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00多年前,山东冠县的一起小官司如何改变了整个中国近代史

伟哥说史1

2022-08-11 15:06重庆

关注

山东冠县在直隶威县境内有一块“飞地”,孤悬漳卫河之北,被称为“冠县十八村”。其境北越馆陶县、邱县域,东界清河县清河屯,西界威县方家营,南界威县沙儿寨,北界南宫县红河村。梨园屯位于十八村中央,约有300户人家,加入天主教的有20余家,一条大道将村子分为前街、后街和西街三部分,逢五逢十便有集市,地位重要,每年冠县都派粮书在此设柜征收钱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冠县十八村

因该地孤悬境外,风俗攸殊,民教杂处,盗匪充斥,清政府鞭长莫及,难于管理。致使该地乡团遍布,拳会林立,宗支复杂,门派众多,既有白莲教、黄沙会、青红帮、圣人道之类秘密结社,也有金钟罩、大刀会、梅花拳等武术团体。

早在19世纪60年代,天主教方济各会在“冠县十八村”的传教活动便已开始。到80年代,小李固庄、陈固村、后店村、梨园屯、鸭窝村、固献村、赵村、王曲村、东小庄、孙家庄都建起了教堂,红桃园还建有一座洋式大天主堂,其中多数设于教民家中,未与村民发生纠纷。唯梨园屯天主教堂设于该屯之旧玉皇庙址上,民教之间纠纷不断。

在梨园屯中央,有废弃的旧义学一所,学后有坍塌的玉皇庙阁数间(传说该庙建于1861年,后毁于兵燹,一直失修),附近连着38亩学地,是梨园屯村民的公共财产。

坍塌的玉皇庙

随着村中教民越来越多,1869年,民教双方要求分配义学公产,经该村三街会首、地保及执事人等公议,写立分地清单:

“冠邑北境梨园屯圣教会、汉教公,因村中旧有义学房宅一所,护济义学田地三十八亩,日久年深,风雨损坏,墙垣坍塌,无力修葺,今同三街会首、地保公同商议,情愿按四股清分。汉教三股,应分田地三十八亩,圣教会应分房宅一处,上带破厅房三间,破西屋三间,大门一座,计宅地三亩零九厘一毫,以备建造天主堂应用。邀同各街会首、地保觌面较明,并无争论,同心情愿,各无忌言,亦无反复。恐后无凭,立清分单存证。”

但教民分到庙基后,也无力修建教堂,便将分得的3亩多庙基转让给意大利传教士梁宗明。1873年,梁宗明以个人名义将庙宇拆毁,在庙基上修建天主教堂,引起村民公愤,以三街会首阎立业为代表的村民将教民告上县衙,控诉其无权将村里的地献给洋人。但关于这个问题,本就是一笔糊涂账。朝廷因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战败,被迫允许基督教传教士进人内地传教,教民拿自己的地献给教会修建教堂到底可不可以,总理衙门夹在民族感情和洋人的威势之间一直支支吾吾,未予断决。

冠县知县韩光鼎听取了双方供词,核对了当年分地清单,说道:“此案既已明立分单于先,何得追悔混控于后,殊属不合。”判定传教士拿地有效,修建教堂行为合理合法。三街会首签的分地单原本是为防止教民反悔,如今却让自己吃了哑巴亏,情急之下就出言不逊。韩光鼎以滋事为由将阎立业等人分别责押,以示惩罚。后经直隶文生朱生堂等人公恳保释。

1881年2月7日,梨园屯村举行一年一度的玉皇庙会,为玉皇大帝“送驾”,村民通过燃香点烛,叩首跪拜,载歌载舞,欢呼雀跃等方式讨其欢心,保佑人们延年益寿,五谷丰登。当天一早,由众多乡民组成的送驾队伍就开始上街游行。队伍前方由八面彩旗开道,锣鼓唢呐队紧随其后,旱船队、狮子队、高跷队等在后面尽情表演,精彩纷呈,现场人山人海,喝彩之声不绝于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主教堂

