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旅游时和男神偶遇,酒店前台看我俩一眼“只剩一间大床房”

阿东开聊

2022-08-13 20:51江苏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许清影没想过会再遇见司年,或者说是没想过司年会找她这样的小公司来作为顶流演唱会的合作方。

“对不起,我想我们不合适。”许清影说这话时,是当着司年经纪人和自己助理的面公开说的。

可司年却玩味地问:“又是这句话,这么多年,你只会这句话吗?”

司年说的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司年经纪人皱着眉头,探究的眼神在司年和许清影之间来来回回穿梭。

许清影助理则偷摸拽拽自家许总的衣袖,小声嘀咕,“姐,你们认识?”

许清影挺直腰背,努力不被司年的态度所影响,纠正道:“我说的我们是指我们公司整体,并不涵盖对方。”

“哦?”司年眼神微眯,并不把许清影的拒绝当回事,而是直截了当地说:“我是甲方,甲方觉得合适就合适。”

这回许清影助理算是听明白了,送上门的钱必须得赚,她赶在自家佛系老总说话前直接越俎代庖地奉承道:“您说的对,我这就去拟制合同。”

许清影看见助理说完就跑,抓都抓不住,蹙眉不悦地瞅着司年,恨不得咬他破相。

司年是歌手里演戏最红的,是演员里唱歌最好的,总之就是要模样有模样,要演技有演技,还有音乐素养。

许清影是上高一时认识这位高三学长的,那个时候司年就是全校的神,一把吉他收获了众多少女芳心,一副好嗓子让男生们听着歌曲都入迷。

有的人天生就住在光环里,有的人拼尽全力也踏不进那个圈子,还有的人只想在远处欣赏,不想近观,怕被光芒灼伤。

许清影就属于佛系迷年的那一种人,永远清醒地认清自己的位置,喜欢却不迷恋,因为不想失去自我。

可司年却并没打算放过她,从高中时以她为挡箭牌推掉各种女生的邀约和情书,再到他潇洒去上大学,留她一人在高中被排挤,司年都没给许清影一个解释,如今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谈合作,许清影弄不懂司年的套路,只想离他远点。

可无论许清影怎么托词拒绝,司年都像是做好了万全之策一样逼她就范。

她说公司能力不足,司年就说他们会找两家活动公司一起合作,各自取长补短,一个重策划,一个重执行。

许清影又说公司人少,现在的人手头都有工作,短时间调配不开,司年就说演唱会最终时间还没敲定,不急。

许清影说什么都能被堵回来,敌方攻势太强不说,自己的助理就像是司年派在她身边的卧底似的,总是帮着司年说话,还感谢司年肯给小活动公司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

许清影被助理以公司目前经营不善,再不接个大单,就有可能开不出员工工资为要挟,逼着她和司年签下合同。

晚上许清影被闺蜜约去唱K,还不等和闺蜜吐槽司年的骚操作,闺蜜却先说起自己老公的朋友投资个度假村,想请他们去添添人气,

许清影看见闺蜜拿来的打印资料,天很蓝,海很清,绿树成荫,的确适合夏日游玩。

闺蜜看见许清影感兴趣,便撺掇她一起去,不花一分钱,为别人凑个人气,让自己身心放松,何乐而不为?

许清影为了暂时避开和司年再见面,把合作后的具体事宜全权交给助理去协商,欣然和闺蜜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竟然会在度假村碰见司年。

许清影心下骂自己笨,她竟然忘了闺蜜老公和司年是朋友的事,而且能投下度假村请朋友白吃白喝的人一定很有钱,而据她所知,闺蜜老公的有钱朋友也就三两人,还都是和司年认识的。

她怎么就忘记这茬了呢!

