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家庭聚餐时,姐姐当着我们打了男友一巴掌,谁知她男友啥事都没有

顶牌故事会

2022-08-09 18:23湖南

关注

家庭聚餐时,姐姐当着我们打了男友一巴掌,谁知她男友啥事都没有

我姐姐和她的朋友胡文浩是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的,我姐姐性格内向,不喜欢说话,但胡文浩刚好性格和我姐姐互补,当她在聚会上看到我姐姐时,她有点拘谨,主动和我姐姐聊天,后来他们加入微信,走到了一起。由于我姐姐以前带前男友回家见父母,她的父母强烈反对并给出了理由,我姐姐认为她的父母对她的分析是正确的。在爱上胡文浩后,我姐姐还是带胡文浩回家见她的父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初见时,男友一句话逗笑父母

胡文浩去我家时,已经早晨十点多了,父母正在厨房忙活,胡文浩和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喝了一杯水,就挽起袖子进了厨房,我妈连忙说:你去客厅歇着,我们这里快忙好了,再说了,哪有让客人忙活的道理。胡文浩笑着说:阿姨,不用这么客气,我皮糙肉厚,就要多多进厨房磨练。小璐说她很想你,她难得回家一趟,你们去客厅说说话吧!

因为胡文浩坚持进厨房,我妈觉得既然他想好好表现,证明他心里还是在意我姐的,所以让他在厨房和我父亲打下手。两个大男人在厨房做饭,我们女人在沙发上聊天,家里难得出现这么惬意的一幕。

我父亲为人老实,话不多。他问一句,胡文浩就答一句,不过胡文浩很会找话题,所以厨房里时不时传出我父亲和胡文浩的笑声。饭菜做好后,胡文浩将饭菜端上桌,招呼我们吃饭。我父亲心里有些感动,所以胡文浩给我父亲和他一人倒了一杯酒后,我父亲举起酒杯说:胡文浩,今天辛苦你了,第一次来我家,就让你下厨。

胡文浩说他在家里也经常做饭,就是和我父亲相比,逊色了一点,好在我姐不嫌弃。胡文浩说完,便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吃饭的时候,我姐想吃虾,但她穿着白色的裙子,担心虾汁滴在衣服上不容易清洗,就眼馋地盯着虾。胡文浩见状,挑了几只虾在自己碗里,剥给我姐吃。我姐有些害羞,胡文浩却笑道:多吃点,我好不容易找到表现自己的机会,好好利用。

我们都笑了,吃饭时,胡文浩和姐姐谈起生活中发生的趣事,胡文浩很聪明,每次都能接住姐姐的话,不让话落到地上,也不让姐姐尴尬。

吃完饭,胡文浩去洗碗。我妈觉得已经让别人帮忙做饭了,要是再让人家洗碗,就太过意不去了,所以坚决不肯让胡文浩洗碗。胡文浩吃完饭,在姐姐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又去我房间转了一圈,送给我一个包装很精致的本子。胡文浩说,这是他和我姐特地挑的,我姐说我喜欢看书,看书时会摘抄一些好的句子。我很喜欢这个礼物,所以对胡文浩的印象还不错。

傍晚吃完饭,胡文浩和我姐去楼下逛超市,我父亲说,他觉得胡文浩很聪明,有眼力见,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看起来比我姐成熟,我姐虽然读书成绩好,但为人处世上还差很多。胡文浩和我姐在一起,正好互补。

高情商化解尴尬

胡文浩在我家表现得没有太拘谨,就像经常来我家,大家很熟悉一样。晚上睡觉时,胡文浩和我父亲睡一个屋,我和我姐睡一个屋。早晨八点多,姐姐在卧室门外喊了胡文浩好几声,胡文浩才起床。胡文浩皮肤白皙,眼睛下面的黑眼圈看起来比较明显。姐姐问他是不是没睡好?胡文浩笑着说:我昨天晚上听了一夜的交响乐演奏,意犹未尽,凌晨四点多才有了睡意。

我姐把胡文浩的原话学给父母听,父亲不好意思地笑了,我父亲睡觉时打呼噜声音很大,但是胡文浩的话里并没有嫌弃的意思,我父亲还是觉得很欣慰的,为了让胡文浩休息好点,我父亲提议自己睡沙发,胡文浩在房间里睡。胡文浩不同意,他解释昨天第一次来我家太紧张,才没睡好。今天熟悉了,保证一觉睡到天亮。他还说万一在我家住习惯了,听不见我父亲熟悉的呼噜声,他可能还不习惯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胡文浩很爱笑,说话也总是顾及别人的感受,所以父母很喜欢他。我姐说,胡文浩打动她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会顾及别人的感受。有一次,他开车带我姐去逛商场,车子停在路边的停车区。出来的时候,有两个环卫工人站在车边吃饭,一个人把饭盒放在车子的引擎盖上,一个人把手肘倚在车上,斜站着。姐姐以为他会生气,谁知他转身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瓶水,很自然地递给两个环卫工人。

