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人世间》原著:最先看透春燕的是郝冬梅,一句话道破她的真面目

只聊综艺

2022-08-12 07:40贵州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凉子

乔春燕起初被人喜欢的原因是性格,最后惹人厌弃的理由也是人品。

从前的春燕,爱说爱笑,为人仗义;后来的春燕,爱说使她成为了小市民“碎嘴子”的代表,仗义也变成了假惺惺的逢场作戏,原著中没“洗白”, 最后跟那些要好的朋友闹得老死不相往来。

其实跟秉坤的朋友不太熟的郝冬梅,一下子就看透了乔春燕的真实面目,只用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

那时都穷,可乔春燕仗义又真实,龚维则对她的判断很准

除了周蓉,乔春燕就是光字片唯一一个“见得光”的姑娘了,人见人爱,深得男女老少的喜欢,不管跟谁都能扯上几句,需要帮忙的地方,总能见到她的身影。

秉坤丢了工作,春燕信誓旦旦地要帮他问这事;

吴倩嘴唇长小胡子,春燕二话不说,就找自己的师傅给她治好了;

于虹失去工作,春燕以自己在大众浴池的关系,招于虹为自己的徒弟;

秉坤妈生病,春燕不但三天两头抽空来探望,还教会了郑娟按摩;

郑娟被人指指点点时,春燕更是主动为她出头,处处罩着郑娟。

那时的春燕是真的好,简直找不到比她还要仗义的人了,尽管大家过得都不尽人意,都很穷,尽管春燕只是一个修脚工,她却竭尽所能地帮助朋友,经常给他们免费的洗澡票,亲自 招待。

一个姑娘家,虽然被分到了大众浴池做修脚工,整天捧着一帮臭老爷们儿的脚丫子,春燕也从未泄气,顶多是偶尔发发牢骚,但还是兢兢业业,真的修出了个名堂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龚维则还是光字片的民警时,就对秉坤说过要多向春燕学习,还说春燕将会是第一个为光字片争光的女青年,希望他们在遇到市里人来了解情况时,多为春燕说好话。

小龚叔叔还真是一语成谶,春燕顺利地评上了市一级服务行业的标兵,还被市里奖励一处住房,虽然只有一间,但是在市中心,还是可以搭吊铺的俄式楼房,这是光字片的儿女想都不敢想的好事。

龚维则每次见到她,还敬个礼,说着鼓励和赞扬的话。春燕也很自然地享受着邻里朋友对她的尊敬和羡慕,以“标兵”这一称号为荣,并不断努力前进着,心态和品性也随之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先富的乔春燕,虚伪又自私,其实一直都有心眼儿

习惯了春燕表面的大大咧咧,就忽略了她内在的小心机,其实她一直都心眼儿挺多的。

除了春燕,秉坤这帮朋友发展较好的就是吕川了,吕川去北京上大学后,给秉坤他们寄了信,有说关于那边的政治形势和自己的想法之类的,春燕一把夺过来塞进炉子里烧了,骂骂咧咧地跟大家统一口供,要对外称没看过这信,怕对他们造成影响,其实影响最大的应该是 春燕,毕竟她刚当上“标兵”不久,思想上容不得半点偏差。

于虹没跟春燕在澡堂干的时候,是在麦秸画作坊工作,有次因画的内容出了政治问题,赶超跟哥们儿说,想让他们一起去伸张正义,国庆答应了。可春燕嘀嘀咕咕地不让自家的德宝去,原因还是怕对自己的“标兵”形象有不良影响。

赶超和国庆去理论又惹出事了,最后还是秉坤收拾的烂摊子。

后来大众浴池改为自负盈亏的企业“红霞洗浴中心”,春燕是党支部书记兼经理,大忙人。再到后来红霞洗浴中心也改没了,春燕被安排到了区妇联,当妇联副主任。

以春燕这种豪爽又好强的性格,一旦有机会,就会拼命抓住往上爬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对自己底下的那帮朋友会慢慢疏远。朋友就是这样,大概是一种以同质化的命运为前提建立好的友好关系,一旦在后续发展中出现了较大反差,往往会羡慕嫉妒的,反差越大,原来的朋友关系则会越快沙化、瓦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春燕是他们当中先富起来的一个,不但有了“铁饭碗”,还有了市里的房子,家庭地位又高,因为德宝就指望着她挣工资呢,所以对春燕从来都是唯命是从,都是他负责做饭等家务。

讽刺的是,后来德宝也寻到了挣钱的路子,挣得多了,家庭地位就上去,变成春燕做饭好生伺候着他了,看来他们的家务分配是,一个负责挣钱,一个负责家务。

他们的日子过得比谁都好,唯一的儿子还找到了“铁饭碗”工作,德宝有挣钱又门道,还“凡尔赛”,说“一个个 活得苦哈哈的”。

春燕更是这样,虽然事实如此,但她已经比秉坤他们强多了,还在他面前抱怨:

“TM的,我当副主任都十好几年了。上边一发话,我就跑前跑后铆足了劲儿落实,可领导们好像都瞎眼了,明明看到了也装根本没看到,按死一只臭虫那样,非把我按死在副处级上不可。咱没背影(景)后台,估计到退休也提不成正处,真TM死不瞑目啊!干哥,我都辅佐过三任一把手,成三朝元老了。就有一点能让我心里平衡点儿,副主任中我资格最老,一把手往往也得对你干妹妹敬着点儿!”

