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和男友挑婚纱那天,听他接一通流调电话,我三年恋情走到头

大话情感故事

2022-08-13 11:14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陪我挑婚纱照时,男友接到流调电话,说是他和一个次次密接孙某在某酒店有同时段接触。
接触的时间,就在一周前的凌晨十二点,南城酒店大床房。
场面一时间很尴尬……

本故事已由作者:纸皮核桃,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江俞敲门时,苏琛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看到裹着浴袍的苏琛,江俞第一反应就是把人打了。

苏琛年轻气盛,莫名其妙被打了当然不愿意。

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我只是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仰头饮完了杯中的酒。

“这就是你报复我的手段?”

我抬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泛红,因为动作太大,一颗西装扣子崩开,掉落在地上。

“我给你打了十几通未接电话,你一夜不回去,就是和他在一起吗?”

我冷笑:“江俞,现在的你到底有什么底气在这里质问我?”

他怔住了,垂下去的双手紧握成拳。

苏琛看了看我,又白了江俞一眼,问我:“这种男人你不分准备留着过年吗?”

说完,似是故意,他扯扯自己的领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林悠悠,飞机落地记得给我发消息,我去接你。”

他顺手帮我们关上了房门,离开。

江俞被他这话激的额头青筋泛起,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小提琴。

琴面瞬间缺了一个口,晕开了一层层波纹。

这样一看,像极了我和他之间的感情。

突然,他右手停住,很痛苦的附身去摁压自己的右脚。

本能的,我站起身走过去,摸出了随身携带的药。

我将药和水杯递到他手边。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果然,习惯这东西,能让人上瘾,也最为致命。

缓了好半天,他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像之前的很多次那样。

我在他身边坐下,他微微俯身,自然地帮我穿上了拖鞋。

回忆涌来,我鼻子不受控制地泛酸,却还是忍住了。

“说说吧,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笃定了江俞不能接受我和一个陌生男人“共处一室”的事实。

当然,或许现在的他很开心能借这个理由和我分手也不一定。

但我没想到他会倾身过来,将我抱住。

温热的呼吸贴着我的耳朵。

我越挣扎,他抱得越紧。

就这样僵持了很久,他闷哼一声:“痛风又犯了,疼。”

我最终放弃了挣扎,任由他抱着我。

他开始找话题缓解气氛。

我打断他:“江俞,我们分手吧。”

我察觉到他抱我的手抖了下。

“这就是你思考了几天的结果?”

“我以为你打电话叫我过来……”

我自嘲:“以为什么,以为我叫你是要你陪我去婚纱店重新挑选婚纱吗?”

他没出声。

我问他:“你们睡过了吗?”

2

江俞是在陪我试婚纱时接到流调电话的。

原因是他曾和次次密接孙某在某酒店有同时段接触。

巧的是,那位孙某我还很熟悉。

孙潇潇,江俞的前任。

接触的时间,就在一周前的凌晨十二点,南城酒店大床房。

场面一时间很尴尬。

就连卖婚纱的店员也放低了语气,试探道:“您看这婚纱,还挑吗?”

江俞的目光也落在我脸上。

我从他脸上瞧出几分无措和慌乱。

我说:“当然挑啊,等他居家隔离结束就回来重新挑。”

见状,江俞要挽我手臂,被我不动声色地推开:“不是刚接到流调电话么,我们还是先保持距离为好。”

他冲我解释,但我觉得没必要。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敷衍,开始聊起几天后我的生日。

分开时,他低头想吻我的额头。

头顶,半轮缺月,不再完整。

我微微偏过头,那个吻最终只落在我的侧脸上。

“小傻子,对不起。”

我没有回应他,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三天后,我最喜欢的牌子包包到了我家,我蹲在门口撕包装袋,拿着酒精重复消毒了很多遍。

只是,撕着撕着,突然眼泪控制不住的,开始往下掉。

盒子里掉出来一张小卡片。

“亲爱的林女士,祝您生日快乐。”