许清影在司年开口说请大家吃饭时,立马以在忙活动方案为借口,避之大吉。

没想到司年却拆她的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合同上写明的是你全权负责我的演唱会整体事宜,在此期间不可以接其他工作。”

“你……”我气得胸口起伏,要不是司年给的酬劳高,我的助理绝对不会利益熏心地把我这个老板给卖了,过后才告知我这霸王条款。

被迫去吃饭,刚好四个人,闺蜜冲许清影挤眉弄眼,许清影却只想急眼,她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套。

吃饭时许清影只顾低头吃吃吃,闺蜜怕许清影和她秋后算账,便也就不再卖力搭桥,想着看司年如何破局,没想到司年却不着急,两个男人竟然边喝酒边天南海北地聊嗨了。

一顿饭吃得无比漫长,许清影想到他们刚来就碰上了司年,还没有订住的地方呢,便提议和闺蜜先去把房间确定下来。

司年说是陪她们一起去,闺蜜老公也从善如流地说喝得差不多了,头有点晕,等休息好了改天再喝。

他们一行四人去找酒店前台时,却被告知房间只剩两间套房了,一间是大床套房,一间是两个单人床套房。

许清影蹙眉,问还有没有其他房间,被告知全无,此刻她的心里一万匹马奔驰来奔驰去,这哪用别人来凑人气,这简直人气爆棚。

许清影看看闺蜜,现在只能把闺蜜和她老公拆开来住了,可她刚一张嘴,闺蜜她老公就喊头晕,还做出呕吐状,抱着媳妇不撒手。

闺蜜看着许清影笑了笑,赶紧让前台把大床套房的钥匙交给他们。

旅游时和男神偶遇,酒店前台看我俩一眼“只剩一间大床房”

许清影眼睁睁地看着闺蜜扶着她老公走远,再看看身边的司年,气不打一处来道:“这个度假村是你的,你就没给自己留一间专用的?”

司年无辜地摇摇头,“我又没打算总来,留个专属房间岂不是浪费。”

“呦,大明星怎么会过日子呢?”许清影气得咬牙切齿,却也不忘小点声,以免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许清影倒不是怕司年的明星身份被曝光,她只是怕司年被曝光后,顺带着把她也曝光了被大众讨伐。

许清影不死心地询问前台,“不要套房,有没有标间?”

答案让她大失所望,前台说标间要比套房抢手多了。

许清影恨恨的眼神往旁边看去,偏巧司年也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嘴角勾笑,莫名让她心里没底……

许清影决定了,要挑灯夜战,晚上写方案,白天睡觉,黑白颠倒,争取和司年零互动,两天后就飞回A市。

许清影和司年回到房间后,就开始假装忙碌。

司年整理行李,她在敲键盘。

司年去洗澡,她在敲键盘。

司年催许清影去洗澡,她条件反射道:“我不洗。”

“你不洗?”司年勾起唇角,坏坏道:“浴室带锁。”

许清影磨牙起身,还不忘了嘴硬道:“和锁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和锁是没什么关系!

因为那浴室的门竟是若隐若现半透明的!

可恨许清影着急洗掉这旅途奔波的粘腻,竟然在洗完后才注意到这个门的“特殊”,控制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她快速穿好衣服后,气冲冲地找司年算账。

司年却一脸无辜地走向浴室,把她推进去关好门,看着里面的她,勾了勾唇角,嗓音低醇道:“果然如此,谢谢告知。”

“你……你个猪头。”许清影拉开门,以往的冷静淡然统通丢掉了,她怒意上头道:“别告诉我你之前不知道这门的玄机?”

司年摆出一副诚恳的样子,点点头,“确实不知。”

司年说完还欠欠道:“我刚才有老实躺在床上和经纪人通电话,之前你也有老实在床上敲键盘吧?”

“不然呢?”许清影掐腰,冷笑一声,“得亏我刚才懒得动,直接靠在床上办公,这要是来客厅桌子上敲键盘,还不得长针眼啊。”

司年却以指抵唇对她嘘道:“其实我的身材挺好的,即使你好奇乱瞟也不会失望的。”

“谁好奇了……”许清影急急打断司年,努力镇定地往卧室走去,拉开皮箱,作势忙碌地翻找东西,许是心急,促使力气过大,皮箱里的东西被翻的乱码七糟。

司年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帮她把那些散乱的衣服用衣挂挂到衣柜里,就挂在自己整理好的那些衣服旁边。

此情此景,许清影的脸比落日的余晖还要红得耀眼,为了让自己尽快心静下来,她继续去敲键盘,司年却霸道地提醒她该睡觉了。

许清影以为司年是觉得键盘声会影响他的睡眠,起身拿过笔记本打算去客厅继续敲。

司年却拦住许清影的去路,低哑问她,“睡不着?”

