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等待了七年的心愿,不想再等了,我们结婚好不好?

阿东开聊

2022-08-14 22:07江苏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夕这天,南城的雪格外的大。

市人民医院一片冷寂。

姜桃站在缴费处,手里是刚从医生手里拿到的确诊报告:“脑瘤晚期。”

还真是别具一格的新年礼物!

这时,窗口里传来护士公式化的问询:“刷卡还是现金?”

“现金。”

姜桃将钱递过去,围在大红围巾后的脸苍白无色。

接过收据,姜桃转身走出了医院。

鹅毛大雪像给天蒙了层雾。

姜桃站在雪中,被太阳晃得有些发昏。

依稀只瞧见迎面走来两道身影,其中的男人看上去熟悉至极,像极了沈之衍。

清云科技的总裁,也是她喜欢了七年的人。

可他不是说不在南城吗?

姜桃想着,身体不受控制地躲到一旁树后。

而不远处,沈之衍携着身旁的女人一步步朝医院走去。

看着两人相称的背影,姜桃鬼使神差地给他打去了电话。

只见前方男人掏出手机,放到耳边。

紧接着,姜桃的耳边也响起了一道男声:“桃子,怎么了?”

曾几何时,姜桃最喜欢沈之衍这么叫她,简简单单两个字充满了柔情。

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起来却好像冷水泼在心间。

没得到回答,沈之衍又喊了声:“桃子?”

姜桃回过神,连忙开口,却被冷风呛了下,咳嗽了好久,才喘匀了气。

“之衍,南城今天下雪了。”

电话里静默了一瞬,男人语气冷了下来:“你打电话来就为了说这个?我人在南城,看得见。”

姜桃握紧了手机,目光凝在几步外男人的侧颜上,隐约间还能看到他的不耐。

她心里苦涩,声音依旧轻柔:“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回家?”

沈之衍沉默了瞬:“忙,今晚我会回去。”

听出他的逃避,姜桃赶在电话被挂断前一秒问了句:“之衍,我们现在算是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然后就传来挂断声响。

风裹着雪吹在身上。

远处,沈之衍和那个陌生女人的身影也慢慢淹没在人潮之中。

姜桃慢慢垂下了眸,其实她知道的,连他和别的女人混在一起,她都心知肚明。

可惜她没资格问,因为除了七年前沈之衍那句空口无凭的承诺,她什么都没有。

她,连女朋友都不是!

从超市买了一堆沈之衍爱吃的菜,姜桃才回了合江别墅。

她家境殷实,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却在跟着沈之衍的这七年学会了洗衣做饭。

一道又一道冒着热气的菜摆上桌,沈之衍也如约回来,还帮她包了饺子。

餐桌上,菜泛着热气。

姜桃看着摆弄手机,脸上挂着舒缓笑意的沈之衍,只觉得嘴里的饺子生硬难咽。

莫名的,白天在医院看到的场景涌上脑海,她装作不在意地问:“你在看什么?”

沈之衍闻声皱眉:“你是在查岗?”

姜桃张了张嘴,想否认。

就听沈之衍又说:“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像个泼妇!”

话落,他起身朝楼上走去!

望着他挺直的背影,姜桃再忍不住高声发问:“七年前你说公司上市会娶我,现在还算数吗?”

第二章 别心虚

别墅内一片寂静。

沈之衍回过头,眉心紧皱:“我很累,不想说这些没用的事。”

她苦苦等待了七年的心愿,在他嘴里却成了没用的事。

姜桃克制不住的委屈:“过了今晚我就三十岁了,我不想再等了。”

“之衍,我们结婚好不好?”

见她泛红的眼眶,沈之衍有些烦躁:“我说了我很累,别闹了。”

扔下这句话,他就转身上了楼,没再看姜桃一眼。

客厅吊灯光影绰绰。

姜桃站在桌前,嘴里发苦,胃里也一阵阵泛着疼。

她也不由想起从前两人一起打拼时,沈之衍不能喝酒,她酒量尚可,所以自己一直为他挡酒。

以至于后来胃溃疡出血,切了一半的胃。

那时沈之衍守在病床边,握着她的手说:“桃子,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做饭,我们把胃养回来,我不会再让你受苦!”

