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青往事:南腊河畔,有他难忘的记忆,那位知青姐姐,你还好吗

草根情感故事茶社

2022-08-13 10:07吉林

关注

上海知青杨文杰是六九届初中毕业生,毕业后去了云南西双版纳,在兵团兴修水利生活了四年,后来因病回到了上海。说起当年的兵团知青岁月,杨文杰还记忆深刻,他说南腊河畔有他难忘的记忆,他在那里曾结识了一位漂亮的知青姐姐,那位叫吴爱娣的知青姐姐,至今还深深藏在他心里。
1969年12月初,刚满十六周岁的杨文杰和一帮要好的同学,坐上了上海开往云南的火车,后来又换乘汽车,一路风尘仆仆,历时十多天,总算来到了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勐腊县,他们在那座美丽的边陲小城住了一晚,还没顾上欣赏小城的风景,第二天就坐车去了连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杨文杰和他的几名同学被分在了水利二团十一连,经过短暂的军训和政治学习,他们就投入到了紧张的水利建设中去了。当时他们的任务是挖渠引水,任务很重,每天早晨半个小时的早操,饭后就扛着工具出工,午饭在工地现场吃,晚上五点多才收工。那时的生活条件很差,再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身体瘦弱的杨文杰很难承受,累得他偷偷哭过好几次。
第二年秋天的一个上午,杨文杰和一名战友在水利工地抬土筐,和他搭档的那位战友身体强壮,尽管他让大头给杨文杰,杨文杰抬筐还是很吃力,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笨的像一只鸭子。那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杨文杰感觉有点饿了,肚子一个劲咕咕叫,眼睛直冒金星。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抬着满满一筐泥土的杨文杰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等他醒来的时候,眼前站着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人,那人笑着问杨文杰:“你是上海知青?几岁了?体重多少?”杨文杰哽咽着说:“我是上海来的,十八岁,体重五十一公斤。”
那位中年男人低头思考了一下,又笑着说:“你别在工地干了,去炊事班吧。”就这样,杨文杰成了一名炊事员,负责择菜洗菜,给厨房打下手。事后杨文杰才知道,那位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就是他们二团的唐副团长。
转眼就到了1971年的夏天,在炊事班干了半年多,杨文杰的体重从一百零二斤增加到了一百二十斤,他的同学和战友们都说杨文杰明显胖了,也白净了。那年夏天,负责在炊事班买菜的王强自告奋勇去了水利工地,炊事班买菜的事情就落在了杨文杰身上。
离他们炊事班七八里路远的地方有一座傣族村寨,那座村寨离南腊河不远,寨子外面的山坡上有一大片菜地,满地都是绿油油的包心菜,经营菜地的是两位年轻女社员和两名中年傣族妇女,一番交谈后,杨文杰才知道,那两名年轻女社员是插队知青,她俩都是一年前到勐腊县来下乡插队的上海知青,是六八届初中毕业生,个头高长相甜美的那名女知青叫吴爱娣,比杨文杰大两岁。
那个寨子里的菜很多也很便宜,只是去那买菜要过一座便桥(用竹竿和木头搭建的便桥,能通过人力车和畜力车)),菜地还在山坡上,交通非常不便,可为了能让战友们吃上便宜的蔬菜,再苦再难,杨文杰也能克服。
从那以后,杨文杰经常去那个村寨买菜,每次砍完菜装满袋子,吴爱娣都会帮着杨文杰把菜背到坝下,装到推车上,帮他用绳子绑好。有时杨文杰也在吴爱娣她们的知青点吃饭,看看她们的生活条件更差,杨文杰心里很难受。有一次杨文杰在南腊河抓了不少鱼,他分一半给炊事班,留出一半给了吴爱娣她们。还有一次,杨文杰给吴爱娣她们送去了三斤猪肉和几个猪肉罐头。就这样,杨文杰和吴爱娣的关系越来越好,两个人的感情也日益加深。
经常去菜地买菜,杨文杰突然受到了启发,他们连队驻地周边的荒地能不能开垦出来种菜?那样既能节省费用,也不用到那么远的地方买菜了。知道了杨文杰的想法,吴爱娣表示赞同,她还告诉杨文杰什么季节种什么蔬菜,种菜的技术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了杨文杰,吴爱娣还偷偷送给了杨文杰一些蔬菜种子。