“我不困。”

“不困可以做点有意义的事。”

许清影赶紧敲了敲笔记本,磕巴道:“我……我正在写方案。”

司年挑眉,“我说的不是这个,你知道的……”

男神这么不矜持吗?

许清影赶紧识时务地爬上床,钻进被窝,把自己从头到脚捂住,做出保护状。

隔着被子她听见司年低低地笑了,“养精蓄锐,明天还得好好玩呢。”

第二天风大,不适宜出海,只能在岸上活动,几个人像小孩子一样玩了一会儿沙堡,闺蜜要去泡温泉,许清影推说没有带泳衣不去。

闺蜜竟然早有准备地给她递过去一件新泳衣,许清影磨牙赞闺蜜真贴心。

在更衣室里,许清影仔细一看,这也太清凉了!

比基尼系带不说,还没有罩衫,她拒绝试穿。

闺蜜却求着她,“试试嘛,你又不是没有料。”

许清影不为所动,坚决拒绝,“你自己拿去穿吧。”

闺蜜瞅瞅自己,再瞅瞅许清影,恨恨道:“我倒是想穿了。”

许清影瞄了一眼闺蜜可爱的泳衣,的确适合她这种小巧身材的。

可她也不想穿的过于引人注意呀,尤其同行的还有司年。许清影拒绝妥协,闺蜜却一个劲鼓动,她俩你来我往时,碰见了一个烦不胜烦的人。

身着妖艳比基尼泳装的班花走进来,看见是许清影她们俩,便不阴不阳道:“呦,怎么这么巧,你俩也来这里玩呀,听说这的消费能抵金领好几个月的工资呢。”

许清影和闺蜜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一直关系很好,她们最讨厌没事炫富的同学,很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几个臭钱似的,非得满嘴铜臭气。

她们没理班花的不阴不阳,而是有默契的同时以手扇风,互相问道:“怎么这么臭,你放屁了?”

问完她们又相互摇头,然后一致看向班花。

班花一脸难堪,却还不放弃地嘲笑别人,“穿得跟小学生似的。”

这可是说到了许清影闺蜜的痛处,许清影被闺蜜直接拉进更衣室去试泳衣。

许清影快速穿好泳衣走出去时,班花还在补妆,她回头看见许清影时,显然是有些出乎意料。

平时除了上班时的正装,许清影的私服都是以宽松舒适为主,也就亲闺蜜知道她的内秀。

看见班花吃瘪,许清影和闺蜜相视而笑地走出去,没再理睬她。

可刚一走出更衣室,她就后悔了,没想到司年见她们迟迟未归,竟贴心地找来了。

许清影明明看见司年的眼神闪过惊喜,可他下一秒竟直接脱掉自己身上的白衬衫罩在她身上,还咬牙切齿地附在她耳边轻声说:“得亏是我自己找来了。”

闺蜜啧啧两声,埋汰光穿着一件背心的司年这下也不怕晒黑手臂了?

许清影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黑白配,暗笑好像也不错,还好闺蜜为她选的是黑色的比基尼,如果是其他艳色,她是打死也不会穿的,太过招摇过市。

闺蜜还在和司年斗嘴,许清影听见后面跟上来的脚步声后,没有多想,赶紧一手一个,拉住司年和闺蜜快步走离这里。

可偏偏班花看见她们的背影后,一直穷追不舍地追上来。

于是好好的四人行,变成了六人行,加入了班花和她老公。

泡温泉时,班花碍于自己老公在场,总是没话找话地和许清影闲聊,可眼神却是看着坐在她身边的司年说的。

许清影本以为自己会成为背景板,没想到却成了跳跳板,几个回合后,便起身说要回去写方案。

班花嘲笑许清影旅游还不忘了工作,果然是乙方的辛酸。

闺蜜直接怼回班花,“女强人的世界,米虫当然理解不了。”

