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实录:最有心机的二婚夫妻

桌子先生

2022-08-12 15:10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何昌明彩票中大奖了。

这个消息让刘艳端碗的手都开始颤抖,她怎么都没想到这狗男人居然还有这天降横财的好命。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商量下领到奖金后做什么。

脑子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其实刘艳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番规划。

钱分成三份,一份存定期,到时候吃利息,辛苦好几年让她也尝尝一睁眼就收钱的地主婆滋味。

第二份买房子,现在住的这个房子刘艳已经是够够的,一室一厅,家里来个人都转不开,虽然平时也没人来。这回有钱了,必须换个大的,就像她上次看过的那四室两厅,或者是直接小别墅洋房一次到位。

第三份的安排让刘艳有点憋屈,因为要牵扯到何昌明爸妈。

老两口就住在隔壁小区,尽管一年到头不碰面,可那些不满却是一句没落都传到刘艳耳朵:儿子不孝顺是媳妇太厉害,爹妈住医院,别说住院费,床跟前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刘艳冤枉死了,那是她不让何昌明去吗?明明是那狗男人自己没脸去!

四十的人了还守着个行政专员的职位不上不下,每月千块的工资维持家里日常零用都艰难,还哪里还有钱去行使所谓的孝顺。

又有谁能知道她的不容易?

要知道她跟何昌明结婚五年多,别说出去购物逛街吃饭,就连给自己爹妈买点营养品都得掰起指头好好算计。

这回好了,中奖了,以前那些紧巴巴的日子都要远离了,刘艳越想越开心,顺带的看何昌明已经开始秃顶的脑袋也顺眼起来。

可接下来当她主动问起领钱后怎么分配时,何昌明突然有点烦躁起来,紧跟着说的一句话更是让她莫名紧张起来。

“那边也知道我中奖的事,刚才还打电话问了。”

那边怎么知道的?

何昌明有点不好意思的扫刘艳一眼,“刚才看你没回来,我一激动就把这事跟何旭尧说了。”

何旭尧是何昌明和前妻的儿子。

那一刻刘艳恨不得一口唾沫喷狗男人脸上,中奖的钱不应该先想着给她做补偿吗,怎么又和那边扯上关系?

02

刘艳和何昌明是二婚。

准确来说是两人勾搭成奸,然后事情败露,被迫走到一起的。

六年前,刘艳还是个刚从大专院校出来看世界的黄毛小丫头,进公司那天,恰好赶上是何昌明负责招聘,也不知道是天生该有一段孽缘,还是那天一排昂首挺胸的美女们中,刘艳怯懦的样子,让何昌明想起了他自己当年应聘时的困窘,反正是没有任何华彩的刘艳在何昌明的大手一挥下顺顺利利通过。

从那之后,刘艳对这个比她大了三个代沟的男人有了别样的心思。因着工作方便,送个早点,吃个午饭,或者是天热下雨的蹭个车。最后是郎有情妾有意,两个人在一次公司团建时滚了床单。

有了肉体关系的男女,外人面前无论怎么掩饰,也会有破绽。

他们也没能免俗,在又一次的滚床单后被何昌明老婆带着两边亲人抓了个正着。

责骂,撕打,已经不能平息被背叛者的愤怒,何昌明老婆声嘶力竭的喊了“离婚”!

事情发展到那一步,有点超乎刘艳的可控范围了,其实她本意只是想用肉体报答何昌明的提携,再顺带的给自己在公司找个靠山,至于搞得人家离婚,她是从来没想过。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昌明到底还是以婚姻过错方被迫离婚,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惨重。不但把市中心的房子作为补偿给了前妻,十二岁的儿子也跟着一起给了,最后更是成了被众人唾弃,甚至连亲爹妈都恨其不争的孤家寡人。

