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05年,安徽一科干将“义女”培养到台面上,却因宾馆录像被要挟

无量渡口

2022-08-10 19:30重庆

关注

2000年情人节,安徽省宣城市的赵增军接连升任,从当地绩溪县的县委副书记,到宣州市委书记,短短十年仕途,可谓风光。

这一天,在不少殷勤下属的簇拥下,赵增军来到华悦山宾馆的豪华包厢,准备用一桌2000元的酒宴,为自己的“义女”樊敏庆祝节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推杯换盏之间,55岁的赵增军一把揽过樊敏的肩膀,向席间众人介绍到:

“今天荣幸请到各位前来喝酒,主要是我把我的‘义女’樊敏带给大家认识一下,如今她也做出了成绩,现任绩溪县乡党委书记,以后还请你们多关照……”

众人瞧着这个一脸娇羞,年纪不过30岁的貌美女子,便也了然她跟赵增军之间的真实关系,毕竟,在场的哪个不是深藏不露的“老狐狸”呢?

酒足饭饱之后,赵增军的下属冯玉德,也是招待所华悦山宾馆的总经理,非常“贴心”的为两人开了间长期套房。

出于对冯玉德的信任,赵增军并没有任何怀疑,丝毫不避讳地就跟樊敏一同“歇息”去了。

但他殊不知,这世上不仅没有免费的午餐,还没有免费的豪华套房,两面三刀的冯玉德竟早早在其中装上了摄像头,监视着赵增军和樊敏的恩爱日常!

此后,赵增军跟樊敏每来华山悦宾馆私会一次,冯玉德手上的筹码就多一分,最终让赵增军彻底陷入被拿捏的窘境!

不过说起来,赵增军沦落此境地,归根结底只有四个字——咎由自取。

从原本根正苗红的基层领导,到将情妇从“床上培养到台面上”的贪官,赵增军是一步错、步步错,怨不得旁人!

赵增军是河北人,1945年出生后,他的父母就给予了严苛且正统的家庭教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增军曾回忆,因为父母亲都是当年南下的退休老干部,所以他打小就受到各种“革命”、“英雄”等故事的浸染跟熏陶。

18岁大专毕业,赵增军选择入伍,自此接受了十几年的部队教育,1978年,退伍转业的他来到地方任职,在基层工作中勤勤恳恳。

但可惜的是,赵增军并未保持初心,从1989年他来到绩溪县工作之后,他贪婪的欲望便如同野草,疯狂上窜。

1989年到1991年,赵增军先后任职了绩溪县的县委副书记、县长,而伴随着权力跟地位的上涨,他洋洋得意的心态也日渐膨胀。

在半真半假的奉承与赞扬中,赵增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他自己曾说过,虽然父母都是退休干部,但他前半生的日子都比较清苦。

刚开始在基层的时候,拿着每月几十块的收入,跟不足以负担前家人的吃喝,只周末才能买点肉改善生活。

而例如电脑、相机甚至房子这些大件,都是父母加上兄弟姐妹,东拼西凑才能勉强解决难题。

可当了大官就不同了,逢年过节都有各路的人上门拜访,不仅一通吹嘘追捧,还会送上价值不菲的礼品。

前后的差距明显,赵增军自然更愿意享受当下的红红绿绿。

1991年,赵增军的办公室来了一位新干部,也就是时年23岁的樊敏。

活泼靓丽的樊敏猝不及防闯入赵增军的视线中,让46岁的他仿佛重返青春。

不过,当时碍于自己已有家室,且顾虑着官场上的名声,赵增军只敢觊觎,却不敢真的越过防线。

直到1995年,赵增军再次升职为绩溪县委书记后,他才按捺不住心中悸动,向樊敏表达了爱慕,且提出交往的请求。

虽然赵增军的年纪足以当樊敏的父亲,但在赵增军权势的诱惑下,樊敏最终还是以身相许。

有了樊敏之后,赵增军也算正式走入歧途。为了给樊敏创造更好的物质条件,实现当初对樊敏的承诺,赵增军开始贪婪地敛财,各种贿赂照单全收。

“小乖乖,你年轻又有文化,我要把你从床上培养到台上,让你当乡里的一把手,当县妇联一把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让樊敏死心塌地地跟随自己,赵增军不仅敛财,还利用私权为樊敏创造各种便利,并于1999年把樊敏推上了绩溪县乡党委书记的位置。

