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吴正莲:A级通缉人贩,当地人眼中的好媳妇,却从不让婆家带娃

悦悦侃历史

2022-08-10 18:39河南

关注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前言

“不可能的,我们都是本本分分过日子的老实人家,家中不可能有通缉犯的。”

吴正莲的婆婆一直为她解释着。

2011年,参与拐卖妇女儿童案件数十起的吴正莲,在被捕的当天,许多当地人都不相信,这个看起来有些木讷沉闷的女人,竟然会是国家的A级通缉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随着法院对其案件的公开审理,法庭上警方对其罪名的供述,也让坐在观众席的当地人相顾无言。

这个在婆婆看来是好媳妇的吴正莲,当初是如何走上人贩子这条不归路的?她在逃多年,最终又是如何被警方抓获的呢?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位A级通缉人贩吴正莲的一生。

贫穷落后的家庭

“无论如何今天你得答应,要是不答应,我就活活把你给打死。”

吴正莲捂着自己的脸栽倒在地上,而在她的前方,丈夫候袭鸿正怒气冲冲地对她吼叫着。

吴正莲,出生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八宝镇的一个小村落里。这个村落贫瘠又偏僻。

因村里有着很明显的重男轻女情况,所以作为女孩子的吴正莲,从小就没有接受过任何的教育。

自她懂事起,就开始帮着父母做农活,等到长大一点时,父母就开始给她找未来的婆家了。

这样的婚姻,也算得上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而吴正莲能够嫁给什么样的男人,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运气。

最终,在媒婆的牵线搭桥之下,刚过18岁的吴正莲于2003年嫁给了她的第一任丈夫——候袭鸿。

丈夫候袭鸿的脾气虽然差了一点,但家家户户的情况也都大体相同。受到影响的吴正莲,还是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小家,想让日子过得更好一点。

可是赚钱谈何容易!家中人一年的劳动也只能够收获2万到3万块钱,他们的日子还是照样贫困。

直到有一天,候袭鸿觉得自己的生活迎来了转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时,候袭鸿有一个远房亲戚,家里穷得已经叮当三响了,却在一夕之间突然穿金戴银。

候袭鸿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他找到了自己的这个远房亲戚,希望对方可以分享一些致富的方法或者是门路。

没想到,这个远房亲戚也并没有藏着掖着,刻意隐瞒自己的赚钱门路,甚至热情邀请候袭鸿和他一起干。

随后,通过亲戚的一番介绍,候袭鸿才知对方干的是一些违法的事情,通过拐卖妇女和儿童,赚取暴利的非法金钱。

远房亲戚讲了一下自己的大概收入,表示一个女童自己能赚到5000甚至是10000块钱,如果是男童的话价格还会更贵一些,具体要看品相,从1万块钱到4万块钱不等。

听到这个远房亲戚这么说,候袭鸿彻底心动了。这一笔生意,都能够抵得过自己家庭一年挣到的钱了。

候袭鸿也是过够了这样穷苦的日子,准备铤而走险,跟着远房亲戚一起干!

回家后,他第一时间,就是和自己的妻子分享了此事,因为光他自己人手还是不够的。

吴正莲听到要去拐卖妇女儿童,甚至违反法律,内心的瞬间想法是拒绝的。

但候袭鸿却已经打定了主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又怕自己的妻子不参与进来,迟早有一天会成为那个告密的人,最能够保全自己的最好办法,便是拉着自己的妻子一起下水。

吴正莲很怕自己再一次遭到家暴,只能加入到了这个拐卖人口的犯罪团伙当中。

罪恶的开端

2007年春,夫妻两人没有任何拐卖孩童的经验,第一单生意是从别人那里花了1500块钱,买过来一个女婴。

远方亲戚得知他们入伙之后,就把自己的下线—农荣利,介绍给了这对夫妻。

农荣利此人算得上是一个中介,他在中间再联系别的买家,然后把孩子卖给新的买家,之后赚到的钱与自己的上线按照一定的比例分赃。

这个女童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买家,仅仅用了几天,女童就在广东化州被出售了出去。

而这一次,仅仅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他们夫妻两个人就赚到了3000块钱。这笔钱拿在手里的时候,夫妻两人都十分激动!

过惯了土里刨食的日子,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赚钱居然这么的轻松。

吴正莲拿着到手的钱,也买了自己一直喜欢却舍不得买的裙子,这下她心里那点仅剩的负罪感,突然消失了。

当时的儿童来源一般是来自于,吴正莲在大街上,对于别人家的小孩进行拐带,另一方面就是有狠心的父母不想再要自己的孩子了,吴正莲就会用低价从狠心父母那里收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夫妻两个人不断发展自己的下线,而下线给他们提供的货源,也成为了他们出售的一条资源。

短短1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就已经犯案9起,拐卖妇女儿童的人数高达30多人,其中大部分是女婴。他们为此也赚得了大量的不义之财。

可是人在做,天在看。拐卖婴儿的人,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2007年,吴正莲怀孕了。

