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认识的台湾和台湾人

读书人冯学荣

2022-08-09 17:55广东

关注

今天写的是老冯的台湾游记。

狂赞大陆的出租车司机

香港飞台北桃园机场。

通过了入境审查,我看到机场走道的两旁,摆满了台湾当局免费分发的旅游指南,彩色页张,介绍阿里山、九份、花莲等旅游胜地。

台湾最近十几年经济持续低迷,大力推广旅游业,无疑是帮补经济的必要手段。

换完新台币,顺着路标指引,跳上了机场出租车。

司机听出来我的口音,开始主动与我攀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台湾出租车(计程车)司机以人情味著称

是的。我去过二十多回台湾了,台湾人普遍人情味较浓,台北的出租车司机主动和游客攀谈,说笑,都是常有的事。

司机跟我说,大陆现在发展得很好,以前他年轻的时候,街坊们都说大陆新娘家境穷,现在这话不敢说了,现在大陆越来越发达了,尤其是移动通讯,现在你们大陆都用手机支付了,我们台湾现在还是用现金。

不过,不排除司机这样说,是故意讨好客人、和我套近乎。

说完之后,司机大哥还顺带骂几句民进党,然后又骂几句国民党,他说他们台湾的政客,个个都是废物,没一个有用的。

我坐在副驾驶,一边聆听,一边笑,我心里清楚:出租车司机每天开车几个小时,他需要跟人说话,以解除心里的烦闷,所以,对于这类人,我应该做的,是多聆听,少说话。

从桃园机场到台北市中心的酒店,一看咪表,新台币1500元,约合人民币357元,可以接受。

三年没涨的工资

第二天早上,去拜访乙方,洽谈业务。

吃午饭的时候,乙方有个同桌的小技术人员告诉我:他的月工资,三年前是82000新台币(约人民币19500),今年还是82000新台币,工资已经三年没涨了。

What? 工资三年都不涨?那你还不快跑?我问他。

小哥告诉我,在台湾,三年不涨工资的,并不仅仅是他,还有很多人都是这样,这几年台湾经济持续低迷,不敢随便换工作,等等云云。

对于中国大陆和香港来说,工资每年涨一次,这是个常识,然而台湾之行告诉我: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普世真理,有些地方经济低迷的,人力资源价格不往下掉,那就已经算不错了。

不过,我隔天问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助理,小助理告诉我,她的工资每年还是可以涨个2%到3%,看来,所谓“工资不涨”也并无绝对,也要看你在哪个行业,还有你的工作能力。

台北街景

饮食价格

台湾的吃饭价格,和大陆相仿,比大陆稍微要贵那么一点点。

例如,街边一个“卤肉饭”套餐,普遍是150新台币,大约人民币36元。

“7-11”便利店一个包子的价格,是13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3块钱。这个包子的价格,就已经跟中国大陆的消费水平基本无异了。

台北的五星级酒店,从人民币800元到2000元都有交易,而台北士林的民宿,人民币250元就可以搞定,干净卫生,还有浴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台湾驰名卤肉饭

台湾人从哪里来

在今天的台湾,每100个台湾人当中,大概有2个原住民,例如歌手张惠妹、张震岳、动力火车这些人,都是原住民,也就是以前说的台湾“番人”的后代。

此外,每100个台湾人当中,大约有73个祖籍福建泉州、漳州两地。

每100个台湾人当中,大约有13个是1949年左右跟随国民党撤退到台湾的军政人员的后代,这批人被叫作“外省人”。

此外,每100人当中,还有12个客家人,主要是清代从广东梅州、惠州以及福建各地迁徙到台湾的客家人,所以在今天台湾的“捷运”(火车)车厢里,报站是四种语言:国语、闽南语、客家话、英语。

动力火车其实一看就知道是原住民,尤其左边这个

贪污捐款的强哥

在台北和一群同事吃饭,我发现以前认识的强哥不在席上,于是我问起他来,同事告诉我:强哥前不久,被公司解雇了。

我很惊讶,问为什么。同事告诉我,强哥自己用亲弟弟的名义,开了一家乙方服务机构,自己承接自己公司分派的业务,也就是说,自己既做甲方的代表,同时又做乙方的幕后老板,说是在一年的时间里,贪了公司至少1400万新台币(300多万人民币),后来被人揭穿了,举报了,然后就被解雇了。

