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09年广东:18岁少女杀害养父母并分尸,庭审时翻供:帮他们解脱

无量渡口

2022-08-14 20:18重庆

关注

2007年,广东省中山市的索科大楼803号房,搬来了一家新的租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男主人名叫齐运喜,他跟妻子李会香早在1997年的时候,就从河南省鹤壁市的老家,来到了广东寻求发展机会。

与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年幼的女儿——齐萍萍

当初,齐运喜夫妇之所以要搬到租金略贵的索科大楼,为的是更加方便齐运喜的运输事业。

那个时候,名下有一辆广州牌大货车的齐运喜,在索科大楼附近找到了一份拉布料的工作,薪水较为可观。

而妻子李会香,也靠着卖保险的工作逐渐稳定下来。

作为流动务工人员,齐运喜夫妇可谓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能够在广东这座陌生的城市慢慢扎根,并且培养女儿齐萍萍成才。

或许是因为工作较忙,也或许是不爱跟外人攀谈,齐运喜一家搬到索科大楼的两年时间里,他们跟邻居的关系都不算太熟。

在周围租户的印象中,他们只记得齐运喜是个高高壮壮的男人,而李会香则显得瘦瘦小小,属于淹没在人群里的普通长相。

反倒是他们的女儿齐萍萍,不仅身高超过一米六,长得漂亮,还热爱打扮。

素日里,齐萍萍的穿着都比较前卫,还会佩戴一定的首饰,例如项链、戒指等,非常摩登时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齐运喜夫妇不热衷跟人打交道,但邻居们却经常看到,齐萍萍和母亲李会香手挽手逛街、买菜的情景,以此判断这是个和睦的家庭。

然而据齐萍萍所讲,最开始他们家的确其乐融融,一切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可直到父亲出车祸之后,这个家就开始变得压抑、沉闷。

并且,为了让父母脱离苦海,2009年9月11日晚上,这个刚满18岁的少女,居然做出了弑杀双亲的疯狂举动!

短短两年时间里,齐萍萍一家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故,才让他们向死而生呢?

齐萍萍讲,父亲齐运喜自从2007年遭遇一次车祸后,就不幸患上脑血栓,根本没办法继续开车跑运输,家里最大的收支来源便也断了。

接踵而来的,还有母亲李会香丢掉了工作。

刚开始,为了维持家里的开销,李会香还尝试过开网店,但因为没有合适的门路,收益并不可观。

一家三口人等着吃饭,齐萍萍读书还需要学费,巨大的压力落在李会香的肩膀上,让她变得有些敏感、焦躁。

而齐运喜,因为感叹命运多舛、世道艰难,也开始变得暴躁、易怒。

齐萍萍表示:“他有病不能喝酒,却常常喝到大醉回家。母亲和他说几句,两人就开始吵架。”

从2009年开始,这对夫妻就开始不休不止地争吵,一个自怨自艾,一个抑郁寡欢,只能通过互相指责来宣泄情绪。

很早之前,齐运喜就当着女儿的面说过:我就是个废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而李会香也讲过:抑郁症太痛苦,我不想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9年9月11日晚上,大一刚刚开学不久的齐萍萍回到家里,毫不意外地又听到父母在吵架。

齐萍萍回忆,那天晚上父母亲吵得非常厉害,她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真吵,可仍然被吓到。

期间,齐运喜和李会香还放出狠话,表示这日子一天都过不下去了,明天就去民政局办理离婚!咱们都别活了!

对于齐萍萍来讲,父亲曾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如果父亲想自杀,母亲也不想活,那这个家庭就彻底破裂了。

所以,与其被迫等待生活走向绝望,还不如主动解脱……

随后,看着愈吵愈烈的爸妈,劝阻无果的齐萍萍缓缓拿出一个塑料袋,决定帮他们脱离生活的苦海。

齐萍萍利用塑料袋,狠狠套住了母亲的头部,致使其因为呼吸困难而晕厥,然后再用绳子将母亲勒死。

这之后,齐萍萍使用相同的办法,将父亲齐运喜也勒死了。

杀害双亲后,这个18岁的少女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反倒镇定自若地开始分尸!

