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剃头佬到理发师:他们在番禺大街小巷梳理岁月,修剪时光

南方Plus

2022-08-10 00:07广东

关注

在今天,说到“剃头”是一个传统味道很浓的词,“剃头”有别于“理发”,20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的时间,理发的工具和程序与现在相差甚远,凭借剪刀剃刀就能剃头,后来就是手推剪到电推剪。

过去数十年间,从走村入户的剃头师傅、大街小巷的剃头店,再到成行成市的理发店、装修华丽且设备先进的发型设计室或美发店;从千篇一律的剪头发到造型设计,从“黑长直”到“波浪卷”,从追逐某一爆款发型,再到如今各种发型“百花争艳”,番禺理发行业是如何发展与变迁?且听我们从“头”说起……

一个剃头师傅4种发型走天下

上了年纪的老番禺都记得:早期的剃头师傅,平时总是挑着一副担子,一头是火炉、脸盆、小水桶的东西,方便随时给顾客洗头、洗脸,另一头是一个带抽屉的小柜子,放有剪刀、手推剪、刮脸刀之类的剃头器具。他们每天在大街小巷里穿梭,走街串巷,赶集下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剃头师傅开起了剃头店,番禺人都习惯把剃头师傅叫作“剃头佬”,把剃头店叫作“飞发铺”。20世纪70年代,那时只有手推剪,男士发型比较单一,满大街的平头,如“红光装”“陆军装”“西装头”“青年装”,大致可以分为“背头”和“分头”两大类,其中“分头”有三七、四六、二八、中分。当时,女士最普遍的发型也就两种,一种是清纯朴素的麻花辫,另一种则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悄然兴起的烫发,当时用的是最传统的火钳,放进铁炉子加热后,用铁钳子就能将直发烫成卷发。

在番禺老一辈人的心中,那个时代最好的美容,就是离家最近的“剃头店”。

四十年如一日坚持传统手艺

时至今日,番禺仍有为数不多的“飞发铺”隐藏在某个村角巷尾,这些富有时代印记的老式“飞发铺”离开繁华喧闹的都市,静静矗立在一角。在番禺化龙潭山村,就有一家。

在潭山村,只要一提到理发、刮胡子,人们都会想到许豪昭(“剃头昭”)的“飞发铺”。“剃头昭”与他的“飞发铺”四十年如一日,执着地坚守它原来的面貌和传统的手艺。

许豪昭的“飞发铺”位于潭山村玄字西一街8号,青砖墙刷白灰水、瓦顶、木门,连窗门都是一块块的木板,门框上挂着“番禺区潭山村好人工作室”。店内陈设更是简单——两张被坐得发亮的花岗岩石凳,一块镶在墙上的玻璃镜和长条工作台。台上摆着手推、电推、剃刀、剪刀、毛扫、梳子、爽身粉、保温瓶等几样传统理发用具,以及挂在窗口的一条最原始的“爽刀”皮条筋,这些就是“剃头昭”的全部“装备”。没有电吹风,也没有洗头床,帮客人剪完头发后,在颈上涂上爽身粉,用毛扫扫一下掉发就大功告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世纪60年代初,化龙很多村里都没有剃头店,一个大队两三百户人,也就只有一两个“剃头佬”。“以前父亲与伯父以这门手艺谋生,为了生活,在十三四岁的时候,我拿着一个小篮子装着手推剪,也跟父亲上街帮人理发,小孩子收一毛钱,成人就收一毛五分钱。”许豪昭回忆道。

学艺期间,许豪昭受过不少挫折,也被人骂过“半桶水”,也曾一度放下手推剪进工厂打工。然而,他最终还是重拾剃头推剪,更用心地钻研手艺,不但托人从外地买理发工艺的书籍开始刻苦练习,还去报名参加县、公社组织的技能培训班,学做各种烫发,紧贴潮流。

“1973年村里成立了集体理发社,我和父亲、伯父还有另一位理发师傅就固定在这个店里为街坊剪头发。1982年,我用辛苦存下的3000元,买下了这间店面一直开到了今天,40年了。”许豪昭说。

