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烧光51亿,又骗国家补贴!中国一代造车神话,终于露出马脚

金错刀

2022-08-12 10:55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江汽车

文/ 金错刀频道

薅国家的羊毛,会是什么下场?

通常情况是,前期钻空子有多爽,后期结局就会有多凄凉。

上个月,自称“制造工艺比肩德国工业4.0”的长江汽车,经历了长达12年的亏损,留下了还不完的烂账,终于被法院批准破产重整。

曾经短短一年的时间,长江汽车的创始人曹忠65次成为被执行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江汽车创始人曹忠

奇怪的是,长江汽车并不是“杂牌军”,甚至有着无数令同行眼红的背景:

论资金,背后的金主是占据15年华人首富的李嘉诚。

谈背景,全国除了北汽新能源,它第二个拿到造车资质。

比产能,号称打造了亚洲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工厂。

长江汽车

如今在爱企查中显示,长江汽车涉及的法律诉讼高达190项、限制消费令131项。

在长江汽车破产之后,也撕开了行业的遮羞布。

薅羊毛骗补的“顶级操作”,终于露出了马脚。

第一个致命伤:

拿风口当核心技术

长江汽车给外界的第一印象,就是壕。

人人都知道新能源是风口,但在这么多新能源品牌中,长江汽车是最敢狠下血本的追风少年。

一般的汽车品牌,都是集中兵力,发布一款车。

但长江汽车的胃口相当大。

在2016年,长江汽车宣布进军新能源时,一口气公布了四款车型——奕阁,奕胜,益众和逸酷。

除了常规的SUV,其余三款分别是商务车、公交和中巴客车,大手一挥就要抢占四条跑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四款新能源车型

创始人曹忠喊出“商乘并举”的口号,还跟外界承诺,2018年商用车就可能实现盈利,2019年下半年将量产乘用车。

在2018年北京车展上,就发布了三款概念车,同时展出六款乘用车。

接着,长江汽车又开始在全国圈地建厂。

先迅速在杭州拿下了1150亩土地开始建新厂,在正式投产时对外放话,一期年产能10万辆,二期年产能30万辆。

又来到了距离杭州1600公里的贵州,开疆辟土。

贵州奠基仪式

2017年,五龙电动车通过长江汽车在佛山投资,生产电动与氢燃料电池汽车。

2018年,长江汽车与南海区政府正式签订项目投资协议,涉及金额120亿,项目占比1000多亩,计划在2019年实现投产。

长江汽车与南海区政府正式签订项目投资协议

只用了两年多时间,长江汽车在全国各地布局制造基地,杭州、昆明、贵州、烟台...粗略估算的累计产能就有60万辆之巨。

就连建厂,也处处透露着不差钱的豪气。

刀哥发现,长江汽车除了建厂造车,还在北京、上海建立研发中心;在天津、辽宁建立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在重庆建立电池材料生产基地等项目。

甚至冲出亚洲,把生产基地建在了美国。

贴在车上的红幅

那时的长江汽车,被外界寄予厚望,看着架势,有望成为世界10大汽车品牌的企业。

但事实上,造势越大,结果越尴尬。

无论是乘用车、物流车、客车和专用车,四个方向几乎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没生产出一款车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个致命伤:

拿资质当救命符

长江汽车犯下的第二个致命错误,也是过去他最骄傲的一张底牌:

造车资质。

毕竟当年手握“双资质”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并不多,当年理想没有,蔚来没有,小鹏更没有。

