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花桥:疫情封控之下的长三角小镇

大圆趣事多

2022-08-11 10:41四川

关注

站在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往南看过去,或者站在青浦区白鹤镇向东看过去,一墙之隔、一路之隔或者一桥之隔,就是江苏省苏州市下辖的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花桥镇)。

独特的地理位置,相对低廉的房屋价格——安居客的数据显示,2022年以来,花桥的平均房价介于19534-19881元/平方米之间,比起同期的安亭镇超过4万元每平方米,有巨大的价格优势。加上便利的交通,让花桥成为人流聚集之地。根据昆山统计年鉴的数据,从2018年到2020年,花桥经济开发区的年平均新增人口数,从43743增至62311,增幅超过40%。

铁路和高速大动脉都经过花桥镇,从花桥镇到昆山南站搭乘高铁,大约需要半个小时。国内首条跨省际地铁上海轨交11号线在花桥设有3站,居住在这里的年轻人,可以选择地铁通勤。还有更多的花桥居民,借助电动车、共享单车,甚至有的只靠两条腿走路,就能到隔壁的安亭镇上班打卡。

然而,2022年春天骤然严峻的疫情防控,让这群跨省流动的人们,限入尴尬。先是苏州封控,作为进出苏州门户的花桥镇首当其冲;接着上海封控,花桥镇居民也必须满足上海的要求,否则即便解封也无法到上海复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花桥封控的两大难点:带星人员多,出入小区繁琐

绿地青青家园、绿地理想家园和绿地滨江雅苑,是位于花桥镇的三个大型住宅项目。其中,绿地青青家园有19万平方米,总户数1726。绿地理想家园25万平方米,总户数2082。绿地滨江雅苑最大,面积30万平方米,总户数2084。

三个项目的物业管理处经理介绍,小区的入住率在70%-80%之间。封控之后很多人选择住回花桥,所以入住率反而比平时要高。

花桥的本地人口并不多,发展成现在的样子,主要靠的是两类外来人口的推动:一类是因为房价等原因选择来此居住的年轻人,他们需要到上海上班;另外一类是将位于上海市中心的房子留给子女,自己来此安度晚年的老年人。根据昆山统计年鉴的数据,2020年花桥经济开发区60岁以上老人占比为16.32%。

统管三个小区的物业经理关凯估计,花桥的居民中,至少每天有1万人次需要通勤上班。

这个特点,导致了花桥封控的第一个大难点,是带星人员多。上海发生疫情后,出入上海的人,行程码上带上了星。还有一些人,虽然日常居住在花桥,并没有去过上海,但由于与上海的地理距离太近,也带上了星号。

“绿地滨江雅苑与青浦的白鹤镇之间,只隔了一条吴淞江,所以小区里的居民,接近90%都是带星的,其中有不少人近期没有去过上海,但行程码上也被带上了星。”关凯说。

对于带星人员,花桥采取的是“7天封闭管理+7天居家健康监测”的管控模式。也就是说,即便在没有确诊患者和无症状感染者的情况下,仍有一大批人员被封控在家中。物业统计发现,三个小区入住居民中,约半数是带星的。由此就产生了大量的物资配送需求。当时政府尚未启动保供,这些需求只得由物业对接。

团购的物资,物流只能配送到小区门口。到货后,物业人员先要和志愿者把这些物资卸车,搬到小区门口的专用物资大棚中,居民凭借团购短信或信息来取。一批物资经常要用好几个小时才能发放完毕。

花桥封控的第二大难点,是常态化的门岗管理。由于地处接壤地带,进出要查的东西特别多,包括行程码、苏康码、核酸检测报告、市民APP上的个人码、每次核酸检测还要发放凭证,大量带星人员封控两周之后摘星,政府又需要给他们发放“带星隔离解除证”,这些人才被允许出入小区。

由此导致的一个问题,是小区门口的出入效率很低,经常需要排队出门。物业即便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光发证、收证、汇总、统计等工作,也经常要忙到第二天凌晨,然后才可以提报给政府相关部门。

2022年春节至今,花桥已经历四阶段封控

江苏苏州的疫情防控和上海的疫情防控,都必然与花桥镇相关。

2022年春节刚过,苏州市就出现疫情。花桥的这些小区开始实行“两查一测一扫”(查行程码、查健康码、测温、扫核酸报告),当时要求监测黄码人员,需要3天监控2次核酸。到3月13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共进行了七轮全员核酸检测。这是花桥封控的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从3月14日开始。当天昆山市发布通告称,花桥经济开发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封闭式管理期间,在花桥经济开发区的人员,非必要不得离开花桥。小区实施“两查一测一扫”的门岗管理,对所有行程码带星人员,实施7+7健康检测;对于行程码不带星的外地人员,实施3+11健康管理。

