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太苦了!中国大学生来新加坡,被骗、被欺、被坑…

新加坡眼

2022-08-12 19:41重庆

关注

编者按: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对都在新加坡奋斗的中国打工人来说,当然也是受用的,可是案例中的主角却被自己的同胞霸凌,最终被坑入狱…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文节选转载自《萧遥法外》刑事篇【58】

案件概述

尽管本案里的两名主角不是亲兄弟。但是他们都是来自中国的客工。这些客工离乡背井,越洋到新加坡来工作,目的就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以便让远在家乡的亲人能够过上更美好的生活。可悲的是,本案的两名客工却为了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而大动干戈。结果,一人被判入狱两个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案的被告来自中国,是一名大学生,在中国工作了近十年,在事业上已经达到中层管理的级别了。可是为了增进自己的视野,他一心想出国提升自己的技能和吸取海外工作的经验。加上被告的英文水平非常好,所以在众多的选择当中,他选择了新加坡,他认为这是一个发展个人事业和学习的好地方。

可是,他万万也没想到,自己后来却成了新加坡严明法律下的一个悲剧人物。

一路波折,却遇到公司压榨

打从一开始,他来新加坡工作的道路就遇到了许多波折。

首先,在出国前,他和家人就已经欠下了一笔债。他是通过国内的中介安排到新加坡工作。按常理,缴付一些服务费给中介公司是正常,也是合理的。可是,当被告收到通知书被新加坡一家公司聘用后,那家公司的代表就到中国和被告见面,同时要求他付一笔几万人民币的中介费。被告出国心切,难得遇上可以到新加坡工作的良机,也不多想,马上就借钱把中介费给交了。

来到新加坡后才发现几个问题。第一,他 S-PASS 批文上所列明的公司和他在出国前签下的聘用书里所注明的不一样。第二,他的实际工作性质也和在聘用书里所注明的有很大的出入。第三,也是最大问题是,他所得的工资是他聘用书里所列明的一半。顿时,被告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可是,单身来到新加坡的他,人地生疏,在国内又负了债,因此他在没有比目前所得的待遇更好选择的情况下,只好忍气吞声,继续留在该家公司工作。

后来,他又发现公司迟迟没有让他到人力局完成手续。一个月后,公司突然买了一张到海南岛的机票要他马上离开新加坡。公司的负责人说这是例常的手续。公司需要他在海南岛等他新的准证批下来后再回来。被告当然是被这突发的事件搞得莫名奇妙。可是,在权衡一切后,他还是毅然的飞去海南岛。

他在海南岛几天后,公司就发了一张人力局的批文让他回到新加坡。不过这次的文件和第一次的不一样,从S-PASS 变成 Work Permit,也就是新加坡人力局所发给外国人工作准证当中级别最低的那一种,这种准证一般都是发给那些没有高等学历或技能证书的蓝领工人,对于这个变化是他无法接受的。

没想到,当被告回到新加坡后,公司的负责人不但完全不理会他的诉求,还告诉他说如果他不满意的话,他可以选择回国。不但如此,公司还要求他把护照交给公司保管。当被告问公司的负责人这种做法是否是违规的时候,对方坚持声称这是新加坡的惯例。可是被告不同意,也认为这一次他是无法再忍受这样无理的待遇,于是他提出辞职,公司也同意并限他一周内回国。

在整个事件中,最令人觉得可悲的是,公司的负责人和经理都是自己国内的人。既然大家都是中国人,应该相互了解和帮助,然而,被告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的协助和指引。

柳暗花明?不曾想是恶霸同胞

当被告冷静下来之后考虑回去后还要偿还出国前所借的钱,越想越激动。于是,他便到人力局告他的雇主一状。人力局很快的就展开调查。也是在那个时候,被告的工作准证被他的雇主撤了。可是,人力局却需要他留在新加坡协助调查。

