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后秦的灭亡,刘裕一支偏师却大败秦军主力,王镇恶奇袭长安灭后秦

调侃历史

2022-08-14 08:00黑龙江

关注

义熙十三年(公元417年)七月,东晋太尉刘裕率军离开洛阳,推进到陕城。

此时,刘裕安排的三支奇兵也都进入后秦境内,他们分别是从子午谷北上的姚珍之军,从洛谷入关的窦霸之军和从武关进入关中的振武将军沈田子、建威将军傅弘之所领的三千人马。

沈田子和傅弘之的军队从武关进入后秦国境,所向无敌,各个郡县的地方官都望风而逃。这支军队顺利推进到蓝田。蓝田,过去又称作青泥,因城池对面是峻山,其上多柳树,因而又称作蛲柳,这里是从东南方向进入关中的最后一道屏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晋军主力与后秦军在定城(陕西华阴东)相持不下的时候,沈田子之军到了蓝田。后秦主姚泓命令给事黄门侍郎姚和都率军驻扎在这里抵御。刘裕担心沈田子等人率领的部队人数较少,命令沈田子的弟弟沈林子率领一万精兵南下,增援沈田子等人。

沈林子率军翻山越岭,穿越了伏牛山脉,一路跋涉前来。然而,就在沈林子之军尚未到达之时,后秦主姚泓得知刘裕大军已经推进到了阕乡,他决定亲自率领大军从长安出发东进与刘裕决战。但是他又考虑到假如大军东出以后,沈田子之军会在蓝田动手,一旦蓝田失守,后秦军主力将会腹背受敌,

长安也将变得非常危险。想到这里,他决定在大军东进之前,以优势兵力将沈田子解决掉。于是,他命令姚裕率领八千步骑先行出发,增援蓝田,姚泓亲自率领数万大军随后而去。

晋军这支被刘裕用作疑兵的部队,人数与后秦军差距是非常大的。后秦军刚刚抵达前线,沈田子就决定趁后秦军立足未稳,孤注一掷与后秦军决战,傅弘之劝阻道∶“敌众我寡,难以抵敌。”

沈田子反驳道∶“兵贵用奇,不全靠人多。”傅弘之仍然不答应。

沈田子说∶“敌我两军众寡悬殊,不是敌死,就是我亡。如果等到敌人站稳了脚跟,我军将军心大乱,到那时,我们就大事已去了。趁着现在敌人部伍不整之际,主动向其发起进攻,一定能够胜利,这就是所谓的先发制人!”说完,沈田子也不等傅弘之答应,独自率领本部人马擂鼓前进。

后秦军将晋军的这股小部队包围了好几层,沈田子激励将士们说∶“建立能够封侯的战功,也就在此地!”他命令扔掉军粮,焚烧营舍,将所部完全置于死地,沈田子所率的江东子弟,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善于近距离格斗,而据《晋书·姚泓传》的记载,姚泓“扫境内之民”组成的军队中,不少都是刚刚征召的百姓,当然无法与晋军相比。

在沈田子的感召下,将士们奋不顾身,左砍右杀,如入无人之境。看到沈田子被围,傅弘之等其他六军也都加入到了激战中。战斗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下午,姚裕及姚泓率领的后秦军被击败,晋军斩杀后秦军一万多人,并缴获了姚泓的御用车辆、御用服饰。姚泓率领残部退守灞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蓝田之战结束以后,沈林子率领的部队才抵达战场,兄弟二人率领晋军继续进击,追到灞上。此时,沈田子和沈林子兄弟早已威名远扬,后秦国百姓都非常害怕,各地纷纷暗中表示归附,晋人庞斌之、戴养与胡人康横等也都率领部落投奔晋军。在这种情况下,沈田子打算直接进攻长安,沈林子劝阻道∶“现在我们拿下长安,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我们兄弟连克敌城,再攻克长安,就等于说单独灭了一国,那是不赏之功啊。”沈田子这才按兵不动了。

八月二日,刘裕抵达潼关。

此时,后秦军主帅姚赞屯军定城,姚难驻守香城,黄河渡口蒲阪尚在后秦军之手,但河曲一带却由投靠晋军的薛帛占领。于是,刘裕任命朱超石为河东太守,命令他与徐猗之、薛帛在黄河以北会师,然后一起进攻蒲阪。

晋军攻下了蒲阪以后,后秦平原公姚璞又与姚和都一起率军前来争夺,晋军寡不敌众,徐猗之战死,朱超石抛弃部众,只身逃回潼关。后秦军重新占领蒲阪后,姚赞就命令司马休之、司马国璠从轵关向河内郡进发,与那里的北魏军联络,引导北魏军伺机攻击晋军的背后。

