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公要将神志清醒的我送进疯人院,我跳窗而逃,开始反击

阿东开聊

2022-08-13 20:50江苏

关注

老公为了霸占我的公司,部署了一个大局,让她青梅竹马的女友进了我的公司,给我下药后,准备将我送到精神病院。

最后一刻,他们的阴谋被我听到,我爬窗而逃。

在闺蜜的帮助下,我知道了他要搞签售会,我们开始部署,准备在签售会那天,让他的嘴脸大白于天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闺蜜看着我,有些不解。

我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给闺蜜说了自己的计划。闺蜜一听,拍着桌子说:好!太好了!就这么办!

那天,明哲的签售会如期举行,我站在明净的玻璃窗外面,清楚地看到明哲人模狗样地坐在桌子,桌子上面堆了一厚摞他写的书。

他将眼镜戴得端正,胡子刮得干净,但是我一看到他,就觉得他就是一斯文败类,不!连斯文都没有,假斯文而已!

我看着他,手指搓着笔杆,心想,他一定是有些担心吧,担心他这个签售会不理想。

怎么会理想?以前,是我看他愁苦,为了让他舒心,他的那些书都是我出钱印刷,说是卖给了别人,其实都是送的。

他还以为他的书有多畅销呢,现在这个社会,哪里还要他这些酸溜溜的东西,既没有冲突,也没有悬念,更别提什么期待感了。

不过也不能怪他,他的心里全是将我给搞垮的歪心思,哪能写出什么好书来?

现在网络上,有冲突的各种爽文大堆堆,还是免费的。

而传统的,能出版的书,哪个不是反复修改,有的甚至十易其稿,他就随随便便的写了这么几十万字,连修改都懒得修改,就要打印成书,太自大了。

也就是他自负,觉得自己是作家了,连进作家协会,当时也是我赞助了他们的那个协会一笔钱,才把他给弄进去了,他还觉得他自己后面加了个家字,就觉得自己特牛掰了。

正在他眼神里有些着急时,外面陆陆续续来了一群人。

那几个人一到那儿,就夸张地喊着明老师,我们来买你的书啊。

我一看那些人那夸张的样子,就知道这就是他找来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水军吧,他肯定是害怕场面太尴尬,伙同那个美美找来的这些乌合之众来捧场。

那些人跑进来之后,都带着崇拜的眼神围在了明哲的身前,倒也不说买书,只是在那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几个拿着摄像机的人往里进,心里一喜:这是闺蜜部署的,我的人登场了。

我看到明哲的眼里有一丝不解,他肯定是想,怎么有媒体的朋友过来,自己难道这么出名了吗?

他眼里闪过一丝不解之后,过了一会儿就释然了。他就是这样一个自负的东西,他以为他自己名气有多大呢,还觉得自己是这个知名的作家了呢,连媒体朋友都来捧场了。

2

没一会儿,这个大厅里就热闹了起来,有媒体的朋友,有明哲买来的那一群水军,当然还有那个一直帮他出谋划策,心思歹毒的美美。

没一会儿,我看到那对心思歹毒的公公婆婆也走了进来了。

一看大婆婆,我吓了一跳,眼镜差点掉地上:她今天打扮的很奇特,脸上貌似还涂了腮红,不过她应该是不会用,涂得有点过了,那么一大把年纪了,把脸弄得跟个猴屁股似的。

看着她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走进签售会里,显得不伦不类,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意思。

看着他们一前一后进去了,我紧紧攥着自己的双手:曾经我对他们是那么的信任,当他们自告奋勇说要照顾我卧病在床的母亲的时候,我眼睛都没眨就同意了,让护工走了。

可是,从后来我发现了那些蛛丝马迹来看,我母亲的死,跟他们绝对有着直接的关系。

我眼看着他俩进去了,婆婆一进去就开始四处地卖弄,跟这个说说话,跟那个聊聊天,搞得好像这是个结婚典礼似的,而她是主办人。大家都疑惑不解的看着这个老太太,可她还觉得自己多能耐似的。

没一会儿,闺蜜带着该来的人,陆陆续续地走了进去。

眼看着来的热呢越来越多,明哲脸上露出了惬意的神色。他拿着话筒走上讲台,开始发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刚在摄像机前说两句,这时,大厅里一个男子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去拉着明哲母亲,还惊呼:“哎呀,我总算找到你了,你怎么在这儿呢?”

