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我在我和男友的婚房中找到了他前女友留下的衣服

大话情感故事

2022-08-13 16:58广东

关注

出差一周回来,在男朋友为我俩准备的婚房里,发现了他前女友的内/衣。

1

跟宋禾结婚前的一个月,他前女友给我发了条信息,说,「如果不是因为宋禾的妈妈喜欢你,他是绝对不会娶你的!」

我右眼皮突突跳了几下,压了下翻滚的情绪,回她,「可他妈妈就是不喜欢你,只喜欢我,怎么办呢?」

她很是激动的样子,「但是宋禾爱的人始终是我,你信不信我招招手,他就会回头来找我!」

会吗?

我把聊天记录拿给正在给兰花浇水的宋禾看,他只瞟了一眼,嗤之以鼻,「别理她,她有病。」

瞧着宋禾的态度,我方才吊着的一颗心才渐渐放下来。

我和宋禾是经亲戚介绍相亲认识的,在一起之前曾听他提过,他妈妈不同意他跟前女友在一起,甚至用跳楼来威胁他,无奈只好分了手。当时他说,时间过去很久,早就对她没感情了。

我当时也已24岁,谁还没谈过一两次恋爱呢,所以并不是很在意这些前尘往事。

只是没想到,他这个前女友竟然还会这么嚣张的出现在我眼前。

没几天公司安排我去外地出差。

我在魔都待了将近一周。

最后一天收到苏心蕾发来的自拍照,照片背景分明就是我跟宋禾婚房的主卧。

我只觉得一股劲儿蹭蹭往脑门上窜。

苏心蕾又发来一条信息,「姐姐,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哦。」

工作一结束我立即提着行李飞回去,下了飞机就直奔家里,几乎把家里翻箱倒柜,最后终于在客厅沙发的垫子下发现了一个女士内/衣。

我手抖得厉害,拿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宋禾,过了半小时才等到他的回复,「大白天的,别闹!」

呵,该不会以为是我在跟他调情吧?

我耐着性子又发了一条信息,「苏心蕾说,这是她送给我的礼物。」

这次他回复很快,「我在开会,等我回家跟你解释。」

我攥着手机在他家里来回踱步,如果苏心蕾是为了刺激我,那我想,她成功了。

宋禾回来时有些疲惫,扯了领带,解开两颗衬衫口子,瘫坐在沙发上。

诚然,他有一副很好的皮相。

否则,苏心蕾也不会过去四五年还对他念念不忘。

他跟我解释,「是她一直缠着我,我对她真的没什么想法。那天下雨,她身体一直不太好,在楼下淋了很久的雨,最后哭着敲门,所以我才让她进来避雨。她只是来避雨,我们什么都没做。」

他语气相当的诚恳。

我跟宋禾在一起两年,他几乎没对我撒谎。

我是愿意相信他的。

但看着那件黑色的内/衣,我还是控制不住地觉得恶心。「那她的内/衣为什么会在我们家?」

他烦躁地抓了把头发,「我不知道,也许是她故意的。阿橙,你是知道的,她就是存心想破坏我们的婚礼。」

我紧绷的神经缓和了些,亦是有些疲惫地靠在沙发上,「宋禾,我可以相信你吗?」

他将手伸向我,与我十指交握,「你相信我,我是不会骗你的。」

我定定地看着他,他眉眼间有淡淡的愁意,眼神却真诚而热烈。

就这么静默了半晌,他突然间顷身靠向我,就在他嘴唇快要触碰到我的那瞬间,我别过了头,他眸光暗了下,随后坐直了身子,向我道歉,「抱歉。」

我摇摇头,「是我的问题,不是你。」

尽管我愿意相信他,但我内心已经产生了隔阂。

他捏了捏我的手掌,向我保证,「你放心,我会让她不要再来打扰你。」

2

那天凌晨,宋禾突然间接到一个电话,我看到手机屏幕显示的是陌生号码,他掐断了,对方又打来。

如此反复,尖锐的铃声在深夜里格外得刺耳。

我顿时也没了睡意。「为什么不接?」

他朝我笑了下,「肯定是骚扰电话,不用理会。」

说完,又搂着我躺下。

我被他抱在怀里,瞪着眼睛瞅着天花板,我心里明白,那肯定不是骚扰电话,估计又是他那个不省事的前女友!