我问公司有没有去报警。同事说,公司不想把事情闹大,仅仅把人解雇掉,也就算了。

这件事,实在令我感到惊讶。因为这个台湾人强哥,以前在台北分公司的职位并不低,强哥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信佛,吃素,而且还在台湾的某家孤儿院,长期助养两个孤儿,总之在我的印象里,强哥是个大好人,真没想到就连这样的人,也会贪污公款。

这件事其实刷新了我的三观:一个人可以同时是好人,又是坏人。

是的。你没有看错:一个人可以同时既是好人,也是坏人。

我也是直到三十好几岁的时候,才明白这个道理:其实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有的人会做坏事,但偶尔也会做好事,因为人在不同的社会场景下,是可以有截然不同的行为的。

举个例子说,你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路边给你热心指路的,也许其实是一个惯偷,或者是一个骗子,又或者是个刑满释放人员,等等,这些其实都不要感到奇怪。

坏人,并不都是青面獠牙的。

人活的岁数越大,就越会发现:人类社会,其实是复杂而有趣的。

老家人比我有钱多了

和台北的出租车司机聊天,其实是挺好玩的一件事,因为可以从他们的口中,打听到许许多多原汁原味的台湾故事。

有一回的出租车司机在闲谈中告诉我,他的老家是山东荣成,父亲是国民党的兵,是1949年跟着大部队撤退到台湾的,他说他大伯的孩子,也就是他的堂兄弟,都还在山东老家,虽然父亲、大伯他们都过世了,但是堂兄弟们还经常通过微信联系,他说他每年都会回一趟山东,和他的堂兄弟聚一聚。

他还说,他在山东老家的堂兄弟,比他这个台湾人,有钱多了。

融入台湾的越南华侨

我在台北还有一个有趣的同事,是个女的,叫Helen。

Helen目测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姑娘,至今单身,这个毫无疑问:是因为眼光高。城市剩女的通病。都是《流星花园》看多了,以为190公分的帅哥道明寺是最低择偶标准,殊不知生活的真相,却是现实而残忍的。

女人天生不理性,许多女人终其一生,其实都是活在梦中,须知在情场中,美丽的容貌和优厚的财富,二者都是绝对的稀缺资源,稀缺资源必然昂贵,你必须有足够的同等资源支付能力,才能获得等价的交换,许多人都不懂得这个道理,蹉跎了一生。这个我心里知道就好,当然也不能当面拆穿人家。

Helen在工作的闲时告诉我,她出生在西贡(越南胡志明市),她小的时候,越南排华,家里积累的巨额财富,都被越南政府没收了,她的父母带着她,通过某些途径,辛辛苦苦避难来到台湾,被台湾当局接收,然后就在台湾读书长大,做台湾人了。

我盯着她看,这个看起来很典型的台湾女孩,如果她不说,我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她还有这样的坎坷身世。

房价大约和广州持平

台湾的商品房,度量的单位是“坪”。

一“坪”约等于3.3平方米。

台北市中心的商品房,平均大约人民币11万一“坪”,折算回来,约等于3万多元人民币每平方米,大约和广州的二手房均价持平。

换句话说,台北的房价,和广州差不多。

然而尽管如此,台北还是有许多年轻人,买不起房,望房兴叹,许多年轻人都是租房子住,或者在郊区买个房子,每天来回奔波,把大好的青春,浪费在通勤之上。

其实房价哪都贵,天底下的活法,都是一个样,大同小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台北的商品房

蒋介石的皮鞋

我参观了“中正纪念堂”,也就是蒋介石在台北的纪念堂。

中正纪念堂展出了蒋介石一生的故事,以及蒋介石的各种遗物,其中有蒋介石穿旧了的一双皮鞋,我在它面前停留良久。

依据日本军校保存下来的史料,蒋介石在日本入伍时,身高169公分,刚好和我冯老湿一样高。不好意思,小小臭个美。

我反复对比了蒋介石展出的皮鞋,和我的皮鞋,两双皮鞋刚好一样大,可见日本人的史料,基本上还是准确的。

当天参观中正纪念堂的游客当中,我发现相当一部分是日本游客,其中又以上了年纪的日本人居多。

中正纪念堂每天早上卫兵换岗耍花枪的节目,非常经典,值得一看。

中正纪念堂换岗仪式是该景点的保留节目

滚动播放的《一寸山河一寸血》

闲余时间,我还参观了同样位于台北的“国军历史文物馆”,这个博物馆展出的,是国民党部队从黄埔建军一直到抗战胜利的历史以及相关的文物,其中展出有大量的老枪旧炮。

其中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馆内反复滚动播放的抗战历史纪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台湾制作)。