可这件事情,似乎是上天对他们所做不法之事的惩罚,他们的孩子生下来并不是一个健康的孩子。

吴正莲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女婴,有着六根手指头,这件事情被他人视为不祥的征兆。

可是无论如何,这也是自己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吴正莲不管其他人怎么说,她还是要把自己的女儿好好地抚养长大。

候袭鸿也并不在乎这些,只觉得要是自己有钱了,就能给自己的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至于到底长了几根手指,对于未来影响不大。

潜逃山区、改嫁他人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嚣张的人贩子团伙,在云南,广东等地犯下了数十起案件,得到了多地警方的注目。

可是在被警方发现之后,他们仍然不知悔改,继续为了赚取不义之财铤而走险,最终在2008年11月,这个拐卖婴儿和妇女的犯罪团伙被广南县警方全部抓捕。

候袭鸿算是这件案子的主犯之一,他知道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无法走出监狱的大门,所以那个六指的女婴可能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的血脉了。

为了保住自己在这世界上最后的一点血脉,候袭鸿这次终于像个男人,他在警方面前主动承认了自己的犯罪经过。

并且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表示和自己的妻子吴正莲没有任何关系。

而他之所以要承担下所有的罪责,是希望吴正莲能够好好地抚养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点血脉。

可警方也明白抓捕到的犯罪团伙又不是只有候袭鸿一个犯罪人员,在审问完其他的犯罪人员之后,警方知晓这件案子和吴正莲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但是警方还是非常人性的,由于当时的吴正莲刚刚生产完不久,孩子还正在哺乳期,所以就先暂时不将她收监,她在警方的监视下生活了起来。

虽说被警方监视着,但是吴正莲相比其他的犯罪团伙中的成员来说,还有着很大程度上的自由。

可是只要哺乳期一过,她还是会因为拐卖妇女和儿童的罪名,而锒铛入狱。

没有任何人想被束缚住自由,也没有任何人想去坐牢,吴正莲在孩子的哺乳期一直想办法逃离。而这个机会就在一年一度春运的到来,中悄然而至。

2009年的春节,吴正莲向警方请示,自己需要回家带着孩子去探亲。

过年了,孩子的外公外婆也有权利见一见孩子,毕竟父母虽然是罪犯,但是孩子是无辜的。最终,经过警方的一致讨论,同意了吴正莲带着孩子回家探亲。

但是这回家的一路上,都有警方的工作人员监视着她。

在回家的路上,吴正莲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一点一点地降低警方的警惕性。

在回家探亲的期间,吴正莲找到了一个空闲的机会,趁着一个深夜悄悄带着自己的女儿连夜逃离了老家。

这起事件,很快引起了警方上级的高度重视,将吴正莲列入A级通缉人犯名单之中。

A级通缉人犯名单发布之后,警方也接到了来自全国各个地区天南海北的报案,可每一次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警方还特意在吴正莲可能流窜的区域重点排查,包括她的老家云南以及之前她常去的广东地区。

2009年10月,文山州中级法院对侯袭鸿做出了无期徒刑的判决,其他团伙成员也获刑8到13年不等,而吴正莲依然在逃。

那么,此时的吴正莲在做什么呢?

正所谓灯下黑,警方本以为吴正莲逃跑之后会找到一个地方休养生息,不再引起大众的注意。

可吴正莲偏偏不知悔改,在2009年在不同的地区犯下了11起拐卖妇女儿童的案件。

毕竟前几年,吴正莲因为拐卖妇女和儿童赚到了不少钱,生活质量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过惯了纸醉金迷生活的她,自然很难再适应贫穷的生活。为了维持生活的种种奢靡开销,吴秀莲继续走了之前的老路。

可是只要犯罪,就一定会被警方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线索被警方找到,吴正莲自己也意识到危机,她做了一个大胆的逃脱决定。

吴正莲摇身一变成了受害者,她自己把自己卖到了河南桐柏山区的一个村庄,当了别人家的媳妇。

这个村落非常的落后,信息也不发达,吴正莲就在这里化名“熊中仙”,生活了下来。

吴正莲的新婆家,也曾询问过她一些身份上的信息,吴正莲就说自己的老家是云南的,其他也都说得含糊不清。

但婆家一想到她也被卖过来的,也就可以理解了。甚至因害怕自己买卖妇女事情被宣扬出去,并没有对她过多追问,日子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下去。

吴正莲在这个家庭里又过了几年,大女儿也渐渐长大懂事了,吴正莲又和现在的丈夫拥有了第二个孩子。

吴正莲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贤惠媳妇。

她干活麻利,把家里面收拾得井井有条,每天都是先帮家里人做好了一日三餐,等丈夫和公公婆婆吃完,她才带着女儿上桌吃剩下的饭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正莲的新婆家,也并不是那种克扣儿媳妇的人,甚至像他们这样穷的人家,能够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他们的儿子,已经认为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了。

所以,吴正莲的婆婆也表示过她可以和家中长辈男子一起吃饭,但是被吴正莲拒绝了。

周围的邻居对吴正莲的评价也很好,说她是这个村子里无可挑剔的好媳妇。除了人有一些不爱说话之外,都挺好的。

不过不爱说话,可能是每个人的性格原因,村民们也不会因为此事而过多的议论。

直到2011年11月7日,20多名警员来到这个村子里抓人时,这里的村民都不敢相信,和自己每天相处的贤惠好媳妇,会是国家的A级通缉人犯。

那么,潜藏多年的吴正莲,又是如何被发现的呢?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吴正莲在这个村子里生活这么多年,难道村里的人一次都没有发现,她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吗?

