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佛山46岁民警值班时不幸离世!生前本想处完警后去买头痛药

南方都市报

2022-08-12 12:34广东

关注

8月2日19时30分许,佛山南海公安分局罗村派出所沙堤社区民警中队门口,道闸升起,执勤归来的警车本应驶进大院,但下一秒,意外发生了。坐在驾驶座上的中队值班民警吕铭可表情痛苦地嘟囔了一句“头好痛”,随后整个身子趴在方向盘上,陷入了昏迷。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辅警冼东哲立即拉住手刹,制停车辆,大声呼喊着吕铭可的名字。闻讯赶来的同事连忙将吕铭可平放在地面,紧急施以心脏复苏,并将其送往医院抢救。

近日,南都记者获悉,最终,吕铭可因蛛网膜下腔出血,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年仅46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生前在岗的最后一天

直到现在,冼东哲依旧无法接受吕铭可离开的事实。

8月2日,他和吕铭可一起值班。19时许,他的手机收到吕铭可发来的语音:“走啦东哲,巡逻去了,我去买药,头痛……”那是冼东哲第一次听吕铭可说头痛,当时他们接到一个市民发生纠纷的警情,吕铭可计划处完警后再顺道买个药回单位。

警车上,冼东哲担心地劝吕铭可注意休息,吕铭可却笑笑说,“没事的,吃个药就好”。没想到,这竟成了俩人最后一次共同处警。

“上午人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吕铭可的办公桌前,周杰辉帮忙整理着吕铭可留下来的案卷,话说到一半,他的眼眶便红了。

周杰辉也是该中队的辅警,平时配合吕铭可办理各类案件。在他眼里,师傅吕铭可做的永远比说的多,就连出事当天,他还在为办案卖力奔走。

8月2日9时许,吕铭可和周杰辉带嫌疑人驱车前往大沥,搜查出被嫌疑人偷走的手机,固定好证据;14时许,吕铭可又扎进案卷堆里,分类、编号、录入、扫描……忙了整整3小时后,数百页的档案终于被规范装订;17时许,吕铭可又马不停蹄地赶去小塘法制中心交案,奔前跑后忙得直冒汗。

回到中队后,吕铭可拿起水杯刚凑到嘴边又放下,转头叮嘱周杰辉,“另一单取保候审案的嫌疑人又要传唤了,别忘了通知他”。还没等周杰辉回话,他又笑了笑说,“不过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再提醒你一遍”。

扎根基层27年

自1995年参加公安工作以来,吕铭可扎根罗村基层27年。

2018年9月,吕铭可被调至沙堤社区民警中队,这里位于罗村城乡接合部,大型综合市场多,出租屋、厂企密集,人员结构复杂,外来务工人员流动性大,面临的治安问题并不少。

平日不办案的时候,吕铭可便主动深入社区,几乎走遍了辖区,摸清易发生治安问题的重点时段、区段,组织志愿者加强巡防,帮助市民解决一个个难题。

今年2月的一个夜晚,一位女子焦急地前来报警,称自己年幼的女儿走丢了,请求民警帮忙找寻。吕铭可马上将失踪人员情况上报指挥室,通知路面警力留意,同时带领周杰辉前往事发地附近,逐家商铺打听情况。

历经几个小时不间断的寻找,吕铭可终于成功找到走失的女童。母女俩重逢后开心地相拥在一起,在一旁看着的吕铭可也笑着说,“找到就好,找到就好”。

“他的小儿子和那名女童的年龄相仿,当时他应该也想他儿子了。”周杰辉回忆,那段时间吕铭可一直在忙一单伤害案,他作为案子的主办侦查员,接连几天埋首研读案卷、分析证据、推敲侦办方向等,为的就是尽快办结案件,给受害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他常觉得愧对家人,还说等女儿大学毕业之后,就多陪陪家人……”

“阿可就是一头‘老黄牛’,工作上从来不讲条件。”沙堤社区民警中队副中队长李伟扬评价说。

今年7月,为防控疫情,辖区塱新大道机场路交叉路口、联合大朗新村路口、大朗市场等被设置成封控卡口。

自7月9日至27日,吕铭可每天守着卡口,一守就是十几个小时,碰到想违规外出的居民,他便耐心解释劝返。白天,近40摄氏度的高温下,吕铭可在发烫的路面跑前跑后,不知道走了多少来回,身上的警服被汗水彻底浸湿。夜晚,天气依然闷热,但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蚊虫的攻击,一晚上下来他的皮肤红肿了一大片。

“那段时间,他白天黑夜连轴转,饿了就吃碗泡面,困了就来回走动,没敢合眼。”李伟扬强忍着悲痛说,即便这样,吕铭可嘴里从来没说出过一个“累”字。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韦娟明 通讯员 陈思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