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8万人被强行关在三亚7天,7天后他们怎么办?

直呼内行

2022-08-08 22:26北京

关注

八月的第一天并没有对海南好一点。

从1号在崖州发现第一例阳性开始,短短7天,海南本轮新冠疫情已经累计感染1140例。热门旅游地三亚是重灾区,截至昨天中午12点,感染者达到了971例。

外省也受到了这波儿海南疫情的影响,广东湛江、重庆、贵州等多地出现了关联病例。

没有一丝疑问,三亚封城了。官方通知,8月6日凌晨6时起,三亚全市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航班停飞,火车票停售,所有车站只进不出。

包括在三亚的游客们。

三亚市政府副市长何世刚介绍,据估算大概有8万多名游客滞留三亚。这些人必须完成7天风险排查,即7天内的第1、2、3、5、7天核酸检测呈阴性后才能离开。

问题是,如果7天后政府真的放他们走,按照三亚目前的对外交通运力,这8万人真的能顺利抢到票回家吗?要多久才能抢到票?

毕竟,那可是每到春运就得崩溃一回的三亚。

三亚交通有多脆弱,你想象不到

需要先明白一个前提,三亚在海南岛的最南端,而海南岛在中国的最南端,与大陆不挨着,中间隔了个琼州海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意味着,进出海南的方式只有两种,海运和空运。

很遗憾,这两种交通方式都高度依赖天气,一旦天气不好,就容易被困在海南岛上,出不去也进不来。

2018年的春节,海口就发生了大堵车,一场67年不遇的持续性大雾天气,让琼州海峡无法通航,几十万人堵在海口,花了7天才疏散完。

时任海口市常务副市长顾刚接受《瞭望》记者采访说,海口的运力

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

现在轮到三亚接受考验了,那滞留的8万游客就是“风吹草动”。

根据《三亚统计年鉴2021》,三亚目前的客运方式有铁路、汽车、水运和航空四种。但汽车和水运更多是三亚或者海南市内的交通方式,通过这两种交通工具可以先去海口、琼海等地中转,再彻底离开海南岛。但现在海南是疫情状态,即使8万游客7天后解除了风险,本着闭环原则,优先方案肯定是能少折腾就少折腾,所以尽量选择能直接从三亚出海南岛的方式——

飞机和火车。

我们先看火车。在没有疫情的影响下,去年国庆三亚火车站每日发送旅客最多只有2.4万人次,远远低于8万人次。

那如果加上机场呢?

结论仍是,想要一天之内运走8万人,比较悬。

凤凰机场是三亚目前唯一的机场,没受疫情影响前,2019年全年出港人数为1005万人,算下来日均出港人数为2.7万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这只是凤凰机场的平均正常运力,而不是最高运力。可以参考的另一个数据是8月以来的凤凰机场出港量,从海南疫情爆发开始,凤凰机场的出港人数就远远超过进港人数,8月3日当天,29174人从凤凰机场离开了海南。

8月1日-7日三亚凤凰机场进出港数据

而在运力特别紧张的情况下,凤凰机场的运力还能继续再往上提提,比如春运。

那是2019年的2月9日,大年初五,凤凰机场单日吞吐量创下目前最高纪录,达到8.3万人次

当天凤凰机场计划航班419次,实际航班393次,出港航班191次。粗略算下来,出港人数单日能达到4万左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只是实际出港的人数。需要注意一点的是,凤凰机场每日计划出港航班量都在200-206之间,比实际出港航班量高,所以三亚机场的运力还可以更高,若我们按照最大出港量206架飞机,且上座率100%计算,单日出港量推测能达到4万3左右。

当然,这个运力是在三亚政府全力保障春运,航空公司增加夜间航班数、使用最大机型的情况下,才实现的。

但即使按照4万3的出港人数极值来算,加上火车的2.4万运力,嗷嗷待走的8万旅客,三亚政府至少也得分批忙活两天。

既然8万人无法一天内送出岛,还给三亚带来了巨大的交通压力和防控压力,那三亚政府为什么不在疫情一开始,就把这几万人分批安排送走?反而让他们在岛内原地隔离7天?