《一寸山河一寸血》是一部由蒋纬国参与监制的历史纪录片,讲述了中国军民开展八年抗战,和侵华日军浴血奋战的往事。

在蒋纬国那一代,台湾人还有相当的家国情怀,反观今天的台湾年轻人,他们对中国的概念,越来越模糊,细细想之,实在令人唏嘘慨叹。

台湾制抗战纪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剧照

发钱统一论

还是聊台北的出租车司机,他们最有趣。

因为台湾的出租车不贵,所以我在台湾每次外出,基本上都打车,而且每次都和不同的司机聊天,了解他们的风土人情。

又有一回,有个台北的出租车司机对我说,他认为台湾和大陆统一,没什么不好,他说,大陆现在越来越发达,越来越富有,他说他作为台湾的平凡老百姓,没感到有什么不好。

不但如此,这个司机还对我发表高论,说你们大陆不是很有钱吗?叫大陆给每一位台湾老百姓都发100万新台币(约24万人民币),我保证:所有的台湾百姓,都会赞成统一的。

我在他一旁,边听边笑,时而点头答之。是为奇谈也。

富士康回流的饭店老板

一天晚上,我在台北街边一家“火鸡肉饭”餐馆,吃当地特色的“火鸡饭”,是的,台湾有一部分人喜欢吃火鸡肉,我慕名去尝尝。

当晚天色不早,已经21:00多了,餐馆其实正在准备打烊,我是最后一个客人,在吃饭间,老板夫妇和我闲聊,他们说,他们夫妻原本在深圳富士康,一干就是八年,最高做到了课长级别,所以他们对深圳很熟悉,可是始终觉得,打工没有前途,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回台北,开一家饭店,想搏一把。

我问他们,现在生意怎么样?他们说,开业九个月了,现在还是在亏损,但是仍想坚持一段时间,看看会不会有转机。

对于创业者来说,你吼一万句加油,都不如实实在在惠顾人家一回,真金白银,才是真爱,于是,我对他们说,明天中午,再给我送一个火鸡肉饭,我住在远东大饭店505房。

台北中正纪念堂

日本影子

台湾被日本殖民过50年,尽管后来光复了,可是今天的台湾,仍然到处可见日本的影子。

举几个例子谈谈:

台湾人喜欢打棒球,这是日治时期的习惯,因为日本人也很喜欢打棒球,这个殖民时期流行的运动,在台湾保留了下来,并且还发扬光大了。

台湾和日本的文化交流很频繁,我有一回在高雄住酒店,同一酒店住进来了一群日本人:一个男教练率领一群日本孩子。全副武装的棒球队。相信应该是来台湾参加某种棒球比赛的。

台湾的老百姓,管“盒饭”叫“便当”。这个“便当”,就是日语在台湾的残留。

(便当二字,据说最早源自古代中原,传入日本之后,反而在中原失传。台湾百姓显然是学自日本,而非古代中原)

再例如,我们中国大陆叫“派出所”的,在台湾叫“驻在所”。这个“驻在所”,也是日语的残留。

还有前面提到的台湾商品房度量单位“坪”,其实也是源自于日本人的习惯。

还有例如我们叫“邮局”的,在台湾叫“邮便局”,这个“邮便局”,也是日语留下来的习惯。

再如,我们说“律师事务所”的,在台湾叫做“法律事务所”。这个“法律事务所”,其实也是日语留下来的习惯。

那么既然台湾光复至今七十多年了,为什么台湾还是有那么多的日语残留呢?

答案是:习惯的力量,真的很强大。

是的,习惯的力量。

这个问题,应该反过来理解,其实当年台湾光复之后,国民党当局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抹除台湾百姓的日语习惯,客观地说,至今绝大多数也都抹除掉了,像“便当”、“邮便局”、“驻在所”、“法律事务所”这些,其实只是抹除不干净的残留物而已。

是的,民间老百姓习惯的力量,十分强大,50年的殖民历史,毕竟有两代人,习惯一旦形成,你要把它百分百抹掉,其实是有难度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台北夜景,保留了浓浓的日本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9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