齐萍萍分两趟把父母的尸体拖到了出租房的厕所,然后打算用菜刀肢解尸体,但因为家里那把旧菜刀太钝了,所以并没有成功。

齐萍萍遂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血迹,出门到附近的大型超市里,重新购买了几把锋利的水果刀以及锤子。

整个晚上,齐萍萍都在厕所里埋头分尸,而且还把尸块放进锅里煮熟,企图延缓腐烂的进度!

完成这一切的齐萍萍,在把尸块装进四十余个塑料袋中之后,就自顾自地开始上网聊天、玩游戏,仿若无事发生。

从头到尾,齐萍萍没想过抛尸、逃匿以及自首,就好像是在坐等警察上门,没有求生的欲望了。

2009年9月13日,齐萍萍杀人分尸的两天后,由于她没有做其他的防腐措施,尸体已经开始散发出臭味。

803室左右的邻居,因为不满异味还颇有微词。

9月15日,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尸体的腐臭味飘满了整个楼层,房客们也终于无法忍受这刺鼻的气味,叫来房东庄先生出面处理。

庄先生站在803号房外面的时候,就透过卫生间的窗户看到了地面已经干透的血迹,心中狐疑的他不敢耽搁,随即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而几乎是推开房门的一瞬间,屋子里弥漫的腐臭味就扑面而来,直冲脑仁。结合卫生间地板的血迹,庄先生已经猜测到大事不好,便立马向警方报案。

接到电话的民警赶到现场时,也惊讶于屋内难闻的恶臭,但最让他们不可思议的还在后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民警推开卧室房门的时候,只见齐萍萍蓬头垢面、眼神浑浊,下身仅穿着一条三角裤,上半身则完全赤裸!

而且齐萍萍还不顾臭味,在背上披着一条布满血迹的棉被,整个人都透露出怪异的氛围。

经过现场勘察,警方很快确认了齐运喜夫妇已经遇害,齐萍萍也对自己杀人分尸的罪行供认不讳。

刚开始在看守所中,齐萍萍阐述自己杀害双亲的原因是:父母吵架,她看不过去才下的狠手。

但当2010年5月31日,齐萍萍一案在法院开庭时,她居然完全推翻了之前的供词,表示:当天晚上父母并没有吵架,是他们自杀在先。

法庭上的齐萍萍讲,父母死后,没有任何依靠的她也一心求死,所以把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但经过在看守所里的沉淀和思考,她还是决定争取活下来的机会,坦白“真相”。

齐萍萍表示,因为父母亲早就不想活了,所以曾委托她购买安眠药帮助他们轻生。

2009年9月11日案发当晚,齐萍萍拿出自己利用化名在三家不同医院购买的安眠药,父母随即服用了大半。

很快,吃完安眠药的齐运喜夫妇开始出现身体不适,痉挛甚至呕吐,而齐萍萍不想眼睁睁看着父母在痛苦中挣扎,便决心“帮助”他们快点解脱……

然而,齐萍萍的这一说辞并未得到警方的认可,因为他们虽然在案发现场找到了安眠药,却没有在齐运喜夫妇的胃以及膀胱中,检查到安眠药的残留。

而且,如果说齐萍萍在杀害父母之后,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意志,那她大可不必费尽周折的分尸和将尸块煮熟!

