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国往事:二女之祸

大话情感故事

2022-08-13 17:03广东

关注

振生和振堂有仇,两人是亲兄弟。

振生是老大,自小带着弟弟振堂河里抓鱼,树上掏鸟,兄弟两人都是调皮成性。

村里长大的男孩子,小时候大多如此,民国那时候,村里人都穷,但是家里孩子都特别多,寻常人家三两个,多的七八个孩子。

这么多孩子,怎么养活是个问题,长大后如何给孩子们娶媳妇又是个问题。相比较来说,杨家孩子算少的,上面一个姐姐,男孩儿就振生和振堂兄弟两个。

比别人家孩子少,可生活却也没见比别人家好,人家五六个孩子,一天两顿饭,他们家就三个孩子,同样是一天两顿饭。青黄不接的年景里,人家愁吃的,他们家也愁吃的。

小时候还好,随便糊弄两口就行,三个孩子相继长大,特别是振生和振堂,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兄弟两个感觉从来没有吃过饱饭,肚子整天都是饿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怎么办?家里缺吃少穿,那就要自己想办法。姐姐振霞自小性子软,每年冬天,地里没活了,就跟着娘去河北要饭,其实也要不到多少东西,好赖娘俩出去不用吃家里的饭。要一冬天饭,到过年时回来,也带不了什么粮食,大多数时候都是带点盐。

振霞从十一岁起,年年冬天跟着娘出去要饭。家里的爹冬天会在家里找点活干,振生和振堂帮着爹干活。

兄弟两个天天饿,就想别的法子,抓鱼掏鸟,难免会出祸事。

十三岁时,哥哥振生爬上树掏鸟窝,却失手跌下,在床上躺了一月有余,胳膊腿都没事,就是脸上被树枝给挂了个疤,虽然痊愈,却留下了一个大疤瘌。

小时候不以为然,虽然别的孩子动不动喊疤瘌脸让心里难堪,兄弟两个恼了就揍人,谁喊揍谁。可是,随着慢慢长大,这疤瘌的威力开始显现。

振生是哥哥,比振堂大两岁,到了该娶媳妇的年龄,本来家里就穷,加上脸上有一块破相还看着凶狠的疤瘌,导致振生娶不上媳妇。

其实爹娘早有打算,要不然,为什么大他们兄弟两个两岁的姐姐振霞一直没嫁呢?爹娘想的是,用振霞给振生换亲。

换亲是个什么玩意儿?就是同样找个条件不好,也是兄妹两个的家庭,让振霞嫁给人家,让人家的姐姐或者妹妹嫁给振生,两家交换。

振霞从小性子就软,什么自己喜欢不喜欢,什么自己愿意不愿意,她都做不了主,只能任由着爹娘安排。

那时候兵荒马乱,穷的绝不是杨家一户,大家都穷。所以,媒婆很快就给找了这么个家庭,就这样,振霞嫁了过去,而振生娶了对方的妹妹。

振霞这边没有闹出什么事,可对方妹妹,名叫巧叶的姑娘可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人家姑娘不愿意嫁给振生,费了老大劲才成功。

振生也因此有了媳妇,有媳妇归有媳妇,这巧叶自打嫁过来,从来没有露过个笑脸,她心里苦,振生也知道,处处让着她。振生觉得,不管怎么样,以后有了孩子,大家年龄都大了,她也就不闹了。

似乎还真是这样,仅仅是一年半后,巧叶就怀孕生子,她虽然脸上还是没有笑脸,可毕竟有了孩子,渐渐不摆那么多脸子,可有一点,泼辣成性,谁要提她是换亲过来的她就跟谁急,那真是得理不饶人,恨不能把对方骂死才算完。

两个孩子的婚事都已经解决,还剩下振堂,他也到了娶媳妇的年龄,可是家里实在困难,别说娶媳妇的钱,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以前振堂跟哥哥振生住着一间半砖半泥的房子,哥哥结婚后,他就一直住在家里的灶房里。

说是灶房,就是一间纯黄泥坯子跺成的庵子,中间同样用泥坯摔了个土灶,后面铺着一些玉米秸秆啥的,不管是五冬立夏,那就是振堂的床。

夏天天热,他在屋里热得抓心挠肝睡不着,现在家里有了嫂子,他也不好意思直接睡在院子里。人年轻,天也热,怕万一晚上睡相不好,不知道的情况下把衣服给脱了,这要让嫂子闯见,还做人不?

