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三看《人世间》才懂:郑娟月子里与周秉昆恩爱,才是真的别有用心

真香鱼乐

2022-08-11 07:35广西

关注

文/张小暖

剧中四位女主人公面对感情时,春燕是开朗豁达,周蓉是飞蛾扑火,冬梅是干净纯洁,而郑娟却多少有种“扮猪吃老虎”的算计在里面。

郑娟看似可怜卑微,唯唯诺诺,但在她内心里,却有一团火,这团火是不认命,是对周秉昆这颗救命稻草的把控。

如果没有周秉昆,郑娟的人生就是灰色的,当一个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时,谁又会放过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赤裸裸的告白

乔春燕曾经对周秉昆说:“这人啊,有时候就是拗不过命,拗不过命咋办呢?认呗”。可是,在郑娟的认知里,有时候不是拗不过命,而是本事不够。

郑娟生完孩子正坐月子时,周秉昆去家里看望郑娟,当郑娟听到周秉昆的敲门声时,她急忙跑到镜子前,整理头发和衣衫。

郑娟明明是照了镜子的,可是当她给周秉昆开门时,衬衣上的两个扣子却依旧是解开的,半个白花花的胸脯袒露在周秉昆的面前,当周秉昆的视线落在那双胸脯上时,郑娟又急忙娇羞的转过头去一边扣扣子,一边说:我刚在奶孩子。

眼看周秉昆的眼里出现了一团欲火,郑娟便趁热打铁开门见山的问周秉昆:“你处对象了吗?你想过女人吗?你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这三连问,让周秉昆百爪挠心,最终按捺不住对郑娟的感情,承认了自己想的女人正是郑娟本人。

郑娟之所以勾动周秉昆对自己的欲念,想要委身于周秉昆,是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周秉昆是正人君子,是老实人,是可交之人,自己不过是一个寡妇,能遇到周秉昆这样的男人,实在是一种运气,既然运气来了,岂有放过的道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郑娟见状,也袒露了自己的心声:放心吧,我不会粘着你,你要是想我了,就给我妈递个纸条,你就写上哪天来,啥时候来,我就一心一意在家等你,我妈不认字,她啥也不知道,就算知道,她也不会嫌弃我,更不会觉得你是坏人。等你啥时候处对象了,你就不来就完了,你要结婚了,就把我忘了,咱俩就这么说好了。

郑娟说这些话的时候,周秉昆眼里的泪水越涌越多,若不是对郑娟动了真情,又为何能表现出这般的心疼。

一个是楚楚可怜的美人,一个是重情重义的好男人,情到深处,郑娟第一次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了周秉昆。

在周秉昆面前,郑娟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里,她说不要名不要分,只要陪周秉昆一段时光,只要周秉昆开心且愿意,她就会一心一意的做周秉昆的“情妇”。这般动心忍性的告白,试问,几个男人不破防?何况周秉昆还是个老实男人,他心里还爱着郑娟。

其实,郑娟对周炳昆说这些话时,她心里早就明白,周秉昆这种重情义之人,怎可能轻易放下她,这不过是她“欲擒故纵”的手腕而已。

说到底,不过是郑娟很有自知之明,她的身份,她的处境,又怎么能开门见山地在周秉昆面前要一个名分呢?如果真这样,周秉昆或许会对她另有看法,原本的那份怜惜,可能会变成渐行渐远的道别。

与其这样,不如以退为进,这或许才是上策,所谓攻人先攻心。

就像《知否》中写到的:女人这辈子不过是一命、二运、三本事,占其两样,便可顺遂一生。

郑娟“命”这一条没占上,可是“运”和“本事”都占上了。她的“运”就是周秉昆,“运”出现了,还得有本事抓住“运”才行,而郑娟也有抓住男人的本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欲擒故纵

虽然说郑娟对周秉昆多少有种“扮猪吃老虎”的算计,可归根结底,她心里对周秉昆还是有感情的,她选择向周秉昆坦白自己的“黑历史”。

她告诉周秉昆,孩子不是涂志强的,而是骆士宾的,是被骆士宾QJ的,这个秘密谁也不知道。

其实看到郑娟向周秉昆坦白她的过去,我看到了一种“想要坦诚”却“害怕失去”的矛盾情感。郑娟没有一开始就向周秉昆坦白自己的过去,而是等到她确定了周秉昆是爱她的、依恋她的,对她有真情实感的情况下,她才坦白的,这样做,多少会降低一些周秉昆离开她的风险。

如果郑娟选择不说,这又违背了她对于感情的信仰。所以,选择一个恰当的时候去说,是最好的安排。

得知真相后的周秉昆犹如晴天霹雳一般,难以接受,郑娟见状,安抚周秉昆的情绪说: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话会坏了你的心情,但是我又一想,这些事我瞒谁也不能瞒你。如果你知道了还是会想我,那就是咱俩的缘分,如果不了,那就证明我现在跟你说的是对的,如果以后你连帮我都不愿意了,你也还是我们家的恩人,我会一辈子把你记在心里。

这一番话下来,郑娟算是把自己的伤疤袒露在了周秉昆面前,我的态度很明确,我是爱你的,可你愿不愿意再继续爱我,那是你的选择,我不会强迫你,更不会埋怨你,即便因为这件事情你不再爱我,在我心里,你也一直都在。

有人说,郑娟这段位也太高了,其实我也这么认为。这看似是让周秉昆自己选择,其实根本就没有给周秉昆选择的机会。她知道周秉昆爱她,她又说自己会一辈子把周秉昆记在心里,这让周秉昆怎么忍心选择离开?