班花捂嘴娇笑,意有所指道:“的确理解不了,小孩的身材,大人的灵魂。”

许清影本来都已经上岸了,偏偏有人嘴贱的还要把人拖下水,为了替闺蜜出头,也为了曾经的恩怨,她索性走到班花身边坐下,和班花她老公打了声招呼,恭喜道:“以前只知道我们这个班花是靠颜值撑场的,没想到这嫁了人还能让身材二次发育,火速膨胀,您真是捡到宝了。”

“你……”

闺蜜笑得前仰后合,看见班花发怒,立马截断她的话,边把许清影拽过去,边一语双关道:“宝子,你说你,怎么晒都不黑,知道的是你天生丽质,白得发光,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涂了二斤粉,要断了别人的活路呢,这也把身边人衬得太黑了!”

许清影笑笑不言,心里为自取其辱的班花默哀三秒,没想到司年还偏来多嘴一句,“当初你班班花是谁选的,你那天是不没来?”

许清影嗔了司年一眼,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

所谓三人成虎,班花心虚地不敢再乱接话,和她老公撒娇说自己头晕,好像中暑了,便不战而逃。

许清影以为有些人总知道收敛两字怎么写,却没想到当天晚上班花还敢约她去海边谈心。

许清影不去,班花便要来房间找她。

许清影怕班花知道她和司年住一起,只好赴约。

她们吹着海风,班花说起往事,当然往事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司年。

司年不只现在万千瞩目,上学时也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篮球打得好,吉他弹的好,长得帅,学习也不错。

有众多优点加持,当然会收获一大群迷妹。高三校园艺术节时,司年说要找人和他合唱一首歌,于是全校的女生都疯狂了,闺蜜当时对许清影很有信心,说无论是从颜值,还是从才艺,她都是班里的佼佼者,也可以和别的班级年级争一争。

许清影却并不想出头,不想事后过被人盯上的高中生活。

后来她也如愿没有参加评选,这还得多亏了班花,只是方法激烈了些。

许清影生病的那几天,既缺席了颜值评选,又因为嗓子哑,放弃了才艺评选。

说起往事,班花笑言有些时候还是得信命的,不服不行。

想起之前泡温泉的事,许清影本不愿对人穷追猛打,奈何有人步步紧逼,借着光亮,她抿唇盯紧班花的眼睛,平缓说道:“真的都是命吗?”

班花眼神躲闪,许清影把曾经的怀疑淡淡说出口,“当时你那盆水本来也是想泼向我的吧?和别人斗气只是个借口,那人跑向我这面也是按表演剧本走位的吧?”

“你……你说什么呢,什么时候的事,我都忘了。”

“忘了?”许清影嘲笑道:“忘了你还提,炫耀结果,却把过程忘了?”

班花还要狡辩时,司年过来寻许清影,许清影是趁司年在浴室洗澡说有事出去一下的,也没告知他,她在海边。

听见远处司年在一声声喊着“清影”,许清影便不想再和班花计较了,在她心里,班花从未赢过,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只是她不想争罢了。

许清影转身要往声音的方向走,班花却拽住她的手臂,警告她离司年远点,班花说许清影不配。

“我不配,你配?”许清影试图甩开班花的手。

班花却直接踩痛她的死穴,说:“司年985,你普二,硬件软件全不占,家庭背景你没有,智商不够用,性格又不讨喜,你认为眼睛长在天上的司年他妈能看上你这种小门小户的女孩?”

许清影听后,怒极反笑,“你家庭背景强,还不是米虫一枚,你倒是懂得见风使舵装乖巧,不还是入不得司年的眼,你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要是能获得他妈认可,早都嫁入司家了,又岂会另寻米缸,庸人才想着抱大树,智者只会成为自己的大树。”

班花对着许清影咬牙切齿,“口才这么好,怎么没去当主持人?”