对于境况比自己差太多的朋友而言,所谓的抱怨也是一种炫耀。

春燕的自私,不只是对朋友,还有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和对德宝的母亲。

2002年的春节,秉坤一家人聚在光字片老屋,春燕回娘家,已经是一副大妈的样子了,德宝母亲去世,他们过得省心了,春燕也就胖了,不请自到周家。郑娟说她可以住她妈那儿陪陪老人,她不愿意,因为妈那里还是黑白电视,要回去陪德宝他们看春晚。

谁说男人有了媳妇儿忘了娘,春燕可不就是有了丈夫和孩子,就丢了老母亲,还因姐姐住娘家没少起争执呢。

半真半假的乔春燕,郝冬梅一句话道破她的真实面目

那天在秉坤家,春燕还是一如既往的宾至如归,人家出于礼貌让喝一杯,她还真的坐下就喝,说说工作,讲讲家人。

图了口舌之快,春燕离开前又瞄到了秉坤家的年货,那是秉坤嫂子和姐夫带来的单位发的福利,秉坤都分装好了,准备给国庆和赶超送去,因为他们条件更差。

春燕倒好,二话不说,直接就解开了,一会儿说要把虾带走些,一会儿说要带鱼。秉坤说了是给赶超和国庆的,春燕立马生气了,大声嚷嚷着秉坤还是不是自己干哥了?说不要了,要走。

郑娟拉着秉坤给春燕道歉,还说春燕喜欢吃猪蹄,秉坤给她分些,春燕毫不退让就拿走了,立马变脸,说是在逗秉坤的,干嘛当真,又笑着说有当干哥的样子了。

明明自家过得很富裕了,还要贪便宜,自己不想着给朋友们送点什么就算了,就连别人给的,还要拿走。

周蓉还觉得春燕是可爱,跟小时候一样,晓光则说这性格不改改,一辈子都只能是副处级了。

冬梅说了一句话很精辟:“这个春燕,半真半假,可真是个闹人。”

春燕就是半真半假的一个人,越来越虚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秉坤向她借6万钱做生意时,德宝想答应,被春燕使眼色阻止了,不但不借,还在背后说秉坤是劳改犯,能有什么出息?

别人这么说就算了,她这个所谓的干妹妹,居然还这样说自己的哥哥。真正的好朋友,真正的亲人,根本不会说出这种话,反而会鼓励他,支持他,帮助他。

既然不借,完全可以直接说家里有困难之类的,反倒特意找借口说是人家欠他们的钱,一直没有要过来。但两口子又怕被秉坤看出他们的真面目,怕关系闹僵。又去特意去秉坤家找他,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那个时候的秉坤已经借到钱了,春燕两口子在自家楼上看到秉坤开的的搬家团队给对面的搬家时,眼红又后悔,真是小人之心!

他们舍不得自己的利益,但不到万不得已也是不会跟秉坤闹掰的,因为秉坤有市长哥哥,他们还想从中捞取一些利益。

所以在后面的拆迁过程中,春燕跟德宝明明已经有两套房子了,还非嫉妒秉坤帮了于虹和其他朋友。夫妻俩一个接一个地去找秉坤说这些,秉坤因生气摔了杯子,春燕又找秉坤,让跟德宝道歉,还要帮这个忙。

秉坤没办法,只能先答应,后来大哥晕倒了,退休了,此事便也没有完成。

再到后来,春燕跟德宝听到新的拆迁户有补贴,便窃窃私语他们那时候都没有补贴,觉得这都是被周秉义纳入囊中了。

俩人便彻底黑化,实名举报了周秉义,秉坤当然很生气,上去揍他,郑娟也过去了,对春燕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当时还感激春燕,现在的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呢?到底是怎么了呢?

说到底春燕和德宝还是利益熏心,一直都在变,只是他们没发现,或不愿意相信。

“人心并非浇进模子的钢铁水或水泥,一旦定型,就不再改变了,它更像含羞草、海蜇、乌贼或毛毛虫之类极敏感的东西,稍受外因影响,便会发生从色彩到形态的反应,而那是本能的,完全无法自我克制的反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