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无锡运河江尖渚往事

无锡史志

2022-08-10 14:45江苏

关注

杜寿安/文

大运河进入无锡,在北门外称“江尖”的小岛分流。主流大运河经北塘、火车站、羊腰湾、南门清名桥至曹王泾。分流河的左岸是江尖,到长安桥地区的石铺头、三茅殿前、南尖(后改小尖)、橫浜口至护城河西门桥水仙庙(岛);右岸是丁洚(土夅)里老船厂、李巷,经橫浜口,到护城河,在西门桥水仙庙(岛)汇合,又分流,左面是护城河到南门大运河,右面去五里湖方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世纪70年代江尖航拍图(顾颖 供图)

江尖在运河中,三面环水,尖朝西的似长三角形的小岛。到了民国年,汽车交通刚刚起步,狭窄的街巷未拓宽,交通主要依靠水上航行。江尖渚水上交通十分方便,实属选建工厂之地,由此江尖上就有了金龙酱色饴糖厂(江尖65号,电话309)、无锡饴糖酱色厂(江尖84号,周文华,电话657)、邹成茂油饼厂、手帕工场、建成木行、堆栈、仓库等。有石粉业公所(江尖4号,邹敬行,电话1024)、陶器业公所(江尖4号,孙锡用,电话1024)、纸箔业公所(宋啟诚,电话365)、碾米厂业公所(44号,任叔和)、油饼厂业公所(陈进立, 江尖55号)等。有蒋仁茂、蒋义茂、孙、邹、袁、孙等陶器店(号)6家。由此,江尖成了无锡工商业发祥地之一。

无锡的陶器业,主要集中在江尖渚上,因为陶器是粗笨的东西,需要相当场地堆置,所以,不适合闹市,但又不能离市区过远,锡地接近陶器产地宜兴,陶器水上运输到无锡非常方便。在销售上,对外埠和乡镇有许多水上航行线路运输,陆上有锡澄、锡宜、锡虞、锡武汽车公司运输,又是京沪铁路线的中心,江尖就成了最适合陶器店开设的地方,江尖逐渐成为附近市县的陶器集散地,出了名。陶器店分布在江尖运河北塘段面河岸,在尖附近有一座小庙,内供奉请朝雍正年大将军年羮尧塑像(详见江尖邹氏年羹尧托孤资料),进运河很短就是蒋义茂陶器店,过4、5间房屋,就是蒋仁茂陶器号,隔壁即江尖邹氏大族小邹伟成家,往前间隔排列4家陶器店到茅蓬沿河口。大约邹氏门前有一个摆渡口,在茅蓬沿河对面饴糖酱色厂运河那里,有一个摆渡口,两渡口之间有一个渡口,时有时无。古时,江尖四周仅有运河北塘一个渡口,也没有石河岸,没有与对岸相通的桥梁,就有“江尖渚上团团转”的说法。到了清末民初工商业发达开始,石河岸才逐步建造而成。大约2010年前后,撰写文史者,编造了近数十条顺口溜,以提升无锡各种历史地位,其中有“身无三千 不上江尖” 的说法,表示江尖陶器业的繁荣。按老币换算:一万元等于人民币一元,一千元等于人民一角,一百元等于一分,一银元等于240个铜板。请问编造者,老币、银元三千面值怎么解释?

蒋仁茂是江尖最大的陶器店,是一座二开间二层,中西合璧的楼房,店面对大运河,与北塘沿河、北塘大街的约煤场弄相对,进店堂,两边是侧厢,右放置不多的各种陶器于地面,左是账房,有一张老式的账台和椅子,十分简单,店堂往前是六扇平门,两面出入,里面是生活地方,进去即是一张乒乓台(当时名台球台),光线不亮,要开电灯,前左的房间有楼梯到上面房间,对直出门就是宽敞堆放缸甏陶器的大场地,中间一条过道,开门直到尖的大运河的分流河码头,是蒋仁茂陶器店的前店后码头,河对面是丁洚里老船厂。堆场里有二位胸前围着藏青色的围(方言于)身头(又叫饭单,束腰布),手臂着藏青色袖套的三十多岁师傅,他们的工作是搬运、堆置陶器、与陶器相关的事情,堆放的缸有一人多高。大型的缸等在烧窑前,在缸沿等周围放上一些比桂圆核小的陶珠,保持陶胚距离,防止碰撞,陶器出窑后仍附在上面,轻轻一敲就下来,名“缸珠”,是小朋友玩弹弓的子弹。