转眼,我已经二十八岁了,而我和江俞也在一起整整三年了。

和男友挑婚纱那天,听他接一通流调电话,我三年恋情走到头

3

我和江俞是上下级关系。

他是我入职后的第一任直属上司。

起初,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他不对付。

不是小说里那种相爱相杀欢喜冤家。

是真的不对付。

明明我进公司报的是设计,莫名其妙被他一声令下调到了他手下做助理。

从此,我开始过上了被他“奴役”的生活。

电话24小时不能关机,随叫随到,日常要求的工作必须提前半小时完成。

因为我做什么事都是慢热不着急的性子,刚开始莫名被他说了很多次。

但是没办法,我只能忍。

毕竟没人愿意和钱过不去。

我需要这份工作,而江俞他确实也给了我相应的需求价值。

虽然我是公司里加班最多的,可在他的手下,我也成为了公司里成长最快的那个人。

不过几个月,他让我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职场小白,变成了在职场里如鱼得水的最佳助理。

我银行卡里的各种奖金存款,也在与日俱增。

江俞他这人虽然性格古怪,但我不能否认的是,他这个人确实优秀,且从不双标。

这世上很多老板喜欢挑刺,可他们只专注于挑下属的刺,只需州官放火。

江俞他就不一样了,他对手下要求很高,对自己则是严格到变态的地步。

不过,一开始的我看不到这些。

我看到的是他一次又一次莫名其妙让我难受,想尽各种办法来为难我。

凌晨一点叫我赶到公司改文件,大雨天让我去工地跟进度,却又在中途叫我回公司……

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

我从来没想过会对他产生什么感情,毕竟刚开始每次看到来电是他的名字我都恨不得砸了手机。

可后来呢……

我想,其实我妈说的话挺对的,女孩子哪里会有什么爱情啊,无非是挨不住一个人一直对你好,给你独一无二的那份偏爱。

然后,你就爱上了他。

4

我与江俞的关系发生变化是在某个寻常的夜晚。

那天,我陪着江俞去出席某个酒局,生意场上喝酒和玩笑总是层出不穷。

之前江俞一直没带我来过任何的饭局,这次也是因为被总裁点名出席,我才跟着他们一起来了。

期初,酒局还没有什么异常,无非是一群人互相吹捧,吹牛解压,可到了后来许是酒劲上来了,有个老板盯上了我。

“小林还是单身吧?年纪轻轻就这么优秀……”

“这都是多亏了公司和领导们的栽培。”

说着说着,开始有人起哄,要灌我酒。

我们总裁向来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于是也顺着话头开始点拨我,想让我上道。

我只是笑着坚持我对酒精过敏。

“别装了,谁不知道你天天跟着江总形影不离?”

这话一出,瞬间我成了饭局上万众瞩目的对象。

不知为何,本能的,我的目光去找江俞。

刚才他出去接一个重要的电话,人还没回来。

“我是江总的助理,自然要跟在江总身边替公司效力。”

若换做刚入职时的我,早就一杯酒水泼过去了。

可这不划算,也没必要。

因为江俞曾告诉我,在职场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忍让,学会隐藏好自己的真实情绪。

小不忍,则乱大谋。

见我没有发火,距离我最近的那个男人端着酒杯摇摇晃晃走到我身边,想要对我动手动脚。

就在我准备拿水泼人时,一个酒瓶子在那男人手边碎裂。

男人被吓到,手本能地收回去。

我回头,看到了一脸阴沉的江俞。

江俞什么话也没说,走过来拉着我出了房间。

“你平时对我的倔脾气哪儿去了?”

“他的手都快摸你脸上了,你知不知道?”

“林悠悠,是不是如果我没有进来,你就真的能坐着不动,等着被那些男人……”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

曾经有个客户来公司闹事,匕首都划到他脸了他还能微笑淡定的安抚对方的情绪。

也是从那次以后,我开始慢慢不再和他针锋相对,对他生出了几分敬佩。

而此刻,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怒意。

之前他因为工作凶过我太多次,但我清楚,这次不一样。

莫名其妙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鼻子泛酸。

“你凶什么,不是你让我平时要学会忍让吗?为什么无论我做什么你都是不满意?你有考虑过我的心情吗?再说了我有分寸……”

说着说着,我开始控诉他对我的种种。

我说他就是个万恶的资本家,每天只知道剥削我的价值。

我说他从来不懂怜香惜玉,就是个冷血没有感情的人。

“原来,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冷笑:“看来我刚才那一出都是我他妈的多管闲事?”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他骂人。

在我的印象里,他始终是一个礼貌得体,沉稳体面的人。

“林悠悠,你只知道我对你的要求和不好,那我对你的好呢?”