为了生活,人力局便发了一个临时证给他,要他每两周到那里盖章。但是过度期间在没有人力局的许可下,他不能擅自找工作。为了节约身上仅有的一些小钱,他就在一个巴士站过夜。被告曾要求警察把他带走,因为他觉得在警察局里过夜也比露宿街头来得好。新加坡警察建议他到一些福利协会寻求帮助。

后来,被告到了坐落在芽茏的一个专门为客工服务的福利社寻求帮助。义工非常积极地帮他找住宿,给他零用钱。同时,也代他向人力局申请临时的工作准证让他工作,自食其力。几经波折后,福利社终于帮他找到了一份收银员的工作。同时,据说人力局也很快的就会让他恢复 S-PASS的身份。被告认为他将会很快的正常上班,同时会有固定的好工资,便决定从福利社为他安排的劳工营里搬出去。他当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因为全身都被臭虫咬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找到了一套六人同住一个房间的政府组屋。被告后来才知道那个所谓的宿舍是非法的。屋主把房子租给一名中国的客工,这名客工自己却当起了二房东,把房子分租出去。一套四房式的组屋竟然住上二十来人。当被告搬到这个地方时候,他根本没有想到大祸就快临头了。

和他共住在一个房间里的还有两名客工也来自中国,其中一位就是本案的原告。这两名室友每晚回到宿舍就是抽烟喝酒,被告为了避开成为二手烟客,每晚都是到组屋楼下上网看书到深夜才回房睡觉。原告更是每次借酒疯,时常对被告出言不逊。每一次,被告都忍下来,不和他有任何的正面冲突。

可是,人非圣贤,一个人的容忍度也是有限的。事发当天晚上,当他在床上休息时,原告和另一名室友一进房又开始抱怨床上有臭虫。为了不让原告再胡闹下去,被告便上网下载臭虫的讯息给对方看。同时,告诉他们,因为是他们的床铺肮脏所以臭虫才滋生。就这样,这句话就引起对方的不满,接着双方就发生了口角。

在他们的叫骂中,原告出言侮辱了被告的母亲,被告下床拽住了原告的手。

握手言和?原是背后捅刀

被告很快就恢复了理智,便松开了原告,对方也向他道歉,这一场纠纷就告一段落。

可另被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原告竟然会去报警,说被告用刀伤了他的手。结果,被告被警方带走,并以持刀伤人的罪状被控上法庭。

在法庭上他的辩护律师虽然提出伤者没有到医院检查伤口,所使用的刀也没有指纹验证,原告所用来抵挡被告刀锋的的枕头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的等等疑点,但是由于被告在庭上所给供词和他在接受警方调查时所给的陈述有很大的出入。因此,法官认为被告的供词不可信。

反而,他说原告和控方的证人的口供不但一致,也非常符合逻辑。最后法官以被告不诚实推翻了他的论点,并以《刑事程序法典》,第 68 章,140 条例所赋予他的权利,把持刀伤人的罪状改为企图持刀伤害他人。结果,被告罪名成立,坐牢两个月的可悲下场。

作者:萧锦耀

配图:玄子

华文普法刊物——《萧遥法外》,由新加坡正气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萧锦耀律师执笔创作。以法律案例为铺垫,精选了新加坡的真实案件,以案说法。书中著有借款纠纷、邻里矛盾、遗产争议、股东决裂,大情小事,一本看尽人间百态,一本读懂“法”语新令。

如想购书,可在“新加坡眼APP”以独家优惠价购买。

新书发布会

《萧遥法外》新书发布会暨社区邻里法律服务中心的签约仪式,由新加坡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部长、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先生担任大会的主宾,让公益送温暖,正义不迟到!

会议时间

2022年8月20日(周六)下午2:30-5:30

会议地点

慈济人文青年中心大礼堂

30A Yishun Central 1, Singapore 768796

报名热线

9780 1167 (Wendy)



编辑:LCY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