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次“尴尬”的同学聚会

你说我听着

2022-08-13 09:05山东

关注

上午和同学无意间聊起上次的同学聚会,想想都觉得挺尴尬的。自从这次聚会之后,我们再也没有组织过大型的聚会,大多是几个要好的同学小聚一下,我倒觉得这样反而挺好。

那次的聚会是我们文科重点班毕业20年后,由班长发起的。班上45个人,但在本地的也就12个人,他们大多在政府部门和学校任职。班长发起聚会的缘由是他刚刚升职,从基层调到了市里,正是春风得意之际,他在群里通知在当地的同学,晚上请大家出来聚一下,不用AA,算是和他一起庆祝下。同学们一听,纷纷对班长表示感谢和祝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知道是不是凑巧,“校花”刚好从上海回来看望父母,她在群里也回应了,说她晚上也会来参加。群里男同学一听校花也会来,顿时沸腾了,那些在外地的同学恨不得打“飞的”回来。当年校花在学校可是风云人物,长得和“瓷娃娃一样”,无论走到哪,都被人夹道欢迎,就连她放在学校橱窗的照片,都被人砸破玻璃拿走。为此学校还调查了好长一段时间,那会儿还没有监控,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同学们想见校花的心思大概也能猜到,当初他们大多没有勇气表白,如今都有个一官半职的,觉得自己有点底气和自信了,也想知道当年那么骄傲的校花嫁给什么样的人了?如今又变成哪副模样?群里喧闹了一阵后,有同学小王说,他和同届理科重点班的同学一直有联系,他们在本地的同学有10个人,也在政府部门工作。因此他提议晚上邀请他们一起参加聚会,人多热闹一些。小王的提议很快得到大家的赞同,很快理科班的同学都被小王拉进了群。其实我也知道他们的想法,大家都在体制内,以后相互好有个照应。

唯独班长一直没吭声,我猜到他估计在犯难,突然多出一桌子人来,他肯定也要考虑。于是我在群里说:“欢迎理科班的同学们,晚上大家一起聚聚,我个人有个提议,晚上聚餐还是大家AA如何?”班长私信我说“谢了,兄弟,倒不是钱的事,主要我在考虑大家不熟,能不能玩到一块”。我回了句明白的。过了一会儿,文科班的人都不做声,理科班有位女同学第一个回应:“好啊,AA最好,大家以后可以多聚聚”。另一个理科班的同学也说AA好。

班长这时说话了:“欢迎理科班的同学,晚上我定了地方,现在给店里打电话再加一桌,六点半见,我把定位发到群里”,大家都回了一句收到。到了约定见面的时间,校花是最后一个到的,她行色匆匆,和大家微笑点头打招呼,还是以前的招牌微笑,岁月不曾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反而多了些许成熟和妩媚,同学们一见校花进来,纷纷起哄,仿佛又‬看‬到了20年前那些熟悉的场面。

校花显然早已见怪不怪,径直朝我走来,然后很自然的坐到我旁边,几个男同学露出猥琐的表情,对我挤眉弄眼的。我假装没看见,这时,校花凑我耳边吐气如兰地说:“加你微信怎么都不通过?发短信也不回?本来想你来接下我的”。我一听,拿出手机一看,还真有添加请求和短信,连忙说是开车没看手机。校花脸上才稍稍好看点。小王请班长点菜,让他看着安排,这架势就明摆着想让班长请客。我见班长脸色不太好,就轻轻碰了下他,他反应过来开始点菜,看得出他有意避开那些比较贵的特色菜。可这时偏偏饭店老板又不太开眼,跑过来热情介绍店里的两道招牌菜,班长脸都绿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读书时,班长就是比较小气的一个人,但又很好面子,我比较了解他。我凑他耳边小声说:“一会儿快吃完我再提一下AA,第一个掏钱,万一没人响应,今天的费用我出一半”。班长立马笑呵呵的拍了拍我,然后豪气干云地说:“同学们,来,把酒打开,大家都倒满杯中酒,第一杯我敬大家,都干了啊”。大家都站了起来,一口气干了杯中酒,落座后大家相互聊了起来,很是热闹。有的吹嘘自己挣了多少钱,有的说自己刚升职加薪,喊他名字还不高兴,带上职务就喜笑颜开。校花挨着我坐,很细心的要帮我烫碗,擦桌子,我连忙阻止她,冲她笑了笑说:“还是我自己来吧,不然这帮人还不得吃了我?说完给她倒了杯酒,递了张纸巾给她”。

