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福建煤矿工人的感人故事

新小叶子的后院

2022-08-13 17:17四川

关注

1967年5月,他做出了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

如果做出了这个决定,就意味着他要承担巨大的责任,他可能会在这个决定上种下半辈子。

说这话的原因有两个,关系到他的余生:

首先,你不能再娶健康的女人生孩子。

第二,他要供养三个非亲人,别人的妻儿。

还没做出决定,朱邦月就被不少邻居劝阻,“如果你真的嫁给朱玲梅,你的人生就完了。”

嫁给朋友的遗孀,成为一家人。

这是他这几天想了无数遍后做出的最好的决定。

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帮助朱玲眉,不辜负她朋友生前的遗愿。

余生,为了这个诺言,他从青丝变成了白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一生照顾了三个坐在轮椅上的瘫痪病人。

他是假丈夫,假父亲,是真男人的朱邦岳。

他用自己的爱和承诺默默守护着这个奇特的家庭。

1965年,27岁的福建南坪煤矿工人朱邦岳在矿区遇到一对残疾夫妇。

顾维祖这个男人虽然患有佝偻病,但他的文化程度高,工作能力强,平时待人忠诚,这让朱邦岳很佩服。

女朱玲梅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走路困难,但她仍然保持着家的井井有条。

朱邦岳是个热心肠的人。看到夫妻双方都残疾,还有一个2岁的孩子,生活很艰难,她一有空就过来帮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邻居来来去去,朱邦月与这家人关系密切。

他和顾维祖在逆境中成为了兄弟,两人被称为兄弟姐妹。

原本以为这样生活会很慢,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彻底打乱了这个秩序。

1967年秋天,朱邦岳在家忙碌。

忽然听到朱玲眉叫他,顾祖微快要死了。

祝邦月急忙跑到顾祖微家,就见顾祖微翻白眼,疼得抽搐着,屏住最后一口气等着他过来。

祝邦月瞬间慌了,腿一软就跪在顾祖微的床边。

顾祖微紧紧握住朱邦月的手,说我不能再这样了,家里唯一不能操心的就是一大一小。

求朱邦月平日送上善意,照顾朱玲梅。

祝邦月看着顾祖微恳求的眼神,不忍拒绝一个垂死之人的托付。

他哭着连连点头,“放心,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朱玲眉和他们母子俩的。”

突如其来的心脏病发作,让顾祖伟要了性命。.

朱玲梅失去了丈夫,2岁的儿子顾中华失去了父亲。

朱玲梅5个月大的未出生孩子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一家人瞬间失去了注意力。一个不能工作的残疾人,该去哪里打工挣钱养活2岁的儿子和肚子里的胎儿。

朱玲梅想过回娘家,可是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去了。

再说了,她家也不富裕,接不接也得说两句。

朱玲眉只觉得天塌下来,不知道怎么给孩子吃。

自从丈夫顾祖伟走后,朱玲梅一整天都吃不下饭。

一想到两个孩子,她的心就如刀割一样,眼睛又肿又哭。

朱邦月见朱玲梅伤心了一整天,耐心地劝她,告诉她,自己永远不会抛弃母子。

朱玲眉听到这话,更加的羞愧。

自从丈夫离开后,朱邦月已经帮了自己够多了,她真的不想欠别人太多。

朱令眉劝朱邦岳说:“你还没结婚,整天跑到我家来,你的名声不好,邻居们八卦,另外,你也应该找个贤惠的老婆结婚生子。”。”

祝邦月淡漠道:“我在祖薇面前说过,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只要你在这里一天,我就来一天。”

俗话说,寡妇门前事多。

许久,邻居们都没有说脏话,反而更担心朱邦岳了。

有好心的邻居直接劝说朱邦岳,“你是个矿工,体力强,哪里都找不到媳妇,找到朱令梅你就吃亏,但别做傻事。”

面对外界的各种传言,朱邦月想了半天。

一直去朱玲梅家,不是长久之计。他不怕被八卦,只是怕毁了朱玲眉的名声。

26岁那年,朱邦岳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娶了朱玲梅为妻,很多人劝他要清醒一点。

他说,既然答应了顾祖微的委托,不管再难,他都会担起这个责任,照顾好朱玲眉母子俩。

婚后,朱玲梅怀孕了,带着两岁多的顾中华进了朱邦岳家。

此后,朱邦岳担任了丈夫和父亲的角色。

朱玲梅顺产后,给刚出生的孩子取了朱邦岳的姓氏,并取名为朱少华。

从此,朱邦月有了两个孩子,一个是顾中华,一个是朱少华。

朱邦岳在矿场拼命运料,月收入43.8元。

虽小,但足以应付家里的柴米油盐开销。

有时,为了改善家里的伙食,给朱玲梅和孩子们补充营养,一个月做几次荤菜。

日子渐渐安定下来,妻子朱玲梅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了,两个孩子也健康的长大了。