为什么不能离开三亚?

游客因疫情被困在旅游地时,目前有两种处置方案,一是就地隔离,二是转运回出发地或者疏散到低风险地区。

前者是常见办法,也是三亚目前采取的措施。而第二个方案,被专家们称为“创举”。

去年内蒙古额济纳旗突发疫情,当地政府将滞留在当地的上万名游客闭环点对点转运到了低风险地区。

做出此决策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内蒙古工作组滞留旅客转运工作专班专家、中国疾控中心研究生院副院长罗会明评价说:

大规模游客转运是疫情应急处置中的大胆创新。

上个月,涠洲岛爆发疫情,两万多名游客被困,当地政府也分批次组织了游客离岛,在第一时间让两万多游客回到了北海市区。

同为旅游城市,为什么额济纳旗、涠洲岛选择了第一时间疏散旅客离开?

两者的共同理由都是,滞留的旅客人数超过了当地的物资、医疗供应能力。涠洲岛面积只有24.74平方公里,当地人口1.6万多人,突然增加2万人,人口翻倍且在疫情不确定的情况下,各方面压力都很大。额济纳旗情况跟涠洲岛类似,位置非常偏远,且物资匮乏,方圆400公里范围内没有其他城市,平常3万多人口的地方突然滞留了近万名游客,无论人手还是物资、医疗,都无法长时间应对。

据罗会明介绍,当初额济纳旗决定转运旅客,是多方面因素综合评估的结果,包括——

当地疫情形势和防控需要

额济纳旗的特殊地理位置和资源情况

老年游客的医疗保障和生活保障能力不足等

以上这些因素,让游客滞留在额济纳旗反而风险更大,所以才对游客们进行了千里大转运。而游客转运过程中的筹备、协调、物资等成本,也是影响是否要转运的一个因素。

以额济纳旗的转运为例,需要先确定转运条件,比如需要——

非确诊、非无症状感染者、非密接、非次密接的“四非”人群

承诺遵守转运后集中健康监测等管控

在额期间已按规定至少检测4次核酸且阴性,离额转运时持48小时内核酸检测结果阴性证明等。

其次,摸排旅客来源地,按照旅客的来源地、交通工具等分类安排转运,自驾的、坐火车的、坐汽车的等等。

其中还得协调铁路客运运力、各省接收方,以及保障转运过程中游客们的医疗、物资需求等,总之就是非常复杂。据介绍,额济纳旗当时的转运,有国家卫生健康委、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疾控局、国铁集团等现场参与调度,全国117名专家和工作人员3天内调度、规划了7列铁路专列保障运输,还有1023名医务工作者、516名公安干警、791志愿者参与转运,河南、云南、贵州、四川、安徽、辽宁、陕西等多地配合接收转运人员。

额济纳旗在仅滞留了一万游客的情况下,转运都用了7天,且上千人参与,多个省份配合。三亚的8万游客,转运只会比这更复杂。

三亚不是额济纳旗,也不是涠洲岛,它是历经多次春运锤炼的热门旅游地,仅2019年春节长假就接待了游客99.65万人次,滞留在三亚的8万人,还远远没触到三亚的人口承载底线。三亚疫情还处在快速传播的阶段,加上转运的协调难度和成本,以及三亚本身还不错的物资、医疗供给能力,也许让这8万游客留在三亚,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参考资料:

1.“大规模游客转运是疫情应急处置中的大胆创新”,新华社,张洪河、魏婧宇、王靖,2021年11月5日

2.解琼州海峡通道之困,要不要建跨海大桥或隧道?《瞭望》新闻周刊,2018年3月4日

3.三亚统计年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王懿宁_NB27218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0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