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个儿子相继出现同一种病症,到医院查明原因后,父母崩溃无语

百聊健康

2022-08-15 10:46河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个孩子都是在五岁左右突然发病的,现在3个孩子都不能走路,家里给一个孩子做治疗都费劲,更何况是3个孩子,可是他们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谁我也不能放弃啊……”云南昭通市康复医院治疗室里,说起三个儿子的现状,马艳琼泪流满面,心痛万分。

产检时孩子们都很正常,四岁前孩子们都很健康,可是偏偏仿佛中了魔咒一般,在差不多的年龄,出现了相同的病症。(图为马艳琼陪3个儿子做治疗)

马艳琼今年35岁,家在云南省昭通市的一个小山村,在和丈夫结婚的次年便生下了大儿子刘芝旋,随后又接连生下了二儿子刘雨泽和小儿子刘云旗。(图为马艳琼在帮着两个孩子做治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个儿子让马艳琼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一家人的生活虽不富裕,但温暖幸福。但是没想到在2016年,一家人的生活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从此噩梦不断。2016年的一天,大儿子小旋突然觉得双脚使不上力,走路越来越吃力,连分脚迈步都无法做到了,去医院检查后,小旋被诊断为髋关节脱位。马艳琼和丈夫刘永尊被吓懵了,来不及思考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髋关节脱位,便开始为十几万的手术费四处奔走。(图为马艳琼在给大儿子小旋洗手)

在东拼西凑下,小旋很快做了手术,但是被马艳琼夫妻寄予厚望的手术却并没有给小旋带来好转,小旋的腿依旧使不上力,无法走路,无奈马艳琼他只能带着儿子辗转各个医院做康复训练。不料竹篮打水一场空,马艳琼在无数个深夜咬着被子崩溃痛哭,她以为这已经是自己人生中最绝望的事情了,却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一家人噩梦的开始。(图为小旋和小泽在医院病床)

2017年,就在马艳琼全身心陪着小旋做康复训练时,5岁的二儿子刘雨泽突然出现了和哥哥一模一样的症状,双脚使不上力,连站立都变得越来越困难。(图为马艳琼给儿子做按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个孩子接连患病后,马艳琼便日日担忧小儿子刘云旗会变得和两个哥哥一样,就在去年,4岁的刘云旗出现了和两个哥哥一样的症状。在小儿子第一次说感觉腿没劲的时候,马艳琼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后来小儿子病情渐渐加重,双腿肌肉萎缩无法走路。

小儿子的重病成了压垮马艳琼最后一棵稻草,没有人知道拿着3张一样的确诊书时,她的内心有多崩溃有多绝望!(图为伤心的马艳琼)

马艳琼一家一直靠种地为生,生活一直过得十分拮据,大儿子患病后四处求医,家里本就借了不少债。可是,马艳琼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3个儿子瘫痪着过一辈子,没有钱不能为儿子做进一步治疗,她便只能带着3个孩子每天一起去医院做康复训练,以缓解病情。

“我不知道我那些日子是咋熬过来的,就想着3个孩子都生病了,我得撑住了不能倒下。”马艳琼回忆起3个儿子接连患病的那段时间,她崩溃痛哭过,自怨自艾过,但是最终她选择了含泪坚强起来,“他们要是从出生就不会走路,那对于要走路的执念就不会太深,可是3个孩子之前都是活蹦乱跳的,突然不会走路了,我们做父母的接受不了,孩子自己更接受不了。”这个连字都不识几个的女人,为孩子们挺起了瘦弱的身躯。(图为马艳琼抱着小儿子小旗)

丈夫在家种地,马艳琼一个人带着3个孩子在医院做康复的日子十分艰难,因为3个孩子的康复时间康复项目都是不一样的,马艳琼一个人照顾3个孩子常常手忙脚乱。每天早晨她要一个一个地把孩子背上楼,做完康复后再一个一个的背下楼。大儿子已经12岁,二儿子也有9岁了,每天上下楼背着他们马艳琼的腰受损十分严重,有时疼得都无法直起身,但是她不敢喊苦也不敢说累,因为她背着的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全部的希望,她没有一丝退路。(图为小旋在所治疗)

身体上的疲累马艳琼可以咬牙忍受,但是精神上的折磨却让她痛不欲生。今年11月三个孩子接受了基因检查,这一次3个孩子生病被确认为是基因变异导致的,遗传所致。得知这一结果的马艳琼崩溃不已,她抱着儿子痛哭失声,“是我们害了你们,是我们做父母的没能给你们一个健康的身体,让你们受这么多罪。”马艳琼的愧疚自责之情已经将她淹没了,她甚至想着要是自己没生这3个孩子就好了,这样他们就不用受罪了。(图为马艳琼看儿子做治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妈妈,不是你们的错,你是最好的妈妈,爸爸是最好的爸爸。”经过5年多波折的大儿子小旋对妈妈说道,早熟的他把父母这几年的迅速苍老看在眼里,深知父母给他们兄弟3个做治疗有多不容易。妈妈不顾劳累,一边带他们治疗还一边开荒种菜,爸爸忙完地里的农活就到工地去打工,已经两年没有回家过年,他更是记得妈妈好几次因为没借到钱不能带他们去治疗而偷偷落泪。(图为母子4人)

儿子的懂事让马艳琼更加急迫想要治好儿子的重症,哪怕为此付出再大的代价她也觉得值得。可是尽管丈夫拼命打工,她拼命省钱,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瓣花,可终究还是撑不下去了。3个儿子尽管每天只是做最简单的康复训练治疗,每个月也需要数万元的费用,根本不是她能承担的。“普通家庭遇到一个重病患者都会倾家荡产负债累累,更何况我家有3个。我知道是我贪心,想要治好3个儿子,可是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手心手背都是肉,放弃那个我也做不到啊。”

经过这些年的治疗,老大腿部越来越有力量,老二和小三已经可以扶着往前走几步路了。可因为病情复杂,3个孩子康复起来更为艰难,需要的时间更多,费用也更昂贵,可能需要为此努力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一想到这些马艳琼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油煎一样,又心痛又心酸。“如果做更好的治疗,孩子们一定会恢复得更好,可是现在医院欠的钱越来越多,我们连这些最基本治疗的钱都拿不出来了。医生告诉我,绝对不能停止治疗,否则病情反复,很可能就失去站起来的希望了,怎么办?”马艳琼的声音充满绝望。(图为马艳琼在浇菜)

“如果能用我的命换他们的健康,我一秒钟都不会犹豫。”马艳琼语气坚定地说,但是换不了,她唯一能为孩子做的就是让他们坚持做康复治疗,直到有一天能走路为止。可是1个孩子的治疗费都让普通家庭难以承受,更何况是3个孩子,还是他们这样负债累累的家庭。马艳琼原本充满希望的眼神慢慢黯淡下去,她要怎么做才能救她那苦命的3个孩子,她只觉得希望离她那么近却又那么远。本文由“荆楚影像”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