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浙江桐庐首富落网记

故事一箩筐

2022-08-14 05:06陕西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第一桶金

朱宝良,1962年出生在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的瑶琳镇,小时候家庭生活贫苦,再加上父亲早逝,全家都靠母亲一人苦苦支撑,高中毕业后,懂事的朱宝良就四处打零工,贴补家用,自己也攒了一点钱。

后来,他在桐庐摆地摊,从杭州的批发市场拿货,到桐庐零售,赚其中的差价。但这些小生意,并没有让朱宝良挣到大钱。

他开始挣大钱,是1992年以后的事了。

1992年,他带着全部积蓄3000块钱到杭州创业,租门面卖服装,后来还开过服装厂。也办过劳务公司,甚至还开过外贸公司。

他亏过,也挣过。

三年的杭州打拼不仅给他带来了财富,也锻炼了他的经商水平。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1995年,杭州市推出产业结构大调整计划,朱宝良敏锐地捕捉到商机,感觉自己发大财的机会到了,于是,他成立了金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租赁了杭州第一织布厂在市中心位置的闲置厂房,花钱将其改建成杭州家电城,然后再租给家电商户。

这一整体包租,装修后再分租给租户,利润空间极大。这让朱宝良挣得盆满钵满。

尝到甜头的朱宝良迅速发展,四处出击,专门寻找这样的机会,不断复制。

1996年,他租赁了杭州金都锦生丝织厂在市中心地段的空闲厂房,花了1500万元装修,这就是后来的杭州金都鞋城。

1997年,他又租赁杭州福华丝织厂在凤起路的50多亩土地,投资1.3亿元建成了有4万平方米营业面积的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

到1998年,朱宝良仅用6年不到时间,就完成了3000块到身家2.5个亿的跨越式发展。

2 从浙江到上海

1998年,上海推出“打开城门,引进外地资金发展经济”的决策。身在百里之外杭州的朱宝良闻讯而动,认为自己的好机会又到了。

他迅速组织团队登陆上海滩,在徐家汇拿下土地,投资兴建了宝良家电市场。1999年,他又杀了个回马枪,出资9000万元拿下桐庐山水的49.6%的国有股权,当时和他同台竞争还有另外7家单位,最终,朱宝良凭借9000万的投标高价后一举夺魁。

事后,他又陆续从一些企业手中收购剩余股份,最终拿到桐庐山水80%以上的股份,实现完全控股。

2000年1月,他把公司更名为浙江红楼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之所以取名红楼,听说朱宝良是有美好寓意在里面的,他希望他的事业像“红楼梦”一样经久不衰。

从此之后,朱宝良在家乡的投资不断。2001年,投资7000万元兴建了江南龙门湾景区;2002年,投资1500万元兴建了大奇山蒙古村;2003年,投资2个亿,兴建了高达99米、共有25层的五星级酒店——新桐庐宾馆,据说至今还是桐庐地标建筑之一。2004年,他又投资了800多万,开辟了富春江水上乐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同时,他还把投资触角伸向南京和兰州。

2001年7月,朱宝良以5500万元收购了南京夫子庙旁边的新浪潮广场的长期使用权。拿到手后,朱宝良又花2个亿将其改造,第二年,南京杭州环北市场正式营业。1400多个摊位全部招租成功,该市场成了朱宝良的“现金奶牛”。

2003年6月,他听说兰州民百的国有股权要转让的消息后,带领红楼集团的高管飞到甘肃兰州考察。

兰州民百是1996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国有公司,当时遇到了发展困难,连续三年亏损,如果不重组面临退市风险。所以,兰州市政府才决定转让国有股权。

2004年10月,红楼集团出资1.09亿元,受让兰州民百6738.9172万股国有股,拥有其28.75%的股权,成为兰州民百的第一大股东。

这一年,据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朱宝良个人拥有的财富高达28.3亿元,成为桐庐首富。

3 梦断收购国通快递

2012年7月,朱宝良收购上海希伊艾斯快递公司,将其更名为国通快递。他还承诺之后的3到5年内,要给国通快递投入20个亿。

他说:

"未来国通既不会走顺丰的路,也不会成为通达系,而是要利用几年来重金打造的国通网络搞颠覆式创新。"

但是,20个亿远远不够国通快递这个无底洞。2017年,朱宝良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4年多时间已投入40多亿元,其中20亿元用于购置场地,打造了强健的骨干网络和重要节点。

然后,朱宝良团队对快递行业经验不足,管理混乱,再加上快递又是重资产的行业,40亿看起来似乎是杯水车薪。

朱宝良渴望他的国通快递也能像“三通一达”那样上市。为了不断得到现金流注入国通快递,他只得打旗下兰州民百的主意。

早在2015年12月,朱宝良将4000万股兰州民百股份质押给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11%,以换取资金。

2018年12月15日到期后,朱宝良又将该笔质押续期至2021年1月22日。但红楼集团未及时将股份质押续期事项告知公司,导致公司将近一年后才披露上述股份质押续期信息。

此外,2018年2月13日,朱宝良和老婆洪一丹分别将其持有的上述股份质押给兰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质押登记日为2018年2月12日,质押期限为一年。但2019年10月12日,公司披露更正公告,称相关股东通知兰州民百的质押期限有误,实际质押合同期限为三年。

疯狂质押股份,无非是获得银行资金,然后继续输血国通快递。除了质押股份,朱宝良还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用分红的形式套现兰州民百资金。

2018年,兰州民百的现金分红竟然超过茅台,也超过以高分红著称的“煤老板”中国神华,甚至打破了近几年A股分红纪录。

兰州民百2018年实现归属净利润15.84亿元,累计分红竟然高达15.66亿元,约占当年净利润的98.86%。但是,这些利润并非业绩暴涨,而是来源于处理公司股权获得的非经常性损益。

比如,2018年3月15日,兰州民百以24.60亿元价格出售上海永菱90%股权、上海乾鹏100%股权。基于这笔出售资产交易,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高达14.49亿元。

因为,朱宝良夫妇占兰州民百公司总股本约62%,股权较为集中。在2018年的四次现金分红中,朱宝良及其妻儿分得约10亿元。

疯狂套现,注入国通快递,也未能挽救朱宝良失败的命运。

2020年1月15日,朱宝良因涉嫌强迫交易罪等多项罪名被桐庐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公司爆雷,股民遭殃。截止到2020年2月底,兰州民百共有将近3.5万户股东,股价几近腰斩。可怜了兰州民百的3.5万股民又将彻夜难眠、哀嚎不止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2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