“过奖,我只选择我想要走的路。”许清影用力甩开班花的手,往声音的反方向走去,然后给司年发信息,“我回房间了,你怎么不在?”

司年回到房间时,许清影也刚好到门口,他回头问许清影,“你出去找我了?”

“才没有。”许清影走向浴室,让司年回避,觉得司年就是一个大众情人,她的确招惹不起。

司年却过来拉住许清影,与她十指紧握,关心道:“你出去见谁了?”

许清影俏皮一笑,“怎么,你还担心我被她吃了啊?”

“她有什么好见的。”司年捏捏许清影的手指,“听话,防人之心不可无。”

许清影怕司年再继续问她班花都说了什么,只好先一步推开司年,让他去睡觉,自己躲进浴室冲澡。

第二天许清影打算尽快飞回去工作时,司年却先订好了机票,闺蜜冲许清影眨眨眼,笑司年贴心。

许清影便瞪司年,“谁要和你一起走。”

司年挑眉,“关于演唱会,我有新的想法,我们需要好好沟通,当然要同行。”

司年以商讨演唱会细节的名义频繁与许清影见面,许清影若不肯去他工作室,他便来她公司,他们之间除了谈工作,还包含一起吃饭,一起去看别人的演唱会。

无论许清影怎么拒绝,司年都会找到理由让她乖乖就范,他们之间绝口不提高中时期的不愉快。

许清影想着等演唱会结束就斩断这份牵扯,没想到演唱会却出了事故。

摄影摇臂下降过快,打在了舞台边上的灯光架上,有一颗灯芯被打落,还好那块区域没有观众席。

司年本来排练时走位也不在那里,但没想到在演唱会上收到粉丝们送的花束后,他怕放在舞台中央把伴舞绊倒,便想着放边上,结果他放下时,正好被掉落的灯芯砸到右手臂。

司年受伤入院,演唱会被迫终止,司年经纪人发怒,指责许清影工作失责,要求终止合作。

许清影去医院探望司年,被司年经纪人私自拦在门外不说,去看望司年的班花还在司年经纪人旁边煽风点火,说许清影是元凶,难怪公司一直不温不火,就是老板没有能力,御下不严导致的。

为了搞臭许清影在业内的风评,班花还真是不遗余力,煽动司年经纪人发博控诉她的失责行为,事故责任还未完全查清,就已经给许清影定了罪。

许清影被司年粉丝群起而攻之,并没有急着去争辩,只是坚持清者自清,承诺会努力寻找摇臂失控的真正原因。

可让她寒心的是,司年看着她被网暴,居然一直没发声,她不相信司年在病房内没有听见她和他经纪人还有校花的对话,也不相信司年对因他而起的网络暴力毫不知情。

许清影去找负责摇臂这块工作的负责人,负责人坚称设备调试没有问题,从生产商,到安装工,再到现场调控师,她挨个谈话,没有丝毫破绽。

被网暴三天,许清影还没有给出网民们满意答案,担心有年激烈的粉丝闯到公司闹,为了保护公司员工不被不明是非的小人攻击,许清影宣布公司全体放年假。

闺蜜气得打电话骂班花自己吃不到葡萄还要防着别人吃,明明已为人妇还趴在墙边探头探脑,不守妇道。

许清影被闺蜜逗笑了,摇摇头,“他们算什么,不相干的人又如何能伤得了我。”

说完,她就沉默了,人常常被伤的体无完肤时,都是最亲近的人,或者最爱的人才能办到,她已经努力远离他了,为什么司年还偏偏要来招惹她呢。

许清影难过地躲在家里,切断网络,不理是非,她只想安静两天,清理一下她和司年的纠葛。

闺蜜却兴冲冲地给她打电话说班花被警察带走了,网络上都说摇臂事故责任人是技术公司的负责人,而他是受班花指使的。

我不寒而栗,他们胆子真大,算准了那块区域没人,可没成想司年会突然过去,估计班花肠子都要悔青了吧,如果司年有个三长两短,司家就得重新教她做人。

随着真相被揭发,许清影被网暴的生涯宣告结束,取而代之的是班花被网暴。

这一次对班花比对她还猛烈,因为班花上学时爱欺负同学的斑斑劣迹都被有心人爆料了出来,再加上司年发了一条微博,“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到头终有报。做人还是善良一些为好,哪有不透风的墙呢。”

有了司年的推波助澜,致使班花如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听说还差点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

许清影在家上网吃瓜吃的正开心时,司年给她打电话,让她去医院照顾他。

许清影翻白眼,“你有完没完,不就伤个手臂吗,都一星期了你还不出院?”