也是1999年,赵增军因为受贿与冯玉德结识。

当时,已经升任为宣城市地委委员,以及宣州市委书记的赵增军手里掌管着多项要事,尤其跟城建、土地等方向挂钩。

鉴于此,想通过巴结赵增军来走捷径的人数不胜数,其中还不乏有房地产业的富商。

1999年年底,冯玉德虽然还只是宣城市招待所的总经理,但因为能说会道,擅长阿谀奉承,所以门路很广,经常替他人牵线搭桥。

在打听到赵增军此前有过受贿的行为后,冯玉德这只老狐狸就主动找上了门来。

“赵书记,李院长升迁的事情还盼望您多帮忙,这事你知我知,你就别往心里去。”

一边说着话,冯玉德一边向赵增军怀里塞去一个装得满满的信封,而里面是1万元的现金。

在当年,1万块并不是小数目,此前赵增军虽然对礼品都来者不拒,但直接给1万块现金的,却前所未有。

忽然得到这样一笔财富,让赵增军仿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意识到,用权势换取快钱,竟然如此让人着迷!

答应冯玉德会提携那位李院长之后,赵增军心安理得地将这1万块尽数挥霍。

他先是带着樊敏买了件价值1万块的水獭皮大衣,搏得美人一笑,又和樊敏到九寨沟景区旅游一番,拍摄了甜美写真集。

不用担心钱够不够花的快感让赵增军有些飘忽,暂时没有出任何漏子的安全感,也让他再次向绩溪县海浪药业有限公司索贿了3万元。

开了先河之后,赵增军不管是索贿还是以权谋私,都逐渐变得有恃无恐,2000年的情人节,他还用“义女”的名义,把樊敏给带到了台面上。

其实,认“义女”是不少贪官的惯用伎俩,他们打着假头衔,名正言顺地跟情妇私会。

但赵增军不知道的是,正因为他的堂而皇之,让冯玉德有了可趁之机。

2000年开始,为了一直享受高档生活,赵增军开始多次主动索取贿赂。

当时,宣城市有一项名为“锦城花园”的物业项目,因为拆迁工作进度缓慢,耽误了建设。

项目负责人没办法,只能找到负责该领域的赵增军帮忙,希望他能尽快促成拆迁的落实。

饭局上,负责人明确表示,只要赵增军能帮衬一二,那好处自然不用说。

面对颇丰的油水,赵增军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当时,他亲自主持各种会议,协调拆迁的进度,还给税收开了后门,让“锦城花园”顺利建成。

事后,赵增军理所当然找到了项目负责人,表示自己有意愿在“锦城花园”购买两套房,不过期间,他始终对房价闭口不谈。

商人都是精明的,赵增军什么意思,双方都心知肚明,所以负责人连忙摆手,说为了感谢赵增军,他不日就送上两套房产。

然而,就在赵增军为自己感到洋洋得意之时,樊敏却认为此举并不妥当,毕竟房子的目标太大,以后恐怕会被人抓住把柄。

于是听从建议的赵增军便把两套房子的油水,换成了40万元的现金。

2000年7月,赵增军和樊敏的婚外情被赵增军的妻子知道了,担心出意外的他只能找到心腹冯玉德商计。

最后两人想出的计策是,让冯玉德主动认领了这桩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有赵增军罩着自己,冯玉德也开始肆无忌惮。在他的华山悦宾馆里,冯玉德利用虚开发票的便利,贪污了许多款项。

而且,冯玉德还以赵增军跟樊敏长期居住的那间豪华套房为理由,让赵增军报销了一万元的费用。

另外,冯玉德还顶着购买香烟的名号,开具了两张3375元的发票来换取现金,而每次出现风险,他就让赵增军出面摆平。

2001年,宣城地区即将建市,赵增军也出任了宣城市德常委副市长。

为了庆祝这桩喜事,赵增军带着樊敏到南京游玩一圈,还送了樊敏一枚钻戒。6月份,赵增军再次送樊敏一台价值3.4万元的打印机,可谓宠爱至极。

但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旅游还是送礼,赵增军都把费用推得一干二净,先是开发票报销,后是直接让杭州市文明集团董事长代付。

