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真实故事:疑似自杀的凶杀案

赛半仙聊斋

2022-08-14 20:33湖北

关注

1986年12月31日,辽宁北镇县青堆子镇派出所接到一起报案:青堆子桥东侧的横梁上悬挂着一具男尸,大约60多岁,身份不明。

警方赶到现场查证,初步判断死者可能是自杀。

只要找到死者家属基本就可以结案,半日后受害者家属来认领死者,受害者家属向警方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看起来此案并不像警方想得那么简单,此案很有可能不是自杀,而是谋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死者名叫范海英,1月3日,家住盘山县双台区马家村的范海英跟往常一样去车站拉货。

在车站范海英被一个年轻小伙子雇去拉货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范海英和其所赶的驴车双双失踪,经过范海英的亲属辨认,证实桥上的死者就是范海英,但是驴车和范海英身上的财物被洗劫一空,警方因此推翻了自杀的判断,认为此案很有可能是一起谋杀案。

由于尸体被火化,现场也已经被破坏,想破案难度非常大,偌大的县城想要找到雇车的小伙子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1987年1月19日,草屯乡派出所也接到一起报案,草屯村桥的西面悬挂着一具男尸。

经走访查证,死者叫王树林于1月18日在大凌河车站拉客未归。

王树林的家属称,王树林所驾乘的畜力车和拉车的马至今还没有找到。

1月26日第三名受害者出现,拉车的马和驴一同丢失,跟之前两起案件一样,也是被一个年轻人雇走后失踪。

2月9日,吴家乡的涵洞内发现一具吊死的男尸,现场还留有一辆自行车。

经核实,死者名叫李宪延,于两日前被人雇走,之后一直没有消息。

据家属提供线索,李宪延的驴车、牲畜执照和身上携带的钱款全部不见,警方基本可以确定这些受害者都是被人以相同的方式骗走杀害。

从发现第一具尸体开始,40天内接连又有4人相继遇害,凶手为什么要将目标定为这些穷苦的农民呢?仅仅只是为了他们手里的牲畜吗?

此案引起了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专案组迅速成立,专案组认为凶手的目标就是畜力车、牲畜以及牲畜执照,凶徒得手后一定会想办法销赃,遂派人密切注意牲畜市场,以及留意各车站雇车的年轻小伙子。

2月8日,终于有好消息传来,60多岁的孙炳信在沟帮子车站拉客时遇到了一个30岁左右的小个子客人,他戴着鸭舌帽,声音沙哑,他雇孙炳信的车要去盘山县胡家镇,双方谈好的价格为12元。

由于价格定得比较高,孙炳信非常客气,还主动帮客人把自行车放在马车上,不过孙炳信也留了一个心眼,这个客人实在是太大方了,大方得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而且客人不愿意走大路,非要走乡间小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路上,客人几次主动找孙炳信交谈,问的问题无疑是马车值多少钱,出来拉客会不会遇到检查牲畜的执照,这让孙炳信越来越怀疑,觉得车上的客人不对劲。

傍晚时分,客人突然拿起绳子想要套住孙炳信的脖子,孙炳信一直有所准备反手就是一马鞭,孙炳信虽然60多岁,但力气很大,客人见偷袭不成,骑着自行车跑了。

2月10日下午,孙炳信在沟帮子铁路前拉客,正好遇到了之前袭击自己的客人,对方认出了孙炳信,骑着自行车撒腿就跑,孙炳信赶着马车在后面追,追了许久还是让对方跑了。

警方认为孙炳信遇到的这个人就是连环凶杀案的凶手。

根据孙炳信提供的线索,客人对车和牲畜的价格不太了解,而且穿着打扮也很奇怪,明明是深冬,却穿得略显单薄,警方怀疑凶手很有可能是刚刚出狱的刑满释放人员。

专案组立马召集北镇县的10几个乡镇派出所的负责人开会,将案情及凶犯特征公布,让他们看好辖区内的牲畜市场,并在主要干道上设置道卡。

2月13日,青堆子镇传来消息,前几日有人在路口发现一个30多岁头戴鸭舌帽的小个子在跟几个农民讲价,打算卖掉手里的马车。

马加车按市价来算至少也能值800块,年轻人却以500元的价格把马车给卖了。

根据种种情况来看,卖马车的人就是警方一直寻找的凶手。

警方来到事发地,可是买车者和卖车者都已经不知去向。

据现场的目击者称,当时有一个老头也想买鸭舌帽的马车,可惜钱没带够才被别人买走。

这个老头姓李是市场上卖菜的,已经好久没有来市场卖菜,警方立马与青堆子镇的户籍警取得联系,寻找这个卖菜的姓李的老头,这么久没出现有两种可能,要么他已经遇害了,要么他是鸭舌帽的托,故意抬价不买。