旧时,无锡的风俗农历七月十三,是地藏王菩萨生日,每家在门前点燃“狗屎香(九思香)”。另一传说,是为纪念元朝末年起义的江南吴王张士诚,张士诚号“九思”深受百姓爱戴,七月十三,兵败于朱元璋,百姓于此日,燃香纪念他,为避忌百姓假说“点狗屎香”。

到了民国早年,江尖渚陶器业正式发展、发达。江尖上的陶器店,每年于此七月十三日作正日,将缸甏堆成宝塔形状,高矗天空,内储菜油,入夜点燃明灯,万盏不熄,每当傍晩,笙歌画舫,游履如云,诗人秦颂石作诗赞曰:“浮屠七级叠银缸 万火齐明照十方”,这是江尖陶器业的全盛时期。到了民国十九年(1930年)后,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全球经济衰退,遭殃中国地方,江尖上的陶器业,隨之不景气,无法恢复当年盛况。至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本年四乡丰稔,以营发达,爰有蒋仁茂陶器号等发起,联合各号,于农历七月廿八日至三十日,在蒋仁茂陶器号门首,将缸堆成七级高浮屠,高约四丈(13*33公尺),直径一丈(3*33公尺),周围及顶上缀以五色电灯,并塔蓋灯棚,光彩夺目,益见灿烂,蓉湖升平气象,观灯三天。以后每年七月十三日,各陶器号,在门前点燃“狗屎香”,缸内点灯。 《江尖渚上的陶器店》记载:“陶器业的工友,他们更具有一种堆置的独特技能,可以在狭小的地方,将缸甏堆置的很高,江尖渚上缸堆宛如宝塔一般。”

京杭运河江尖段(图右为江尖,顾颖 供图 )

2004年,往日的江尖渚动迁,经过几年,由美国·南京21世纪城市环境景观艺术公司负责设计改造工程,“拆旧建新,设计中西、休闲公园,布局极好,四周环水,灯光照明,各色建筑,布置有序,花草树木,非常漂亮。”主要景观有用现代手段建造的倒扣小船、木橹、渔灯、酒缸点缀的码头,让人错觉回忆、重温这里没有的江南水乡、撒网打鱼的自然风光。现在的民众、中青年,很多人不知道拆迁往前到民国年间的江尖,是工商业之地,是居民区,没有消费,没有绿色空间,也没有小桥流水,更无撒网打鱼人,人们只是默黙无闻,为生存而忙忙碌碌地工作。今日江尖公园,要显示她过去曾有过出色工商业绩,理应在拆迁时,保留一部分工厂、陶器店、公所、民居等建筑及码头,然随着“建设性的浪潮”,一切荡然无存!虽然有漏网之鱼的纸业公所,刻意用作弥补历史的缺失,也无济于事。更有颠倒江尖的历史,是将109只大缸,底24只,共9层,臆造堆叠成陶器的古埃及“金字塔”,声称是江尖的历史标志,109缸、9层,究竟寓意是什么呢?咱们中华民族有传统的宝塔,具有特定风格和形式,是现代城市的重要标志和象征,是体现传统文化之坚毅精神。今日江尖,人们看不到昔日的缸堆和陶器宝塔,只有“泊来货”“金字塔”和假古董,让无锡老百姓感到十分内疚、遗憾、无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