更早的时候,许豪昭剃一个头3元,慢慢升到4元、5元,后来是8元。前几年,很多街坊心疼他,劝他涨价,他才涨到现在的10元。“以后都打算不涨价啦,10元就可以了,一天里能赚100多元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大家生活不容易,我赚多赚少也无所谓。”许豪昭如是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得刚入行时,父亲千叮万嘱,作为理发师一定要非常小心、细心和有耐心,哪怕等待的客人再多,也不能为了多剪几个头而马虎应付,毕竟拿着剃刀还是要时刻小心的,父亲的这些话我一直记着。做剃头佬大半辈子了,非常开心能够得到大家的喜爱与支持,只要身体允许我会一直做下去。” 气定神闲的许豪昭说完,又马上继续投入工作了。

理发成美学潮流 发型跟着明星走

对番禺很多资深发型师来说,20世纪90年代是各种发型百花齐放的“黄金年代”,那时流行音乐、港台剧盛行,香港影视明星的发型、着装,成了番禺年轻一代争相模仿的对象。受这种流行风的影响,很多年轻人开始走进挂满各种港台明星照片的美发店,理发也不再是简单修剪头发,渐成一种美学潮流。

2000年前后,番禺理发行业加快发展,各种理发店里软硬件加快发展,舒适的床式洗头椅,喷淋、轻柔的洗头技术,各种洗发水、美发露、营养护发产品,负离子直发还是离子烫、烟花烫、蛋卷烫、水波纹烫,栗子色、褐色、红色、灰色……应有尽有。

在番禺东环街市广路有一间不太显眼的hair salon“崇尚连锁”,店主Andy是一位来自江西的发型师,70后的他在番禺从事理发行业已经20多年,讲一口还算流利的粤语。“当时就是比较喜欢帮人剪头发,2000年开始学剪发,首先从学洗头开始,学完洗头学技师,就是帮人家染发、电发,再到实习发型师。”回顾起当年入行的经历,Andy颇为感慨。

“记得2000年的时候,行内有一不成文说法,发型师头发越长表示他的资历和技术就越好,所以当时大多数的番禺发型师都是长头发的。我当时也留着一头披肩长发。” Andy笑着说道。

好的发型师技术要硬、审美水平要高、知识面要广

2005年,Andy进入当时番禺红极一时的发型屋“山山连锁”发型屋工作。“2000年到2010年间,番禺的理发行业算是进入一个黄金时期,发型屋很火爆,连锁店、加盟店很多。当时山山在番禺的知名度很高,收费不便宜,但每天排队做头发的客人都很多。”Andy说。2011年,Andy和其他7位发型师离开了山山连锁,自立门户,合伙创办了“崇尚连锁”,经营至今,已先后开了三间门店。

“我们现在一般都是做街坊的日常发型,剪头发收费一般为高级发型师、首席发型师和总监三档收费。以近几年番禺市桥城区为例,高级发型师收费一般在50元至80元,首席发型师是90元至150元,总监收费一般200元左右。发型师的收入一般以提成为主,通过自己的手艺留住客人是关键。在番禺地区普遍来说,高级发型师月薪平均约4000元,首席发型师月薪约7000元,总监因为有相对稳定的客源所以月薪能有1万元左右。”Andy介绍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理发行业深耕20多年,Andy对发型潮流的走向深有感触,“十几年前,流行负离子直发、爆炸头、大波浪,现在的顾客比较偏向于到锁骨长度的中短发,在颜色方面要求多变,个性化也很明显。但无论如何变化,都与个人的喜好有关。”他认为,一位好的发型师首先技术要硬、审美水平要高,还必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识面要广,想象力、观察力和沟通能力要强,活到老学到老。至今,他还在不断学习中。工作之余,他会带着店员参加义工活动,到敬老院、工疗站、福利院等公益机构为老人和弱势群体免费理发。

市场越来越细化衍生出“理发+”

随着潮流与个性化的发展,人们的追求更精致,如今,理发行业进一步细分,衍生出“理发+”。

从光明南路转入禺华园四街,有一间新开不久的J Real barber shop,隔壁是一家咖啡小店——NEO SOUL COFFEE,两间小店连成一体,店主人分别是叶师傅和锋仔,他们是相知多年的好友以及同道中人。

90后叶师傅是番禺石碁人,土生土长的他高中毕业后卖过电脑,从事过广告、金融等行业,喜欢跳街舞。2012年,还在金融行业打拼的他在跳舞的过程中偶然接触到barber shop,莫名产生了兴趣,于是在网上找视频学理发。叶师傅告诉记者,Barber Shop和salon最大的区别是服务的群体和专向性不一样,salon更加偏向于女性化的服务,如烫发、染发等服务,比较多样化一些,但Barber Shop主要是服务于男士,清洁面部、剪发和修须。