那时候的刘艳,就是想脱身也不好意思说了,更别说她还怀了身孕。

尽管两人最后也扯了结婚证,成了合法夫妻,可接下来的局面还是让刘艳无所适从。

03

何昌明爹妈根本就不认她这个小三上位的儿媳妇,别说让进门,就是不小心碰上了,都翻白眼带唾骂的。

刚开始刘艳理亏,把公婆的白眼苛责不往心里去,想着再怎么不待见总归还是一家人,何况等孩子生了,自己父母离得远,到底还得人家照顾着。

所以就算是公婆不给好脸色,刘艳不但忍着,还费尽心思的收集各种好吃好喝的送去公婆跟前,可眼看她肚子大的都要生了,老两口的态度还是没有变化,照样看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尤其是闺女出生都半个多月了,人家更是连面都不露后,刘艳彻底怒了。

她狠狠把何昌明骂了一顿。

又不是她一个人做的错事,干嘛都瞧她不顺眼,上赶着讨好你爹妈那憋屈事,老娘再不去了!

之后她说到做到,真跟何昌明爹妈断了来往。

不过,这几年受的苦也真是不少。

吃喝拉撒全是刘艳自己打理不说了,还和何昌明关系暗暗有了变化。

人常说:距离产生美。

跟何昌明暗地里有私情时,刘艳怎么看这男人都顺眼,可等两人一个屋檐下过日子,整夜赤裸相对时刘艳才发现,原来何昌明也有庸俗不堪的一面:磨牙打呼噜被窝里放屁。

最让刘艳受不了的是生活质量还下降许多。

受抓奸的事情影响,她被公司辞退,何昌明也因工作调动,被变相的职位下调,本来工资少了日子过得就紧巴,还得每月二十号准时银行打款两千块儿子的抚养费。

这种日子过得刘艳都要麻木了,突然就来了张中大奖的彩票。

你说她怎么能不激动?

可现在这份激动,一下子就被何昌明那句话泼了冷水,她冷着脸问道,“你给那边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

何昌明愣了下,“能有什么目的?就是让何旭尧高兴一下,知道他老子发财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刘艳想怼狗男人几句,可眼角扫到那张晃眼的彩票,她忍住了,现在首要任务是把钱拿到手,至于何昌明说的原因,最好就是那么简单,要不然,她绝对不同意。

04

兑奖程序很快,除去上税和一点捐款,拿到手六位数。

瞬间成为有钱人的何昌明走路雄赳赳气昂昂,一副世界都不在他眼中的模样,跟在后边的刘艳忍不住想笑。

这就是暴发户特质吧。

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让刘艳笑不出来了,有了钱的何昌明,根本没按着她的计划走,第一笔钱竟然先想到了他儿子!

何旭尧身体有隐疾,早产两个月,心脏没有长浑全,有个小窟窿眼。

当时医生原话是先让自己长大,如果成年前还是那样,就必须做手术填补,要不然会影响日后的正常生活。

手术何昌明和前妻早想做,无奈手术费用有点高,最少得准备二十万左右,就这还不算后期恢复治疗的费用。

那会何昌明刚买了市中心那套房子不长时间,手里哪有闲钱再去做手术?再说医生不是也说了,成年前可能会慢慢长浑全。

决定暂时先不做手术后,何昌明和前妻就抱着何旭尧出院回家,悄悄等待奇迹的出现。

可一直等的两人离婚了,刘艳和何昌明出轨生的闺女都上幼儿园了,何旭尧心脏上那个窟窿眼不仅还没长好,相反还累得身体特别虚弱,甚至有时候气短的连说话都困难。

何昌明离婚的时候,他前妻专门提出来过何旭尧做手术的事,当时何昌明说没钱,真想做手术就自己去想办法,气的前妻当场抽他一巴掌,当场把本来一千块的抚养费升到了两千块。

那会刘艳还暗自欣喜,何昌明能和前妻这么决绝,那她和自己闺女以后的生活肯定不会受影响。

可现在呢,事实啪啪打脸。

刚有钱的何昌明,好像早忘记了大庭广众下的一巴掌羞辱,急不可待的要在前妻面前做救世主了。

自己辛苦到头来给外人做了嫁衣,刘艳心里太不痛快,想闹起来又有点怕何昌明翻脸,只得先忍住心头涌起的不快,怯懦问准备给那边多少钱,十万差不多了吧?