司年嬉笑道:“许清影,你有没有良心,我是因为什么受伤的?”

司年不说还好,一说许清影就气不打一处来,指责司年都是情债惹的祸,还好意思问她。

许清影坚决不去医院,才不要去看他经纪人脸色,司年却像知道她怎么想的似的,可怜巴巴道:“就我自己在医院呢,连助理都没有,你就忍心让我自生自灭?”

“谁信?你当我三岁小孩吗?”许清影气得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司年经纪人打电话给许清影说她在外地处理事情,麻烦许清影去医院照顾一下司年,并为上次的事和她道了歉,说某人为达目的还真是用心良苦啊,指不定还有啥后手呢!

闻言,许清影旋风般赶去医院,深怕司年在网上再胡说八道。

司年见到许清影不但赖皮地指使她喂他吃喝,连去卫生间都让她扶他到门口。

“你是右手伤了,我还以为你全身瘫了呢。”

“那哪能啊。”

无赖,许清影气得咬牙切齿,心道司年这个黑心眼的,明明可以出院,就是赖着不走,等她做牛做马照顾他,要不是怕司年再起幺蛾子,她真想把他腿也踢瘸。

司年这个难伺候的,吃完饭,要吃水果,吃完水果,要吃薯条,还要人蘸了番茄酱喂到他嘴边。

许清影忍了!可司年吃薯条时却舔到了她手指,还一脸无辜地说番茄酱蘸的太多了,都要流下来了。

许清影忍无可忍,大喊一声,“司年,你到底想怎么样?”

司年继续扮猪吃老虎,“我刚才都解释了呀,我怕番茄酱流下来弄脏你的手。”

“你……”许清影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索性把话挑明了说道:“我当时是不应该直接打大神的脸,说出拒绝的话,可你本就是在利用我,上大学后也不用再利用了,还和我斤斤计较当初做什么?”

许清影气愤地说完,司年突然捂着心口喊疼,许清影忘记了那是受伤的右手,只是想打醒他拙劣的演技,“少在那装,你伤的又不是心脏。”

司年手臂吃痛,皱眉,许清影才回过神来,担心地去检查他的手臂,却被他一把抱住。

许清影想要挣脱,司年又加大了力气,她便不敢再摧残他的手臂,只好认栽,委屈道:“你这个骗子,就知道欺负我。”

“谁?”司年和许清影四目相对,不喜不怒道:“你说这话亏不亏心,我替你解决了争端,还把你情敌彻底赶走了,你就只会来扎我的心。”

许清影从司年嘴里知道班花这一次彻底没了高高在上的锐气,她老公和她离婚了,班花虽然躲过了牢狱之灾,但被家人送去了国外,并让她别再回来惹是生非。

这个结果也算大快人心了,可许清影死不承认班花是她的情敌。

司年也不逼许清影承认喜欢他,就是天天变着法地让她近身照顾他,晚上洗漱时,他给许清影两个选择,要么陪他进浴室伺候他淋浴,要么他躺在床上让她为他擦身。

“你想得倒美。”

司年冲许清影眨眨眼,“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这话一语双关,许清影感觉脸上的热度都能把她烤熟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许清影选择为司年擦身,司年虽然在医院整天混吃,可八块腹肌却依然让人浮想联翩。

许清影只好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可却被司年趁机压制在病床上。

他贴近她耳边,坏坏地说道:“脸这么红,想到什么事了?”

“没有……”

还不等许清影解释清楚,司年就先下口为强地封住她的嘴。

许清影被他欺负哭了,他也不心疼,只是逗她,“怎么这么娇气?让我好好爱你都不行。”

许清影瞪他,司年便来吻她的眼睛,“以前只在梦里这么想过,错过多少年了?”