可惜那光景至今也不过三年。

她身患绝症,沈之衍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少年。

看着男人即将走进卧室的身影,姜桃声音嘶哑:“我生病了。”

沈之衍脚步一顿,转身看来。

他面容掩在明暗交错中,瞧不真切。

姜桃像被蛊惑上前两步,你娶我好不好这句话在唇边打了个转。

最后变成了一句:“你能不能休息一阵儿,多陪陪我?”

她语气中带着希冀。

而沈之衍只说:“病了就吃药,我没空。”

紧接着,门板砰然关和。

明明相距很远,那声响却像砸在耳边。

姜桃身子一颤,只觉得头又开始疼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搅动一样。

她跌撞地来到衣架旁,从包里翻出抑制药干咽下。

苦涩的味道弥漫了口腔,哽得胸腔窒息般的疼。

许久,疼痛减缓。

姜桃脱力地滑坐在地上,一旁原本放在包里的确诊报告掉落出来。

她还在发颤的手捡起,想要塞回包里。

突然,男人的声音响起:“你坐在那儿干什么?”

姜桃一惊,回头就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沈之衍站在扶手边,眸色冷沉地看着自己。

下意识的将报告攥紧,装作无事藏在背后:“没什么,地滑摔了下。有什么事儿吗?”

沈之衍瞧出她在说谎,眼神冷了几分:“下次说谎别心虚。”

然后转身又进了房间。

闻言,姜桃眼里的光黯了黯。

她不知道沈之衍有没有看到刚才自己发病的那幕,只知道他连一句关心都欠奉!

垂眸看着被攥出褶皱的确诊单,姜桃将它慢慢抚平折好,藏在确定不会被沈之衍发现的地方。

又将平常吃的抑制药放进维生素的瓶子里,才上楼回了卧室。

卧室内。

沈之衍靠着床头回复手机消息。

姜桃走上前,余光瞟过上面“妍妍”二字,不由想,是今天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吗?

疑惑得不到解除,姜桃却还是压着情绪,将自己塞进他怀抱里。

“之衍,对不起。”

在沈之衍面前,她会永远退让,哪怕违心。

男人没说话,面无表情。

借着朦胧的暖灯,姜桃细细打量着眼前眉目如画的男人。

七年了,他们也许只有这个七年了!

想到这儿,她闭眼将泪尽数咽下,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第三章 嫌弃

翌日,朝阳透过窗幔洒下一道道明暗。

先醒来的姜桃坐在床边,凝视着男人熟睡的面庞。

七年,他一如当初帅气俊朗,可脸上还是留下了几道岁月的痕迹。

像是被蛊惑般,姜桃伸手想抚平沈之衍紧蹙的眉心。

这时,手突然被攥住。

垂眸就对上沈之衍烦躁的眼:“大清早的,你干什么?!”

姜桃解释的话在嘴边还没出口。

沈之衍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声警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碰我。”

扔下这句话,他起身走向了浴室。

姜桃坐在床边,刚才被沈之衍钳住的手腕上一片通红!

浴室里水声淅沥。

她深吸了口气,敛起四散的情绪,起身下楼做早饭。

二十分钟后,姜桃刚将一份早饭放到桌上,沈之衍从楼上走下来。

四目相对,姜桃弯起抹温柔笑意:“吃饭吧。”

沈之衍扫了眼她寡淡的脸和身上的围裙,皱了皱眉:“不用,你有时间不如收拾一下自己。”

他话中的嫌弃丝毫不加掩饰。

姜桃面色一白,揪着围裙的手微微收紧:“我知道了,你还是吃点儿吧,我都做好了。”

沈之衍只是扣着腕表:“我约了人,你自己吃吧。”