转眼间,朱邦月的两个儿子都已经上学了,成绩都非常优秀。

朱邦月把自己的两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经常改变方法让他们开心。

他有时从口袋里拿出苹果,有时拿出橘子。

或者打开随身携带的午餐盒,让孩子们看看里面的鸡蛋、蒸肉、鸡肉或鸭肉。

3岁的孩子贪吃得流口水,高兴得咽了咽口水。

有时候,朱玲梅会责备旁边的两个孩子。这是员工给父亲辛勤工作的饭菜,不让他们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机灵的小鬼,听到妈妈的话,立刻把肉塞进了朱邦月的嘴里。

朱邦月总是笑眯眯地看着送到嘴边的肉,假装咬了一口,却都留给孩子们吃。

朱玲眉常常被这一幕逗笑,转头对朱邦月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要给他好吃的,谁知道他长大了会不会有良心。”

朱邦岳笑着回答,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是的,岁月漫长,未来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1971年的一个早晨,4岁的朱少华和7岁的顾中华玩弄性子,没去上学。

他怒道:“同学们都笑我的眼睛,说是死鱼眼。”

朱邦月吓坏了,连忙拉着孩子们,揉了揉孩子们的眼皮,问煤矿里是不是灰尘很多,眼睛里也有灰尘。

孩子们说没有。

朱邦月担心孩子的问题,于是从矿井请了一天假,带着孩子去县城看看。

到附近的煤矿医院时,医生摇了摇头。

朱邦岳赶紧带着两个孩子去了上海华山医院。经检查,医生诊断:

两名儿童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这是一种绝症且无法治愈的遗传疾病。

诊断出来后,旁边的朱玲梅只觉得胸口被一颗子弹击中,心碎。

祝邦月也觉得自己像是被卡住了。

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眼前这个还活着的孩子怎么会突然生病。

邻居们好心劝朱邦岳赶紧放弃。被这三个人拖下水,就等于白白毁了他的余生。这是不值得的。

朱邦岳一听,只好生气。他甚至多次与人发生冲突。

得知测试结果后,朱玲梅非常惭愧。

这些年,她欠朱邦月太多了。

本来,我是希望孩子长大后有出息的,能够报答朱邦岳的养育之恩。

没想到,孩子患上了和自己一样的病。

为了不拖累朱邦月,她果断对朱邦月说:“我们离婚吧!”

至于以后怎么活,朱玲梅早就做好了打算。

离婚后,她带着两个孩子在路上见了他们的亲生父亲。

祝邦岳心里很是难过,他总觉得自己得按自己的良心行事。

哪怕前路艰难,他也愿意承受。

他告诉妻子朱玲梅,这个责任被认为是不利的,谁让他成为了孩子的父亲。

朱玲眉忍不住抱着头哭,说不值得,不值得……

相反,朱邦岳说,“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可以承受命运的磨难。作为孩子的亲生母亲,你不能放弃。”

1995年,这对母子病情恶化,瘫痪坐在轮椅上。

此时,母子俩骨瘦如柴,肌肉萎缩,面部变形,眼球突出,牙齿外露,手指不动,肢体瘫痪。

每天早上,朱邦岳六点钟起床,穿好衣服,刷牙洗脸,然后打扫屋子,洗米做饭。

紧接着,他只好伺候母子俩穿衣按摩。

然后轮流扶着轮椅,刷牙洗脸,然后推着他们进屋准备晚饭。

8点钟,他取来用木条钉的方架,把马桶放在中间,方便抱母子。

一连串的工作做的如流水一般顺利。

朱玲梅哭着说,人生最难、最难的事情就是洗澡和上厕所。

尤其是去洗手间的时候,她不能站也不能坐,只能被朱邦月搂着。

朱邦月每天都做完作业,然后出去到矿里打工挣钱养家。

为了给母子补充营养,朱邦岳在河边开垦地种菜,并在大门口搭棚养鸡鸭。

据儿子朱少华回忆,为了让母子多吃肉,朱邦岳翻山越岭下乡,用省下来的布票粮与农民交换猪肉。

餐桌上有很多鸡肉、鸭肉、鱼、牛奶等。

他觉得自己过着小康生活,而父亲却一个人吃着咸菜包子。

连我父亲都听说吃人参可以延年益寿,就买人参当蔬菜给我们吃。

“人参蜂王浆、太阳神等口服液,都离不开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防止母子俩因为一个睡姿而麻木和疼痛,朱邦岳晚上几次起床为母子翻身。