我向来嘴硬心软:“江俞,你对所有人都很好,不是吗?”

他对工作严苛,可他对每一个下属都没有任何架子,他会替每一个人考虑出路,尤其是真心为公司做事,替他卖命的下属。

他还会替所有人买下午茶,组织大家团建烧烤……

他是一个很好的上司,这点是大家公认的。

可憋着气时,话到嘴边全成了利刃:“你对所有人好,也不过是为了我们能够替你创造更多的价值,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只有工作。”

江俞皱眉:“我是对所有人好,可我护犊子的人,始终只有你一个。”

我怔住了。

晚风吹过,路旁的树叶飘落,有太多回忆一股脑儿钻了出来。

每次来不及吃饭工位上多出来的餐食,半夜加班后他总是会送我回家。

因为听到有人传我和他的八卦,从此他的办公室房门永远敞开着,为的就是让所有人能清楚看到我们两个在房办公室里的一举一动。

疫情严重时,我发高烧,是他陪着我度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日子。

又想起,除夕夜那晚,他在漫天飞雪里开了半个小时的车,只为了给我送他亲手包的饺子……

“你是我上司,你对我好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创造一个轻松愉快的工作环境。”

“林悠悠,你说这话,不觉得诛心吗?”

他突然走近我,抓过我的手。

他的动作慌张,声音却十分温柔:“林悠悠,我喜欢你,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我乱了。

所有的喜欢和特别,因为他这句话,开始变得有迹可循起来。

那些朝夕相处中只有我和他懂的默契,那些患得患失开始莫名其妙出现的情绪,我也找到了原因。

我终于明白,看到他陪女客户吃饭时我心里的那种难以忽略的烦躁和生气是因为什么。

在良久的沉默里,我问他:“然后呢?”

5

我和江俞在一起是在那年的夏天。

原因很简单,他给了我想要的爱情。

他让我感受到了《小王子》里玫瑰花享受到的独一无二的专宠和偏爱。

我和江俞成了工作上的默契搭档,生活中的灵魂伴侣。

由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们一直都没有公开我们是情侣。

其实,他有说过很多次要和我公开,但都被我拒绝了。

但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

很快,那些只有我们两个懂得的暗戳戳的甜蜜被人捅破,我成为了公司里众人八卦议论的对象。

现实里办公恋情曝光的后果就是,我和他只能留一个,要么他走,要么我走。

起初,就连我的闺蜜也劝我别犯傻,毕竟这种办公室恋情曝光的结局大多只有一种。

男主角要事业不要爱情,而女主角只能被公司扫地出门,爱情事业皆受损。

江俞却做出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他主动提出了辞职,并坚决带走了我。

我没有追问他为什么,那时候我对江俞有一种莫名的崇拜和坚定的信任,所以,我笃定他做出的抉择一定是权衡利弊后的最优选择。

也许你们都会以为,我和江俞离开公司后他一定如鱼得水,或者说凭借他的优秀可以在其他任何新岗位游刃有余。

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江俞的家庭条件一般,他能够在公司做到这个位置完全是凭着他个人的实力和多年不怕吃苦的毅力。