校花娇笑着说:“你还是从前的老样子,胖了些,更有男人味了,也更沉稳了,不知道谁好福气嫁了你,真是羡慕死人”。我笑了笑:“中年发福了,你倒是没什么变化,还是一样漂亮,你看同学们看你的目光,就知道你魅力不减当年,哈哈”。校花看都没看他们,笑着说:“对于那些人,我从来都是视而不见,太肤浅了,只知道看女孩子样貌,我不喜欢这样”。我见她看我眼神有些异样,连忙帮她把碗里的水倒掉,又给她盛了碗汤,招呼她多吃菜。

我敬了同学们一轮酒,最后轮到校花,和她碰了下杯,我先干了,校花也一口干了,脸上很快就红了,我让她慢点喝,她白了我一眼说道:“20年不见,难得见到你,真高兴,要是读书那会儿有这样的机会该多好”。我避开她的眼睛,起身去另一桌敬酒,回来后,班长过来敬大家酒,他笑呵呵地说:“见到校花开心吧?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校花恢复单身了,后面怎么做就看你们的了”。校花一听,气愤的对班长翻了个白眼,我也有些诧异的看了眼校花,然后站起来和班长喝酒。

我见同学们吃的差不多了,借上洗手间的功夫去吧台问了下多少钱,好心里有数。吧台很快把金额算出来了,加上酒水,两桌一共五千七百多点,我跟吧台说待会儿过来结账。回到座位上后,又喝了几杯酒,然后站起来说:“大家还要加菜吗?不加的话把单买了,我提议大家AA,以后可以多聚聚,不能让班长一个人破费,你们说对吗”?校花第一个支持,然后是之前理科班的女同学。班长不知道跑哪去了,没看见人,估计是有意回避吧?

我看到好几个文科班的同学极不情愿的掏钱,有的还在窃窃私语,甚至小王朝我投来不友好的目光,仿佛在说:“要你带这个头干嘛?说好了班长请客的,还要我们掏钱,下回不来了”。我无视他们的目光,问心无愧就行,本来这么多人就应该AA,不然也不会长久。过了一会儿,班长掐准时机出现了,假装喊服务员过来买单,我对班长说,大家还是AA吧,都把钱发群里了,总共5700,零头抹掉了,22个人,每人260。

班长故作埋怨地说:“不是说了我请客吗?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怕我付不起帐?”校花这时说道:“大局长当然有钱付账,但这是同学们的意思,同学聚会当然得AA啊,哪能让你一个人掏钱?”我也附和了一句,班长这才就着台阶下,说道:“那怎么好意思,这样吧,哪天再我安排,下回可不许这样啊”。

一场聚会,最终草草收场,原本计划的K歌大家也没了兴致,一个个告辞离开。几个男同学想找机会送校花回去,可见校花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他们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班长把他们一个个送上车,给我发了条微信:“谢了,兄弟,把握好机会,我先走了”。我回了句好,然后看了看校花,问她住哪?校花说:“时间还早,我们要不去唱歌吧?记得你唱歌很好听,以前学校你总上台,可迷倒不少女同学,其中也包括我,可你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很难让人靠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摸了摸鼻子,笑了笑说:“我有吗?当初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没考虑别的,可能忽略了你的感受,这样不是很好吗?同学们都有好的前途,没有耽误学习”。校花嗔怪了我一句:“呸,瞧你那样儿,生怕谁占你便宜似的”。我拿出手机打了代驾电话,不久代驾就来了,问了校花家里的地址,我把她送回家,路上她几次借着酒劲往我身上靠,都被我用手扶倒。我回家的路上,收到校花的微信:“我恨死你了,以后再也不想见你了”。我回了句,我们永远都是好同学,早点睡,晚安。

这只是那次同学聚会的一个小插曲,其实这一幕每天都在上演着。有人说,同学聚会,拆散一对是一对,这句话也不无道理。这次的聚会,也看到人性的另一面。如果我是班长,既然提出自己请客,硬着头皮也会负责到底。而像小王那些同学,是抱着蹭便宜的心理,把别人的钱不当钱,还叫一桌子大家并不熟的理科班的人来,他好借此拉近同他们的关系,可最后事与愿违。

同学们也早已不是当年的懵懂少年,昔日的同窗之情又还剩几分呢?许多人,许多事,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变淡,一切都顺其自然,不必强求。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