2002年年底,就在赵增军沉浸在高档生活之中时,冯玉德突然跑来“诉苦”。

冯玉德讲,当初他揽下了跟樊敏的丑事,但没想到居然传到自己老婆那里,现在他老婆不依不饶,非要离婚。

不过想要不离婚也可以,他老婆表示,只要支付30万现金,便不把赵增军跟樊敏的事情捅出去。

赵增军不想在升官路上出差池,只能答应条件。而为了凑齐30万元,赵增军不得不主动索贿。

终于,在宣称临云宾馆、东华房地产开发公司以及索佳实业公司的“进贡”下,赵增军有惊无险地凑齐了30万,并按约定交给了冯玉德。

赵增军的乖巧配合让冯玉德掌握了他的死穴,于是手里有筹码的他开始变本加厉地虚开发票、贪污空款。

2002年8月,不满足于此的冯玉德想出一个计谋,准备好好敲诈赵增军一笔。

他将赵增军跟樊敏在宾馆的录像刻下光盘,并找来电脑高手,把赵增军的人像换成了一个年纪相仿的陌生男人。

随后,冯玉德利用同城快递,把光盘寄到了赵增军的办公室。

看到光盘内容的赵增军大受震惊,被蒙在鼓里的他还以为樊敏当真出轨他人。怒不可遏的赵增军想和樊敏撇清关系,但他转念一想,倘若樊敏狗急跳墙,肯定会把两人的事给抖出来!

处在犹豫之中的赵增军如同无头苍蝇,可第二天,他就再次收到冯玉德拟出的一张清单。

清单下,冯玉德写着自己想要:一辆二手汽车、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数码摄像机,以及50万现金供女儿去新西兰留学。

赵增军不满被冯玉德拿捏,索性把清单撕得粉碎,不予理会。而且为了让冯玉德长长记性,赵增军还利用权力,免去了他华悦山宾馆的总经理职务。

眼看赵增军开始反击,冯玉德只好转而求其次,利用光盘威胁樊敏,让樊敏找赵增军拿100万青春损失费。

然而樊敏却也是个厉害的主儿,从赵增军那里分两次拿到18万之后,樊敏并未交给冯玉德,反而是存在了自己的名下,她笃定冯玉德不敢鱼死网破。

于是2002年12月24日,冯玉德只能亮出自己的底牌,把没有经过处理的宾馆录像亲自交给了赵增军。

这下子,担心名声被毁的赵增军只能乖乖就范,按照冯玉德的清单办事。

不管是二手汽车、笔记本电脑还是相机,赵增军都是通过向部分企业主动索贿购买的,另外50万留学费用,也是此前“锦城花园”负责人给的贿赂。

期间,狮子大开口的赵增军还不忘捞一笔,为了买二手车,他向某物业公司索贿4万元;为了买相机,他也向某开发公司索贿4万元……远远超过物品所值。

终于,赵增军凑齐了所有物品跟现金,但最后他交给冯玉德时,冯玉德却只销毁了三张光盘中的两张,给自己留了后手。

他对赵增军说:“我家里的保险柜还有一张碟片。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兄弟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冯玉德的得寸进尺彻底惹怒赵增军。2004年2月,赵增军让樊敏匿名举报冯玉德贪污空款、虚开发票等行径。

而确有其事的冯玉德也很快落马。

眼看对自己有威胁的冯玉德被彻底铲除,赵增军大喜过望。但他没想到的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两面三刀的冯玉德呢?

冯玉德在狱中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内幕都检举揭发了,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赵增军的。

冯玉德落马的两个月之后,赵增军也彻底垮台,被正式逮捕。听闻风声的樊敏二话不说向单位请了3个月病假,以为能躲过去,但后来同样被撤销科长职务。

2005年6月17日,通过调查以及赵增军坦白,共统计赵增军在位受贿以及索贿151万元,另加美元5689元。

在安徽省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下,赵增军以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3年,并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

如同赵增军自己所说,他本来是根正苗红的好领导,但因为初心的遗失,让他在名利场上沉沦。

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在获得来路不正的利益时,必定会舍弃一些东西,例如清廉、正直以及坚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