因为公司向来很器重他,他辞职后总裁或许抱着“得不到也要毁掉”的心理,在商场上对他百般阻挠,各种诋毁。

我曾亲眼看到过曾经高高在上的江俞强撑着笑意陪自己不喜欢的人喝酒,也曾撞见他为了使新公司正常运营背着我深夜偷偷打好几份工在大雨里骑车摔倒。

他卖了自己的车和房,为我赌上了自己工作十几年以来拥有的一切。

我目睹了他所有的狼狈、失落,也坚持一直陪在他身边。

他不让我陪他参加各种饭局替他挡酒,我就选择镇守公司,拼命帮他搞定一个又一个项目材业务。

他就是在那段时间开始痛风的。

有天半夜我醒来,察觉到他的异常,起身去看,才发现他因为疼痛汗水湿了整个后背。

我轻声叫他起来去医院,他只是将我抱进怀里,吻我的额头:“已经吃过药了,不去医院,你别担心。”

他吻我时,我还能感觉到他在颤抖。

我只是将眼泪憋回去,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口,用力抱紧了他。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因为节省开销,所以才不愿意去医院。

痛风发作最严重的那次,他是在出差的飞机上倒下的,我从公司赶到医院已经是深夜,确认他没事,我的眼泪开始不受控制地朝外掉。

他从未见过我这么伤心,将我抱上床变着法子哄了好久,最后用一个吻哄好了我。

后来,无论我走到哪儿都会在包包里随身携带他常用的药物。

在我二十六岁生日的那天,江俞为我包下了整个大酒店的顶层露天阳台,他用连续加班两个月赚来第一笔项目的前为我买了我最喜欢的一个漫画家的预售签名漫画。

也是在很久后从他朋友那里我才知道,他为了得到那个漫画家的亲笔签名熬夜赶飞机跨越了几个城市。

我曾问他,后不后悔认识我,后不后悔因为我离职。

他只是很认真的看着我:“为什么要后悔?早在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预想过会有这一天,我甘之如饴。”

我就是在那时下定决心要和他结婚的,我还偷偷去买了戒指,在他三十三岁生日那天向他求婚。

江俞他拒绝了我。

“这么重要又具有仪式感的事情,怎么能让你来主动?”

我知道,他其实是害怕。

哪怕自信如他,经历过这段艰难的创业时光,他也会害怕不能给我未来。

他成熟稳重,所以比我想的要多太多。

所以说,有时候年龄差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

和他在一起后,我们之间从来未争吵过。

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都选择毫无保留的相信他,默默的陪在他身边,因为他给予了我坚定的偏爱和独一无二。

在一起闲聊时,他也会逗我:“为什么你和其他的女孩子都不同,别的女孩子会因为错过重要节日的陪伴生气,或者因为年纪小就任性撒娇……我们在一起后无论遇到什么,你从未对我发过脾气。”

我只是微微踮脚,在夜色下吻住他的唇:“因为这辈子我认定了你,所以任何事情与失去你相比,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我们可以在淋雨后因为窝在一起吃同一桶泡面而快乐,也会因为苦战熬夜数月终于拿下一个项目而开怀大笑。

仔细想想,那段我们一起共渡难关的日子,是我觉得最幸福的时光。

人们都说,有情饮水饱,大概就是如此吧。

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毫无保留的信任给了江俞一种错觉,让他以为,我是真的不会生气的。

6

遇见孙潇潇是在一个合伙人为他女朋友过生日的聚会上。

孙潇潇就是那场晚会的女主角。

我刚进门时就察觉到了她对我过多的关注,但我没想到她会直接跑到我面前主动做自我介绍:“林小姐你好,我是孙潇潇。”

“我想,江俞他应该和你提起过我。”

她穿一身碧色旗袍,额前微微垂下来的流苏衬得她整个人特别的温柔。

我说:“你就是因为异地和他分手的那个孙小姐啊。”

说着,我目光掠过那个合伙人的脸。

那合伙人看上去就一副暴发户的土气,看来这位孙小姐会和他在一起摆明了是另有所图。

但我却不懂她此番在我面前着急找存在感是何故。

她看上去和江俞差不多年纪,听了我的话,她皱皱眉,右手轻抚耳边的碎发:“倒是没想到我们那段过去,他会告诉了你。”

她看向我:“我们曾是对方最亲密的人,我们在一起整整五年,这些你都不介意吗?”

我笑容温柔:“孙小姐都说是过去了,不是吗?”

