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网友分享灵异故事:关于我遇到的“替死鬼”的故事

真实灵异鬼故事

2022-08-12 21:21河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妈妈是在单位幼儿园工作,我就是在她上的看护下上完小中大班,直到上小学才不用跟她一起每天上下班。我记得我小时候跟着我妈上班可痛苦了,尤其是冬天,六点多一点就要被从温暖的被窝里拉出来,外面天黑洞洞的,没有一丝亮光,我边睡边穿衣服,来不及吃早饭,就迷迷糊糊的跟着她赶班车。这种情况好像打我回姥姥家就开始了,直到4、5岁。我妈可能被别人说的有些怕了,就改成骑自行车上下班了,(在八几年离婚是很难看的事情,过年时我太姥姥都不让我和我妈出门。好不容易有一年在过年时得到批准,我妈带我出去看放炮的,还撞着邪了,下一个事我再具体说)。

每天跟我妈骑自行车上下班对于我来说跟赶班车没什么区别,还是一样的早起,只不过多了路上看风景的时间。一下雨就惨了,土路上全是泥,有车不能骑,要推着,有时我都走过去了,发现凉鞋给粘在泥里了,风吹日晒的,天天还得坐在车大梁上,下车腿都没感觉了,我那时太傻,不知道反抗,坐班车怎么了!谁爱说让她说去!

我妈每天抄的近路要路过两条铁路,两条铁路之间是一片很大的菜地,在我们上下班的时候是看不见多少行人的,早上太早,晚上人家又都回去吃饭了。第二条铁路穿过坟地,新坟旧坟一大片,尤其是清明时尤为壮观,每次到那里我都闭着眼,不敢看那些大馒头。穿过坟地和第二条铁路,就要上一个陡坡,上班时是过了铁路就要上坡,回家正好相反,是先下坡再过铁路。陡坡和铁路之间有一个能推拉的门,应该在过火车有人把门拉上,但由于平时没什么人从那条路走,那个门早就没人管了,一直是推开一半的状态,为了固定那个门,门的两侧还修了两堵高高砖墙,非常挡视线。事情就发生在这个铁门通向铁路的地方。

好像是我5、6岁的时候,那时我妈压力特大,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个孩子生活的很艰辛,又要挣钱,又要忍受别人的指点,单位工作还不顺。有一天早上我妈起来就跟我姥姥说;妈,我梦见一个鬼,带着我到铁路那,让我替它。姥姥听完就哭了。说让我妈最近路过那里时要小心。但日子是要过的,班是要上的,怕也要从那里走的。

我妈就硬着头皮带着我从那条路走,好像那几天没什么事发生,我们也就渐渐把这个梦忘了。直到有一天我妈下班,带着我回家。到那个陡坡时,平时都是我在后面拽着车后座,做人力刹车片,(据说这样是为了锻炼我,我看应该是省得捏闸费手闸)。那天我妈也没提前让我下车,也没捏闸,直接从坡上就骑下去了,快到铁门时,突然从门旁的草里窜出个男的,一把就把我们骑的自行车拽住了,由于惯性我们三个都摔倒了,我们倒地的同时,一个火车头在我们前面开过去了。我发誓那个火车真的没有鸣笛!我和我妈连摔加吓,坐在地上半天都没起来,那人边数落我妈边站起来走了,我们连个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一会我俩缓过来,那人早就没影了,要不叫那个无名的叔叔,我现在不死也是个残废--不过估计第一种可能性大些。

我突然想起来我妈做的梦,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冲着坟地喊;谁要欺负我妈,我跟它拼命!喊的时候挺牛b,喊完就后悔了。嘴这不是贱吗!真要是鬼求替代,看见到嘴的机会飞了,已经很生气了,我还搓火!人家就是要你的命,你还拼命!拿肉包子赐(cei,四声,打)狗!赐(cei)多少都不嫌多啊!

晚上回家我俩也没敢跟我姥姥说,怕她难受。就说骑车回来摔的,幸好没摔着筋骨,就是破皮出点血。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后来也没在发生什么危险,我们也暂时不敢走那条路了,我慢慢还得意了几天,想是我气场比较大,镇住了那货!

补一下场景插图:

行车路线图,中间好像还有一条臭河沟,没画上。

第一条铁路那里也出过事,不过是个事故。一个火车把一个接亲的吉普车给撞了,车上新娘新郎和几个朋友都挂了,死了6个,只剩个9岁的小孩,双腿残疾。

幸存的小孩说那个车为了超近路,他们就从草丛中横穿铁路,开到铁路上就熄火了,司机下车看看车也没什么毛病,就走了去找人帮忙了,那一家子就跟车上唠嗑,一会听见火车鸣笛才慌了,想下车发现车门打不开了,结果一个也没跑了。只有那个小孩让他妈摁到座位下才没死。

事故现场离我小舅家很近,在他家楼上就能看见,我们几个小孩去他家看我刚出生的小表弟,正好赶上那个车还没有被拖走,我表哥就非要拉着我去看。我远远的看见是一个比120吉普大很多的车,黄色的,车顶棚在救援时给掀开了,沿着铁路两边算落着好多碎玻璃,还有女士高跟鞋什么的。那辆破车就在铁路边的树荫下停着,我一看出事故的地方根本没有路,开什么车也得憋火。

过几天我小舅说,那个破车停的地方没路,拖车一直进不来,周围的人已经把能拆的都拆走卖废品了,除了点碎玻璃,已经没剩什么了。

我记得那年好像是90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记不清那个叔叔长什么样子了,估计他现在也得5、60岁了,祝您身体健康,要是没有您,我也长不了这么大。

好人一生平安!