所以,每到了夏天,振堂都去地里,或者村口的柳树下睡,没少被人打趣。

人们说一次两次,可能振堂不在意,说得多了,他毕竟也不是小孩子了,心里难免会嘀咕。

比如人们会说,振堂你哥哥都娶媳妇有了孩子,你以后怎么办?连一间房子都没有,准备一辈子睡在灶房里?准备打一辈子光棍?

振堂思来想去,觉得是这么回事,自己老大不小了,一直娶不上媳妇算怎么回事?现在有爹娘还好,大家在一口锅里吃饭。以后没了爹娘,哥哥一家子和和美美,自己算怎么回事?

小伙子这样就有了心事,他从小就跟着哥哥来回跑,心眼儿里跟哥哥亲近,可遇到这种事,他也不跟哥哥说,一来是不好意思,二来怕说多了惹得嫂子不喜,再让哥哥跟嫂子置气,自己拿什么脸去面对他们?

一直憋在心里也难受,他就趁着一次吃饭时,跟爹还有娘,以及哥哥嫂子说,自己想在一边盖间屋子。

他说的一边,其实就在他们家东边,跟家里紧挨着,那片地方也是他们家的,由于家里穷,一直空闲着。

他这么一说,爹娘沉默,哥哥端着碗愣住了,巧叶则一脸讥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看大家这样的反应,振堂觉得难为情,嘟囔着说自己在灶房里睡得不得劲。其实他不用解释,大家都知道他想娶媳妇。

可是爹娘难啊,他们岂能不愿意让小儿子娶媳妇?他们老两口子都为这个操碎了心,求爷爷告奶奶托媒婆,期盼着人家能给振堂说个媳妇,真能说成,他们老两口把房子让出来也行,他们跟地边上搭个庵子也能住。

可是难啊,他们家条件实在太差,别说人家姑娘了,连媒婆都不乐意说。

但爹娘没有反对他在一边盖房子,点头同意。

那时候盖房子,多数人用不起砖,除非是主户家,他们家就更不用说了,只能用泥,先要拉坯,也就是把泥拉成四方砖坯,晾晒干后就能用。

就算如此,家里也没有条件,因为需要耗费太长时间,怎么办呢?不拉坯,直接用泥,一层层跺上去。

就这样,振堂在家里一边起了一间屋子,虽然简陋,可盖成时,振堂一个人躺在里面,笑得满脸是泪,终于不用睡在灶房里了,终于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了。

振堂算是有了栖身之所,至于盖这间房子时,嫂子巧叶不让哥哥来帮自己这些小事,他都不在意,哥哥毕竟成了家,也有了孩子,不像以前兄弟两个小时候,可以随便疯跑着玩了,他要顾住自己一家人。

房子虽然有了一间,可娶媳妇仍然困难,这种事自己再心急也没用,爹娘再怎么急,同样也没用,就这样一直耽误了下来。

几年过去,哥哥家又有了个孩子,而振堂也二十八岁了。这几年里,嫂子嫌弃他吃得多,执意要分家,别人分家,爹娘都跟着小儿子,因为上面哥哥娶媳妇的事完成了,可弟弟还没媳妇呢,爹娘得给弟弟操这份心。

