抗中俄的由头把军队开进欧洲和东盟,那是很好的。

于是美军的空降兵又开始扩大规模了,空降兵这个单位在现代条件下对敌人的作用有多大,俄罗斯在乌克兰演示了一次,接近没有。

但是,对盟友的作用很大,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演示了一次。

美国人的这一步要是走顺了,再度过一次危机,再吃一次欧洲,美国就会再次完璧如初。那我们一带一路的大业,祖国统一的大业,要怎么办?

美国人要去其他国家的产能,我们就不抢这个产能,我们去美国人的市场。矛盾的两头动哪一头,效果都是一样的。

于是,中俄伊就把海军开到了拉丁美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0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