正面迟迟没有取得进展,王镇恶对刘裕建议,请求率领水军绕开定城的后秦军主力,从黄河进入渭河,直接进攻长安,刘裕答应了。王镇恶心中早已有了从渭河进攻长安的计划,他提前就已经命令士兵们砍伐树木,建造船只了。刘裕命令王镇恶、王敬从秋社渡过渭河,先进攻驻守香城的姚难之军,为水军逆流而上扫清道路。当时,暴雨倾盆,渭河泛滥,后秦军无法渡河救援姚难。看到晋军前来,姚难一支孤军不敢恋战,只好放弃香城,仓皇后撤。姚难所部撤至泾河河畔,与镇北将军姚强率领的数千本郡部众会师,一起驻守在这里,抵御晋军。

听说晋军沿着渭河西上的消息,后秦主姚泓从灞上北撤到石桥,为姚难、姚强声援。王镇恶命令部将毛德祖率军进击,一战将后秦军击败,阵斩姚强,姚难逃回了长安。与此同时,由于王镇恶之军也已绕到后秦军主力的背后,后秦军整个东部防线瓦解,姚赞只得率军从定城向后撤退,退守郑城(陕西华县)。

刘裕率军步步紧逼,后秦主姚泓只得再次调整部署,进一步缩小防卫圈。他命令姚裕、尚书庞统屯兵宫中,姚汾屯于沣西,尚书姚白瓜将四军、杂户强制迁入长安,姚赞退守灞东,姚丕驻守渭河河桥,胡翼度驻守石积(陕西华县西南),姚泓本人则率领御林军驻扎在长安城西的逍遥园。

王镇恶的水军继续沿着渭河西进。他设计建造的是封闭式的战舰,划船的战士都藏在战舰内。后秦人看到战舰逆流而上,却不用人划桨,都非常震惊,以为晋军有神灵相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八月二十三日凌晨,王镇恶的部队推进到渭河河桥,王镇恶命令将士们先饱餐一顿,吃完饭以后,即下令全军弃船登岸,后上岸者斩首。渭河水流湍急,战舰都随河水朝东漂去,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时,姚泓在长安附近的后秦军尚有数万人,王镇恶率领的这支突击部队自断退路,唯有前进,再无生路,全军将士都眼睁睁地看着战舰倏忽不见,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王镇恶对全军将士们说∶“你们大家的家乡都在江南,我们的正前方就是长安的北门,距离你们的家乡有万里之遥。现在,我们的船只、我们的衣服、我们的粮食,都随船只漂走了,我们哪里还有其他的求生之路?只有死战,才能立下大功,不然,我们会被秦人杀光!”

说完,王镇恶身先士卒,带头朝后秦军发起了攻击,士兵们都知道再无退路,无不奋勇争先,大破后秦军。姚泓亲自从逍遥园率军救援,但是,河桥附近却靠近河流,道路狭窄,姚泓的援军在路上迎面遇到溃逃下来的败兵,一下子就被冲散,顿时不战自溃。姚谌等人全部死在战场,姚泓单枪匹马逃回宫中。

王镇恶率军一路追杀,从平朔门(长安北门)攻入长安城,姚泓与姚裕等人率领数百骑兵逃奔于石桥。长安陷落的消息传到姚赞军中,后秦将士无不抽出佩刀砍地,放声大哭。胡翼度已经暗中与刘裕勾结,这一天,他抛弃军队向刘裕投降。当晚,姚赞率领后秦军主力火速赶回长安,打算与在石桥的姚泓会师,当这支部队回到长安时,王镇恶的晋军关闭了各个城门,后秦军无法进城,部众非常惊恐,顿时一哄而散。

此时,晋军威名远播,西州人李焉等都请求为晋军效命,孙姐羌杂夷及姚泓的亲属,也都投降了沈林子。躲在石桥的姚泓一夜无眠,无计可施,已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考虑再三,决定向刘裕投降,他的儿子姚佛念,当时年仅11岁,对姚泓说∶“晋人肯定会在我们身上满足他们的欲望,即使投降,最终也难以幸免,不如自杀。”姚泓凄然没有做声,姚佛念遂登上宫墙跳下摔死。

第二天,也就是义熙十三年八月二十四日,姚泓带着妻子、群臣前往王镇恶的大营门前投降,王镇恶将他们关押了起来。长安城内尚有六万多户各族群众,王镇恶宣扬晋国的恩德,号令严明,安抚新归附的部众,居民们生活如常。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