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不做大哥好多天?为何默克尔刚刚卸任?德国就一夜回到解放前?

静夜史君

2022-08-11 01:30河北

关注

默克尔之后,再无德意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是酷热的三伏天,俄乌交兵也已经小半年,但世界依然看不到硝烟散尽的片刻闲。

对于很多国家而言,战争的旷日持久,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毕竟经过了几个月的紧张,大家都习惯了新的节奏,甚至连国际油价都已经回落到战争爆发前。

应该说,除了俄乌两国,大家都该干嘛干嘛,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但有一个国家,它有一些尿性,它还有一些慌张,这就是美国小老弟,欧盟老大哥,素有“欧洲小强”之称的德国。

虽然还在高温天气中大汗淋漓,但德国总理朔尔茨的内心早已拔凉拔凉的,因为他得知了一个令整个德国都后背发凉的消息,那就是供应德国天然气的“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因为涡轮机未运送到俄罗斯而难以完全恢复。

这可要了老命了,虽然德国的冬天比不上1941年的苏联,但德国想要舒舒服服地度过即将到来的冬天。就必须保证“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的畅通无阻。毕竟默克尔时代苦心孤诣的“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已经被德国判了死刑,德国能指望的只剩下“北溪一号”。

然而因为俄乌交兵后德国第一时间举起了制裁俄罗斯的大纛,深深伤害了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于是“北溪一号”毫无征兆地坏了并需要大修,输气量至少下降60%,于是物以稀为贵,

眼看命运的咽喉要被扼住,德国迅速发挥主观能动性,创造性地发明了诸多自我打脸的政策,尤其是要求加拿大方面尽快给俄罗斯提供涡轮机。

但乌克兰表示加拿大你能不等要点儿脸,于是加拿大再度发挥主观能动性,将涡轮机交给德国,由德国亲自给俄罗斯送过去。

但俄罗斯表示,我现在好像在被你制裁,你让我跪着接受你的恳请,我表示有点儿懵圈。所以手续是不全了。涡轮机我们也不接收了。

虽然是三伏天,但朔尔茨的内心却和三九一样冰天雪地。如果没有意外,德国将会在今年重温1941年的“火热岁月”。

这太令人无语了,尤其是对于德国这个名副其实的欧洲经济领头羊兼欧盟大哥大而言,低声下气地求人别断气,不仅搞笑,而且掉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知道,默克尔时代,德国不说呼风唤雨、傲视群雄,最起码也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绝不像现在这般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那么?为何默克尔卸任后的德国会堕落到如此局面?为何德国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静夜史认为根本原因在于德国的“模式”,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而德国的“模式”用一句话概括就是:

没有主权的领袖,就像手中的沙,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

从欧洲地图上看,德国可谓真正的欧洲核心地带。具备威震四方并号令天下的地理优势。

然而,和战国时期的魏国一样,虽然占据了中央地带,但却不得不面临强邻环伺的尴尬局面。对德国而言,想要避免被周边势力撕碎,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地扩大疆域,比周边势力更强。

但问题是,德国向任何一个方向努力,结局都是腹背受敌。周边国家虽然天差地别,甚至存在着尖锐矛盾,但在对付德国问题上,它们的态度是坚决的,观点是一致的。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沙俄就与法国结成了协约国同盟,德国在两线作战的苦苦支撑后,最终一败涂地。

虽然纳粹德国建立后,希特勒极力吸取一战期间两线作战的教训,在站前与苏联结盟,瓜分波兰后挥师向西消灭法国,为将来的苏德战争免除了后院起火的担忧。

但英国的顽抗,让希特勒集中力量的努力再度泡汤。相比于半陆半海的法国,作为岛国的英国出于自身安全和欧洲争霸的考虑,坚持奉行“离岸平衡手,大陆搅屎棍”方阵,不仅坚决遏制德国崛起,欧洲大陆上的任何国家过分强大,都会受到英国一视同仁的打击。所以在二战期间法国举手投降后,英国很快联合美国与意识形态的宿敌苏联结盟,组成了强大的反法西斯联盟,最终将纳粹德国彻底送入地狱。

而当纳粹德国魂飞魄散,德国悲哀地发现:几十年的努力,非但没能涅槃重生,重现神圣罗马帝国的辉煌,反而被周边势力彻底打回了原形,国土面积更是从德意志第二帝国时期的54万平方公里锐减到35.7万平方公里,连龙兴之地东普鲁士以及重工业基地西里西亚都成为它国疆土。

两次世界大战的惨败,让德国在心碎中明白,在这个“群星璀璨”的欧洲,想要靠暴力统一欧洲何其艰难。当然由于美苏英法四个“战胜国”对德国本土的分割占领以及去军事化改革,德国也被彻底剪掉了军国主义的羽翼。

在这样的情况下,心中还有梦的德国,能选择的途径不是不多,而是基本没有。

但“突如其来”的马歇尔计划,让德国有了死灰复燃的可能。话说二战结束后,美苏一跃成为并驾齐驱的超级大国,并分别主导了针锋相对的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作为昔日国际政治舞台中心的西欧,虽然夹在美苏之间,但却在地缘格局上被边缘化。

彼时的美国,因为浅浅的大西洋阻隔,对“本是同根生”的西欧鞭长莫及,相比之下苏联则与西欧山水相连,“钢铁洪流”随时饮马大西洋。

而此时的西欧,因为社会主义阵营的深刻影响,内部无产阶级运动也是风起云涌。在这样的情况下。为确保对西欧的控制,更为了消耗二战期间的“爆兵”导致的积压库存,美国在1947年推出了“马歇尔计划”,推动西欧各国迅速复兴。