图片来源网络
利用早晚时间,杨文杰在他们连队驻地附近开垦了一片荒地,种上了卷心菜和土豆,看着绿油油的菜苗,杨文杰心里很高兴。
1973年初秋,杨文杰又去吴爱娣她们那买菜,等吴爱娣帮忙把几袋子菜装到推车上准备往回赶时,空中突然下起雨来,雨很大,像瓢泼一样。实在不能走了,杨文杰跟着吴爱娣跑回山上,两个人钻进了菜地边上的窝棚里(夜间有男社员在那个窝棚里睡觉看菜)。
过了一个多小时,雨才停了,两个人牵着手从窝棚里走了出来,看着泥泞的小路和流淌的雨水,杨文杰还真为难了,七八里路,咋回去啊?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杨文杰总算把菜推到了南腊河畔,可河水暴涨漫过了便桥,一个人空走勉强能过去,推着推车可就难了,何况推车上还有一百多斤菜。
就在杨文杰站在河边桥头犯愁时,他们炊事班的两位战友来接应他了。那两位战友趟着没踝的河水,小心翼翼走过便桥,一人扛着一袋子菜去了河对岸。看桥面上的水不深,杨文杰慢慢把推车推上桥面,小心翼翼往南腊河对岸走。快到河对岸的时候,车轮偏离了桥面,推车上的一袋子菜连同推车一起落入了滚滚的河水中,杨文杰站立不稳,也落入水中。
两位战友把杨文杰从下游几百米的地方拖上岸时,杨文杰已处于昏迷状态,那两位战友经过一系列的施救,杨文杰才有了呼吸。只可惜炊事班那辆唯一的双轮推车,再也没有找到。
杨文杰在那次落水事故中虽然大难不死,可他的身心都受到了重创,那辆双轮推车是他们炊事班最好的运输工具,买粮买菜都离不开它,弄丢了那辆双轮推车,杨文杰很心疼,虽然领导和战友都没说啥,可杨文杰还是愧疚自责了好久。因为那次事故差点酿成大祸,炊事班班长就不让杨文杰买菜了,让他带领两名战友负责开荒种菜。
那年11月初,杨文杰请假去了一趟南腊河对岸的那个傣族村寨,他想念吴爱娣了。可到了那才知道,吴爱娣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去上大学了,具体去了哪,都说不太清楚。曾经和吴爱娣一起管理菜地的那位上海女知青告诉杨文杰说:“爱娣姐走的时候说了,要是能见到你,让我转告你,让你忘了她吧,原谅她的不辞而别。”
回到连队驻地,杨文杰病了,当晚就发起了高烧,连队卫生员给他打了退烧针,还是高烧不退,一连三天,杨文杰都处在半昏迷状态,滴水未进。战友们看情况不妙,征得领导批准,把杨文杰送到了县医院。在县医院治疗了几天,杨文杰基本清醒了,但还是无精打采,吃不下饭,天天昏昏欲睡。
那年年末,杨文杰办理了病退手续,回到了上海。
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杨文杰考上了一所技校,毕业后分配在邮电局工作。到了1985年,杨文杰才结婚成家,因为他心里一直放不下吴爱娣。后来听说吴爱娣生活得很幸福很富足,杨文杰心里也就释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时隔这么多年,每当说起当年的兵团知青岁月,杨文杰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那种苦涩中掺杂着些许的幸福、甜蜜和无奈,回味起来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和苦中带甜的滋味,令他心痛又激动。南腊河畔,那里有他永远难忘的记忆,他说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在南腊河畔的那段知青时光,更不会忘记和蔼可亲的唐副团长和亲如兄弟的战友们,还有那位知叫吴爱娣的知青姐姐,你还记得那段幸福又美好的时光吗?
作者:草根作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