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儿子喜得20万拆迁款,父亲患癌却无钱医,母亲撒泼大闹要钱

事事百路通

2022-08-14 23:43福建

关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父亲身患癌症,母亲四处奔波借钱医治,而刚分得一笔拆迁款的儿子却对父母的窘迫冷眼旁观,母亲不忿找来媒体与亲戚想对儿子说教,逼他拿钱,可谁知亲戚们都站在儿子那一边指责她的不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般局面只怪父母不慈!

父亲患癌,拿到拆迁款的儿子为何冷眼旁观

当记者联系到姚碧云时,她正在医院照顾丈夫朱田,看着病床上的丈夫,姚碧云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落泪,她将记者拉到一旁说,不久前丈夫被检查出患上肺癌,如今已经扩散到脑部,手术急需用钱,可凭她一己之力,能筹措到的钱只是杯水车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姚碧云颇为气愤地告诉记者,自己的儿子朱广坤倒是有钱,他在前不久分得一笔拆迁款,可对于患病的父亲,儿子不仅不愿出钱救治,甚至连来医院探望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为此她才找到记者,希望记者能帮忙劝说自己的儿子掏出钱来救治他的父亲。

对于姚碧云的话,记者也颇为愤慨,为人子女对自己的父母竟如此狠心,记者跟随姚碧云找到了她的儿子朱广坤,对于母亲的到来,朱广坤显得颇为反感。

朱广坤告诉记者母亲姚碧云已经不止一次上门来吵闹了,随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些医院缴费单,朱广坤说自从父亲住院以来,自己前后已经出了4000元的医药费,自己并不是如母亲所说的那样对父亲不管不顾,只不过是母亲嫌自己出的钱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朱广坤的解释并没有消除记者的疑惑,毕竟姚碧云曾表示朱广坤可是获得过一笔拆迁款,纵然如今他表示已经出过4000元医药费,但与那笔拆迁款相比应该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吧!而一旁,姚碧云也在不断对朱广坤嚷嚷着:“拿钱来!”

朱广坤再次解释说,拆迁款按户头费一共是能分得20万元,但是如今只到账了10万元,剩下的10万元还没有发放!朱广坤说到账的10万元已经被他拿去还账了,原来去年的时候,朱广坤的父亲朱田就曾住院做过一次手术,当时是朱广坤借钱支付的手术费,因此10万拆迁款到账后,他第一时间就拿去还账了,而母亲姚碧云一直嚷嚷着要钱,其实是不希望他还钱,反而要求将这钱给她!

一旁,姚碧云对于儿子的解释压根不听,她怀疑这钱是被自己的儿媳高露偷偷转移了!姚碧云告诉记者儿媳高露还曾表示过要与他们断绝关系!

对于母亲的说辞,朱广坤气不打一处来,他指责母亲颠倒黑白,胡乱编造!不过,姚碧云仍旧是不管不顾,在大街上就大骂起儿媳高露来,她告诉记者自丈夫住院以来,儿媳就从没有去医院探望过。言语间,任谁都看得出,姚碧云对儿媳充满了怨气。

父母不慈,儿子8岁当家,长大后又两度成上门女婿

姚碧云告诉记者,高露是儿子的二婚妻子,比儿子足足大了12岁,与儿子结婚有5年了,却从没有登过一次自家大门,甚至还扬言要儿子与他们断绝关系。

面对母亲的说辞,朱广坤指责母亲是胡编乱造,他告诉了记者自己与母亲不和的真实原因。朱广坤颇为心酸地表示自己结婚时没有房子,结婚前他曾苦求父母一个月希望父母能将家中房子借他走个过场,就用一天,但父母始终没有同意!而置办酒席、人情世故以及婚礼前的一些采购,父母也从没有出过一分钱,反而是自己的妻子还给了父母一万元,对于自己的婚礼,父母就是吃了个酒席便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朱广坤说自己两次结婚,都是做的上门女婿,都是住的妻子家,而对于自己的人生大事,父母每次都是置身事外,明言跟他们无关!说到这里,朱广坤还颇为愤慨地告诉记者,自己的童年也与其他孩子是天差地别!

朱广坤告诉记者,在自己小时候,父母就爱打牌玩乐,每次都是早上出门,晚上12点才回家,从自己8岁起,就得自己做饭,每次放学后,都是做好饭先得给打牌的父母送去,然后自己再回到家中吃饭。而到自己13岁时,便被父母逼着辍学打工,朱广坤说自己从小什么都干过,做服务员、端盘子洗碗、送水、送煤气......朱广坤表示那时候晚上他都不回家睡,而是只能蜷缩在家附近桥洞下的一辆破三轮中。

可即便如此,朱广坤也没有与父母完全闹僵,而这次之所以先还外债也不肯将钱给母亲是因为她要钱压根就不是为了救治父亲!

朱广坤说此前母亲曾多次向他索要4万元,还表示这4万元就是给她的,父亲朱田的医药费还需要他另外再出,但当朱广坤问起母亲姚碧云要这钱做什么时,姚碧云却始终回答不出!朱广坤觉得母亲姚碧云就是受了她娘家人的挑唆,他曾听闻母亲娘家人要母亲想好父亲死后的出路,劝她做好退路先多从自己儿子手中搞点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对于儿子的指责,姚碧云却始终不肯承认,更在大街上直接哭闹起来,她嚷嚷着一定是儿媳妇给儿子吹了枕边风!