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孙潇潇脸红了又红,气着离开时崴了脚,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和谁过不去。

我摇摇头,趴在阳台上的扶手上看手机。

十分钟前,江俞发来了微信:“小傻子,晚上有惊喜给你。”

我:“不是惊吓吗?”

江俞:“?”

我仰头,看着天上的圆月。

江俞和孙潇潇的故事,是他在我们还没有在一起时便告诉我的。

我经常陪着他熬大夜改文件修方案,和他之间熟悉了之后,有时疲倦劳累时我们总会到公司天台上喝酒透气,偶尔闲聊几句。

他最喜欢喝哈尔滨冰啤酒,可他每次却只允许我喝RIO。

他说女孩子在外不能喝酒。

我们会谈很多,谈人生,谈未来,谈曾经。

从他口中,我知道了他和孙潇潇的故事。

孙潇潇是他最深刻的前任,他和她在一起整整五年,他最好的青春都和她在一起。

他们曾经很要好,可最终还是敌不过现实。

因为她想要出国,他还帮她精心挑选了国外的学校。后来,她回国后选择留在了上海,江俞却选择留在了南城。

于是,他们和平分手。

我清楚的知道了他曾经的几段感情经历,他也了解了我一如白纸的感情经历,但那时的我除了心里有过一瞬感慨后,更多的便是释然。

毕竟他已经三十多岁了,又是各方面都很出众的男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故事呢。

晚会结束时,我看到孙潇潇挽着一个男人上了跑车。

我缩缩肩膀,站在酒店门口等江俞口中的惊喜。

但我万万没想到自己会一语成谶。

那个晚上我等了江俞很久,他始终没有出现。

可我却看到了孙潇潇发的一条朋友圈。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今晚的月色真美。

配图是一张圆月。

我笑,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临走时孙潇潇特意要加上我微信的原因。

我给孙潇潇发了条微信,自己打车回家。

意外的是,江俞居然比我早一步出现在家里。

我刚开门,他就端着一大捧我最爱的碎冰蓝玫瑰出来了,嘴里还唱着不着调的自编自导求婚曲。

在摇曳的烛光里,他单膝跪下,冲我举起了手中精致的钻戒。

他的额头上有汗珠,看我的目光充满了紧张,喉结滚动,他开口:“小傻子,你愿意做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江太太吗?”

有泪珠砸落在他的手背上,我扶他起身,让他帮我戴上了戒指。

戒指是专属私人订制的一个小众品牌,但因为造型别致,老板又性格古怪,向来一单难求。

我看着镂空的小玫瑰钻戒,镂空的中心,小王子手里捧着一个钻石。

江俞低头吻我,我双手环住他的脖子,钻石在灯光下,格外耀眼。

折腾到半夜,我洗澡出来,江俞人已经睡着了。

手机在桌面上忽明忽暗,我怕吵醒江俞,俯身拿过手机走出卧室。

微信接二连三的弹出来。

“你真的以为江俞他会一直爱你吗?”

“半个小时前,他和我在南城大学月下重逢,他告诉你了吗?”

照片里的男女距离很近,哪怕看不清楚人脸,仅凭一个背影,我就认出了那个男人是江俞。

我忽然想起刚才随口问他为什么身上有香水味。

江俞只是轻轻的揉乱我的长发:“小傻子,当然是去赚钱给你买钻戒。”

7

和江俞提出分手后的整整一周,我和他都在争吵。

吵到最后,我们开始了冷战。

说来说去,不过是各持一隅。

他坚持自己只是醉酒,他和孙潇潇并没有旧情复燃。

我问他:“那你为什么要骗我?”

江俞盯着我的眼睛良久,他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看着他沉默了很久。

开始冷战的第二天,他轻声细语的哄我和我讨论挑婚纱的事情。

我猜,他这是找给自己找补,也为我们的感情找补。

但我只是回了他一句话:“江俞,我们回不去了。”

“为什么?”

“那天晚上我问你身上的香水味是从哪里来的,那晚你和孙潇潇见面了,对不对?”