其实也有过那么两三次。

第一个不正常的点就是,吴正莲从来不让自己的婆婆帮忙,照顾自己的大女儿。

吴正莲的大女儿有着6根手指,是这个村子里人尽皆知的事情,有一些人也会刻意的远离吴正莲女儿,把她当成不祥的征兆。

但是吴正莲的婆家,从来没有嫌弃过这个六指的女孩,也一直把这个女孩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

可对于大女儿的一切,都是吴正莲亲力亲为,从来不要求自己这个新婆家来插手。

每个母亲爱孩子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也许吴正莲是害怕婆婆对待女儿比较严苛吧。

这个大家还可以理解,但是在吴正莲生下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她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儿子交给婆婆来照顾。

所有人都认为,不愿意把大女儿交给婆婆照顾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不愿意把儿子交给婆婆照顾,那就说不过去了。

外人不理解,可是吴正莲自己心里明白。她这种做法属于做贼心虚。

她害怕自己的孩子,同样被别的人贩子给拐卖了,而她不相信这些没有任何防御意识的婆家人,只有把孩子带在自己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而第二件让村民们感到奇怪的事情,就是吴正莲肯花大价钱送女儿读最好的幼儿园。

附近最好的幼儿园,收取的学费,对于很多人家里来说也算得上是一笔不菲的支出了。

吴正莲的婆家,是当地出了名的穷,怎会有能力把家中子女送到这么好的学校里面呢?

随着村民们的不断揣测,最后他们只能认为,是吴正莲这个媳妇自己花的钱。

可是她为什么要送一个女孩子去念这么好的幼儿园呢?她又是哪里来的资金,能够支撑这一笔昂贵的费用?

有一次,村里人实在是太好奇了,就向她问出了这个问题。

吴正莲沉寂了很久,说出了一句:

“若是能够有文化,也许人生就会有不同的境遇。”

她自己就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草草的嫁了人,草草的过完了自己这一生。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吴正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走自己的老路,所以一定要送她去接受最好的教育。

那这笔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原来,吴正莲在被抓捕逃亡的那几年中,做下的十一起案件,也让她收获了不少的财富。

可自从警方再一次盯上他之后,吴正莲就不敢轻易去花费这笔不义之财了。她把自己积累的这些钱都换成整钞,储存在一个大麻袋里。

吴正莲想的是等日后风头过去了,她再把这些钱拿出来。

所以想到以后的逍遥日子,吴正莲认为自己哪怕只是吃一家人的剩饭剩菜,日子也有盼头。

而这次,她是为了让大女儿接受更好的教育,才不得已动了这笔钱的主意。

如果日子就这般消停的过下去,吴正莲也许会这一生都逃了法律的制裁,可终究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21世纪正是科技迅猛发展的时期,网络时代日新月异,也给全国的刑侦带来了诸多便捷。

之前,对于吴正莲的通缉令传播范围小,知晓的人也少。

随着网络的发展,警方把A级通缉犯的人员名单发到了网络上,详细地公布了每一个嫌疑人的具体信息,并且还在通缉单的后面加上了奖金。

2011年下半年,河南有人发现自己村子里面有一个小媳妇,长的特别像A级通缉犯名单上的人。

想到若这个女子真的是通缉犯,那自己就可以拿到一笔不小的奖金,村民还是把这个消息提供上去了。

而最终,让警方确定躲在河南农村的这个熊中仙,就是吴正莲的具体线索,还是来自于她的大女儿。

后记

2011年11月7日,警方组织了20多名干警来到河南桐柏山区的这个农村,对其进行抓捕。

当警方来到吴正莲的家中后,她一直用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一句话不说,只有婆家人哭天喊地的表示,警方是抓错人了。

吴正莲在警方的盘问下,也一直否认自己就是那个人贩子,声称自己叫熊中仙。

可是在DNA对比以及和指纹采集的铁证面前,任何的解释都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最终,这个逃亡多年的人贩子终于落网,让这起案子画上了一个句号。

在本次案件中,候袭鸿作为案件的主谋,被判处无期徒刑,吴正莲被判处13年的有期徒刑。其他与本案相关的涉案人员,均被判处8到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回顾吴正莲一生的悲剧,我们可以发现其原因更多在于贫穷,更在于愚昧、法律意识的淡薄。

有人认为,女性会被拐卖山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其自身太过于好欺骗,首先应该加强自身的防范。

可,拐卖从来都是人贩子的错,而女性本身的善良,也不应该会是原罪。

所以,请继续保持你的善良,同时也要对拐卖妇女和儿童的人和事坚决抵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