这件天大的好事儿,偏偏就落在了长江汽车头上。

长江汽车

因为长江汽车跟互联网车企最大的区别,就是根正苗红,身世可以追溯到1954年说起。

当时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内工业体系一片荒芜。

为了圆造车梦,国内各地都陆续建厂,而杭州就有一家建设部特批的客车定点生产企业——杭州公交客车厂。

杭州公交客车厂不仅是建设部系统内规模最大、最早研发制造底盘的国产基地,甚至早就涉及了电车底盘制造,称之为“国内试水电车的第一人”。

长江汽车

可到了90年代中后期,却濒临停产,被称为“僵尸车厂”。

就这样拖到2013年,眼看着要被“淘汰”,企业资质自然也将回收。

五龙集团从天而降,宣布斥巨资重组长江品牌,收购并成立长江汽车。

愿意花钱拯救这个烂摊子,最核心的原因,就是长江汽车的生产资质。

因为从1997年起,我国基本上就已经不再批准造车资质,也就是说,后面再有资本想入场,只能靠并购从前那些企业才能“一起玩”。

曹忠

随后,长江汽车成为了全国第二个拿到国家双资质认证的企业,仅次于北汽新能源。

这个杀手锏,直接吸引了两位大佬为长江汽车站台。

一位是时任沃尔沃中国CEO童志远,突然离职,加入了名不见经传的长江汽车,当时的跳槽震惊了传统汽车与新能源汽车圈。

相关报道截图

另一位大佬是首富李嘉诚,成为了五龙集团的股东,前前后后投了51亿。

一个出钱,一个出力,不遗余力的力捧长江汽车。

在新能源造车如火如荼之时,长江汽车人数一度突破千人,让无数车企眼红。

李嘉诚/资料图

长江汽车拥有了制造新能源汽车的所有条件:资金、技术和资质。

如今活下来的蔚来、理想、小鹏,统统都是靠找有资质的车企代工生产交付,而长江汽车却可以早早就拿到资质。

但长江汽车却错把资质当成了“摆烂” 的资本。

第三个致命伤:

拿补贴当生存红利

长江汽车的破产,内部的人才是真正的恨铁不成钢。

前员工直言, “长江汽车,一开始就是奔着政府补贴去的。”

早在2018年,长江汽车负责人也直指,是新能源补贴的退坡,让公司资金流开始断裂,导致了长江如今的困境。

员工讨薪

的确,为了鼓励新能源车型的发展,国家曾经给出了相当大补贴支持。

就为了促进电动车的发展,从2015到2017短短两年内,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补贴总额超过3000亿。

除了中央财政以外,还有地方1:1的配套补贴额度,一辆6-8米纯电动中巴车最多可获得60万元的补贴。

新能源汽车补贴方案

然而,哪里有补贴,哪里就有骗补。

骗补到底怎么骗?

举个“常规操作”,如果一辆车的造车成本仅需6万元,而国家政策补10万元,企业把车造出来,不用考虑销量,卖不掉就成立公司,自己解决。

左手倒右手,就能赚到4万差价。

然后,拆了电池送回去继续生产,再拿10万补贴,反复骗补。

新闻截图

中汽协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一共才33万辆,也就是说,每4辆车就有一辆骗补。

最疯狂的是2016年,当国家对全行业的93家企业骗补情况进行排查。竟然发现,骗取补贴的高达72家,骗补车将近8万,涉及金额将近93亿。

造一辆车,能骗补12万,简直是风口下的暴富密码。

重庆的老牌企业力帆汽车,就没抗住这个诱惑,被曝出了骗补1个亿的丑闻。

新闻截图

但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一下子提高。

2019年,新能源补贴又大幅退坡,比如,续航里程在250公里以下的纯电动汽车,不再享受中央补贴。

眼见着被当成“韭菜”割,李嘉诚选择了撤退。

2016年,李嘉诚先后降低其在五龙电动车的持股,直至近乎清仓;而在2019年,李嘉诚更是直接向香港法庭提请曹忠破产,要求曹忠偿还11.9亿港元的欠款。

为改善经营状况,陷入困境的长江汽车打出手中最后一张牌——“双资质”开启自救。

在破产前夕,长江汽车沦为代工,为一直蹭特斯拉热度的零跑汽车,当上打工仔。

蹭特斯拉热度的零跑汽车

但零跑汽车恐怕自身都难保,创业之前,创始人朱江明自曝根本不懂车。

“2015年我刚想做汽车的时候,真不知道汽车有哪些专业,我去招人,要招哪些人,都是一抹黑。”

结 语:

风口的消耗是有限度的。

细数长江汽车10年,没人会说“时运不济”,因为整个造车逻辑都充斥着投机。

2016年4月纯电轿车逸酷发布,但时至今日,仍然未能实现上市交付。

造出这样的雷人神车,是审美不行,技术不够,还是没有能力?

长江汽车

从如此奇葩的印花上就可以得知——比起闷头做产品,风口下的红利更重要,也更唾手可得。

但即使国家不采取措施,随着市场上的自然竞争法则,用户也会很快清醒。

当薅羊毛薅到国家头上时,就已经离破产不远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篇作者| 张一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155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