“2012年那时候网上关于barber的视频都是全英文的,我看不懂就逐帧截图,再用翻译软件逐个单词翻译出来学习,一个视频往往要看几十次,还要做笔记,完全靠自学,学到差不多的时候就找朋友来练习。最开始在自己的阳台放一张胶凳,帮朋友剪发,后来慢慢熟练了,有了口碑,逐渐就有了一些较为固定的客源。”叶师傅说。在今年的国际理容大会上,叶师傅荣获“男颜经济专业体验官”称号。

要让看似简单的男士发型更清爽更精致,与服务的细化与专业化密不可分,男士发型要精致起来可一点都不比女士的发型简单。采访当天,李先生就是专程来找叶师傅剪发的。他跟记者说,他是叶师傅的忠实粉丝,“都有六七年了吧,有空时十多天剪一次,忙的时候一个月剪一次,最初在他家阳台上剪,后来到他的工作室剪,再到去他开的Barber Shop找他剪,他到哪里,我就跟他到哪里。他是我朋友介绍的,现在我们也成为朋友了,无话不谈。在他这里剪发,除了相信他的技术,还有就是可以和他聊聊天,放松一下。”李先生说。

叶师傅说,Barber Shop让“理发”这件事,逐渐回归到最开始的纯粹。“现在的市场越来越细化,消费者对每一样产品的追求都不一样,追求得越精致,就越需要一个更专业的地方。我们店里采用的是预约制,除了一些非常熟的客人了解他们喜爱之外,在每次帮客人剪头发前,我们一般都会根据客人的职业、发质、日常穿衣风格等因素事先跟客人沟通好,再为客人设计发型,只有了解清楚客人需求才能为客人剪出满意的发型。”

看似简单的男士理发修容,在Barber Shop最起码要一个半小时以上,因此收费也会比一般的发型室要贵一些,剪发和修面分开收费,一般200元左右。

不只是理发店更是咖啡店

“在我们这里剪发,我们店会附送客人一杯精致的手磨咖啡。这里不只是理发店,更是咖啡店,你可以饮咖啡,像朋友一样随意聊天,尽量放松心情,享受一下闲暇时光。”叶师傅说。

出生于1999年的锋仔是NEO SOUL COFFEE的咖啡师,也是J Real barber shop的barber,广东汕尾人,去年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从事理发工作却已有5年。坐在NEO SOUL COFFE店内的高脚凳上,喝着锋仔亲手调制的咖啡,听他说起当年与同为师傅、好友的叶师傅结缘的故事,不禁令人佩服起这位年青小伙来。

7年前,锋仔还在广东中山读高二,从小就关注发型的他偶然在网上知道了一名barber叶师傅。那时,他经常周末特地从中山坐高铁到广州找叶师傅剪发。

锋仔:“音乐是我的所爱,做咖啡师也是我的业余爱好,但这些都不妨碍我成为一名barber。”

追求发型要“精致”的锋仔在学业上也并不放松,高中毕业后他如愿考上星海音乐学院学习流行音乐。大二的时候,他利用业余时间跟着叶师傅学理发,“课余的时候,我就跟他学习理发,我们一起开店,他既是我师傅,也是我创业的伙伴。”锋仔说:“大学毕业后,我经过多方考虑之后,决定还是和叶师傅一起开店,音乐是我的所爱,做咖啡师也是我的业余爱好,但这些都不妨碍我成为一名barber。”J Real barber shop有客人的时候,锋仔是一名barber,没客人预约时,他是NEO SOUL COFFE的咖啡师。周末或晚上空闲时间,他就是店里驻店歌手,电吉他、萨克斯、贝斯等乐器都玩得很溜,虽然一人兼三职,但他乐在其中。

今天你洗、剪、吹了吗?

贵为第二张脸的发型,绝对是每个人造型中的重点项目,“头”上的潮流变迁折射着时代的变迁,不管是老式的剃头店,还是遍布大街小巷的美发店,又或是精致的barbershop,从千篇一律到各具特色,发型的“潮变”折射出的是人们丰富多彩的生活。潮流发型,你见过几种,又剪过哪几种呢?

【撰稿】张钰籴

【通讯员】刘瑞媚、冯洁芯 梁建杨、王敏杰

【作者】 张钰籴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