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加代为丰台大哥办事,倒贴

种植能手

2022-08-13 19:16云南

关注

四九城能打的大哥不多,能和加代交心又能打的大哥更是少之又少。丰台大哥崔志广是加代结识的能交心又能打的大哥之一。对于这样的人有事,加代一定会倾力相助,甚至倒贴。

崔志广的大舅哥周宏生意做得挺大,不仅在四九城有生意,在外地也有生意。周宏前两天从外地回来了,和朋友在饭店吃饭,和隔壁桌最高F副经理闵国涛的公子闵鹏发生争执了。闵鹏仗着自己父亲的位置,狂妄地说:“今天你们不给我整没了,明天我就找人把你们全扔进去。周宏一时冲动,十多个人把闵鹏一顿揍,把闵鹏的肋骨都打断了两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人不是白打的。冲动之后,周宏矿愿意花钱消灾,但是对方不要,坚持要把周宏扔到里面去。周宏傻眼了,求崔志广帮忙动作。崔志广在白道上的人脉有限,把电话打给 了加代。

“加代呀,我是崔志广。你得帮我个忙, 我们见面聊吧。”

“广哥,有什么事呀?你说吧。”

“我大舅哥打了最高F副经理闵国涛的公子,人家现在要把他扔进去。我们还是见面说吧。”

“那行,你过来吧。”

崔志广把周宠带着来见加代了。双方一见面,崔志广把事情说了一遍。加代说:“肋骨折了两根,哎呀,打得挺重啊,和他商量商量给赔点米呢?"

崔志广说:"人家现在不干啊,我大哥这些年做买卖。手里也有米,主动提出赔两百w ,人家不要,说就要给他扔进去。”

“要不上外地躲几天呢?”

周宏说:“不行啊,这次回四九城就是因为签了朝阳一个大工程的合同,马上就要开工了。我这一走,那就完了。”

加代一听,说:“广哥,那你需要我怎么做呢?”

崔志广说:“加代呀,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给我们找点熟人,中间说句话呀?”

周宏在一边插话说:“老弟啊,只要你能给哥办这个事儿,刨去闵鹏的,你要多少米,哥给你拿多少。”

加代一听,说:“哥呀,那你是低估我跟广哥的关系了。我为你办这个事,我不会要一分钱。但是我不敢打保票,我尽我最大能力吧。”

“那谢谢了。”

崔志广领着周宏走了。王瑞说:“大哥呀,这事不好办呀。你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王瑞,你说怎么办啊?这些年广哥帮我们多少忙,就不用我说了吧?每回用人,人家必到。我先给壮哥打个电话吧。”

加代把电话打给了田壮,跟田壮一说,田壮说:“代弟呀,我接触不上副经理。这个事儿你就得找茅哥。”

加代又把电话打给了四九城茅巡抚二把手茅哥,“茅哥,你认识闵国涛吗?”

“老闵呀,我认识!”

“你和他关系怎么样?”

“什么事儿,你就说吧。”

加代就把事情说了。刚一说完,茅哥就急了,说:“加代,你们怎么回事呀?疯了吗?觉得这帮人好欺负是吧?这些年就这样的事儿,我给你摆多少了?今天打这个经理的儿子,明天打那副经理的姑娘的。我告诉你,人家一句话就能把你们扔进去。”

“茅哥啊,这事不怪我们呢!”

“不怪你们,怪谁呀?怪我呀,我让你们打的?”

“不是。茅哥,你听我说。”

“我听你说啥呀,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关系硬,认识的人多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是,茅哥,我俩不是关系好吗?关系不好的话,我能给你打电话吗?我不直接就给我勇哥打电话了吗?”

“你给你勇哥,你给你勇哥......”茅哥话说了半截,转语气了,“你这点事,你给你勇哥打什么电话呢?你老麻烦你勇哥干啥呀?你一天天就拿你勇哥压着我是吧?”

“哥啊,我俩不还是关系好吗?”