然后朝别墅外走去。

窗外,宝马车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道车辙消失不见。

姜桃无视了桌上冷却的早餐,走到了卫生间。

镜子里映出来的女人肤色白皙,只是眼神流露出疲惫与老态。

姜桃缓缓抬手摸着眼角的鱼尾纹,与此同时,沈之衍嫌弃的话语不住回响耳畔。

姜桃再看不下去,匆忙逃离。

背靠着卧室门板缓缓滑坐在地,姜桃茫然的望着床头柜上的相框。

上面是七年前她和沈之衍刚认识时拍的照片,男俊女靓,般配无双。

可现在,沈之衍还帅气不已,自己却变成这个样子,也难怪他不愿意回来!

忽然,尖锐的铃声打断了她思绪。

姜桃摸过手机,就看到上面那串没有备注却熟悉至极的号码。

姜桃迟疑了一阵儿,还是接起:“喂。”

电话那头,男人声音清润:“我在合江别墅区外,出来见一面吧。”

姜桃呼吸一窒,说不出话。

男人察觉到她的退缩,再度开口:“只有我自己,爸妈没来。”

听到这儿,姜桃松了口气:“好,我……现在出去。”

挂断电话,姜桃起身套上外套走出别墅,就看到停在那儿车牌号为“0220”的黑色保时捷。

0220,是她的生日。

车上暖气十足。

驾驶位上的男人看着自从上车一语不发的姜桃,眸色深沉:“五年了,还在生气?”

姜桃眼睫一颤:“没有……”

“没有连家都不回,见到我连一声哥都不叫?”

姜寒洛声音中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怒气:“沈之衍到底有什么好,能让你狠心到连家人都不要?!”

姜桃脸色煞白,五年前那一幕再度浮现脑海里。

耳边只有爸妈那句:“你要是执意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就永远别回来!”

姜桃咬破了唇,逼迫自己回神:“哥,不要我的是你们。”

这场时隔五年的兄妹谈话,最终还是不欢而散。

保时捷在飘扬的雪里疾驰不见。

姜桃站在原地,像被人掐着脖子般呼吸不畅。

她求救般的拨出了沈之衍的电话,迫不及待的想听到他的声音。

可就在接通的那一秒,耳畔传来的却是一道女声:“之衍,我们快走吧,别让你爸妈等久了!”

第四章 未婚妻

雪落满城,合江别墅内安静无声。

姜桃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的屋里。

脑海里只有刚刚电话里女人的那句“之衍,我们快走吧,别让你爸妈等久了!”不断回荡。

跟在沈之衍身边七年,他从没有提过带自己去见他爸妈。

甚至每次在她主动提起时,沈之衍也只说他爸妈不同意他创业,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才能回去见他们。

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她都会说:“没关系,我会陪着你,你一定能成功。”

可现在回想起来,无比讽刺。

沈之衍不是不想见他爸妈,只是不想带自己去见而已!

姜桃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终究还是做不到装作没听见。

再次给沈之衍打去电话,听着里面的忙音,她心坠着下沉。

好久,电话才被接起,传来男人不耐的声音:“你又打电话干什么?”

“我有些事想问你。”姜桃声音沙哑。

电话那头,沈之衍直接拒绝:“我在开会。”

闻言,姜桃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褪去,刚想说“那你忙吧”。

就听电话那头再次响起道女声:“之衍,你怎么还在打电话,来帮我选一下今天穿哪件衣服?”

紧接着,沈之衍放柔的声音传进姜桃耳朵:“好。”

姜桃嘴里发苦,第一次强势开口:“之衍,我想见你。”

换来的是沈之衍一句:“你能不能不要无理取闹?”

姜桃眼眶发烫,却还是说:“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去公司找你。”

然后挂断了电话。

屋内再次寂静,暖气热似乎是要将人闷死,她走到窗前,一把推开窗。

寒气扑面而来,带着雪的辛冷,却也给了她喘息的余地。

沈之衍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他皱眉走上前:“姜桃,你也快三十了,怎么越来越幼稚?你知不知道我推了会议赶回来,公司赔了多少钱?!”

