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紫牛头条】张家界自行车赛坠亡女选手丈夫泣不成声:她曾说这是最后一次参赛

紫牛新闻

2022-08-10 01:50江苏

关注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8月8日,湖南省张家界市天门山发生一起跌落事故,一名刚参加完第十届“天路”自行车挑战赛的女骑手在返程途中意外从下山公路弯道处跌落,经抢救无效死亡。据张家界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消息,事故发生后,相关职能部门及赛事举办方已迅速展开情况调查及善后处置工作。

“比赛前她告诉我说这是最后一次参赛,因为我最近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她打算以后全心全意陪我养身体,帮我减肥。没想到这一次,她没有准时回来。”8月9日中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遇难女骑手的丈夫朱先生,悲痛的他表示自己正在张家界处理相关事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紫牛头条】张家界自行车赛坠亡女选手丈夫泣不成声:她曾说这是最后一次参赛

收拾遗物时发现给家人买的礼物

家属质疑赛道护栏未闭合

8月8日下午,网上开始流传一段天门山自行车赛发生事故的视频,视频中一名女骑手摔在山路边,现场有骑友在对其进行心肺复苏。有骑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女骑手从距坠落地点数十米处的弯道坠落,当场便失去了意识与心跳。

当天,刚出院不久的朱先生接到了妻子骑行队友的电话,他们告诉朱先生,“飞飞”(朱先生妻子网名)下山的时候出了事,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朱先生回忆道:“我一开始不相信是真的,直到一个我们本地的骑友给我打电话说还在抢救,我才反应过来。当时我想只要能抢救过来,不管怎样都行,没想到一点希望都没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骑友在对坠落女子进行心肺复苏

朱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妻子今年33岁,他和妻子都是湖南娄底市人。当天晚上8点多他就赶到了张家界,但此时妻子已被送到太平间。“她在医院躺着,我看到她脸上都是血迹和伤痕。”在为妻子处理后事时,朱先生发现妻子在比赛前还提前给他买好了礼物,准备带回家给他。“她知道我爱喝茶,我在整理遗物时发现,她偷偷给我买了几罐当地的茶叶,没有提前告诉我。”说到此处时,朱先生在电话中泣不成声。比赛前妻子还曾和他约定,这会是她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之后她将把时间更多花在陪丈夫养好身体上。

骑行女子意外跌落

朱先生介绍,妻子喜欢骑行已有四五年,每年会参加两三次比赛,以前去过长沙、桂林,也从没让人担心过她的安全。9日上午,朱先生去了妻子骑车坠落的地点,他看到事发地除了有一排留有较大缝隙的低矮水泥桩外,没有更多防护措施。“那个地方弯很急也很陡,主办方跟我说有的地方有护栏,有的地方没有,没办法给所有弯道都装上护栏。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比赛场地,我根本不会让她参加比赛。”从现场参赛选手提供的图片和视频中,紫牛新闻记者看到,赛事下山的路线中,路边的护栏并非完全闭合,不少弯道处采用间隔式水泥桩,空隙对于自行车选手来说足以通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赛道护栏空隙较大

全职照顾三个孩子的“运动达人”

她是家里的“擎天柱”

朱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2009年他与妻子结婚后,妻子辞去了工作,一直很好地照顾着家人,他们共育有3个孩子。朱先生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在外地出差,但在妻子的操持下,他们的小家一直很温馨。“她性格大方爱笑,为家庭付出了很多。有一次,我父母生病的时候,她在医院服侍了7个月,寸步不离。平时她很包容我,我出差前还会帮忙收拾东西。”朱先生表示,妻子几乎操心着家里的所有事情,“毫不夸张地说,她是我们这个家庭的擎天柱。”

婚后的13年里,朱先生担心过妻子在家会无聊,经常催妻子多出去玩一玩,哪怕打打牌认识些朋友。大约5年前,朱先生买了一辆自行车,妻子看到后也想骑,骑着骑着便爱上了骑行运动。朱先生告诉记者:“她当时骑行、跑步、游泳什么都去玩,马拉松比赛也常参加。我和她说过许多次,玩可以,不用去参加什么比赛,家里也不需要她去拿什么奖,有我挣钱养家就行。”自从妻子爱上运动后,朱先生更加感受到妻子开朗优秀的一面。

