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在废弃工厂做保安,一个16岁的孩子跑了进来,差点把我吓死!

新月智慧所

2022-08-12 18:14湖南

关注

在废弃工厂做保安,一个16岁的孩子跑了进来,差点把我吓死!

我在一家废弃工厂当了三个月的保安,当时,工作尚未完成,正在等待消息。在家里无事可做,所以去了他住的工厂,找到了一份保安工作。工厂已经关闭了很多年,只有少数几个警卫住在那里查看工厂里的废品和生锈的设备。我夜班工作八小时,从十二点到八点,每月1200元,我每天做的就是拿着手电筒,定点去工厂,四处走走,然后回到站亭睡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工作轻松,加之周围也没人居住,属于大野地,担心的事也少。要知道,常年废弃的厂子,各个车间的院子被一把无情的铁锁和外面隔开来,里面长满了枯草,有次我心血来潮,大白天翻进一个院子。窗户上的玻璃早就破碎,凑近一看,能清晰地闻到里面桌椅板凳木头腐朽的味道,一些充满灰尘的本子和纸随意丢落在房子里,一片萧瑟之景。纵然我自认为我胆子很大,但是到了晚上我独自一人巡逻时,面对空荡荡的废弃厂区,心里也会有些打怵。

就算突如其来的一只野猫,从黑暗中与我身前而过,我也会心跳加速几秒钟。但我知道,这是心理作用作祟的缘故,可是每次都是忍不住。那是个夏日,也是个阴天。月亮和星星躲在云层里不出来,我像往常一样,一个人提着手电走进厂区,为了壮胆,我专门还拉了一条保安队养的狼狗。整个厂区没有一丁点灯光,空气憋闷得厉害,好像要随时下雨一样。在路过一个车间时,狼狗突然对着那道大铁门狂吠起来。

我拿着手电筒一晃,除了诡异的杂草外,并未看到其他东西。可是狗狗依旧不依不饶,仿若我一松手,就飞进院子里一样,最终,我放开了它。只见它跑到大铁门跟前,奈何钻不进去,不断地边叫边用手扒着门上的栅栏。我确信,里头有东西。但我心里想的,可能是野狗或者野猫之类的,毕竟这地方很受流浪动物的欢迎。还捡起石头,往里头扔了几块,也没见草丛里有任何动静。我赶紧拿对讲机朝着队长报告,队长说,你要不翻进去,看看里边是不是有人?

我哪敢翻进去啊,要是真的有人,以我这瘦弱的小身体,不是自投罗网啊,我一千二百块的工资,可是拿命来赚啊。我就在门口等着队长过来。那家伙平时没事干,就好喝酒吃鸡脖子,长得贼胖,过来时还气喘吁吁,身后领了个其他保安。胖队长认定里边有人,那狗也挺听他的话,见他过来,忙着去舔人家脚丫子去了,连叫也顾不上了。胖队长大喊着叫里边的人出来,可是半天没有丝毫动静,就准备翻门进去。

别看吃得贼胖,平时走两步都累得慌,倒是翻门动作很是利索,连别人帮也不用帮,三下五除二就跳了进去。这时候,我才看到,和队长一同过来的那个保安身上竟然带着两根胶皮棍。他隔着铁门栅栏交给队长,然后也翻了进去。我觉得不好意思,也跟着翻进去,只留下那条狼狗在门外转着圈。踏着草丛,一个接一个房间往里晃,寻找着可能是人的人。草丛里的蚊虫特别讨厌,一踩就飞出一大片来,那个保安突然叫唤了一声,吸引了我和队长的目光,

原来是一只大黑耗子存蹿过,虚惊一场罢了。其实我当时也蛮紧张的,毕竟第一次遇到传说中可能出现的小偷,我在边寻找对方时,脑袋里已经想过好几种能够制服对方的方式,不管能不能管用,总之,心里得有个底。今天就让我当一回英雄吧。谁知,我错了,我发现我是狗熊。为啥呢,拿着手电筒晃了很多间房子,没有人,只剩最里边的那间了,我自告奋勇过去,想着出名可能就此一举。要是真发现有小偷,我可能会得到奖励,美美地吃一顿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想到这里就热血沸腾,可是终究泡汤了。因为里面除了不好闻的味道以及一些杂乱堆放的桌子和桌子上的东西外,空无一人。我收回手电,朝着胖队长摇了摇头。胖队长还说:“可能是狗狗看见了人看不见的东西,走吧。”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我心里那是七上八下的,瞬间觉得这个长满草丛的院子里,阴森无比。可眼睛余光瞄了一下刚才检查过得黑漆漆的屋内,这一瞄,差点让我魂飞魄散。

怎么回事呢,不知何时,屋内窗台跟前,站了一个瘦不拉几的人影。他仿佛完美地融入了黑暗中,只有一双眼睛,发出诡异的光,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猛不丁出来这么一个人,我那小心脏哪能受得了,连腿都不听使唤,想问对方一句,可发不出声音来,而对方无动于衷,保持着那个姿势,盯得我心里直发毛。胖队长正在翻铁门,看到我还愣在里头,就吆喝我赶紧出来。结果屋内窗台那人人影刹那间消失在我的余光里。

这时候,我终于能发出声音来,直接喊队长大名,说是我遇到鬼了。胖队长又返了回来,听看着空无一人,漆黑的屋内,说我一个小伙子,胆子咋这么小,丢不丢人。我告诉他我真的看到一个眼睛发光的人。胖队长深信不疑,随即一脚朝着踹过去。那门哪能受得了胖队长这一下,直接就敞开来,一股灰尘的味道扑鼻而来。我壮着胆子,紧随胖队长身后,就在屋里窗台下,看到了一个蹲在那里的人。

“你干啥的?”胖队长拿出胶皮棍就问他。“我就是想在这里过个夜!”对方倒是委屈。将人带到宿舍里,是个比我岁数都小的孩子,连十六岁都没有,和家里人闹了别扭,离家出走了。大概是经过大夏天太阳的暴晒,全身裸露的皮肤包括脑袋晒得特别黑,还剃了个光头,不忍直视,衣服都脏兮兮的。真是人吓人,吓死个人啊。幸亏我没有心脏病,不然被这小家伙弄到,直接躺在地上,那可得不偿失啊。

看着人家可怜巴巴地坐在椅子上低着个头,我回想起余光瞟到他的刹那间那一幕,属实可怕,心有余悸啊。怎么办,又不是小偷,只是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只能交给警察叔叔了。于是,我当保安的这三个月来,这件事成了一个笑料,时常被那胖队长和其他同事提及起来,用来取笑我。丢人啊!

的确,有时候人们会忍不住害怕。也许这不适合勇敢的人,但它总是触动一些人的神经。例如,如果你看到一只蟑螂,你会发现它很可爱,但有些人感觉很糟糕。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无论如何,在正式进入这个职位后,我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一些可怕的事情,但我仍然无法忘记年轻人的眼睛。没有人知道我们之间的空气当时是如何令人窒息的,没有人知道冷汗是如何在我身后流淌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