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缺根筋的小区保安,见业主车窗没关,竟把车里面的包拿出来准备卖

桃小白知所

2022-08-12 18:43湖南

关注

缺根筋的小区保安,见业主车窗没关,竟把车里面的包拿出来准备卖

当我遇到徐伟杰时,他还躺在车站广场的花坛边上,上衣半袖,半夜蜷缩着躺着,他很可怜。当我刚从其他地方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徐伟杰这个年轻人,都指责我不好,对谁都可怜,最终因为他失去了工作!事实上,他一开始并没有对我采取任何预防措施,我坐在他前面,他躺在花坛旁边。经过仔细的调查,我意识到他是在城里找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工作倒是找着了,在一家理发店里上班,倒不是托尼老师,他没有那份手艺,而是一个洗头递毛巾的小弟,最主要的是,就中午管一顿饭,不管住。当时因为是夏天嘛,他自己也没和老板提及自己晚上没有睡的地方,一下班就离开了店里,然后就拿着一张纸壳子,铺在火车站广场的花坛边,直接就躺了下来。或许是自尊心作祟吧。

他是第一天上班,也是第一晚准备在火车站广场中度过。他个子不高,但是年龄还要比我大上几岁,一个三十岁的男人混成这副摸样是我没有想到的,他反而与我说了几句话后,直接坐了起来,自来熟地跟我来了一句:“哥,有烟吗,给我来一根?”他竟然叫我哥,尽管他年龄比我大,我倒是没有计较这个称呼,递给他一支烟后,人家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燃。

好像多年没有吸烟一样,那叫个香,几口下去,仍然有意犹未尽的意思。我那时候正在一家物业里暂时当保安主管,就想着帮他一把,问他有没有意思,去小区里当保安。其实我还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小区里的保安,最年轻的也都快步入五十岁了,把他安排进去,这不是纯纯的耽误人家嘛!可最起码能够解决他的燃眉之急,毕竟从他的话语中得知,他对于理发并没有抱着任何喜爱,只是为了来到城里有个安息之所。

可安息之所没有,倒是凑合着暂时找个份工作,身上没几个钱,连烟都抽不起,但不至于饿死,人家管他一顿午饭。徐伟杰一听,物业管住,一天三顿饭,还给交保险,就特别心动,犹豫都没犹豫,毫无防备地跟我走了。当天晚上,我就把他带到了物业的员工宿舍里,让他好好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办手续,直接上岗。我当时把他交给了保安队长,张泽宇。

其实后来有段时间,我没有再专门去关注这个人,只是路过门岗时,看到他在值班,就会随意打个招呼。可直到小区附近的一个超市老板找到物业,说是徐伟杰已经在他的超市里赊了将近一千块钱左右的账,我才重新重视起这个被我从火车站带回来的人。我原以为他是资金紧张,可没想到他是兜比脸都干净的一个人,别说零花钱了,就连一根牙刷都买不起,奈何人家穿着保安制服,凭借着厚脸皮加上三寸不烂之舌,很快就在那个小卖部里赊到了东西。

老板也是,认都不认识,一看人家穿着物业的保安衣服,就敢给人家赊东西,也是胆子挺大。总之,到了月底清账的时候,给徐伟杰打电话时,发现已经关机,在小区里逛了几圈,找不到这个人,就找上了物业来。我也是觉得很搞笑,一个敢张口赊,一个敢给。一开始我其实并不想管这件事的,徐伟杰当时说他叔叔去世,请了好几天假,回村去打发他叔叔去了,临走前还和保安队长张泽宇借了点路费。

你自己愿意赊给人家,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和物业有啥关系。不过我这个认知可能是错误的,领导批评了我,毕竟是我手下的兵,惹出事来,不得你擦屁股啊。于是没办法,我看了一下,徐伟杰已经干了半个多月,直接就从财务暂时支出了他这半个多月的工资,给人家老板还清了欠款。顺便给张泽宇的钱也还了。我并不是要自作主张这样做的,关键是徐伟杰这家伙,谁都联系不上。

办完叔叔的丧事,这家伙回来后,第一时间我就把他吆喝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头。这家伙站在我面前,耷拉个脑袋,嘴角挂着笑,斜着眼睛看我。我跟他说起这些事的时候,人家倒是觉得根本无所谓,还笑嘻嘻地从兜里掏出一盒好烟,拔出一根递给我。好吧,既然人家不在乎,我又能说什么,我又不是他什么人,只是告诉他以后别仗着那身物业保安服,瞎和小区周围的商铺赊账,忍一忍,除去支出的一部分钱外,还剩了点,再过几天就发工资了。

人家满口答应。或许是这次回去办丧事的时候,和家里人拿了钱,听说当天晚上下班,还请张泽宇撸串喝酒来着,口口声声称感谢张泽宇对他的照顾。也不知带了多少钱,反正是过了几天潇洒的生活。他有个毛病,那就是身上但凡有点钱,就烧得慌,恨不得立即花光的那种,庆幸的是他本人没有啥见识,把钱都拿去吃喝了。吃好的,喝好的,一连几天,食堂都看不见徐伟杰这个人的人影,一问别人,就是下馆子去了。