他蹭了蹭我的脸颊,「怎么不睡了?」

我换了个方向,将后背对着他,轻声道,「睡不着了。」

他的手开始在我身上作乱,我的睡衣下摆被掀起,我脑袋里突然有根弦崩断了,猛地打开了他的手,从床上跳了下来。

他开了灯,拧着眉,沉沉地目光看向我,「田橙,你什么意思?」

我脑子很乱,「我今天不太想。」

寂静的夜里,客厅突然发出响动。

宋禾下了床,疑惑地打开卧室门。

定睛一看,竟然是苏心蕾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

我一脸懵的看向宋禾,质问他,「她为什么会有钥匙?」

宋禾立刻辩驳,「我没有给过她。」

苏心蕾得意地笑了,「田橙,我没有你们家的钥匙,但是我知道密码锁的密码。」

我扬高了声音,「宋禾!」

苏心蕾上前挽住宋禾的手臂,轻蔑地看向我,语气中带着骄傲的笑意,「你不要怪他,他只是习惯用我的生日做密码罢了!」说完,又踮起脚尖亲了一下宋禾的侧脸,「阿禾,你真好,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我哆嗦着手指拿起抱枕往宋禾身上砸,方才怔忪的他这才甩开苏心蕾,怒道,「苏心蕾,你是不是有病?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现在、立刻、马上从我家滚出去!」

苏心蕾骤然变了脸色,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阿禾,你竟然骂我,你以前从来都不会凶我一句!」

宋禾凝着眉头将她往外推,她哭得越来越凶,走到客厅的时候,整个人突然砸在地上,还抽搐了几下。

我还尚在震惊之中,而宋禾愣了短短几秒,就抱起她冲出了家门。

我一个人在客厅里坐到了天亮,才等到宋禾的电话。

我讥诮地笑了,「真难为你,还能想起我呢。」

宋禾的声音透着疲惫,「她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受刺激。刚才她晕倒,我只能先送她去医院,万一她在我们家出点什么事,阿橙,你说怎么办?」

他竟又把问题推给了我。

我嘲弄道,「不知道,毕竟我没有一个说晕倒就晕倒的前男友。」

他声音骤然变冷,「阿橙,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我攥紧了手机,深呼吸几下,极力克制自己砸手机的冲动,「宋禾,你要我同情一个三更半夜闯进我家门的疯女人,我做不到!」

「她现在是个病人。」

「我也是个病人,如果你不想气死我,就少说几句吧!」

说完我便掐断了电话。

2(8.4更新)

我跟宋禾陷入了冷战。

苏心蕾在医院住了两天。

期间,她乐此不疲地给我发微信,无一不是在炫耀宋禾对她的无微不至的照顾。

第3天,她大概是出院了。

因为她给我发来的照片背景从医院变成了酒店。

照片的宋禾面带疲倦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语气甚是得意,「姐姐,你今晚恐怕得一个人睡了。阿禾刚刚说他今晚不回去了。」

我捏着手机的指尖太过用力,等我反应过来,才发现手机上贴的水凝膜都被指甲抠破了。

四肢百骸都爬满了凉意,呼吸都开始不顺畅,我把茶几上的杯子一个一个地砸碎了。

玻璃碎片划伤我的手臂,一道狭长的口子,并不深,殷红的血渗出,这痛却远比不上我的心痛。

宋禾却很快赶了回来。

他走进来时,我还保持着手臂挂在沙发扶手的姿势,手臂上干掉的血迹触目惊心,他疾步上前,抓住我的手臂,「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去医院?」