“我没想到的是,她在哪里都能够散发自己的人格魅力,她对每一个人都很照顾,每一件事都做得非常好。这次出事后,她的那些朋友和群里悼念的消息一直没停过,每个人都为她伤心和惋惜。”谈到这时,朱先生忍不住哭出了声,他实在难以接受妻子离世的事实。

朱先生发朋友圈悼念妻子

“我现在心里非常乱,不知道今后怎么办。我们家所有的事情都离不开她,三个孩子怎么办?我怎么办?我不知道。”朱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他与岳父一起处理这件事,“未来她的父母我一定会负责赡养,只是我现在还接受不了她去世的事实。”朱先生表示,家里的孩子也知道了这事,但他还没想好怎么去安慰孩子们。

赛事挑战大,名额要靠抢

完赛后下山时最危险

参加过两届“天路”自行车挑战赛的骑手戴先生告诉记者,这场赛事挑战大、风景壮丽,每年吸引数千名自行车爱好者参加,是全球都能排进前十的赛事。

戴先生回忆,8月8日比赛结束后,选手们在山上参加完颁奖,分批由主办方的摩托车引导下山。“我是第一批跟着摩托车下山的,到了宾馆才听说后面有人摔下来了。”戴先生介绍,赛事起点设在天门路,全程16公里,要经过99道发卡弯,海拔提升1398米,是一个爬坡赛,非常考验毅力。“赛事终点在山上,结束后2000多名骑手是分批下山的,每批一两百人,然后带队的摩托车一直在旁边提醒注意车速。”戴先生还给记者出示了一份赛前需要签字的具体要求说明,其中技术规定的第11条写了完赛后的下山安排,参赛选手由摩托车裁判分批牵引下山,时间从12:00至16:00,其中也要求运动员控制车速。

比赛场地山路崎岖

“这条赛道因为非常危险,平时都是不对外开放的,每年只有在这场赛事举办时才开放,这也是很多骑友争先恐后报名的原因,很多时候名额还是要抢的。”戴先生告诉记者,不少选手第一次来这个赛道很兴奋,因为风景太好了,又很刺激,容易“放坡”,也就是控制车速比较快。“我留意了一下,发生事故的距离大概是在下坡下到8公里处,这段距离如果一直捏着刹车的话,也有可能因为刹车片过热导致摩擦力消失,和开汽车下坡长时间刹车原理是一样的。”戴先生分析。

有不少人评价这样的骑行是极限运动,对此戴先生认为,赛事属于自行车赛里比较有挑战性的,但还不能算极限运动,“主办方再三强调过安全性,另外赛事举办了十届,也是头一次出事,应该还是偶发事件。”

律师:赛事场地符合要求

是组织者安全保障义务之一

赛事结束后发生悲剧,主办方是否有责任呢?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江苏玄览律师事务所林慧明律师。林律师介绍,赛事场地符合要求是组织者需要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之一,而往返赛场时的安全也涵盖在内。

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规定,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体育法》(2022年6月24日修订,2023年1月1日施行)第一百零二条规定,体育赛事活动组织者应当履行安全保障义务,提供符合要求的安全条件,制定风险防范及应急处置预案等保障措施,维护体育赛事活动的安全。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造成财产损失或者其他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法条可见,体育赛事组织者对赛事参与人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例如配备具有相应资格或资质的专业技术人员和安全管理人员,配置符合相关标准和要求的场地、器材和设施。”林律师说,如果赛事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由于体育赛事本身带有风险,即使组织者没有过错,也可能对运动员或观众造成伤害。因此,相比其他社会领域行为人的注意义务,赛事组织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具有特殊性,应根据事故发生的具体场景,认定其是否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

林律师也表示,由于事故发生的具体原因和过程以及事故现场的具体场景尚不能明确,主办方是否应当对此次事故承担相应责任,还需等待具体调查结果。

紫牛新闻记者|刘浏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陈燃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视频图片来源:网络、赛程图片来源于张家界市自行车协会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37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