明哲母亲一看到男子,脸上的那团红晕更深了,脸上有些少女怀春的神色,看得周围的人直耸肩。

当然,明哲父亲也看到了这一幕。

这些年,他可是把心提到嗓子眼上,一直防着老太婆出轨呢。

老太太本来就是一个浪漫的人,她一直觉得自己嫁给明哲父亲嫁亏了,她傲娇地以为,以自己的相貌,以自己的能力,就不应该嫁给明哲父亲这么老实巴交的人,应该嫁一个大富豪,带着自己坐游艇,出海浪漫呢。

就这样,她一边觉得自己魅力无限,在外面搔首弄姿地勾引男人,一边被明哲父亲左防右防地日夜抵防着。

本来,这些天明哲父亲心里就窝火,如今又看到自己老婆跟一个男人那么亲密,还在大庭广众下,当场就跑过去,一把推开了那个男人说道:“你们俩要不要脸呀,我还在这呢,我还活着呢。”

谁知道明哲妈根本就无所谓,她一把推开老头子说:“你干嘛呢?看你那酸破样,还来管我,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再管,我就跟你离婚!”

说着,她还一搔首弄姿地走到那个人身边,关怀地问道:“你没事儿吧,他没有弄疼你吧宝贝,他这么粗鲁的人,你可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那个男人看起来应该是比老太太小了几岁,他拍了一下衣服说没事儿,我才不跟这种恶心的人一般见识呢。

老头子听到他们这么说,显然是气炸了,愤怒得就像一个快要爆炸的气球一样,他喘着粗气,直接又扑上去,上前就抓住婆婆,啪啪给她了两个耳光,这下,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里。

在他们打闹的时候,我戴上帽子,戴上墨镜也走了进去,我想看看,看看他们这里的狗咬狗,是怎么一番景象。

果然老太太被老头子打了以后,愤怒极了,她突然上前抱住那个男人,一脸严肃地说:“你这个糟老头子,我告诉你,我早看不惯你了,我要跟你离婚!我告你家暴!”

然后还伸着手指着一圈,说:“你们都看见了啊,他打我的,我要告他,我要告他,你们都要给我作证!”

那个男人也是个奇葩,看到老太太就这样搂着他,他也顺势搂住了老太太,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在婆婆的脸上半嘣了一口。

他们那做作的样子,我就觉得浑身都像蚂蚁爬过一样,觉得恶心透了。

围观的人,有的人在啪啪地拍着照,有的人开始议论:这是谁呀,怎么弄这俩人来到这签售会上。

“这俩人我认识,不就是明哲父母嘛!”

“什么?是大作家的父母?他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父母呢?太恶心了吧。”

“我也不信,我也不信他能有这样的父母。”

就在大家议论着的时候,突然明哲父亲怒气冲冲地冲到台前,抓住明哲吼道:“儿子今天你要给爸做主,你看你那个不要脸的妈!”

这下,台下彻底炸锅了,很明显,这对令人作呕的老头老太太,确实是他的父母。

我眼看着他站在台上,脸上一阵黑一阵白的,心想:你也有这时候呀,你也有下不来台的时候,真是自作自受。

美美看到事情不对,赶紧把老头老太太给拉了出去,然后对着话筒讲,让大家不要偏离主题,这是个意外。

我看到他俩被弄出去的时候,两个人又在门口扭打了,没一会儿,老太太脸上又红又肿,而老头子脸上也满是指甲印。

看着他俩骂骂咧咧地走着,我突然觉得心里有些莫名的舒坦。

3

那场插曲过去了,明哲又恢复了他那淡定的笑容,坐在台前拿起笔,一本一本书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开始售卖了。

可是,只卖了十几本,就戛然而止了,与人家那个签售会,大家争相购买的盛况,完全不同。

场面突然尴尬起来,我看到明哲已经着急地开始擦汗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女孩跑了过来,一跑进来就说:“剩下还有多少本,我全要了。”

看着女孩的样子,我把目光瞅向了闺蜜。闺蜜笑着跟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听到女孩这么豪气,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女孩,女孩夸张地走到了明哲身边说:“咱俩关系都这么好了,我要把你的书全部买下来,回家一本一本翻着看。”

她这句话一说,大家都笑了,所有的书都一模一样,还一本一本翻着看。

不过,美美显然不开心了,因为女孩的举止完全已经超出了正常男女关系的那种。

让她气愤的不仅仅是女孩的举动,更让她难受的是明哲的举止:明哲竟然没有一点拒绝的行为。

看来美美还是不太了解明哲,此刻在他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将书卖出去,将签售会给搞好更重要的事情了,眼看签售会已经断顿了,好容易出来个女孩要买书,明哲才不管她说的什么呢,只要能把书给卖了,就好了。

眼看着女孩已经将手臂搭在了明哲的肩膀上,这下美美彻底不淡定了。

没错,这段感情他们暗地里经营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能修成正国了,她终于可以站到台面上来了,却被一个女孩抢了风头,她怎么能忍心呢?

