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2年,浙江2200斤猪王离世,吃人参鹿茸长大,四次劫难后遁入佛门

衷曲无闻道

2022-08-12 10:50山东

关注

2012年6月27日,浙江省泰顺县的莲峰禅寺里,2200斤重的猪王在病痛中离世,享年9岁

次日,当地村民齐聚一堂,为猪王举办了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在众人的簇拥下猪王被就地掩埋,为了纪念他,寺庙还为其专门建造了一座等身雕像,供游客观赏。

一只猪为何会受到如此隆重的待遇,它的一生又经历了什么样的离奇曲折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猪王

一切的开始

2003年7月15日,浙江省泰顺县的孤寡老人高声托在侄子高亦干的劝说下,打算去邻村的猪贩子那里买只猪崽。

对于没有结婚、无儿无女的高声托来说,养猪无疑是个低成本高回报的事情,一只喂养半年左右的猪大概能长到二三百斤,能卖一两千块,足够高声托生活很长时间。

可是从来没有过养猪经验的高声托并不知道该怎么挑选,猪贩子的话又不能全信,高声托站在猪圈外来回踱步,他极其认真的环顾了一圈埋头吃饭的小猪崽,希望能从中选出一只最有眼缘的。

资料图

猪贩子看他迟迟下不了决心,拿起手中的木棍将小猪崽们都撺掇了起来:“大哥,你看我的猪都是膘肥体壮,精神头十足,你选哪个都不吃亏。”

然而高声托并没有理会猪贩子,而是将目光放在了仍然在角落里埋头吃饭的一只小猪崽身上,高声托伸出手指了指,对着猪贩子说:“就那只,我就要那只猪。”

挑选到了心仪的小猪崽,高声托心满意足地带着90斤重的小猪回了家:“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的,你就安心在这待着吧。”

小猪瞪着两只黑宝石一样的眼睛,歪着头看着高声托,似乎真的听懂了高声托的话,扑通一下躺在了高声托提前准备好的窝里,乖乖的睡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络图片

人生轨迹开始改变

高声托照例每天给小猪喂饭,但是与其他村民养的猪不同,高声托的小猪吃的不是剩饭,也不是饲料,而是鹿茸人参

不仅如此,高声托自己吃饭时,也会专门多做一份饭给小猪吃,赶上心情好的时候,高声托还会给自己和小猪倒点白酒,一人一猪喝的不亦乐乎。

对于这只能吃的小猪,高声托打心眼里喜欢,侄子高亦干给自己送来的好吃的好喝的,高声托都要分一半给小猪吃。

资料图

每次看着小猪埋头认真吃饭的模样,高声托心里都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满足感,对于孤独了一辈子的高声托来说,小猪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份陪伴。

原来高声托年轻的时候背井离乡,一直在异乡靠替人打铁为生,然而天生性格内向、又不擅长做生意的高声托在外漂泊了数十年,也没能混出个名堂。

迫于生存压力,再加上体力脑力都已经跟不上社会的节奏,年纪日益增大的高声托不得已灰溜溜地回到了家乡。

高声托

本想回家娶个老婆生个孩子,但是年近四十的高声托既没外形,又没能力,亲戚介绍的几个相亲对象在听到高声托的条件后,连面都不愿意见就回绝了。

事业失败,感情又不顺利的高声托渐渐放弃了对爱情的幻想:命里无时莫强求,就这么一个人过一辈子也挺好。

如果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倒也还算逍遥自在,可偏偏高声托还是一个性格要强的人,对外他只说是自己不愿意受到家庭的束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声托

然而每当看到万家灯火竟没有一盏是为他而亮,高声托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泛起阵阵酸楚,虽然亲戚们没少帮衬他,可一切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虽然高声托在外面从来不表露自己的脆弱,但是侄子高亦干却看出了高声托的落寞和孤独:“我听说隔壁村的猪贩子新收了一批小猪崽,要不你去看看?不想养了就卖掉,也能挣回本。”

高声托经过深思熟虑后采纳了侄子的提议,于是孤身一人的高声托有了一个特殊的伙伴:一只90斤的小猪。

猪王

夏天的时候,高声托怕小猪中暑,顶着高温给小猪身上泼水,坐在它旁边拿扇子扇风,天气转凉后,怕小猪受冻的高声托甚至会将自己的棉被拿出来盖在它的身上。

或许是孤独了太久,不善言辞的高声托竟将小猪当成了朋友,他与小猪同吃同住,没事做的时候,高声托就拿把椅子坐在小猪旁边,倾诉自己内心的快乐和难过。

每当这个时候,平时活泼好动的小猪就会安静的躺在高声托的身边,默默的听着高声托讲故事,甚至会时不时发出“哼哼”的声音来回应高声托。

猪王

在高声托这样既独特又宠溺的喂养方式下,原本只有90斤的小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的长胖,没过多久就长到了500斤。

这个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瑞昌村,村民们纷纷赶到高声托家里讨要养猪经验,然而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包围的高声托只是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也没什么经验,我家里有啥好吃的都给他吃了。”