可能这事情有过了一个月吧,我们又开始走那条路了,绕路实在太远了,而且也到了夏天了,天变长了。不过我俩是小心加小心,我从那以后成了上坡时的助力,下坡时的阻力,一见有坡,二话不说马上下车。直到认识我男朋友,他骑车带着我,见坡我都忍不住推车,(哎,小时候养成的习惯啊),把我男朋友感动的,说我懂事......

扯远了,接着说。自从我们又走了那条路,我就不像以前那么害怕那些坟了,因为我认为鬼也怕横的!(你个小屁孩算什么横的啊!)可能在之后又过了一个多月吧,有一天晚上特闷热,我平时都是跟我妈睡的,那些天我妈出去好像是去山东进布匹回来卖,不在家。我三姨正好回娘家,我就跟她一起睡。毕竟不熟悉,不愿意挨着她,我就挪到上铺睡。我姥姥家是开幼儿园的,那时的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还一人一个单人床,那时我家就是大通铺,上面在焊一个铁架子,铺上木板,又是一层。白天幼儿园里的小孩是头朝里竖着睡,晚上我和我妈就横着睡,宽敞。我一直都想在上铺睡,我妈在家时她不让,怕我晚上掉下来,她不在家我正好上去新鲜一下。就爬上去了,我三姨也没拦着。

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的好像看见打闪了,屋子一下子特亮,紧接着又暗下去了。我心里还想;怪不得这么闷,原来是要下雨。可等了一会,没听见雷声,我正纳闷,突然屋里又闪了一下,借着那清冷的亮光我看见我睡觉的屋门口站着一个人型,我也不知我是怎么在一瞬间看见的那么清楚,那个大哥的头发有半尺长,橘黄色,向上竖着。身上没有衣服,肚子很大四肢极瘦,皮肤是钴蓝色的,胳膊从它头上向后画圈,有点像在做广播体操。我想喊可出不了声,身体也动不了,只有汗顺着我的脸和身上滑下来,还挺痒的。它开始只是站在门口不停的摆动胳膊,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像闪电一样的光,它向前移动,就是电视里的特技一样,瞬间向前转移了2米,我根本没看见它的腿动。几次它就来到我的床旁。我睡在2层,为了方便阿姨看护孩子,2层的高度正好是阿姨站着就能看见的高度,也就是说那货的头就在我的头边,你想象一下,你一睁眼,看见你床边一哥们正看你,而且还是个造型那么非主流的货!离近了我看见它的舌头是紫的,在外面伸着有一扎长。它就这么看着我,我也动不了,急得都要吐血了,真希望当时能昏过去,可我除了动不了,其他的感觉异常灵敏。

那货就那么站着看着我,手还不停的向后画着圈,我好像知道它心里说的话,它就是铁路那求代的东西。

我当时真恨自己,怎么总犯贱,多少回了,总是没记性,要是跟家大人一起睡,不就没事了。还有我三姨,你也不看看我,万一我要是从2层铺上掉下来,你怎么跟我妈交代啊,睡得真叫一踏实,呼噜呼噜的!

我就绞尽脑汁想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就是这货不把我怎么样,我早晚也得出汗把自己淹死。

突然我想起来,好像我妈从上次出事后就开始念个什么经,(那时太小,后来才知道是大悲咒),可我也不会念啊!只记得我妈让我背了一句“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我那时小,背了几遍就背下来了,因此还受到了表扬)。

我就心中狂念这句,没多久,这货就走了,走的时候它的姿势很奇怪,是退着走的,不是转身走,就是脸还是朝着我,胳膊向后挥动着,也是一闪一闪的就消失了。

它走后我一翻身就能动了,连忙爬下上铺,我三姨被我弄醒了,一摸我一身的汗,她问我怎么了,我不敢说,就说做梦了。

我从上了小学也就不再从那片坟地走了,后来再也没见到过这货,若干年后有路过一次,那里大变样,坟都迁走了,好像那里开发建楼了。

我惊醒时看见的景象,记得很清楚,但忘记它有没有穿内裤了,那里看不太清楚。只对它的脸和动作记得很清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货就这么看着我,盯了我有多久我也没印象了,只是吓得狂出汗,第二天我姥姥去叠被时说:怎么连枕头都尿湿了!?

如果有吓到谁,我说句对不起了,现在虽然都过去20多年了,你感受到的恐惧只是我当时的几分之一。也正是这件事,在我心中种下了慧根。我当时就想到,有时人力所不能及时,只能念佛。我没有说是宣传什么,单纯的只是我个人的信仰。请大家不要妄加评价,你信也好,不信就当看鬼故事了,要是因为我说的而诽谤佛法,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因为是由于我的话让你起了烦恼诽谤三宝的。你要是不信,就只骂我个人好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