游行队伍途经天主教堂大门外时,游人聚观拥挤,不慎将教堂大门挤开。堂中教民愤然出来理论,与游人发生口角。当时人多嘴杂,村民左保元说该天主堂本就是借用玉皇庙的地基,等将来重塑玉皇神像,还要送进去供奉。教民阎付东大为不服,双方发生激烈争论,差点没打起来。

方济各会山东主教顾立爵以此为借口,怂恿法国公使宝海出面干涉。宝海在给总理衙门的照会中称,梨园屯地方有匪徒将教堂大门砸坏,率领人众闯入教堂,在堂院中作戏耍玩,有教民上前理论,被其殴成重伤,威胁将派天津领事狄隆前往山东调查此案。

后经查对,证明此系子虚乌有。知县韩光鼎对为首的村民左保元和教民阎付东进行了“剀切开导”,并饬差查禁村民擅进教堂滋扰,阎付东亦不得恃教生事。当年6月,任道镕任山东巡抚,委派候补知县耿綮昌到冠县复审此案,又以如下处理结果回复总署:“左保元虽未率众滋扰,究系好事,阎付东亦属恃教逞刁,分别薄责示惩。至该教堂地基,断令民教仍旧和好,暂行借用,俟该教民等另买地基设立教堂,再议归还,取结完案。”

1887年春,天主教方济各会教士费若瑟在教民王三歪等人的帮助下,购置砖瓦木料,欲在庙基上重建教堂。三街会首刘长安等又到县禀报:“前因教民将庄内旧庙改建教堂,庄民不愿,屡经涉讼。现在教民王三歪等复将教堂拆修,扩充地基,庄众忿怒,拟往拆毁教堂,索地修庙。”

知县韩光鼎没有理睬。开工数日后,梨园屯村长左建勋、三街会首刘长安、阎立业等率领数百人各执器械将物料抢走,拆毁了建设中的教堂,用其砖料就地盖起瓦房三间,装塑神像。费若瑟和教民见村民人多势众,不敢与争,吓得躲藏起来,堂内衣物有所丢失。

山东主教马天恩

方济各会山东主教马天恩将此案报给法国公使李梅。当年12月22日,李梅致函总理衙门,要求详细审明此案。总署咨转山东巡抚张曜处理,又据1881年任道镕的咨文认为:“当日办理此案,本未定议断给该教士永远承管。兹据法使所称各节,似与原案未符。”

时任县令何士箴亲至梨园屯调查,认为教会所控属实,令庄民停止建庙,会同有关人员集案审讯,认定刘长安等理曲肇衅,本应究惩,姑念衅非一日,议出多人,从宽详革监生,断令于1888年2月前拆除庙宇,将庙基归还教民。

但村民并未屈服,一面制备大刀,派人武装护庙,一面由王世昌、姜老亮等六位士绅带头继续上诉,时人称之为“六大冤”。教民一方对判决和事态也不满意,由王三歪带领先行上控。

双方先告到东昌府,随后告到济东泰武临道,最后又告到山东巡抚衙门。省府把案子批回县里重审。此时何世箴已经卸任,新任县令魏起鹏传讯两造,见案情曲折,双方各执一词,相持不下,难以剖断,遂禀明山东巡抚张曜,檄委何世箴回县会审。何士箴奉命重返冠县,与魏起鹏共同审理此案。他请十八村梁庄的著名绅耆潘光美等出面调停,经过耐心调解,双方都不愿将争讼延续下去。

王三歪等情愿将教堂所占庙基归还该村为庙,刘长安等也情愿另购地基为王三歪等新建教堂。教堂内少失衣物,如数退还。双方言归于好,各自安心度日。何、魏各捐白银100两资助建堂。督饬克日兴工照旧教堂格局修造完竣。在绅耆和官方的竭力调和下,教民和村民之间达成了妥协。

但两年多后,意大利主教马天恩又对这一处理提出反对意见,声称教民已将庙基转让给传教士,只有传教士才有资格签订一项权威性协定,坚持要在原庙基础上修建教堂,不同意更换新址。何士箴坚持己见,认为这是村里信教和不信教的中国人之间的事端,既然教民对此已经满意,他将不再与外国神父交涉。