可他们家分家,巧叶却不让爹娘跟着振堂去那边院里过日子,因为爹娘还能干活,同样还能帮着他们带孩子。

爹娘无奈啊,振堂只好劝爹娘宽心,反正自己就一个人,先顾他们一家人要紧。

其实振堂也败兴,因为他那时候都二十八岁了,跟现在不一样,那时候二十八岁,基本上就定准打光棍了,他自己也认为自己这辈子大概就这样了。

不曾想这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十里外村子里有个叫凤枝的女人,这个女人生得高大,为人蛮横泼辣,连嫁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都出意外去世。

人们就传,说凤枝克夫,加上她本身脾气不好,人们都等着看她笑话。

可是,这世间从来有一辈子的光棍,却没有嫁不出去的女人。有媒婆跟振堂爹说了这件事,振堂爹非常上心,振堂本人也没有意见。

至于凤枝死过两个男人,至于她脾气不好,振堂不在意,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

他们家吐口愿意,凤枝家那边也没有怎么要求,就这样,凤枝嫁了过来,成了振堂媳妇。

刚嫁过来没有半年,凤枝就跟巧叶针尖对麦芒,妯娌两个非常不对付。凤枝认为,都是杨家的孩子,凭什么你老大家占着大院子大房子?让我们两口子住在一间泥摔成的屋子里?

而巧叶也不示弱,说你才嫁过来几天?装什么大瓣蒜?两人一个疙瘩,一个泼辣,一个不让独头蒜,一个气死小辣椒,经常吵架。

振生和振堂都没有办法,其实兄弟两个内心里未必没有意见。反正只是女人争吵,兄弟两个没有反目,这倒不是什么大事,磕磕绊绊还能往下过。

妯娌两个的矛盾在几年后达到了巅峰,导火索是因为振堂盖房子。

振堂和凤枝结婚后一直住在那间泥房子里,几年后,凤枝也产下一子,加上成家后杂物变多,这屋子就显得小,两口子盘算着再盖两间。

这时候,他们爹已经去世。凤枝蛮横泼辣是不错,可是她能干,干起活来不要命,这些年下来,跟振生积攒下了一点钱,虽然盖不了砖房,但下面用砖打几层底子,上面用泥坯还是可以的。

按道理说,他们盖房子没有振堂什么事,可是巧叶不愿意了。

这人就怕对比,巧叶认为,你凤枝盖房子,这是气我们,显摆你们家比我们家过得好,所以她横挑鼻子竖挑眼,说振堂家两口子盖房子占了他们家地方,想盖可以,让出一丈。

这两片地方都是杨家的,是他们爹娘积攒下来的,也没有个具体的边界,振堂家两口子认为,既然以前有墙头,那就按墙头来。可是巧叶却觉得他们家是老大,要多占一些地方。

起先兄弟两个还在各自媳妇面前和稀泥,振堂也没有太在意,扎好地基就盖。

可是巧叶疯了一样,把他盖起来的墙头给推断,自己躺上去,看谁能盖。

振堂气不过,就推了她一把,这下捅了马蜂窝了,她在地上不停打滚,骂振堂,骂凤枝,说她是个克夫的寡妇。凤枝原本脾气也不好,两人厮打到一块。

振堂去拉,却被哥哥误会成兄弟家两口子打自己媳妇,也上了手,打成个乱仗。

娘因为这件事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昏死,从此没下来床,两个月后去世,村里那些上了岁数的人帮他们兄弟两个管这件事,一直管了近半年才算管好。