环卫工人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主动检查车子有没有弄脏,临走时还对胡文浩说了声谢谢。我姐问他,怎么想起来买瓶水呢?胡文浩解释,天气这么热,两个环卫工人吃着盒饭,手里显然没有水,他看到就想起来去买了。还有一个原因是,你帮他们买了水,就是付出善意,你有了善意,他们肯定会把刚刚放饭盒的地方收拾干净,不给你带来麻烦,这样大家心情都好。

家庭聚餐闹乌龙

胡文浩在我家住的第二天,舅舅、伯母和大伯、大娘都来了。伯伯家庭条件一般,二舅家庭条件很好,伯伯出于自卑,见到胡文浩时说了一句话:孩子,我抽的烟太便宜,不好意思拿出来照呼你。等会儿让二舅给你吧,他抽的烟都是好烟,你能看得上。我们那边的规矩是,男人见了面会互相用烟打招呼,胡文浩听得出来,伯伯属于嘴巴笨拙但没有坏心眼的人,他是真的觉得自己的烟不好,不好意思拿出来。

胡文浩小声对伯伯说:我只是一个打工仔,也抽不起好烟,我手里的烟还是拿的叔叔的。伯伯冲胡文浩笑了,吃饭席间,胡文浩一直忙着给伯伯、二舅和父亲倒酒,二舅比较能喝,胡文浩不得不在旁边作陪。酒过三巡,胡文浩很快有了醉意,脸色通红。二舅常年在商场上摸爬滚打,酒量还是有的。 不过他见胡文浩确实有了醉意,也就不再继续喝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边吃饭边聊天,二舅问胡文浩对未来有什么打算?胡文浩说,目前的打算就是干好手里的工作,下班后提升自己,争取考下一级建筑师。等他工作稳定后,姐姐就不用和他一起还房贷,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伯母说我姐有时候爱耍小脾气,让胡文浩多担待。胡文浩看着我姐,认真地说:伯母放心吧,小璐很好,平时都是她包容我比较多,要是真有矛盾了,我是男人,多让着她是应该的。

胡文浩吃饭时也谈起了父母,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父母供他和哥哥上学不容易,所以他只能好好努力,减轻父母的负担。不过胡文浩当着我们的面保证,他和我姐商量过了,结婚后他和父母分开过,不会让我姐因为婆媳矛盾受委屈。胡文浩谈起父母时,从他的字里行间听得出他很孝顺,但孝顺时有自己的分寸。所以整顿饭吃得很顺利,舅舅和伯母们也对胡文浩比较满意。

吃完饭,我们准备离场时,胡文浩的醉意还没完全消散。我姐独自去卫生间,他悄悄站在卫生间旁边。等我姐走出卫生间时,他突然伸出头,想吓我姐一跳,谁知姐姐太紧张了,一巴掌打在胡文浩脸上。

虽然这一巴掌不重,但饭店里很安静,所以我们的眼光都被吸引过去了。父母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男人最爱面子,我姐当着亲戚的面打了胡文浩的脸,胡文浩肯定会生气吧?谁知胡文浩摸着脸对我姐说:女汉子,你这么勇猛,看来以后不是你保护我,而是我保护你了。胡文浩说完又转头对我们说:家人们,刚才是误会,你们就当没看见,忘了这件事,大家还是好朋友。

胡文浩假装头晕,靠在我姐的肩膀上,我们识趣地走在前面,让胡文浩和我姐走在后面,可以说些悄悄话。回到家后,父母严肃地说了姐姐一顿,让她在公众场合不要让胡文浩难堪,就算这次不是故意的,以后也要注意,不能做这样的事。

我们都以为胡文浩在饭店时没发作是给姐姐面子,回到家肯定会生气,谁知胡文浩不仅没生气,反而问姐姐,他在饭桌上的表现,没有让姐姐丢人吧?

姐姐主动向胡文浩道了歉,解释她当时真的是被吓到了,不是故意打他的。胡文浩拿起我姐的手,放在他的脸上,笑嘻嘻地说:我知道,我这么帅,你怎么舍得打我?胡文浩来我家时,已经快到了农忙的季节。父母准备回农村收割庄稼,胡文浩得知后,要求一块回去。于是,我们三个女人在家里做饭,他和我父亲两个大男人在地里干活。

父母说,胡文浩做事利索,看起来就是在家里干过农活,吃过苦的人。父亲认为,一个男人只有真正吃过苦,懂得体谅父母的不容易,才能真正有担当。农忙三天结束后,胡文浩的皮肤晒黑了一个度,我姐有些心疼,胡文浩却说他晒黑了更有魅力。

胡文浩在我家住了不到半个月,他离开后,他的父母忍不住称赞姐姐的远见。因为胡文浩记得我姐姐和爸爸去菜市场时喜欢吃什么,所以他买了我姐姐喜欢吃的所有菜。当然,当他通常出去吃饭或购物时,胡文浩会帮姐姐收拾行李。点菜时,他也会注意他们的口味,不会点太辣的菜。如果姐姐生气,他会设法逗她开心,胡文浩对父母也很好,当他帮助父母做农活时,他很累。但为了不打扰父亲,他继续工作。结果,他太累了,晚上洗完澡就睡着了,我父亲的鼾声没能把他吵醒。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