「我又不是什么柔弱的小白花,一点小伤就要晕倒去医院。」

眼见他的脸色变得苍白。

我继续挖苦,「不是你说的吗,我那么冷血,我感觉不到疼,冷血的人怎么会痛呢?」

他皱着眉,「我送你去医院。」

我冷哼了一声,「你再回来晚点,我的伤口可就愈合了呢。」

「阿橙,你能不能别这么咄咄逼人?」

「我咄咄逼人?」

真是天大的笑话。

「宋禾,你刚才为什么在她住的酒店里睡着了?这几天你没回家,是不是在医院里照顾她?你背着女朋友去照顾前女友,你居然说我咄咄逼人?」

他烦躁地扯了领带,「这几天公司有个项目出了问题,我一直在公司忙事情,根本就没有去过医院。她在这里举目无亲,今天出院,我作为老朋友,我去接一下,你就不能多点理解吗?」

我简直要气笑了,「行,我理解。」

他上前来抱我,「阿橙,我跟她已经是过去式了。能跟我结婚的只有你,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呢?」

我不肯去医院,宋禾拿来药箱为我上药。

他的动作很小心翼翼,我却忍不住想,他在苏心蕾面前是不是也这么体贴入微。

手机又响了一下。

我用另一只手打开微信。

又是苏心蕾。

简直是阴魂不散。

她说,「姐姐,宋禾已经到家了吧?是我让他回去陪你的,你应该谢谢我呢。」

我只觉得眼睛酸涩,整个人都疲惫不堪。

我问他,「宋禾,你刚才为什么从酒店回来了?」

他的手指僵了一瞬,「担心你一个人在家。」

我把手机拿给他,「为什么苏心蕾说,是她让你回来的。」

他把我的手机丢到一边去,「她脑子不太正常的,不要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我最近今天忙得脚不沾地,觉也没睡几个小时,刚才就是送她回去后太累了,所以才在沙发上眯了会儿。」

「她脑子不正常,你也喜欢,不是吗?」

「田橙,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深吸一口气,果断地说,「宋禾,我们分手吧。我不可能跟一个和前女友纠缠不清的男人结婚。」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我,随后冷脸沉声道,「阿橙,你别胡闹了,我不同意。不止是我,双方父母也不会同意的。宋田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家族,结婚请柬都已经发出去了,婚礼怎么可能说取消就取消?」

他没说错。

我回家说要取消婚礼时,我爸气得甩了我一巴掌,「半个月以后就是婚礼,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你再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我梗着脖子,「他和他前女友纠缠不清。」

「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这很正常,只要他还肯回家,你何必这么小题大做?」

这话就像把刀子,在我心口戳了一个又一个窟窿。

「爸,你当初在外面养小三,逼死我妈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吗?我妈就是从这栋房子楼顶跳下去,难道你希望你的女儿,也重蹈覆辙?」

老头子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气急了,端起手边的烟灰缸就朝我砸过来。

每次吵架提到我妈,他都是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我躲了一下,烟灰缸擦着我的额头飞过去碎在了地板上。

「我生你出来,不是为了让你给我顶嘴的!」

我挖苦道,「我是从我妈肚子里出来的。」

老头子怒不可抑,「田橙,退婚的事,你想都不要想!这婚你想不想,都得结!」

额头传来刺痛,再痛也比不过我心里的痛。

男朋友背叛我,我爸只爱面子不爱我。

从小到大只有我妈疼我。

我爸在外面养了个小三,我10岁那年,那小三给我爸生了个儿子,便极其嚣张跋扈地来叫我妈跟我爸离婚。

我妈性子软,她不愿意离婚又留不住我爸,终日郁郁寡欢,得了抑郁症。

在我12岁那边,从楼顶跳了下去。

从那以后,我跟我爸关系就不太好。

我爸控制欲极强,小事勉强可以由我自己做主。

一旦他觉得我触及到他的底线,他有的是法子让我听他的话。

可能对我妈还仅存了一点愧疚,我爸最后也没让那小三和孩子进我家大门,就一直养在外面。

3(8.6更新)