齐萍萍的话里虽然有很多漏洞,但她又很聪明地抓到一些能为自己开脱的细节。

例如,齐萍萍在杀害母亲的半个小时里,她的父亲并未大声呼救,其原因不排除为齐运喜吞服了安眠药导致意识模糊,以及齐运喜一心求死,默许了女儿的行凶。

再者,警方还在齐萍萍的电脑里发现了她跟网友的聊天记录,其中,齐萍萍云淡风轻的跟网友聊起了自己杀害父母的罪行,根本不怕对方报案。

而且在齐萍萍的相机里,9月12日案发的第二天,齐萍萍还拍下一张割腕自杀的照片,似乎真的想要求死。

从看守所里的沉默,到法庭上的辩解,齐萍萍可谓是聪明的,她利用案发当天的种种细节,把故意杀人罪变成了“善意的解脱”。

还脸不红心不跳地表示,自己之所以没有在与尸体共存的四天里选择自杀,是因为答应了一名素未谋面的网友,要在中秋节给对方寄月饼。

所以齐萍萍才打算苟活到中秋节之后……

显然,这个理由任谁听来都是荒谬的,可由于没有其他的证人跟证据,齐萍萍的一面之词还是成为了她开脱的“利器”。

庭审过程中,齐萍萍的辩护律师为她“据理力争”,认为齐萍萍的自残行为,代表其存在一定的心理障碍或者精神疾病,应该纳入罪行判定的范畴中。

不过,当时法院并未做出审判决定,由于齐萍萍情绪激动、发言哽咽,他们选择了择日开庭再做审理。

庭外,听闻齐萍萍杀害双亲案之后,跟他们一家还保持联络的小姨、舅舅以及大伯赶来探望。

齐萍萍看到亲人,抑制不住心中害怕,嚎啕大哭地喊道:小姨,我错了,我不想死。

而她的小姨在痛心的同时,也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齐萍萍并非齐运喜夫妇亲生!

原来,当初李会香和丈夫齐运喜结婚后不久,便查出了患有不孕不育,这辈子没可能拥有自己的亲生血脉。

最终,为了让这个家庭更加完整,齐运喜夫妇经过商量后,还是决定抱养一个小孩。

1991年2月18日,齐萍萍的小姨在同事那里,领养了刚刚出生三天的齐萍萍,然后交给了姐姐抚养。

后来,齐萍萍跟随养父母来到广东念书,身边基本没有人知道这件往事,齐运喜夫妇又把齐萍萍当作亲生一样,待其宽厚宠爱,所以齐萍萍才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身世。

犯案之后,齐萍萍才明白这个真相,而“非亲生”这个事实,也加剧了她心里的罪孽。

“我的良心受到了谴责,在看守所李每天都不敢睡觉,一闭上眼睛就是他们,睡着了也会做噩梦。”

齐萍萍讲,父亲是个善良的人,母亲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两人都对自己很好。2009年时,虽然家里经济紧张,可他们仍旧拼尽全力,供她上了大学。

“现在判什么罪我都接受,我罪有应得。假如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不会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会安分守己。”

2010年12月27日,齐萍萍一案第二次开庭时,法院意外收到了5封求情信,并且还都来自齐运喜夫妇的近亲。

信件中,齐萍萍的大娘和小姨都认为,斯人已逝,如果齐萍萍再因此而获死刑,那才是真正的家门不幸,希望法官能网开一面,给这个家留下后人。

而且,齐萍萍的大伯还写道,惨案的发生,死者也有教养不当的责任。

此外,更让人觉得诧异的是,法庭上的齐萍萍还诡辩说到,自己的户口上虽然已满18岁,但当初母亲为了让其早点上学,所以故意登错了年纪,因此,她实际上还是未成年。

齐萍萍的话前后不一,让人很难辨别其中真假,只希望,她的所有说辞并非为了开脱,而是真的反省到了错误……

作为大一的学生,在校园里的齐萍萍不管待人接物,还是与人交往,都是个看上去心理健全的孩子,完全想象不到,她竟会做出此等荒唐行为。

最后,经过法院的判定,由于齐萍萍之前的供词跟警方侦查结果更加吻合,所以她“帮助自杀”的说辞并不被接受。

而且,关于齐萍萍的真实年纪,法院认为一律按照证件上面所写,由于她已满18岁,所以应当付出刑事代价。

最终,齐萍萍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

在此案中,如果抛去齐萍萍在庭审中的“诡辩”不谈,最大的疑点还当属,在齐萍萍勒死母亲李会香的半个小时里,父亲齐运喜为何没有呼救?

是一心求死,还是害怕女儿会因此获罪入狱,想要最后保护她一次呢?

齐萍萍被判处缓期两年的死刑,意味着只要在监狱里她表现良好,就有可能获得减刑,最后只需要服刑18年或者20年。

那么20年之后呢?齐萍萍会选择背负罪孽苟活一世,还是向阳而生重见光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