彼时的联邦德国,虽然国土面积大大缩水,但普鲁士时期打下的坚实基础,尤其是数量庞大的产业工人,让联邦德国“给点儿阳光就灿烂”。再加上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等西方国家有意纵容联邦德国“松绑”,于是恢复正常国家地位的联邦德国,垄断资本迅速复兴,到50年代中期,联邦德国经济已重新回到西欧一哥的位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美国的援助,根本目标是控制西欧经济。并将其纳入美国制造的国际市场,所以在经济蓬勃复兴时,德国萌生了“打工,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想法。

但以德国迷你的体型,想要踢美踹苏何其异想天开,和昔日的欧洲冤家们抱团取暖无疑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择。

恰巧此时,法国和英国联合在苏伊士运河危机中被美苏羞辱,随后英国选择拜倒在美国的牛仔裤下,法国则决定和德国放下仇恨,继往开来,西欧一体化最终正式启程。

因为西欧的一体化首先是经济的一体化,所以联邦德国“首当其冲”,潜移默化中成为西欧一体化的带头人。

在美苏争霸的大背景下,美国对西欧一体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一个抱团的西欧,也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苏联挖墙脚,于是欧洲共同体一体化水平不断提升,更开始了步步为营的扩容。

1991年苏联解体后,北约和欧盟不约而同地开始利用东欧地区形成的权力真空,开始了大规模的“东扩”,欧盟规模更上一层楼。

然而,也就是从东扩开始,欧盟与美国的地位越来越暧昧不清。本来欧盟的不断扩张,就是为了增加对抗美国的资本。但问题是,东欧这一区域距美国太远,离俄罗斯太近,而欧盟又不能提供基本的安全感。所以结果就是,当北约和欧盟同时覆盖东欧,东欧各国迅速形成了“政治上依赖美国,经济上紧靠欧盟”的格局,成为美国植入欧盟内部的特洛伊木马。

毕竟冷战结束后,随着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的烟消云散,欧盟不再是美国的小可爱,而是美国的新公害,所以为了搞垮欧盟,美国什么恶心的招都使得出来,东欧各国的两面三刀就是例证。

不过,好在默克尔作为民主德国出身的德国领导人,深谙左右逢源之道,不断谋求在美俄之间保持平衡。要知道,只要美俄之间矛盾不是那么尖锐,那么夹在美俄之间的东欧国家就不会那么胆战心惊,欧盟内部就不会那么风起云涌。

于是世界看到了,在默克尔时代的16年时间里,默克尔较为妥善地处理了希腊债务危机、克里米亚危机等危机,在尽可能维持了欧盟团结的同时,也提升了德国在欧盟内部的号召力,使德国成为名副其实的欧洲引擎,默克尔更是被称之为“欧洲之母”。

只是,没有默克尔的德国是万万不能的,但默克尔绝不是万能的。因为她可以给普京称兄道弟,可以让美国颜面尽失,但却根本改变不了德国被30000多美国大兵严密控制的根本事实。而美国驻军的存在,不仅代表了二战的正义,更是美国严密控制德国,进而挟持欧洲的杀手锏。

在这样的背景下,默克尔的闪转腾挪本质上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镜花水月,稍有风吹草动便会立刻被打回原形。而英国,就是德国宿命中的克星。

作为数千年的宿敌,英国从神圣罗马帝国时代开始,就始终坚持在给德国添堵的事业上,两次世界大战更是打得难解难分。

二战结束后,虽然英国在被美国无情忽悠后“回心转意”,低三下四地加入了欧盟,但英国始终是躁动不安的捣蛋分子,尤其是1990年两德统一时更是差点让欧盟“胎死腹中”。

冷战结束后,虽然苏联不复存在,但英国折腾的脚步从未停止。而鉴于英国作为欧盟的“三驾马车”之一,却根本享受不到德法等国的红利,于是在美国的鼓动下,英国心一横,走上了与欧盟一拍两散的道路,俗称“英国脱欧”。

事实证明,作为驰名世界的搅屎棍,“英国脱欧”比东欧各国加起来造成的危害还要大,因为英国不仅实力强、国际地位高,有着强大的号召力,更因为其搬不走的区位,脱欧后必然成为欧盟卧榻之侧的定时炸弹。

而默克尔,在“英国脱欧”后功成身退,德国迎来朔尔茨时代。

彼时的德国,面临的小背景是英国无休无止的折腾,内部本就岌岌可危的局面更加摇摇欲坠;大环境则是美俄对抗的加剧,尤其是俄乌交兵,可谓真正的内忧外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朔尔茨而言,想要德国继续发展就必须继续维持欧盟的统一,而在缺乏主权的情况下,德国能做的就是和英国利益,也就是美国利益保持一致。在美俄对抗的大背景下,这等于将德国的身家性命交给了美国。所以德国必须放弃左右逢源的历史成绩,全心全意投入到为美国利益前赴后继的事业中去。

所以,德国领衔制裁俄罗斯也就不足为奇,而这种操作首先损害德国经济,进而导致德国在欧盟内部越来越没有号召力。而没有号召力的德国,也就更没有能力维持欧盟的统一。

而欧盟的分分合合,也决定了德国的国运。很明显,美国和英国乐见德国和欧盟的进退失据,而德国,明知所行之路无解,却也不得不走下去。

因为,追随美国针对俄罗斯,德国要被俄罗斯的反击踹死;但如果坚持所谓的中立,德国就会先死于美国的当头棒喝。

概括来说,所谓我不做大哥好多天,默克尔之后无德国,本质上也是因为默克尔赶上了好时候,朔尔茨,不过是时运不济罢了。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