这婚我是绝对不会结的。

宋禾能为了前女友跟我吵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就三次。

他有句话说得没错,苏心蕾就是个神经病,可宋禾偏偏就吃她那套。

就算是我跟他结婚,苏心蕾怕也不会放弃,那我以后的生活岂不是一团糟糕。

可我爸逼我,宋禾也逼我,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苏心蕾在我办公室楼下拦住了我。

我额头被烟灰缸砸伤了,还贴着纱布,她见我受伤,还有点幸灾乐祸似的,「哟,怎么受伤了?哪个下手这么重,瞧瞧,你这都得破相了吧。」

「你有什么事吗?」我冷冷地睨她一眼,不想跟她多费口舌。

「我就是来告诉你,让你离宋禾远一点,他是我的。」她眨着眼睛,还摆出很是无辜的表情。

「你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我对她的行为简直不能理解。

她想让我跟宋禾分开,不应该从宋禾那里下手吗?总来找我干嘛?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的脑海。

我冲她笑了笑,「我请你喝咖啡吧。」

她防备地盯着我,「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有个事儿跟你商量下。」

我把大致的想法告诉了苏心蕾。

她匪夷所思地看着我,「你认真的?你为什么会突然间改变想法?」

我喝了口咖啡,慢条斯理地说,「我跟宋禾在一起是因为我觉得他是一心一意地对我好。可现在看来,他始终没能忘记你,你一回来,他整个人就乱了。我——不喜欢三心二意的男人。」

她突然间露出得意的笑容,「他以前就说这辈子永远只爱我一个人。你跟他家世相当,只是他最合适的结婚对象罢了。」

我不着痕迹地握紧了拳头。

第二天,苏心蕾就将照片发给了我。

我看着躺在她床上还在熟睡中的宋禾,说不难过,是假的。

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毕竟在一起两年。

我是真切地想过要和他共度白首。

那时我被我爸逼着相亲,见了很多个公子哥,要么是性格恶劣,要么是放荡不羁,只有他,从外貌到性格,都符合我对另一半的要求。

只可惜,我们中间隔了个苏心蕾。

当我把照片甩到宋禾面前的那刻,他不可置信地说,「阿橙,我昨晚喝醉了,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这只是苏心蕾的恶作剧。」

我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质问道,「你信吗?孤男寡女,躲在一个被窝里,只聊天?宋禾,你当我傻吗?」

「我喝多了,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发生的。而且我酒醒了以后,真的很后悔。」

我冷笑,「后悔有用吗?如果我上了别人的床,跑回来告诉你,我喝醉了,你怎么想?」

他好像快被我逼疯了,红着眼睛抓着我的肩,「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跟她见面了,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行不行?」

我轻蔑地笑了一声,强行拿开他的手,说,「别碰我,我嫌脏。」

他眼睛里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我看到他眼角有泪滑落。

有那么一刻,我几乎是不忍心再说下去。

「退婚吧,你去跟我爸退婚,就说你有另外想娶回家的女人。这些照片我会永远替你保密。」

他却固执地不肯,「阿橙,我保证,真的只有这一次,我以后绝对不会跟她有任何瓜葛。求你,就原谅我这一次。」

他甩了自己两巴掌,「阿橙,是我混蛋!」

我几乎有些动摇了,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大跌眼镜。

「阿橙,但哪怕你嫁给了别的男人,你怎么确保他一辈子都不会做出格的事?你怎么确保未来跟你同床共枕的男人,不是刚从另外一张床上下来?」

我沉下了脸色,「宋禾,你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跟你一样三心二意!」

4(8.8更)

宋禾坚持不退婚。

事情到这一步,我没想到他还是不肯放手。

我破罐破摔似的说,「你如果非要跟我结婚,那我就在婚礼当天,把你和苏心蕾的床照在婚礼现场循环播放。」

起初他还将信将疑,」你不会的,你爸那么爱面子。」

我轻声笑了,「那我就让他颜面扫地,正好给我妈报仇,我相信我妈如果知道了也挺支持我的。」

「阿橙,你玩真的?」

「不然呢?」

「你就不能把那件事忘了吗?」

「忘不掉,我嫌你脏。」

他唇线紧抿着,死死地盯着我。

最后,还是他妥协了。

他按照我的要求,去跟我家退婚,说他另有所爱,不能娶我。

我以为这次我爸肯定没由头说什么。

没想到他的下限比我想得还要低,他竟然对宋禾说,「全城人都知道你们俩要结婚了,现在退婚,不是闹笑话?你爸不要面子吗?你喜欢哪个女人,可以养在外面,不要带回家里。」

我都被气笑了。

有这么一个爹,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还好照片在手,宋禾不敢不遵守约定,他咬死了要退婚,我爸总不能强行把我嫁过去。