我也懒得管他。不过有一次,我晚上值班的时候,和张泽宇闲聊中得知,徐伟杰的家庭条件很不好,这也解释了他都三十多岁了,没对象,穷得叮当响。原来自小父母就离婚,他爸爸后面又给他娶了个后妈,就对他不管不顾,反倒是他爸爸和他后妈是一家人,而他像个外来人员一样。他爸爸也是个混蛋,在他后妈生了孩子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扔给了他的祖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祖父可能早就去世,他祖母没有啥收入来源,全凭着捡破烂饱腹,不过唯一好一点的是,他那个混蛋爸爸给这奶孙俩找了处院子居住,不至于让他们流落街头。徐伟杰就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小时候也没读书,就上了个一年级,认识了几个字后就再也没去过学校。生活很拮据,虽说当时学校里免去了学费,可他祖母连书本费都交不起,再加上徐伟杰这个人一进学校头疼得厉害。

他祖母也没有让孩子读书的觉悟,这件事情到最后就不了了之。徐伟杰小时候整天跟在祖母身后捡着破烂,自己也没啥朋友,他妈妈自从离婚后,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至于他那个混蛋爸爸,平时对他们也是不闻不问,逢年过节偶尔送一袋白面过来,已经算是不容易了。简直就是娘不像亲娘,儿子不像亲儿子。徐伟杰成年后就出去打工,按理说从十八岁开始算,到三十岁,这么些年,每个月存上点,也不至于如今这么落魄。

可他根本没有存钱的念头,自己没有技术没有文化,干着一些懒散的活儿,你让他去工地里搬砖都嫌太阳晒,去饭店里端盘子都嫌胳膊疼。只能干干保安,当当网管,理发店里递递毛巾,给人家洗洗头这类活儿,赚得不多。别看赚得不多,生活倒是潇洒,没给自己祖母带回去一分钱,也没存下一分,全都用来自己吃喝玩乐了,就算再赚钱的人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况且徐伟杰属于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会跑回去,等身上的钱花光了,再出来找工作。

如此反复。有一天,我没事干的时候,看到徐伟杰坐在门岗里玩着手机,就走了进去,让他把手机收回去,毕竟是上班时间,别人看到影响不太好。说着说着就说起攒钱这个事上面,我还苦口婆心地跟他说,让他好好干,年纪轻轻的,难道就当一辈子保安?自己攒点钱,让祖母给他说个老婆,这不是挺有盼头吗?也不知道这家伙听没听进去我的话,嬉皮笑脸地小声跟我讲:“要不哥给我介绍个对象?”

我嘴上说着:“我上哪给你介绍啊,我自己都没有对象!”心里却想,家庭条件不好,个子又低,又看不出上进,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我是跟人家有仇啊,把人家介绍给你。我当时的确挺看不起徐伟杰的。不过后来有一件事让我对他刮目相看,小区里有个人家装修,差了几方沙子。沙子是送过来了,就倒在了楼门口,不过当时物业有个硬性要求,那就是沙子往楼上运的时候,必须得装进袋子里头,避免沙子散落在电梯里头,导致电梯出问题,从而引的住户人身安全出问题。

可业主一时半会儿也没找到上沙子的工人,可能也有一个原因,就是没多少,不值得花钱从外面雇人。徐伟杰得知这个消息后,就自告奋勇,想要赚这份钱,和房东商量好价钱后,结果到了晚上,他要上夜班。就给我打过电话,讲了这件事。我心想,这家伙终于开窍了,懂得赚钱了?我就允许他在上班时间,可以去给人家上沙子,还安顿他,无论如何,上完沙子,把卫生打扫干净。

我其实并不知道,也忽略了倒在楼门口的沙子是散沙还是装袋的,毕竟,徐伟杰给我打电话的事,我正在外面和朋友喝酒。结果呢,徐伟杰是怎么做的!人家从小区里找了个大垃圾桶,把垃圾桶里的垃圾倒了出去,想着用垃圾桶装沙子运上楼,然后再将倒在院子里的垃圾装回垃圾桶。听说跑了很多趟,花了整整四个多小时,也挺辛苦的,还抱怨自己和房东要的钱少了。

只不过也不知是谁,和物业举报,原因就是自己孩子吃完晚饭,在小区里玩的时候,孩子踩着滑板车,一头就栽进了垃圾堆里。那垃圾堆,正是徐伟杰倒出来的。当时值班的,正好是物业经理。我也算是倒霉,酒还没喝完就被吆喝了过去,一进办公室,徐伟杰跟个小学生一样杵在那头。路上我已经听说了这件事,对徐伟杰的办事方式,又觉得可笑,又觉得可恶。可恶是因为,他对物业经理说,是我允许他这么干的!