“没错,我是没有告诉你,但我不告诉你只是怕你多想,我和她早就过去了,我只是怕你知道我和她吃饭你会生气。”

我停顿了很久,最终摁下了发送键:“可你还是和她睡了。”

冷战的第二周,周三晚上是七夕前夕,我主动打电话约他出来看电影。

意外的是,那场电影除了我一个人在外候场,空无一人。

江俞来时,影片已经开始了十分钟。

和我在一起后,这是他第一次和我约会迟到。

以前无论遇到什么特殊情况,他都会准时到的。

有次他因为一个难缠的客户在路上耽误了十分钟,因为着急来找我,被车子蹭到,脸上的伤疼了半个月才好。

他自然的抓过我的手:“这是什么电影?”

我没有理他,全程的注意力都放在电影里的男女主角身上。

我突然想起,这是我和他第一次正式看电影。

曾经我们说过很多次要一起看电影,起初是没时间,到了后来还是没时间。

观影途中,我听到一向不爱看爱情片的江俞感触很深,接连叹气:“你说这个男主角为什么这么怂啊,他倒是往前迈一步呀。”

他这人很少评判别人的爱情,因为在他眼中,能够分开的爱情都不是真爱,就好比他和孙潇潇。

想到这里,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孙潇潇出现后的种种。

她回南城的第二天,就和他现在的男朋友分了手。

就是在她生日买下游艇送她做生日礼物的那位。

后来,她单独约过我几次。

从头到尾无非是告诉我,她和江俞当年分手是年少不懂爱情,如今她既然回来了,自然会拿回属于她自己的爱情。

我倒是不在乎她说的任何一句话。

“所以呢,你几次找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她见我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冷嘲:“林悠悠,我和他在一起五年,我们经历过了太多太多……我希望在我面前的你可以一直这样自信下去,但我不会放手的,我们拭目以待。”

在江俞和她隔离结束后,她又来找我,一脸得意:“我说过的吧,江俞他还是在意我的,他如果爱你,又为什么会和我那晚在酒店?”

我笑了,她问我有什么好笑的。

“孙潇潇,那晚他是怎么上的你的床,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我深呼吸,懒得和她纠缠:“我和江俞会分手,但不是因为你。”

影片结束,江俞先一步起身,他想要缓解这段时间的尴尬,问我:“我错过了开头,不如你晚上回去给我讲讲?”

我挣脱了他的手:“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他的神情突然变了:“所以,你还是选择和我分手?”

我和他在一起朝夕相处那么久,一句话就能明白彼此话里的深意。

“小傻子,就像刚才电影里演的,你难道不觉得很遗憾吗?这种遗憾明明是可以避免的。”

“只要退让一步,努力一下……”

我微微仰头:“江俞,生活的真相就是这世间多的是不圆满和遗憾。”

“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生气,那是因为我毫无保留的信任你,我信任你是因为我相信你不会骗我,我给过你机会的,可那晚你明明见的人是孙潇潇,我想你会说这是善意的谎言,但善意的谎言它的本质还是欺骗。”

“那个男人呢?你和他在一起一晚上,你和他就没什么吗?”

“江俞,苏琛他是我表弟。”

江俞脚步顿了下:“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表弟?”

我笑着摇头:“都不重要了。”

“就像你接受不了室内23度以上的空调,我也接受不了任何欺骗和出轨,或许那天晚上你确实是被孙潇潇套路,醉酒之后才会和她发生关系,可结果都是一样的,你还是和她睡过了,这对我来说,都是背叛。”

江俞没有说话,陷入了沉默。

“我非常开心和幸运能够认识你,我甚至不敢想象之后没有你的时光……但回不去了就是回不去了,就好比电影里的男女主角,错过和遗憾就是他们的结局,而我和你分开也一样,我们的感情已经缺了口,便不再完整,对我来说,不完整的爱情,我宁愿不要。”

江俞的眼里亮晶晶的。

很久之后,我听到江俞对我说好。

原来,一个人和一个人相爱真的很容易,可一直在一起又很难。

这是我和他看过的第一场电影,却也是我和他最后一次一起看电影。

而我和他的故事,从夏初开始,最终止于夏末。(原标题:《缺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