众人听闻高声托的回答不禁哑然,这种赔本买卖可能也只有高声托干得出来,普通人家给猪吃精饲料都够呛,哪还能把猪当宝贝宠着呢。

村民

讨教归讨教,村民们更多的还是想看个热闹,就这样,因为自己误打误撞养出来一只大猪,高声托的家里也变得热闹起来。

以往自闭孤僻的高声托也习惯了走出家门,与他人攀谈说笑,虽然聊天的内容总是离不开自己家的猪,但是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高声托好像也走出了自己的小世界,慢慢的开始融入大环境。

而高声托明白,这一切的改变,都与自己的小猪息息相关,于是高声托更加认真地对待它,即使自己饿的只能吃清水煮面,也要将小猪喂的饱饱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声托给猪王喂食

两次卖猪未果

然而就在高声托与自己的小猪怡然自得时,侄子高亦干不乐意了,原本他提议叔叔养猪是为了让他改善生活,可如今不仅一分钱没挣到,还倒贴了不少钱。

随着小猪体型的增长,胃口也越来越大,为了不让小猪挨饿,家境贫寒的高声托只好克扣自己的口粮,把食物都让给小猪吃。

实在没钱没粮的时候,高声托就厚着脸皮去小卖铺赊账,一次两次老板还觉得无所谓,可随着高声托赊的账越来越多,店主们渐渐的也不愿意搭理他了。

高声托和猪王

看着日渐消瘦的叔叔,高亦干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你看你这样何必呢,要我说你就把猪卖掉吧,虽然卖不了几个钱,但起码可以改善下生活。”

可谁知平时好脾气的高声托竟然破天荒地对侄子发了脾气:“我不卖!这种话你别再说了,再说我还要跟你生气。”

面对态度如此强硬的高声托,高亦干也只好无奈离开,拗不过倔强的叔叔,高亦干只好用自己的方式照顾叔叔,时不时的往高声托家里送点粮食和生活用品。

高亦干

尽管高亦干一直尽可能地补贴叔叔,但是对于像无底洞一样疯狂消耗粮食的小猪,高亦干的帮助显然只是杯水车薪。

于是实在看不过眼的高亦干还是瞒着叔叔找到了一个猪肉贩子,猪肉贩子一听小猪的体重也是两眼放光,两人一拍即合,就差说动高声托卖猪了。

这回高亦干没有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目的,而是采取迂回的方式,侧面劝说高声托卖猪:“叔,你这个猪越来越重,很容易出现各种毛病的,到时候一头病猪你白送都没人要,那你这么多年不是白费功夫吗?”

高亦干

在侄子的循循善诱下,高声托好像也想通了这个道理,他低头沉思了很长时间,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将烟蒂扔在地上用力的踩灭:“那就听你的,卖了吧。”

高亦干听到叔叔肯定的回答,兴奋得差点蹦起来,担心夜长梦多的高亦干连忙叫来了猪肉贩子,将谈好的定金交给了高声托。

然而就在第二天,高亦干带着屠夫上门准备杀猪时,高声托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死活拦着他们不让对小猪动手。

高声托和猪王

原来就在当天清晨,高声托为了让小猪好好上路,专门给小猪准备了极为丰盛的早餐,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那天的小猪显得极为狂躁,还时不时用湿润的眼睛看着高声托。

高声托原本就心有愧疚,这下看到小猪的反应,一下子就心软了,说什么也不愿卖猪了,面对固执的高声托,高亦干也只得作罢,将定金退还给了猪肉贩子。

这次突然的变故,让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多星期的高亦干里外不是人,明明是来帮忙的,最后却搞得自己成了那个言而无信的人。

高亦干

而当小猪从500斤长到800斤时,高亦干再次尝试劝说高声托将猪卖掉,可高声托临了再次反悔,扑在小猪身上就是不让屠夫下手。

经过这两次的失败,高亦干对这个犟驴一般的叔叔是彻底没了办法,只得任由他继续砸锅卖铁的供养那头小猪。

两年的时光飞逝而过,与越来越骨瘦如柴的高声托截然相反,小猪的体重从800多斤长到了1500斤,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猪王”

资料图

随着猪王的名声远扬,高声托的家中更热闹了,前来参观拍照的游客络绎不绝,高声托家的猪窝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

看着自己辛苦养大的猪这么受欢迎,高声托心里别提有多骄傲了,可是他的侄子却因为这事愁的睡不着觉。

普通成年猪的体重最多也不过500公斤,猪王的体格即使在猪中也已经属于超重的水平,过度的肥胖会极大地增加心脏的负担,万一猪王有个什么闪失,已经70多岁的叔叔能承受得了吗?