夏天是整个家庭最糟糕的季节。三人瘫坐在椅子上,身体僵硬,无法动弹,还容易生痱子。

为了不让他们三人长痱子,朱邦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轮流抱起他们三人,擦拭他们的身体。

每次做完,朱邦月就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有人说男人不轻易哭,但还没到悲伤的地步。

有时候心情低落到无法解决的时候,朱邦岳就会躲在角落里哭。他抱怨上帝为什么对这对母子如此残忍。

但这只是暂时的情绪宣泄。吐完泪,擦干眼泪后,他依旧笑着跟妻儿打招呼。

他说,就算他整天一脸苦涩,妻子和孩子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生活中的苦难大概是唯一的。

不仅要养家糊口,还要搬砖赚钱。

我看过这句话:“麻绳只断一点点,倒霉的只找穷人。”

1986年5月16日,朱邦岳发生车祸,失去了一条腿。

朱邦岳是一名物资搬运工。他骑自行车喂料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一辆满载沙石的卡车。

朱邦岳被车底的卡车碾过,痛苦的尖叫着,双腿被车轮压死,鲜血止不住流了一地。

同事们听到朱邦岳的哭声,将昏迷不醒的朱邦岳送往医院抢救。

经过几个小时的急救,他的生命得到了挽救,但他的双腿却没有保住。

左腿胫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伴有软组织挫伤,脚踝骨和肉骨折。

医生认定朱邦岳为五度残疾,不得不截肢。

然而,朱邦月一再拒绝截肢。如果她的腿被截掉,家里就没有人能走路了,三个瘫痪的母子该找谁照顾。

朱邦岳只吃了医院开的止痛药。他拒绝为受伤的腿去医院看医生,觉得这是浪费钱。

朱邦月自己做了生理盐水清洗伤口,忍着疼痛给伤口清洗消毒。然后她把医用纱布放在高压锅里高温消毒,扎好。

每天,他都依靠廉价的抗生素来缓解腿部的疼痛。

腿受伤后,朱邦月更加用力地抱住母子。

本来,我拄着拐杖的时候,腿是不能用力的,抱人的时候,是靠腿和腰来发力的。

朱邦月只能忍着剧痛。抱住母子的时候,她只能将她往后拉靠在椅子上,之前没有完全抱住。

有时,你必须休息一下。

他经常为他们三个收拾行装,他已经筋疲力尽,喘不过气来。

最小的儿子朱少华不忍看到父亲如此痛苦。

最终,带着这种感觉,他选择了自杀。

那天,他偷偷吃了几十颗安眠药,躺在房间里等死。

好在他的父亲朱邦岳及时发现,救了朱少华一命。

朱邦月看着被救出的朱少华。一个大汉当着老婆孩子的面痛哭。

他祈求这对母子好好生活,只要他们好好生活,不管他让他做什么。

这一刻,朱少华似乎明白了什么是家,也明白了自己的父亲。

在父亲朱邦岳的关心和关爱下,朱少华逐渐走出了不好的情绪,从容面对生活的困难和痛苦。

他只有两根可动的手指,整天坐在电脑前打字。

凭借对写作的热爱,我找到了一份文本校对员的工作,并赚了一些钱来养家糊口。

2002年,他以笔名“朱汉信”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我父亲不是亲生父亲》的文章,让无数网友热泪盈眶。

上面写着:

爸爸是个普通人,他只会做一些普通的事情,比如打扫卫生,

但正如有人说的,就是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却和天上无异,

因为没有我父亲几十年平凡无私的奉献,我的世界将是一片黑暗。

有时,父亲不是名词而是动词。

现在,这个过着坎坷生活的男人,终于可以放下拐杖,休息片刻了。

各界人士听到他的感人事迹,纷纷向这个受苦受难的家庭伸出援助之手。

他的家变得热闹起来,母子俩都有保姆服务。

朱邦月再也不用拄着拐杖了,抱着母子三人上气不接下气。

虽然现在已经放下了生活的包袱,但祝邦岳每天早上还是坐不住。他四处游荡,与妻子和孩子交谈。

他坚持了40年,每天重复同样的动作上千次,拄着拐杖在70米的房间里徜徉,全心全意照顾母子。

虽然他做的事情很普通,无非就是每天的温饱,但是却是很真诚的!

2009年,朱邦岳被评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在颁奖词中说:

“这个最普通的中国人,带着病残身体的微弱火焰,照亮了别人眼中非常坎坷的人生。

生活虽然艰难,但这里仍有光明。"

有的人活着就在逃,还好还有人愿意留在路上,一路陪伴!

朱邦岳是个假丈夫,也是个假父亲。

但他的假,只在名分,真,却在人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