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疯狂的暑假班——浙江教育界的举报之风走向疯魔

教培江湖

2022-08-11 17:52河南

关注

前两天,一篇文章从浙江发出,题目是《浙江教育界的举报之风走向疯魔》,这篇文又经过教培圈媒体的积极转发,目前全网阅读应该大几十万了,也可能过百万。

这篇文讲到了一个关键词:举报。

举报人包括:补不到课的家长、不愿补课的学生、不能补课的培训老师以及部分公办老师。

举报形式也像教培一样发生了变异,不仅出现了罕见的异地举报,比如温州举报杭州,而且还出动了无人机等智能装备。

一句话:我补不到的,全天下都不能补到。

于是,这位举报人,据说是一位地理老师。举着无人机,穿越1000多公里,走遍了浙江几个地市,在浙江的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将丽水的庆元中学、遂昌中学、龙泉中学,衢州的龙游中学,金华的兰溪一中、浦江中学,嘉兴的海宁紫薇中学等等全部拿下。

当然,当地教育部门并没有因为收到这么详实的“举报”材料而突然加班,反而非常镇定。

校方则一句话带过:不是有偿补课,而是优秀校友与部分学生的互动交流活动。

甚至赤裸裸的表(威)示(胁):未经允许偷拍,可能会追究责任。

而杭州呢?则面临严重的内部举报。

一位家长一口气列出了十几个办小黑班的小区,一时间滨江区、西湖区、拱墅区开启了互相举报模式,跨区家长互相举报,教培同行互相举报,有证的举报没证的。

评论区甚至有人建议:去西湖包一艘游船补课,点赞量达到了3000+。

是啊。

曾经双减之初调侃的“公海补课”又开始冒头:“同学们,现在我们的邮轮已经到了公海,请大家拿出课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连房车补习、宾馆补课也开始蠢蠢欲动。

其实,从小黑班泛滥成灾的那一刻起,关于地下补习的斗争就已经打响了,只是在这个火热的夏天达到了高潮而已。

评论区有人问出这么一句话:

原先培训班100块,现在小黑班600~900所以,究竟减了啥?

究竟减了个啥呢?

没当过父母的人也疑惑,为什么家长总是两面派?一边提双减,一边自己鸡娃。

来自北京网友的一句话道破天机:

为什么民众抢着培训,还不是五五分流,把民众逼上了独木桥!

一位70后的家长更是非常用心的写了一长段评论,来回应这个现象:

是啊,为什么培训?

这得问问教育局、问问学校。

双减做到了,考试呢?很多时候,孩子们不是不想学,而是没得学,家长都被训练成半个老师了。

其实,对于暑假补课这件事,从去年推出双减后就已经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曾经我们预判的“地下补习”“别墅补习”兴起,也一步没有落下。日韩的作业,我们抄的起劲。(感兴趣点击看《韩国培训机构兴衰史》)

还是回到最初的问题:

双减是国家的,孩子是自己的。

从个体的角度来说:“学习能力差一点的,通过补课能有所提高的。家长、学生都想补一下课来提升一下自己,为什么要被打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可以规范市场、去除资本,但是,以“禁止学生暑假补习”的方式,来规范每一个学生、每一位家长的学习动作,无异于挑战全体中国家长的“爱子之心”。

《触龙说赵太后》里有一句经典的话叫: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当我们看到西湖别墅区的家长们,滨湖互联网圈的精英们,给孩子请好了私教,攒好了小班,一个暑假十几万、几十万的补课开销后。

我便明白了。

教育比的就是父母的“钞能力”。

如果你能管住90%的孩子不补课,管住90%的学校不补课,那么这场“军备竞赛”可能会有打消的希望,但是,真的能管住吗?

当中国顶层的10%家庭仍然在鸡娃,你觉得剩下90%的父母会坐以待毙?会冷静的让亲生骨肉“默默接受”命运的安排?

评论区里有句话:既然管不住,不如放手吧!

有时候,放比管有用。疏堵结合,方为上上之策。

(全文完)

八月哥,教培江湖主笔,写过80万+爆文,跑过三个马拉松,不抽烟,女儿奴,现居郑州,感谢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