大哥,我允许你上班干私活,我可没教你这样干啊!物业经理问徐伟杰赚了多少钱,徐伟杰说二百。也幸亏那个业主看自己孩子没事,就没有多说什么,导致徐伟杰仅仅被罚了一百五十元,而我跟着也被罚了一百五十元。徐伟杰还贼委屈,认为自己一晚上白干了!我气得不想跟他说话。

最没良心的是啥,我可能不会觉得我有多高尚,我只是认为把徐伟杰带过来当保安,给他找个能够吃饱睡好的地方,已经算得上挺对得起他了,可他是怎么回报我的呢?出事的那天,我是在凌晨三点钟接到他的电话的,那时候我正在睡梦中。他告诉我,停在外面的一辆越野车,后车窗没关。

我说:“这事你去找张泽宇,找你们值班队长啊,给我打啥电话,再说了,人后车窗没关,你要是尽职尽责,可以想方设法找人家车主,告知一声,你也可以当做没看见处理,都几点了,还给我打电话,问这种幼稚的问题?你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可能态度不好,可人家给我打电话的原因并不是说车窗没有关,而是车后座里放着一个包,包挺鼓的,伸手就能拿出来。

我说:“那你赶紧联系车主啊!”徐伟杰说:“哦!”我又睡着了,可没过五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徐伟杰说:“没联系上,对方没接电话!”我问他:“张泽宇呢?”徐伟杰说:“睡着了!”我说:“那车停在哪?”徐伟杰说:“外面商铺门口!”我说:“这小区外面,不归咱们管,你要不也回岗亭休息去,要不就给人家守着,说不定明天还能感谢感谢你呢,反正别再打扰我了!实在不行,你把张泽宇吆喝起来,上夜班呢,还睡那么死干啥?”

可徐伟杰直接来了一句:“我把包拿出来了,已经回到岗亭里头了!”我嘞个去,我直接想骂娘。“你从人家车里把包拿出来,就算偷了,行,你可以装作好心,给人家拿出来放在岗亭,那么万一包里有东西丢了怎么办?”谁知徐伟杰说:“就一堆化妆品,没钱啊!”我直接就清醒了,我告诉他:“你老老实实给人家放回去,行不?”他然后,又“哦”了一声。我说:“记着,把包放回去!”然后,挂了电话。

这家伙有多傻呢,包是给人家放回去了,里面的东西却自己留下来了,准备在网上卖个二手价,给人家的化妆品都卖了。第二天,一个女人拿着监控找到物业,说你们物业的保安偷东西,并很明确的表示,自己的化妆品是从国外代购回来的,价值四千块左右。我傻眼了,找到徐伟杰的时候,徐伟杰表示,化妆品没卖出去,被他扔在了路边的草丛里头,差人去找,可能已经被其他人捡走了,没了踪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物业保安偷业主的东西,这对于物业经理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面子挂不住,好话说了半天,人家那个女业主没有选择报警。物业经理口口声声说,给女业主一个交代。问徐伟杰是谁让你偷东西的,徐伟杰半天不说话,物业经理说:“你只要指出来,我不仅不扣你工资,还让你继续干下去,你要是不说,我就把你送到派出所,当小偷处理!”我其实当时还算镇定,毕竟人正不怕影子歪。

可这小子考虑了几秒钟,当着一堆人的面直接就把手指头对准了我,这让我大惊失色。我说:“你小子别血口喷人啊,我可没让你偷东西!”谁知徐伟杰竟然拿出手机来,里面有我和他的通话录音。“记着,把包放回去!”仅仅一句话,就惹人遐想,我都不知道徐伟杰有如此心机,在我惊讶的目光中,徐伟杰委屈说:“是杨主管让我看看里面有没有钱的,我看见只有一堆化妆品,杨主管让我把化妆品拿出来,还让我把空包放回去!”

我看见徐伟杰煞有其事地说着莫须有的话,说得很认真,恍惚间我都相信了他的话,而物业经理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我哪里拿的出来通话录音,可越解释人们越觉得我心里有鬼。就像物业经理所说:“他一个保安那里来的这个胆子,原来是你在背后给做主啊!”就因为这件事,我被罚了两千元,当天,我也懒得再闹,直接就离了职,别人还以为我没脸呆下去了。

临走前,我指着物业经理的那颗脑袋,说:“是非不分,遇到你这种领导,也算是我运气不佳!”物业经理摆了摆手。至于徐伟杰,我已经不想再多看他一眼了。他也被罚了一个月工资,第二天就被开除了!很多时候,我都在回想这件事,其实不论我是不是冤枉的,但手下偷东西,我都是失职,况且人家领导连脸面都没有了,还要在乎究竟是不是我指使的吗?只不过徐伟杰没了工作后,经常给我打电话,就像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语气一如平常,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厚脸皮。

他打电话给我有两个原因,一是找到了工作,二是借钱。这是一个多么奇葩的人啊?我把他联系方式删除了,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不要说我对他好,一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把别人拉下水的人简直令人恶心!他一点良心都没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