何昌明牙疼似的吸溜下,嘴里不紧不慢说的数直接吓了刘艳一大跳:最少还不得五十万!

05

彩票兑奖一共才九十万,何昌明居然就敢给前妻五十万!

刘艳坚决不准。

她要先买房,要是不同意,马上离婚。

何昌明平时那副什么都不管的做派,在此刻完全变了样,一句句的训斥里,都在数落刘艳的不懂事。

那是我老何家的种,以前不管是没钱,现在有钱了必须得管!还有,大人的错误,跟孩子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总说咱闺女一个人太孤单吗?刚好,趁着这回给何旭尧拿钱看病的机会,两家多走动走动,两兄妹也能亲近亲近。一举多得的好事,你干嘛就转不过弯?

再说了,想买房也行啊,给过何旭尧五十万后,不是还剩下几十万。就先出个首付,后面每月房贷直接从我工资扣,一切都跟以前一样,你照样安安心心做你的全职太太。

刘艳气的眼泪吧嗒往下掉。

什么跟以前一样,简直太憋屈好不好?

兜里还是没一分钱存款,她还是得跟以前一样紧巴巴过日子,想给闺女报个舞蹈班还得多跑几家比较报名费。还得和以前一样,面对何昌明爸妈的冷眼嘲讽,还得继续在自己爹妈跟前打肿脸充胖子的掩饰日子过得好!

凭什么他何昌明已经离婚了,还要借着给何旭尧看病的机会,给前妻补偿五十万!

她退一步,就给够手术费二十万。

刘艳这话一说出来,何昌明明显有点生气。

他瞪一眼刘艳,“你懂什么?当年就因为没钱,她给了老子一耳光,这回老子有钱了,看她还敢不敢再打老子!”

何昌明顿了顿,又给画了个大饼。

“给何旭尧五十万的事,我跟爸妈说是你的主意,他们对你印象一下子改观很多。夸你大度,有气量,做事有情义,对了,爸妈打电话说了,让你没事了带闺女多过去转转,女孩子嘛,在家里也宝贝不了几年,等着将来一嫁人,就成别人家的了,想多看看都难了。”

话说到这里,刘艳如果还听不懂里面的意思,真就是傻子了。

何昌明敢一下子拿出五十万,哪里就是因为那一耳光?

06

结婚这么多年,她就生了一个闺女,之后再没开过怀,何昌明三代单传,自然是要有个根的。哪怕是已经离婚的孩子,可只要还冠着何家,性质都一样。

至于公婆能改变对她的态度,也是不得已卖了份薄面,堵住让她闹腾的后路而已。

刘艳不仅为自己悲哀,更为闺女悲哀,她自己走错了一条路,还让闺女也间接受到委屈和不平等的对待。

她想闹起来,再怎么说这也算是夫妻共同财产,可何昌明一句话让她把想法瞬间浇灭了。

“爸妈说再赞助咱们点钱,这次直接买套大房子,把你名也写上,到时候房子留给咱闺女。”

刘艳嘴巴嗫嚅着想拒绝,但却没有勇气说出来。几年相处下来,她知道何昌明是个吃软不吃硬的。

“先把你说的办了,再把五十万给那边行不行?再怎么说是咱俩过日子,你总得让我心安下来,是不是?”

女人的柔情和伏低做小让何昌明心里舒坦到了极点,他大手一挥准了,明天就去办。

刘艳松了口气,因为她猛然发现,自己的世界里只有何昌明和闺女。

她没有工作,没有朋友,没有霸气可以依靠的娘家,更没有像何昌明前妻那样敢喊出离婚的勇气!

仅仅六年时间,她便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只攀附于男人呼吸的藤蔓。想要重生,就得从藤蔓根部挖掉。

可那样的决绝,不是谁都能下得了手!

以后的日子谁也料不准,但眼下她能做的,好像只剩下紧紧把住眼前这个丑陋的男人,尽可能多的拿下一点好处!

就算是为了闺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