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尹国明:FBI被袭,山雨欲来,至暗时刻的美国希望在哪?

秦安战略07

2022-08-13 09:25四川

关注

【编者按】本文由作者本人授权,“秦安战略”平台独家原创刊发,转载自公众号“明人明察”,有很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网站报道,当地时间周四,一名男子试图闯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俄亥俄州辛辛纳提市的办公室,还持枪与FBI人员进行对峙乃至交火,后来被FBI击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恶之花绽放的土地,是什么让一个善良的老汉(其实没那么老)拿起了枪?FBI的枪口为什么就不能抬高一寸?

先把公知的话说一遍,让公知越来越无路可走。这一枪,还有可能把公知的心打碎了。

美国可是他们的理想国,即便美国在病毒面前草菅人命,也没影响他们对美国的信仰。在他们看来,只要民众手中有了选票,什么都可以没有,包括平民的生命。理想国,怎么会因为政治争斗,发生民众和FBI这种强力国家机器对射的暴力事件呢?公知发现学的理论又不好使了。

发生在周四的这一幕是特朗普庄园突遭FBI搜查事件的继续。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网站的报道,这名男子是特朗普的支持者,NBC从“协助FBI的知情人士”处得知,希费尔不仅出现在2021年1月6日的“占领国会山”事件现场,而且还在特朗普被FBI“抄家”后,在网上发帖要拿枪报复,杀死FBI人员!

这位猛一个人拿着枪去了FBI办公场所,被发现后,希费尔并没有投降,而是“一度将车停下,一边利用车子做掩体,一边向着追捕他的FBI探员开枪”。根据CBS的说法,这场对峙从上午10时一直持续到了下午近4时。最终,在下午3:52左右,当希费尔再次向FBI探员开枪后,被击毙。

这是一位敢说敢当、说到即做到的猛人。昨天还看到有人说,美国民众已经被驯服得差不多了,面对华尔街贪婪搞出的金融危机,面对美国日益扩大的两极分化,面对美国政府在病毒面前的不负责任造成百万人生命陨落,面对严重通胀下日益艰难的生计压力,他们绝大多数选择了沉默,选择了忍耐,继续把希望寄托在选举游戏上,盼望选出一个真正的拯救者,像好莱坞电影塑造的美国英雄一样,带领美国走出困境,让美国重新伟大。但美国非但没有重新伟大,反而越来越乌烟瘴气了。

特朗普作为一个前总统,庄园遭到“抄家”,这在美国历史上还是首次。美国又一次创造了历史,上一次,是发生在2021年,支持特朗普的人认为选举存在不公,攻占国会大厦,形成了当时美国最美丽的风景线

FBI对特朗普进行抄家搜查,很多人猜测,这跟未来要进行的选举有关。特朗普更是直接指责,这是民主党的拜登以此阻止他参加下届美国总统选举。

政治这种游戏,一旦打破规则,那就容易失控到不可收拾,因为你做初一,别人就可以做十五。

美国的选举游戏出圈到带有血腥味儿,不是从现在就开始的。远的不讲,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Janet Tavakoli等媒体整理后发现:短短6星期内,与克林顿家族丑闻相关而离奇死亡的有5人:

1.Mike Flynn, 美国Breitbart News网站编辑,2016年6月23日猝然死亡。当天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克林顿的现金:比尔克林顿以及希拉里于2014年设立了他们自己的中国基金。”

2.John Ashe, 联合国前官员,在原定出庭指证克林顿家族以及民主党的日期之前,2016年6月22日,健身时死于举重“意外”压断喉咙。

3、Seth Conrad Rich,民主党职员,2016年7月8号那天,在前往FBI办公室配合调查克林顿家族某一案件的途中,遭人枪杀,当地警方称,这是一起随机杀人案件。

4、Victor Thorn,调查记者,2016年8月1日被发现在家中自杀。他曾专门调查研究克林顿夫妇,出版的最后一本书是:《给克林顿加冕: 为什么希拉里不应该入主白宫》。

5、hawn Lucas,代表桑德斯支持者起诉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欺诈的律师Shawn Lucas,他的女朋友在2016年8月2日这天回家后发现,他躺在浴室地上死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样的现实情节,简直比《纸牌屋》还令人感觉不可思议。现实的创造力永远是高过编剧的想象力。