“你……你蓄谋已久。”

“对呀,十年了,终于圆满了!”司年坦然承认,并感叹道:“为了避免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我什么时候?”许清影委屈地想,司年没有一次正式的和她表白过。

司年掐了一把许清影的软腰,把证据一一摊开在迟钝的许清影面前说出来。

原来,司年在校合唱团练习时就注意到了新生许清影,所以这个披着羊皮的狼才以合唱为借口,想要试探许清影对他有没有心思,可没成想却被班花给搅了局。

班花家和司年家两家是世交,司年想要挣脱长辈们的联姻要求,就只能拥有自己的经济实力,而踏足娱乐圈是一条捷径,娱乐圈合作过的女星何其多,他就不信有背景的班花踢不到硬铁板。

班花醉酒醉倒在别人的床上,就是因她树敌太多被人给设计的,丢脸的照片还被寄到家里,只能匆匆嫁人。

许清影看着司年的眼睛,问他有没有参与设计?

司年勾唇笑笑,“我只保护我爱的人,别人的仇自己报就好。”

许清影明知故问道:“你这算趁机表白吗?好像前几天我被网暴还是因为某人不言不语的功劳。”

司年捏捏许清影的鼻尖,宠溺道:“我当时若是出声,你才更加危险,你在风口上被拍打后隐退,别人才能放松警惕。只有我的无动于衷,她才会觉得胜券在握。”

疯狂的爱情真是太可怕了,伤人伤己,许清影突然觉得班花很可怜,自己早就为人鱼肉,还在不停作死。

“司年,你有没有算计过我?”

司年尴尬地看向一边,不敢和许清影对视,许清影两手捧住司年的脸摆正,他只好支支吾吾道:“我对你那不算,我是确定你对我也有心,我才敢放纵自己的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怎么确定?”许清影毫不客气地拍打司年。

司年抱住许清影得意道:“你敢和我睡一屋,我不信你没想过后果?”

许清影赏他一个白眼,“什么后果?你当初拿我当挡箭牌,就没考虑过除了班花,还有很多喜欢你的女生会找我麻烦?就算当初年少,思虑不周,那你想没想过在度假山庄做的事,如果被人偷拍,我会被某些你的女友粉喷死?”

面对许清影的剖析,司年的确无言以对,当年因为自己的私心,害得许清影被全校女生针对,虽然后来他被拒绝后很快去上大学了,可多年后他才知道许清影这种淡然不解释的性格,让很多女生看着不爽,没少难为她。

司年虽然理亏,可又想知道许清影当时的想法,所以不死心地问道:“你当时为什么说我们不合适?”

许清影无情道:“本来就不合适,你富家子弟,我小门小户;你马上去上大学,我还要再继续读两年高中,时间最经不起考验;你问得那么随意,真心假意谁又知道?”

许清影分析的太冷静了,都要把司年长久以来的一腔热情扑灭了,他以为他的偏爱,聪慧的许清影能懂。

许清影的确聪慧,所以很多事情辩证来看,都能看淡,即使很喜欢,也深刻不到非要得到,她认为飞蛾扑火是愚蠢的行径,人生还可以看很多更适合自己的风景。

司年不甘心道:“那我鼓足勇气再次找你,你为什么还说不合适?”

许清影翻白眼,“时隔这么多年,谁又知道你唱的哪出戏?”

司年大喊冤枉,“天地良心,校花一结婚,我就行动了。”

许清影想了想,婉转解释道:“你认为当红顶流的演唱会,随随便便找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活动公司来举办合适吗?”

许清影说的都对,可司年却来了脾气,直接把许清影扑倒,省得许清影的冷静淡然气死他。

爱情里,爱对人很重要,但爱情输出的方法更重要,否则轻则两败俱伤,重则反目成仇。

许清影活得清醒通透,不像司年活得执着热烈,也许就是互补的吸引力,才为不甘的青春悸动谱写出后续的缠绵篇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