为了调解双方的矛盾,记者联系到了朱广坤的妻子高露。可姚碧云一见到高露就对她厉声指责起来,她嚷嚷着:“你有爸妈没有,你有脸没有,你怎么不那样去对待你爸你妈!”

而对于吵闹的婆婆,高露显得很冷静,她回应道:我的脸早被你丢光了!说完,高露便想回避,可姚碧云却连忙冲上前,试图阻止,嘴里嚷嚷着要高露把钱留下!见到这一幕,朱广坤赶忙拦在了两人之间,护住了自己的妻子!朱广坤说其实他是很抵触做上门女婿的,在他看来这是家里特别穷或者实在没有办法的男人才会选择去做上门女婿,可他作为家中独子,却是接连两次被父母逼着做了上门女婿!

对于儿子的说法,姚碧云再次否认了,朱广坤愤愤地盯着她:当初你说我们不出钱,你去上门,这话很多人都听到了,不信可以让记者去走访周边邻居去调查!

此时,高露将记者拉到一旁,她告诉记者,自己与丈夫朱广坤都是二婚,因此都很珍惜这段婚姻,而当初结婚时,婆家人将丈夫像踢皮球一样踢给自己,还曾表示以后他们的生老病死都不用小两口管!高露表示如今自己也不是不想管公公,但婆婆一直无理取闹的态度却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本是来问儿子拿钱,却被儿子儿媳连连声讨,姚碧云脸上有些挂不住,她提出要让朱家人来管管朱广坤!

母亲搬来的救兵,却站在了儿子那一边

姚碧云请来了亲姐夫陈庚,可没想到姐夫一开口,就把责任都归咎在了姚碧云身上,在他看来,不论是朱田没钱医治还是姚碧云与朱广坤之间的母子矛盾,都是姚碧云的错。

姐夫陈庚说,在得知朱田患癌后,众亲戚曾凑了一笔钱给他做医药费,可不久就有人看到姚碧云拿着这笔钱去买了不少的金器,当他们找到姚碧云当面对质时,姚碧云却推脱说这金器是买给丈夫朱田的,在陈庚看来,不论姚碧云说的是真是假,拿亲戚们凑得医药费去买金器总归是不合时宜。

而说起姚碧云与朱广坤之间的母子矛盾,陈庚更是表示是他们从小教子无方!陈庚说在朱广坤小的时候,有次他骂人骂得很难听,自己曾劝说过朱田、姚碧云夫妇,让他们不要教小孩子骂人,可两口子非但不听,还对儿子骂人嘻嘻哈哈、不管不问!陈庚说姚碧云在亲戚们眼里就是一个毫无情商可言的人,根本不懂得处理人情世故和教育孩子,对于别人的劝说也从来都是固执己见、不肯听。

陈庚的话让姚碧云脸色阴沉了下来,本是她搬来的救兵,却没想到站在了儿子朱广坤那边对她进行指责!姚碧云大喊大叫着转身就走,她再次找到儿子儿媳。

姚碧云说丈夫马上就要进行下一次的化疗,她要求儿子朱广坤支付医疗费用。对此,朱广坤表示,现在自己根本无力负担,如果实在必要,他可以把分配到的安置房卖掉,但对此姚碧云并不同意,她觉得一旦卖掉安置房,钱就会落入儿媳的口袋。此时朱广坤再次提出,他觉得父亲的医疗费不应该由自己一个人出,母亲也应该分担,朱广坤表示父亲名下还有台小轿车,他觉得可以先把这台车卖掉,但这一提议,再次遭到了姚碧云的拒绝,她始终坚持就该由儿子来承担丈夫所有的医疗费用。

最终,朱广坤表态,不管以前自己与父母间有多少恩怨,但作为儿子,医治父亲是他为人子女的责任,他会尽力筹措医药费。

对此,

@墨羽小轩

有话说:

在这场家庭纠纷中,姚碧云显然是主要的过错方。

姚碧云与丈夫沉迷于打牌玩乐,让年幼的朱广坤过早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8岁的朱广坤不仅得自己做饭,还得为打牌的父母送饭;13岁的朱广坤辍学打工,洗碗端盘子做服务员,送水送煤气睡桥洞;姚碧云夫妇对于孩子不论是教育还是抚养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而在朱广坤成年后,姚碧云夫妇仍旧对他不闻不问,使得朱广坤迫于无奈2度成为上门女婿,说实话,姚碧云夫妇的行为换做任何一个人作为他们的子女都是无法接受!如今,两人年老体衰,朱田更是卧病在床,他们又要求儿子儿媳承担医药费,我想绝大多数人都是难以接受的吧!

此外,不管是朱广坤的说辞还是亲戚的证词都表明了姚碧云即便是讨要钱财也并不是为了医治丈夫,而是为了给自己找后路,而是为了供给自己的开销,就这样的行为,也难怪朱广坤收到拆迁款要赶紧拿去还外债了,留在手中怕是只会被母亲死缠烂打拿走挥霍一空。

就一个家庭而言,父母不慈,又怎么有脸面要求子女孝顺!你养我小,我才会养你老,希望姚碧云夫妇能够深刻反思自己的行为,不要再一味地胡搅蛮缠,不要在伤害儿子儿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过去的错误已经无可弥补,但今后的道路未必不能改过自新!

大家对此怎么看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