美国的政治本来就充满阴谋与杀戮,但以前做得更隐蔽一些,因为不想把美国体制的“民主”外衣全扒光了,“皇帝的新装”游戏还得继续。但这几年美国的政治操作越来越不讲究了,丑陋得越来越不加掩饰了。

这是美国国内危机严重,正在一步步走向至暗时刻的征兆。美国的危机不只是表现在老人政治上,也体现在政治斗争越来越没有底线。

美国的社会经济现在的承压能力很脆弱。为了应对极大可能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病毒,在美国政府要求下,美联储变成了超级“核动力印钞机”。从2020年到2022年5月,两年多的时间,美联储资产规模就从2020年年初的4.2万亿扩张为8.9万亿美元。水量实在太大,引发了四十年以来最严重的膨胀,简直要把拜登吓坏了。美国40%的家庭拿不出1000美元现金,4000万人需要不同程度的食物救济。这么大的群体对严重通胀的承受力如此之弱,美国政府因此现在很紧张,这可是搞不好就会爆发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的事情。美国相关机构把遏制通胀作为首要任务。

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已经超过30万亿美元,这个数字增长游戏还在继续,因为美国已经只能依靠发债才能维持财政平衡。以前靠全力开动印钞机,政府才有资金给民众发疫情中符合条件的民众发补贴。现在多印出来的美元就要把美国淹没了,继续大规模印钞也没法继续了,美国政府也没有太多能力给民众发通胀补贴了。

财政越来越捉襟见肘,债务包袱越来越大。蛋糕不够分了,内部各种矛盾也就激化了,政党之间的斗争也越来越顾不得脸面了。

美国现在应该先收缩。没有了全球大国的实力,就不要硬撑全球大国的框架。特朗普虽然说话有时候不靠谱,但他的收缩政策是靠谱的。

特朗普的收缩也只能是缓解一下美国的危机,因为美国危机的原因,还是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一个要土地有土地,要资源有资源的大国,本土和平发展了一两百年,到今天竟然政府没钱,大多数美国人没钱,还都背负上了越来越沉重的包袱。那么积累了几百年的财富到底去哪了?这个问题只有去马克思那儿找答案了。美国的贫富悬殊程度越来越严重,数据可以说明一切。

所以,我们不能学美国极力推荐给我们学的制度和体制,美国捂着盖着不让我们学的先进技术,那才是我们应该学的。

特朗普能够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胜出,已经说明美国的内在危机已经发展到比较严重的程度了。如果美国像以前那样岁月静好,特朗普这种非主流政客是不可能有机会的。要不是民主党利用超级代表人机制耍流氓,把桑德斯挡在了初选这一关,那一届两党大选,很可能在左翼的桑德斯和右翼的特朗普之间进行。

美国的传统建制派范围内,民主党的左翼自由主义和共和党的右翼自由主义,都缓解不了美国的危机。美国的危机就是在两党游戏中一步步发展到快要不可收拾地步的。美国或者向左找突破口,或者向右找机会。

只因为美国是资本当家,掌权的富人最反对重分蛋糕,连尊重资本秩序、只是要求稍微公平点分配蛋糕的桑德斯都不被容忍,美国只能选择特朗普的民族主义,向右转了。

因为特朗普的民族主义不肯承认问题在内部,在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只能把问题甩锅给认定的外部对手,民族主义也解不了美国的问题。

美国人只能烂苹果里再挑一个看起来稍微不那么烂的,结果拜登上来之后,发现烂的更厉害。

美国现在就像风箱里的老鼠,换了一届又一届,左冲右突,还是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出路。

美国现在要么学德国走上国家主义道路,对外进行扩张,这是资本主义传统的技能。但核武器时代了,这一套不好使了。要么,就搞社会主义,用社会主义的药方治资本主义的病。这个社会主义,还不能是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因为这种民社的改良,美国资本不认可,不给这个机会。改良主义的改革,救不了美国。改革治不了美国的病,美国的前途只有革命。

革命就需要更多的美国人民觉醒,需要更多勇敢的美国人民站出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