在警方的努力下,确认了李老汉的真实身份,李老汉叫李树真家住转台村,专案组连夜赶到转台村,结果扑了个空,李树真的家人说他去了侄子家,警方立马去东兴村,两村相距50里,赶到东兴村已经是次日凌晨。

在东兴村警方见到了李树真,据警方的了解李树真并不认识卖车的鸭舌帽,但是他认识买车的人,买车的人叫佟树和跟他是同村。

专案组又赶回转台村找到佟树和,从佟树和的描述中警方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之前袭击孙炳信的客人。

专案组继续加大力度,将失窃的畜力车及牲畜的特征也下发到各村镇。

很快,有村民反映说村里的李树生家突然出现了一辆驴车。

警方立刻出警,在李树生家院外找到了一台畜力车,证实就是之前李宪延丢失的那一辆。

警方还在畜力车的缝隙里找到了血迹,李宪延致死原因是被勒住脖颈导致窒息,在其后脑处还有几处钝器击打造成的伤痕,应该是在于凶手搏斗时,被凶手打伤。

李树生就是鸭舌帽吗?

警方踢开房间门将睡梦中的李树生制服,经过一夜的询问,证实李树生的车是低价买来的,他的姐姐可以作证。

线索再次断裂,警方只能继续在车站和市场继续寻找鸭舌帽。

2月17日,一辆吉普车行驶在公路上,车上的三名队员已经在路上寻找了整整两天,目标只有一个——尽快将凶手找到。

三人来到车站打听到,一个小时之前有一个客人跟一个车夫谈好价钱走了。

三人立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要是不抓紧时间,很有可能又会有人遇害。

三人驾车朝着马车离开的方向追去,20分钟后果然看到一辆马车在乡间小路上缓行,司机李野正准备下车,发现不对劲,赶车的是个老汉,可是坐车的却是一个10几岁的小伙子,与鸭舌帽的实际年龄不符。

三人决定继续往前追,又开出将近10公里,李野看到前方还有一辆驴车在土路上缓行,赶车的是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头上戴着鸭舌帽,个子不高。

李野三人互视一眼,一起下车,问道:“请问,前面是哪个村?”

赶车人支支吾吾说不上来,通过近距离观察,李野基本可以确定眼前的人就是他们一直苦苦找寻的嫌疑人,趁着鸭舌帽不注意,李野一拳打在对方脸上,其他两人立即上前将鸭舌帽制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人证和物证面前,鸭舌帽交代了自己犯下的罪行,鸭舌帽叫张树山,34岁!

1973年张树山因偷窃被判了8年,刑满释放没多久,张树山再次因盗窃被判了10年。

1986年11月24日,张树山第二次走出牢笼,张树山发现,每个车站都有许多畜力车,赶车人大部分是老人,张树山便打算以雇车之名抢车后卖钱。

在警方收缴的赃物中,有几件赃物来源张树山解释不清,并不是受害人所有,警方怀疑除了被发现的几名受害人之外,很可能还有其他未被发现的受害人。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在张树山出狱后,曾去过一趟黑龙江的泰来县,之后才回到北镇县,怀疑张树山在黑龙江也做过案。

北镇县警方立即联系黑龙江泰来县警方,果然不出警方所料,1987年1月12日,泰来县大榆树乡的农民刘宝田在赶车途中遇害,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农民在路上遭劫奋起反抗。

一起谋杀两起未遂很有可能都是张树山干的,正是因为有人看到了张树山的脸,所以他选择逃离泰来,只要让当事人辨认就能证实警方的猜测。

面对受害人的指认,张树山交代了所有的罪行,除了在北镇县犯下的几起命案,在泰来县张树山也先后作案3起,只成功了一次。

至此,张树山抢劫谋杀案在专案组成立后,历时8天告破!

此案告破后,有人提出质疑,在当时有几乎一半的罪案都是刑满释放人员再次犯案,为什么这些犯人并没有改造好却可以出狱,还是说社会没有给他们一个适合生活的土壤,以至于他们只能重操旧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