据介绍,从3月14日到4月1日,要隔天做一次全员核酸检测,不做全员核算检测的那天,也要对所有带星人员进行核酸检测。半个月时间里,完成了八轮全员核酸和七轮带星人员核酸。

绿地理想家园物业经理熊建平说:“核酸检测通常安排在7-12点进行,物业人员就需要凌晨5点上岗,做准备工作。”

从4月2日起,昆山市升级防控措施,除保障市民生活和城市基本运行的水、电、燃油、燃气等公共服务类企业外,其他单位实施轮休减产或居家办公。所有村、社区实行查验式管理。

从4月6日起,昆山全域实施了7天的静默管理措施。4月12日晚24时起,昆山将由全域静默调整为分区分类差异化静态管理,根据风险程度和阳性感染者的分布情况,将昆山全域划分为封控区、管控区、静态管理区和无疫区域。

4月12日,苏州市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昆山市委副书记、市长陈丽艳介绍昆山实施分区分类差异化静态管理的有关情况时表示,近期阳性感染者高发的昆山开发区、花桥经济开发区全域范围,以及昆山高新区和陆家镇的部分区域,划为静态管理区,继续实施静默管理,时间为4月12日24时至19日24时,实施”非必要不流动、只进不出"等防控措施。

对于封控周期,关凯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花桥到底要封控多少时间,这个我们也说不准。但按照我的理解,有一个很简单的算法,上海封控的时间,加上苏州封控的时间,减掉重合的那部分,就是花桥的封控时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期封控之下,问题开始显现

安亭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此前预估,在安亭镇工作的人员中,有一大半是居住在花桥镇的。位于花桥镇东面的一些小区,因为靠近青浦的白鹤镇和嘉定的安亭镇,这种情况尤为明显。

从3月14日开始的第二阶段封控之后,很多住在花桥的居民,事实上已经没法像往常一样通勤上班。按照当地政府的规定,除了运送蔬菜、水果的保供车辆,其他车辆不允许上路。当时有居民提出,自己需要到安亭镇上班,而他接到的回复是——去是可以去的,但需要带着铺盖过去,因为去了就没法回来了。

封控给物业管理带来了很大挑战。青青家园的项目经理李海,家就在离项目10来公里的千灯镇上,同属于昆山市,却没法回去。绿地滨江雅苑的刘经理和劳主管,两个人都是上海的,那就更没法回去了。几乎是从春节之后,他们就一直住在花桥的这几个项目上,根本没法回家。

由此引申出来的一个问题,是物业公司没有被纳入防疫体系,这直接导致了几个很严重的问题:其一,缺少防护装备。物业人员与各色人等接触,缺少防护服、防护镜、N95口罩等防疫物资,有可能会成为防疫链条中的隐患。其二,人手紧缺。各大物业公司在不同项目上的人员安排,根据封控设置了轮岗等措施,但现实的情况下,不少物业从业人员被封控在自己的社区内,无法出门参与防疫工作。这又导致了两个后果,一是有生力量无法支援一线防疫,一是原有在岗人员疲劳作战并有可能导致抵抗力下降从而增加感染风险。其三,缺乏必要的日常物资。物业管理处往往设置在地下室等简陋的地方,没法烧火做饭,加上他们缺少物资,很多项目经理反馈,物业人员只能用大米拌白糖补充体力。

而长期封控的影响,正在一点点体现出来。

花桥是江苏省首个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的省级开发区,2021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395.7亿元,增长8.4%,增速连续两年位列全市第一;服务业增加值324.3亿元、增长8%。

根据关经理的说法,这一类楼盘,都是刚需盘。意味着大多数买了这几个小区楼盘的业主,都是有房贷的。而能否及时还贷,又与他们的收入是否稳定密切相关。目前的情况下,已经有企业开始只给员工发基础工资,这意味着不少人的可支配资金将极为有限。

这一点,从物业费的收缴方面可见一斑。关经理说,这两个月的物业费收缴情况,可以用“一落千丈”来形容。一方面,业主对于物业提供的超出原本合同范围的各种服务极为认可,也不乏一些业主为物业人捐款捐物的情况。但另一方面,封控对经济带来的冲击正在显现,一些靠便利店、烟酒店、餐饮店等为生的从业者,不但没有任何收入,还必须按期缴纳租金等费用,有些还要给员工发工资,所以现金流吃紧。所以关凯最近在收缴物业费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业主表示暂时无法缴纳物业费。

(文中关凯、李海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