郑娟自始至终的本意,就是想跟周秉昆在一起,可是她的言谈举止却都是被动的,她越是被动,周秉昆就越是主动。

正如郑娟第一次见周秉昆的大哥周秉义,她只说了一句话:大哥,你好好劝劝周秉昆,我不值得。

郑娟如果真的觉得自己不值得,那一开始就不该给周秉昆希望,就不该和周秉昆暗渡陈仓,事情已经暴露了,这时候却又扮演起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了。

郑娟见到周秉义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和秉昆的事情周家人知道了,她更知道周家人是打死都不会同意秉昆娶她的,那么,与其这拒绝的话语让周家人说出来,倒不如先发制人,自己说出来的好。退一万步讲,即便以后她真的能嫁给周秉昆,周家人也不会埋怨她,而是会认为是周秉昆死缠烂打的。

对于周秉昆和郑娟的感情,周秉义是持反对意见的,这种事情完全超出了父母的接受范围,并三令五申地要求周秉昆,坚决不能跟父母说。

周秉义觉得,在经济上接济一下郑娟就行了,结婚想都别想。劝周秉昆重新找一个,把陷入泥潭的一只脚,尽早拔出来。

可周秉昆却说:我的心是不会动摇的。

我不知道郑娟和秉昆的结局是怎样的,但就像周秉义说的,有多少海誓山盟最后都成了笑话,谁又能保证彼此不会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带着孩子照顾秉昆妈

秉昆妈得知周蓉和冯化成在回乡的路上出了事儿,母女阔别七年,眼看就要相见了,可却在喜悦中添加了悲怆,老人突发脑溢血,卧病在床。

这已经够让周秉昆苦恼的了,再加之,周蓉和冯化成在半道出了事儿,顾不上照顾孩子,托人将孩子送回了家。

这一来,周秉昆既要照顾卧病在床的妈妈,又要照顾年幼的外甥女。

春燕妈建议秉昆告知哥姐家里的情况,秉昆实在,怕哥哥姐姐即便知道了情况,也回不来,到时候只能干着急。最终决定,找一个保姆,可是知根知底,又信得过的保姆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

就在秉昆一筹莫展的时候,郑娟向秉昆伸出了援助之手。

郑娟提议,自己到秉昆家去照顾老人和孩子,秉昆问:那楠楠(郑娟4岁的孩子)怎么办?周秉昆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想着郑娟一个人去照顾他母亲和外甥女,没想着让郑娟带孩子一起去。

可没想到的是,郑娟却说:我带着孩子一起去照顾大娘,一来怕有人说闲话,二来孩子在跟前我也放心。

其实,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在秉昆家照顾老小,带不带孩子,都会被街坊邻居说闲话。所以郑娟所说的,带孩子是怕被邻居说闲话,只不过是一个由头,为了堵周秉昆的嘴而已。

郑娟带孩子去周家照顾周母和孩子,一方面是她对周秉昆有感情,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为了让街坊邻居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进出周家”这件事儿,也让周家人在潜移默化中了解自己、接受自己,这才是郑娟最终的盘算。

试想,要让周家人接受郑娟,那简直比登天还难。但是如果郑娟日日尽心伺候病床上的周母,就相当于是替在外的周秉义和周蓉尽孝心,那么在这件事情上,周秉义和周蓉就欠了郑娟一个人情。如果周母在郑娟尽心地伺候下大病痊愈,那么周母也就欠了郑娟一个人情。这一来二去的,不管是在周家还是在街坊邻居面前,郑娟都博得了一个好名声。

郑娟的盘算,深着呢。

有了这好名声,就相当于向周家的大门迈进了一大步,这才是郑娟真正想要的。

虽说,郑娟对于嫁进周家,一步一步的都是盘算好了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对周秉昆的感情是真的。只不过命运弄人,命不好的时候,只能多为自己盘算盘算,只要目的是好的,至于过程和形式,也就没人会过分追究。

再说了,人一辈子,没有谁的身后会是一张白纸,都是拉着一吊影子行走的,或长或短罢了。

作者:张小暖,愿你我在温暖而舒心的文字里相逢不晚,共同成长

原创不易,抄袭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