果然,她上去一把推开女孩说:“你是谁呀?你干嘛呢?”

女孩看到美美来推自己,就吼道:“我干嘛?你说我干嘛?明哲哥是我的呀,我们正在处朋友呢,怎么了?”

“你放屁,他怎么成你的啦?”

“怎么了?明哲哥不是单身吗?我们相处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女孩儿也是惊诧地说着。

美美一看到女孩这么说,一蹦三尺高地跳起来说:“我才是她的女朋友,我们在一起10年了,你算个啥?”

一句话就像惊了雷一样,大家纷纷议论起来:怎么回事?明哲不是有老婆吗?怎么还有个十年的女朋友?

“谁知道呢,听说他老婆前段时间精神出问题了。”

在大家疑惑的眼光中,美美已经收不住了,她一把扯过女孩,准备把女孩往外面推。

明哲显然是慌了,他根本没想到,今天这个事情会闹成这个样子,他下意识地站起来,想要结束这个签售会。

可是,事情已经不按照他希望的方向去发展了,就在女孩快要被推出去的时候走进来,一个穿着非常简朴的男人走了。

男人一走进来,就抓住女孩,啪的一个耳光甩了上去说:“我就知道你又跑到这儿了。”

这个男人的出现,把大家都弄懵了。

男人一进来就指着明哲说:“他就是个骗子,总是让我女儿买他的书,我女儿屋里都堆了一大堆了,我老婆现在医院病床上躺着,我女儿都是用我老婆续命的钱来买的书,这个人简直就是个诈骗犯,你把这些钱都给我赔出来。”

男人把所有人的人都惊呆了,女孩竟然拿了母亲救命钱,来买明哲的这些书,还被他父亲给拆穿了,这叫什么事儿呀?

女孩在父亲的撕扯下,被父亲给拉走了,可是这里的场面已经彻底的失控了,大家议论纷纷的纷纷说,明哲办的不叫人事儿,不仅家里有妻子,在外面有女朋友,而且还哄骗年轻小姑娘偷家里的钱来买他的书。连带着明哲的父母也被议论了起来,说有其母必有其子。

一时间,明哲成了众矢之的,他想从台上跑下来,赶紧离开这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围观的人已经不让他走了,纷纷开始提问:“说听说您的太太得了精神病,你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

接着又有人说:“听说你太太失踪了。”

明哲显然是回答不上来这些问题,只好哼哼哧哧地说:“她得了精神病,说话胡言乱语,脑子已经不清醒了。”

“她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得精神病呢?是不是你在外面女朋友太多了,把她给弄成精神病了?”

“是呀,听说当初你家穷,是你老婆家开的公司,你是不是为了图谋她的资产把她给弄疯的呀?”我看了一下他,戴着金边眼镜,举止很得体,心想:他肯定是闺蜜找来的。

“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疯了,我看电视上,有的男人为了谋夺老婆的资产,把好好的人给送到精神病院的也有呢。”

眼看着明哲大把大把的汗开始往下流,我觉得是时候该我登场了。

我摘下帽子,摘下墨镜,踩着高跟鞋走向台前。

“我就是明哲的老婆,大家看我像是有精神病的人吗?”

看着台下议论声音此起彼伏,我继续说着:“你们可以提问,然后听听我是不是有精神病,看看我的思维是不是混乱了,是不是像他说的那样,我胡言乱语。”

大家看着我穿着得体,举止优雅,说话有理有据。直接就把目光投向了明哲,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的人说着:“你老婆明明是个正常人,你为什么要说她有精神病,还拉着精神病院的车去抓你老婆呢?”

“什么?硬往精神病医院给塞呀?”

“也太歹毒了吧,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呢,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俗话说无毒不丈夫呀,这样的老公真是比毒蛇还要毒,太可怕了。

5

那天我正在公司上班,闺蜜突然跑过来,兴奋地说:“你知道吗,他要回老家了!”

“我就知道他撑不了几天了。”我跟着说道。

那天明哲的签售会结束后,第二天,各大自媒体都出现了抨击明哲的文章,一时间,他成了过街老鼠。

像他那种将面子看得极重的人,怎么能忍受得了被人议论纷纷,甚至被人扔东西砸的局面,没几天,就跟我提出了离婚。

今天,闺蜜就过来说,他回老家了。

“我们这么做不过分吧?”闺蜜问道。我知道她的意思,毕竟明哲能来市里上班,是他寒窗苦读十几年的结果。

“一点不过分,我没有追究他们陷害我,算是对他们仁慈了!他这是自作自受!”

“对!自作自受!报应!”闺蜜也念叨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