1890年6月20日,法国公使李梅照会总理衙门,声称教堂案并未彻底查核,公平了局,多次催促“妥速完结”。

1891年,长江流域发生了宜昌教案。受其影响,山东反教情绪高涨,焚毁教堂案件层出不穷。朝廷饬令地方官员切实保护教士教民,从速处理从前未结所有重大教案,否则严惩不贷。

1892年2月,法国公使李梅利用此令,企图推翻地方上已经达成的协定,在其一再催促下,总理衙门咨文山东巡抚福润,要求梨园屯一案地方官与山东主教迅速当面商谈办结。

1892年初,山东巡抚福润饬令东昌知府李清和越过县官直接提集复审,断令将庙基归还教民改建教堂。恐民心不服,由县令何士箴捐银二百两,京钱一千串,听民另购地基,建盖新庙,设立义学。俟新庙竣工,再拆毁旧庙,移置神像,取结完案。

官员断案

教民对这一处理仍不满意,扬言必将控争之人按名拿究,方肯罢休。民教冲突升级。当年4月底,村长左建勋从临清请来道士魏合意到玉皇庙做住持,并将往年办团练时所用枪械武器移存庙内,意图守御,教民吓得纷纷逃避。福润得知此事,饬济东泰武临道张上达亲往相机妥办,严拿首要,解散胁从。

张上达到冠县后,令何式箴先将道士魏合意拿获,后督同东昌府李清和、临清州牧陶锡祺、冠县县令何世箴和直隶威县、曲周、清河三县县令传集附近士绅晓以利害,剀切开导,将滋事民众全行解散。

在官绅的斡旋下,“六大冤”只好答应不再起诉。村民将庙基交出,让改教堂,眼同各庄首事,将庙内正殿三间拆毁。张上达亲自监督拆庙并由教民将地基查收,为村民在另一个地方盖了座庙。主教马天恩和法国公使李梅对此处理十分满意,分别向济东泰武临道和总署致函表示感谢,马天恩还向张上达赠送匾额,但张上达没有接受。

“六大冤”虽然在1892年5月那次官绅调处中表示不再上诉,但此后他们还是做了最后一次努力——上诉到东昌府。知府洪用舟表示自己不敢管束教民。王世昌等据理力争,在公堂上大声质问道:“非好民之好,恶民之恶,岂能为民父母?”

洪用舟恼羞成怒,当堂判王世昌、左建勋、阎德盛各监禁半年。出狱后他们无脸向村里要钱,自掏腰包为巨额诉讼费买单,有几人还为此变卖了家产。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他们心灰意冷,逐步退出了抗争。有八个不甘心的村民还想继续上告,他们找“六大冤”帮忙,结果遭到拒绝,最终也没有闹起来。

教民重得庙基后,得意洋洋,开始修建教堂。遭到十几个年轻村民的袭击,他们被称为“十八魁”。“十八魁”得名于十八村,由每村一名气血方刚的贫苦村民组成,首领是武术高手阎书勤和高元祥。阎书勤出身贫穷,善习红拳,长于刀法,人称“大刀阎书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阎书勤

他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相貌堂堂,慷慨仗义,在群众中享有很高威望。高元祥武艺高超,疾恶如仇,身材瘦削,长着一脸麻子,人送绰号高小麻子。他们不愿眼睁睁看着祖先的遗产被洋人霸占,在士绅放弃斗争后毅然挺身而出,他们说:“官已不论法,我们就不守法。”各执器械武力护庙。

教民躲在教堂里,以石头和枪炮进行抵抗,此举更加激怒了进攻的村民,他们猛烈攻击教堂,打伤了几个教民,部分教民逃到武城传教士住处避难,一时不敢回家耕地。双方形成僵局,持续了好几年,无论村民修庙还是教民建堂,对方都会进行干扰,将其拆毁。

焚毁教堂

1895年,东昌知府洪用舟见这样闹下去不是办法,命令双方停止修建,直到达成一项新协定。

“十八魁”的护庙行为很快让他们成为教会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他们自知势单力薄,不能长期对抗教会势力,决定投奔威县久负盛名的梅花拳首领赵三多。

赵三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