最终,振堂和振生各让一步,振堂的房子算是盖了起来,而兄弟两个却成了仇人,确切来说,两家成为了仇人。虽然住得近,虽然只隔着一道墙,可谁也不跟谁说话。

家里宅基地有村里人管好了,可还有无穷无尽麻烦事,比如地里的界线。

家里的地以前是父母的,父母去世,兄弟两个分开,可是都觉得对方占了便宜。

就在振堂家盖起房子后一年,冬天时,凤枝起床后,把家里粪水装进桶,她要挑到自己家地里。

她生得人高马大,也不吝啬力气,最是能干,肯受苦,挑粪去地里,对她来说跟散步差不多。

到了地里,她用瓢把粪水舀出来,慢慢浇过去。

两桶粪水要浇完时,振生和巧叶也来了地里。

巧叶远远看见凤枝,嘴里就开始骂骂咧咧,等到了跟前,她顿时火冒三丈,因为她发现凤枝把粪水淋到她家地边上了。

按道理说,这瓢粪水,就算淋到地边上有什么打紧?正好帮自己家苗上点粪。但巧叶不这么认为,她觉得凤枝是故意的,淋到这边,就是想占自己家地。

妯娌俩不出意外又开始争吵,越吵越是激烈,什么难听说什么。巧叶说凤枝是个克夫的妖精,凤枝说巧叶是个换亲的可怜虫。

巧叶暴跳如雷,就连振生也火冒三丈,自己没本事,是用姐姐换亲娶的媳妇,他也最烦别人说这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两人吵急眼了,哪里有什么好话?这还不解恨,巧叶和凤枝又厮打在了一起,再也忍不住的振生大步过去,两口子把凤枝打了一顿。

凤枝挨打,可嘴上还不饶人,一直叫骂,振生越听火气越大,伸手挖了一把淋过粪水的泥,整个糊在了凤枝嘴里。

凤枝被糊了一嘴粪,连骂带哭回了家。回到家后,指着振堂骂,骂他不是男人,骂他不是爷们儿,自己家媳妇被人这么欺负,他要是不报仇,这辈子就别抬头了。

振堂被她激得急了眼,加上她确实一嘴粪水,振堂心里也冒火,大步出屋,伸手在院里拿了一根铁爪子,直奔地里而去。

到了地里,巧叶远远看见,指着他破口大骂,说他还拿铁爪子,胆子没有兔子大,壮什么胆?

振堂也不还嘴,跑着到了跟前,举起铁爪子对着巧叶的脑袋就是一下。振生了解自己这个弟弟,平时看着有些蔫,逼急眼了,他什么也敢干。

所以他伸手把巧叶推向一边,振堂一铁爪子打空,回手又是一下,半尺长的铁爪齿有三个钉进了振生脖子里,刚拔出来,血就向外窜,怎么捂都捂不住。

见振生躺在地上全身痉挛,巧叶吓得跪在地上想捂捂不住,振堂知道一切全完了,他手里提着铁爪子,坐在地上,嘴里一直嘟囔,说的什么也没人听清。

振生当场死去,振堂没跑,坐在原地等来了抓他的人。兄弟两个,就这样全没了,而巧叶和凤枝后来一前一后改嫁,杨家就剩下三个孩子,振生的两个,振堂的一个。

据村里人说,孩子后来都离开了家,有说在内蒙的,有说在云南的,但三个孩子谁也没有回来过。

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悲剧,兄弟二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调皮捣蛋,长大后却反目成仇,最终竟然生死相向,引发了此等悲剧。

有人会说,这都是兄弟二人娶妻不贤,因为家有贤妻夫祸少,如果妯娌两个能和平相处,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的确,她们两个在此悲剧中起到了推手的作用,可是,真的只怪她们两个吗?兄弟二人在各自媳妇争吵骂人时,难道只能火上浇油而不能劝说吗?

如果能劝说,也许结果会不一样吧?但可惜的是,兄弟二人都没有相劝,而是在各自心中,也觉得自己有委屈,也许振生觉得自己是老大,家里的一切活都是自己跟着爹在操心,所以振堂你不能跟我一样。

而振堂则认为,自己受过很多委屈,比如哥哥你结婚后,我自己住在灶房里,你们一家人高高兴兴,我自己还得盖自己的房子,你老大有什么委屈的?

所以,他们在媳妇争吵时,都没有相劝,还觉得媳妇帮自己出了一口气,也正是这样的心理,导致大错最终酿成,再去后悔全然已晚。

但我认为,这个家里,最委屈的,其实是从十几岁就跟着娘到处讨饭,又换亲而走的姐姐振霞,您觉得呢?

(本文由黑嫂原创首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