他的质问理直气壮,姜桃听了却觉得荒唐:“你推掉的真的是会议吗?”

沈之衍冷声反问:“你什么意思?”

“刚刚电话里那个女人是谁?”

沈之衍眸色闪了闪:“没谁,同事而已。”

姜桃有时候也想不明白,沈之衍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在商场上杀伐果断,怎么却连一个谎都圆不好?

究竟是她太过了解他,还是他已经懒得费心思隐瞒?

姜桃又问了一遍:“真的只是同事吗?”

沈之衍没说话。

两人四目相对,好久,姜桃率先狼狈的别开视线。

与此同时,沈之衍的声音响起:“姜桃,这种事我希望是最后一次!”

说完,他转身往门外走。

窗外大雪飘扬。

姜桃望着他毫不留恋的背影,最终还是先认了输:“之衍,过两天是我生日,你能陪陪我吗?”

沈之衍脚步没停:“没时间。”

姜桃眼中的光一黯再黯,木讷的跟出门,看着沈之衍开车离去。

好久,她才转身进门,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姜桃?”

姜桃回头,就瞧见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笑得温婉的女人走到自己面前。

紧接着,她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好,我叫孟妍,之衍的未婚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五章 从来没爱过

冬天的风彻骨。

很多年,南城都没有这么大的雪了。

合江别墅内,茶香袅袅。

姜桃坐在沙发上,隔着热气看着单人沙发上的女人。

沉默在两人之间氤氲。

她不知道孟妍和沈之衍之间的关系,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而孟妍环视着别墅,最后才看向姜桃:“姜小姐应该知道我的来意。”

姜桃落在腿上的手微微收紧:“我不知道。”

孟妍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大方得体:“那我就直说了,我希望你能离开之衍,越远越好。”

姜桃莫名觉得荒唐:“凭什么?”

她跟了沈之衍七年,现在却被孟妍这个后来者,像是小三一样驱逐。

孟妍不急不缓:“就凭我是之衍的未婚妻,他爸妈认定的儿媳。”

“我知道姜小姐家境不错,想来也不会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这种没教养的事,对吧?”

第三者,没教养。

姜桃落在膝上的手紧攥成拳:“是我先认识之衍的,他说过会娶我。”

可她的解释在此刻显得苍白又无力。

孟妍嘴角噙着笑,说出的话却都如针扎着姜桃的脑海。

“一句戏言你也信?对了,之衍和我的婚期已经定下了,到时候希望姜小姐来观礼。”

姜桃脑袋里一片浑噩:“我不信。”

孟妍不再多说,拎包起身往外走,却在离开前又说了句:“你知道谈论我和之衍的婚事时,他是怎么说你的吗?”

姜桃怔怔望她:“什么?”

孟妍眼里有些同情:“他说你们根本没有在一起过,是你纠缠不放。结婚前,他会和你断掉。”

“我今天来找你,之衍也是知情的。姜桃,他从来没爱过你!”

姜桃僵在原地,耳畔一阵轰鸣,只能呆呆的看着孟妍离去。

这时,鼻尖一阵湿润,姜桃抬手去摸,只有满手的红!

她忙抽出茶几上的纸擦着,可那血却止不住的往外流,晕红了一张一张的纸巾……

好久,血才止住。

卫生间里。

姜桃看着镜子里映出来狼狈的自己,浑身无力。

强撑着拧开水,将脸上的血污尽数洗掉。

姜桃看着盆地被血桃红的水慢慢消失,耳边孟妍的话经久不绝。

收拾好一切,她回到沙发上坐着。

姜桃不知道今晚沈之衍会不会回来,却还是想等他,想问他一句。

天渐渐黑了下来,别墅内一片黑暗。

突然,门口处响起一道声响,下一刻,吊灯倏然亮起,刺的人睁不开眼。

可姜桃就这么看着门口的沈之衍,声音沙哑:“你回来了。”

沈之衍一惊,这才瞧见沙发上面色苍白的女人。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怒问:“大晚上你不睡觉坐在这里干嘛?灯也不开!”