可等他走了之后,我爸又是横眉冷目地甩了我一巴掌。

我舔了下唇角,有点咸,应该流血了。

从小到大,我也不记得自己挨了多少巴掌了。

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

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进这个家。

约了些朋友去喝酒,她们还打趣,说我是不是快结婚了所以才要出来放肆一下。

我几杯酒喝下去,有点上头,「我解除婚约了,叫你们出来是为了庆祝我恢复单身!」

一众人都沉默了。

在她们眼中,我和宋禾算是模范情侣了。

「怎么可能?」

「对啊,为什么?」

我信口胡说,「就突然间腻了呗,一辈子只对着一个人想想就觉得无趣。」

有姐妹点头表示赞同,「说的是,我这辈子都没打算结婚。」

也有人问我,「不觉得可惜吗?像宋禾这样多金帅气性格还好的,打着灯笼都难找。」

我酒劲儿上来了,笑眯眯地说,「姐姐我也有钱,养个小鲜肉不是轻轻松松。」

说完我才想起来,我跟老头子断绝关系了。

那我不就从白富美变成了白穷美?

想想还有点郁闷,但是动不动就挨打的白富美,不当也罢了。

5

我跟宋禾到底是解除了婚约,没过多久这事情也就过去了。

苏心蕾又跑来找我,说,宋禾不愿意娶她,怎么办。

我能有什么办法。

就宋家那个情况,势必要找个门当户对的。

苏欣蕾家世实在是离宋禾有点远。

况且,我觉得我跟她也没好到这种要帮她嫁进宋家的关系吧?

我不过就是为了解除婚约,给她出了个主意,让她把宋禾睡了而已。

我不冷说,她自说自话,「你说,我要是怀了孕,宋阿姨会不会准我嫁进去?」

我有些无语,「万一你生了孩子,还嫁不进去你打算怎么办,当单身妈妈?」

她一脸愁容,想了半晌,咬咬牙根下定了决心,「不行,我必须得破釜沉舟。」

没几天她又跟我打电话说,宋禾不愿意碰她,。

她声音带着哭腔,「他昨晚就喝醉了,还是不愿意碰我。我主动,他还叫我滚。」

这……

我无言以对。

她又沉默片刻,「要不然我给他下药吧?」

我……

这姐姐可真是个神经病啊。

我已经为宋禾的下半生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6

我出国了。

跟宋禾和苏心蕾都断了联系。

只是后来听说,苏心蕾真的未婚先孕,生了个女儿。

宋家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家庭,连这个孙女都不肯认。

苏心蕾又努力了两年,终于生了个儿子。

这次宋家倒是认了孙子,但依旧没让苏欣蕾进宋家大门。

宋禾后来按照父母的要求,娶了一个门当户对,同样也带了个孩子的女人。

苏心蕾自那以后就开始变得神神叨叨的。

听朋友讲到最后,我有点难过,苏心蕾其实挺可怜,一心只想嫁给宋禾罢了,最后却落了这么个凄惨的下场。

又觉得宋禾真不是个东西,幸好我那时当机立断,跟他退了婚,否则我未来的生活怕也不会好过。

我交了个男朋友,真的是个鲜肉弟弟,长得帅性格好八块腹肌,重要的是没有前女友,我是他初恋。

弟弟很容易吃醋,经常问我宋禾跟他谁比较好。

幼稚。

但我还挺喜欢。我笑着揉他的头发,「我选择你,自然是你好。」

弟弟笑起来很阳光,尖尖的虎牙露出来,可爱极了。

我踮起脚尖吻他。

他抱着我回吻,揽着我的腰用力将我贴近他。

嗯,弟弟好,身体好,技术好,体力也很好。

(全文完)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