“我跟你说啊,这事儿我能给你办,我可以说话,但是该拿的米,你得拿出来。”

加代一听,连忙说:“那都没问题啊。”

茅哥说:“我给老闵打电话吧,看人家能不能出来跟我们谈谈。”

茅哥一个电话把老闵约到了八福酒楼。刚一进大厅,加代就迎出来了。“你好,闵哥!我是加代。”

“加代?我不认识你呀。你怎么知道我姓闵?”

加代说:“哥,我俩见过。上回超哥在西单过生日,我们不是一块儿过去的吗?我和滨公子还动手了呢。”

“哦,那个打滨公子的人就是你呀?你小勇的兄弟啊?”

加代说:“对对对。我特意跟小勇哥说今天中午跟您一块吃饭。小勇哥还让我给您带点茶叶呢。”

“是吗?啊,那真不错呀!”

加代说:“这茶叶是从悬崖边上树上采摘下来的。”

茅哥一听,说:“有什么事,一会儿进包房说吧。”

加代朝王瑞说:“小瑞,把金昔上次带来的酒拿出两瓶来,说是从古墓中挖出来的。”

“古墓的酒啊,那得好几百年了吧?”

加代说:“那可不是嘛!”其实就是金昔家里酿的酒,根本不是什么古墓里的。

落座以后,老闵说:“我这无功不能受禄。这排面也太大了,又是悬崖的茶叶,又是古墓的酒。”

茅哥一听,说:“有点事求你啊。加代,你先出去吧!”

加代会意地走了出去,把门带上了。茅哥说:“老闵,孩子被打那个事儿,拿点儿米就得了。”

老闵说:“你是为这事来的?”

茅哥说:“是啊。打人者是加代的朋友啊,加代跟小勇的关系不错。”

老闵:“关键我儿子挨打全单位都知道了。我就这么拉倒了,那我也没面子。”

茅哥一听,说:“你这说的什么话呢?老闵,你是不是把自己想得太高了?”

老闵说:“跟那有什么关系啊?张茅,你儿子挨打你就拉倒吗?”

“我就拉倒。”

“你吹吧,你儿子挨打,你不管?”

“我不管。因为我只有俩女儿,没有儿子。”

听到包间里声音大了起来,加代手里拿着电话进来了,说:“茅哥,勇哥的电话!”

茅哥说:“我不接啊,我跟老闵没谈明白,我跟勇哥说啥呀?你跟勇哥说吧。”

加代对着电话说:“勇哥,你不用过来。闵哥不会不给面子的。哦,茶叶给他了。你不用给闵哥打电话了。行行行,挂了啊,挂了。毛哥,我出去了。”

加代一出门,茅哥接着说:“怎么说,你看小勇还要亲自过来?那小勇跟加代的关系绝对是好兄弟。”

老闵一听,泄了一半气,说:“那这事儿就拉倒吧。”

“哎,这就对了。”茅哥说完,朝着门外喊道,“加代呀,把米拿进来。”

加代提了两个大包进来了。老闵问:“这是多少?”

加代说:“八十w ,够不够?”

茅哥说:“不够的话,让加代再给你加。加代,赶紧给你闵哥道歉。”

老闵一看,说:“道什么歉呢?这个名啊,你也别给我,一会你送到医院,直接给我儿子就行了。加代,我告诉你啊,我这绝对是给你勇哥面子,跟你茅哥面子啊。有机会,在勇哥面前提两句,我就不吃饭了,走了。”

“行行行。”加代说,“茶叶您拿着”

老闵:“这茶叶果真是悬崖边上采摘的吗?”

加代说:“果真,我听说采摘的人都是会会轻功的高手。”

茅哥一听,说:“差不多得了。”

加代一听,呵呵一笑,说:“行行,王瑞呀,赶紧开车送闵哥。”

闵哥哥一走,茅哥也走了。加代拿着一百w上医院来找到闵鹏。加代说:“八十w是赔偿,二十w是我想跟你交个朋友的见面礼。”

加代这一套业务下来,闵鹏也不好意思了。事儿办完以后,加代告诉广哥,问题已经把解决了,没事了。广哥要给加代出米,加价说,你要给我米,我们就不是哥们儿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