一样的不假辞色,姜桃想不起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沈之衍对她就只剩下了不耐和怒火。

过往她尽可能的忽视,可现在孟妍将一切假象扒开,姜桃再也做不到自欺欺人。

她慢慢站起身走到沈之衍面前,凝视着他眼,一字一字问:“之衍,你爱我吗?”

四目相对。

沈之衍却只是沉默。

第六章 你会等我吗

沉寂像是一潭深水拉着人沉溺。

姜桃有点喘不过气,伸手抓住男人的手臂,像是溺水人抓住最后救命稻草般:“说一句你爱我好不好?”

沈之衍却是一把拨开她的手:“你有完没完?!”

话落,朝二楼走去。

姜桃眼里的光一黯再黯,空洞的眼慢慢落到对面敞开的厨房里。

她还记得,两人刚一起出来打拼时,沈之衍会围着围裙站在厨房里为她做饭。

他手艺很好,一般的家常菜都会做。

姜桃最爱的就是他这幅居家的模样,让她想起小时候爸爸也是这样为妈妈洗手作羹汤。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厨房里的人变成了妈妈,爸爸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

她曾以为自己和沈之衍永远不会走上爸妈的老路。

她以为总有一天自己可以拿着结婚证,堂而皇之的和沈之衍一起回家去告诉爸妈:“你们看,我们是真的相爱,他会照顾我一辈子,永远不会变!”

但结果不过七年,沈之衍也变了。

他不再为她做饭,也不再回来。

姜桃眼泪氤氲在眼圈,怎么都压不下去。

脑袋又开始疼了起来,浑身直冒冷汗。

她紧咬着牙一步一步挪到沙发前,颤抖的手几乎拧不开药瓶盖。

反复几次,姜桃才倒出药,仰脖干咽了下去。

苦涩弥漫在口中,却抵不过心里的苦。

姜桃看着静默无声的二楼,想了很久,做下了个决定。

来到卧室时,男人刚换好西装。

姜桃愣了下,上前两步:“你要出去?”

沈之衍扫了她一眼:“轮不到你管。”

姜桃眸里漫上抹哀色,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

在男人越过自己离去时,伸手抓住了他臂弯:“之衍,你能不能不走,我想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沈之衍目光扫过她瘦弱的手,语气不悦:“松开。”

姜桃一颤,手慢慢落回了身侧:“算是我求你好不好,就今天。”

沈之衍皱了皱眉。

姜桃强撑着扬起抹笑,开口保证:“一个小时也行,这件事不会让你为难的。”

沈之衍最后还是同意了。

姜桃笑容真切了两分,拉着人就往外走。

二十分钟后,婚纱店里。

沈之衍看着眼前的牌匾,停住了脚:“姜桃!”

他话语中满是不悦,姜桃听得出来,却装作什么都不知。

她转头看他,笑的天真:“你说过的,会答应我,只是拍张婚纱照而已,又不是……”

“又不是叫你真的娶我!”

后一句话,姜桃声音很轻,却如石重重砸在自己心间。

但只是一瞬,她就拉着人进了婚纱店。

晚上,店内人很少。

姜桃跟着介绍员选好了婚纱,看着坐在沙发上神色瞧不出喜恶的男人:“之衍,你去挑一身西装吧,一会儿我们一起拍一张。”

沈之衍没动。

姜桃也不敢多劝,怕他生气撇下她一人离去。

只能自己跟着介绍员往试衣间走去,却在迈出那一步时,不安回头:“之衍,你会等我的吧?”

“还有三十分钟就到一个小时了。”

闻言,姜桃有些失望,却不敢再耽搁。

换婚纱的时间有些久,等穿上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姜桃手抚着身上的婚纱,深吸了口气,满怀期待的走了出去。

可沙发上,却早已空无一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