高声托和猪王

思来想去,高亦干觉得猪王不得不卖,即使叔叔可能还是会拒绝自己的提议,有些话他必须得说。

为了让高声托这次能狠下心卖猪,高亦干谎称如果不把猪卖掉,他就会失去每个月领取80块低保补贴的资格。

高亦干心想,别的理由不够充分,难道叔叔会连赖以生存的低保金都不在乎吗?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高声托真的将猪王放在了第一位。

资料图

高声托听到侄子的话,头都没抬起来:“那就取消我的资格好了,反正我是不会卖猪的。”

这一句漫不经意的回答差点将高亦干气晕过去他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叔叔为了一头猪做到这个份上。

可叔叔不发话,谁也不能擅作主张,然而就在高亦干准备彻底放弃时,事情却有了转机。

高亦干和高声托

最后的诀别

泰顺县西旸镇每年正月十五都会举办露天百家宴,为了图个彩头,宴席操办人找到了高亦干,想出一万块买下高声托家1800斤的猪。

论年龄和肉质,猪王都远远比不上体重适中的商品猪,能开出一万块的价钱也是为了猪王的名头,这么好的机会万万不能错过。

但不出高亦干所料的是,高声托仍然只有两个字:“不卖。”高亦干好说歹说,快把嘴皮子磨破了也没能说动高声托,一气之下甩下一句:“那你就跟猪过一辈子吧。”便夺门而出。

猪王

一连好几天,高亦干都再没去过高声托家中,高声托则依旧不慌不忙地喂猪,只不过多了很多发呆的时刻。

又过了一段时间,就在高亦干快忍不住去查看叔叔的情况时,高声托却自己找上了门:“我想好了,卖吧。”

高亦干看到叔叔终于开了窍不禁喜出望外,可无论他怎么询问叔叔到底怎么突然想通了,高声托却怎么也不肯说。

高声托

猪王被买家接走的那天,左邻右舍都出来围观这一盛况,在所有人或好奇、或欣喜的表情中,默默流泪的高声托显得十分不起眼。

他独自一人踉跄着爬上了装着猪王的货车,在热闹的人群中无声的抚摸着猪王的耳朵,猪王也笨拙的转过头,用硕大的脑袋轻轻的蹭着高声托的手心。

在心里做完了最后的告别,高声托依依不舍地跳下了车,看着拉着猪王的车在自己留恋的眼神中越行越远。

高声托和猪王告别

卖掉猪王的高声托仿佛像变了一个人,他开始经常一个人坐在桥上发呆,曾经因为猪王而熟络起来的邻居也无心攀谈。

这一切高亦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没想到猪王对于叔叔的意义竟是这么重大,怕叔叔心里憋出毛病,高亦干越来越频繁的往高声托家跑。

在高声托又一次默默地看着猪窝流下了眼泪的时候,高亦干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叔,你既然这么不舍得,为啥这回同意卖猪了。”

高声托给猪王喂食

高声托将脸上的泪痕擦干,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娃儿读书还要一大笔钱,我作为长辈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不卖猪还能怎么办呢?”

高亦干没想到叔叔答应卖猪的唯一原因竟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攒学费,从来不把关心和爱挂在嘴边的叔叔却一直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守护着亲人。

此时得知真相的高亦干已经是追悔莫及,猪王已经卖给了别人,是死是活都很难说,更别提想完完整整地接回来了。

高声托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经过多方打听,高亦干得知,本应在宴席上被杀掉的猪王竟然被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救了下来,他们认为这么大的猪实属罕见,很可能已经有了灵性,不宜杀掉。

就这样,猪王再次躲过一劫,并被村民们送到了雅阳镇梧村山坳里的莲峰禅寺,不仅拥有了一间更加宽敞的房子,寺庙里的僧人还给猪王起了一个法号:“珠王”。

得知了猪王的现况,高声托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它过得好我就放心了,这样我也能继续好好生活了。”

2008年它的体重就已达到了2200斤,多家媒体听说了这个消息后,纷纷赶往寺庙,想要见识一下这头与众不同的猪王。

猪王

2009年,听闻猪王事迹的绍兴书画家楚歌看到了电视台对它的报道后,开出5万块的高价想要买下猪王,用他的皮来作画,但遭到了寺庙的住持和附近村民的强烈拒绝。

经由央视节目的报道后,猪王的名声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游客和各个媒体的关注,人们从全国各地千里迢迢地赶来只为了看一眼猪王,猪王在各路好心人的投喂下也越来越胖。

然而由于体型太过庞大,猪王每天只能趴在地上,完全无法站立,久而久之,猪王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各种状况。

猪王

2012年6月27日的早上五点,负责给猪王喂食的蔡师傅照旧拎着满满一桶食物走进了房间,然而却发现猪王已经没有了气息,在睡梦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猪王死后,村民和寺庙的僧人们一起给猪王擦洗了身体,随后为猪王举行了盛大而隆重的葬礼,在将猪王就地埋葬后,根据众人的意愿,建造了一座等身雕像来纪念死去的猪王。

猪王

而高亦干那边,为了不让叔叔继续孤单,他又挑选了一只白白胖胖的小猪崽,送给了高声托,希望这只小猪能够长长久久的陪伴叔叔。

自此,高声托和猪王的故事告一段落,也许他会和新的小猪崽产生新的感情羁绊,但是在高声托的心里,永远都会记得那只分享过他的喜怒哀乐、爱吃爱睡、与他分别时会难过的小猪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3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