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重庆一知名餐饮老板凌晨留遗书,疑似跳江失联: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职业餐饮网

2022-08-08 21:21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 职业餐饮网 旖旎

“资金链断裂全面崩盘,我罪不可恕,不管多么勤奋也无力回天,此生只能诀别……”

8月3日凌晨2:36分,重庆餐饮老板给自己的员工、合作伙伴、供应商发了一封“诀别书”后疑似跳江。

目前,确认遗书确系老板所写,但人还未有找到,餐厅还正常营业中。

很多创业者在疫情带来的“变数”之下,自己和餐厅经历着一连串的恶性循环反应,很多餐饮老板甚至都在“卖房、卖车”,抵押借贷维持度日。

有的人“熬过”了黑暗迎接春天,但更多的人还在“苦撑”,面对雪球式不断变大的债务,加之长期承受疫后的生存压力,无法找到投资人维持资金链杠杆,就这样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也随风而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6年开出4家千平高档酒楼

重庆一餐饮老板却疑似留“遗书”跳江

据重庆仙厨大酒店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证实,网络上流传的微信“遗书”,的确是自己公司老板田夏雨所群发的。

这几日,公司高层人员多次拨打田总电话,都一直无法接通。

目前,公司和酒店的经营,在各个分店负责日常管理的运营总监操作下,都一切正常运营。

而事情已经过去快5天的时间,依旧没有这位餐饮老板的任何消息被爆出。

1、16年开出4家千平大店,主做中高端新派渝菜

2006年,田夏雨从服装行业跨界入行餐饮,创办仙厨。

仙厨是重庆当地非常有名的高档宴会型酒楼,主做中高端新派渝菜。

目前已经开出四家店加州店、北滨店、铜梁店、还有一家秘制私家菜宴会厅。

从筹备经营到开出几家连锁千平大店,田夏雨已经在餐饮行业摸爬滚打16年。

2、借贷创业、债台高筑、欠薪欠货款,早已无力支撑

但根据“遗书”自述,从筹备开店,田夏雨就开始通过大量民间借贷、朋友拆借、小贷公司等筹集款项,已经债台高筑无力偿还。

再加上疫情来袭,餐厅订单和宴席需求量大减,企业经营成本严重超负荷运行。

供应商的货款也严重拖欠,员工工资也没有资金发放,背负巨额债务的自己,实在是硬撑不下去了。

3、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11次,金额超千万

天眼查显示,目前田夏雨控股4家公司,圴是餐饮行业。

其中,重庆仙厨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仙厨)成立于2006年, 注册资本50万人民币。田夏雨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目前已被限制高消费。

通过查询,仙厨从2019年至今被法院强制执行11次,金额超过1000万元。其中,在2021年里就高达8次。

2021年3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其列为失信公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外,在仙厨的涉诉案件中,原告是诸如普洛斯商业保理(重庆)有限公司、中吉财富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等企业,多起案件均为融资、借贷纠纷,可见其公司的资金及财务状况面临危机属实。

什么是压倒这位老餐饮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以为2020是最难的,但没想到真正的“倒春寒”是2022。

遭受疫情不断的反扑,很多餐厅老板都是“熬”字当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不甘心硬撑困在局中。

更多的是说不出的“无奈”、道不明的“苦撑”,借钱发工资,餐厅打地铺,卖房卖车抵押付货款……

当我们在惋惜重庆这位餐饮老板被逼入绝境的“不容易”,其实也是在为自己疫情下的餐饮生存日志在叹息。

就像很多餐饮老板最近常说的一句话:“现在还有什么赚大钱的愿望,唯一的愿望就是‘活着’”!

1、通过民间借贷、朋友拆借、小贷公司“起家”,起步就负债累累

对于很多餐饮创业小白来说,能找到大投资人那是千万分之一,基本都是白手起家,不能开大店的,就从小本买卖经营开始,自己手里有点积蓄再借上一点。

但田夏雨似乎起步就定调很高,让自己负债累累,微信”遗书“中他自己说道,从筹备经营加州、北滨路、铜梁仙厨十年来,自己和其他投资人都是通过民间借贷、朋友拆借、小贷公司等筹集的款项。

融资成本极高,雪球式的利滚利导致债台高筑。

而他也没有选择只开一家店,连续开出好几家门店,基本每一家店都是千平大酒楼,员工也很多,成本非常高,让创业早期就开始借贷的资金窟窿无法被填补,反而越来越大。

因为资金有限只能维持餐厅平衡,连货款都是经常拖欠,恶性循环之下,债务越来越多,欠的钱也越来越多。

疫情之前,整个仙厨已经是走在悬崖边勉强度日。

2、3年疫情重创,面临前所未有的企业生存压力

仙厨本身就是主做宴请,商务宴请、家庭宴席、婚宴等。

受疫情影响,宴席类餐厅本身日子就难过,而本就在勉强维持收支平衡的仙厨在这个大环境的影响下,更是客流缩减,经济杠杆“崩塌”,资金链全面断裂,问题频出之下,企业和田夏雨都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

来自租金的压力,田夏雨说,仙厨单店承租面积过大,而且租金是有增无减,使综合经营成本严重超负荷运行,给企业生存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

来自员工工资的压力,因为本身债务高筑,加上要承载运营房租成本,近几个月一直拖欠和延长发放员工工资。

来自供货商欠款的压力,因为经营不善,收支平衡被打破,供应商货款也是一直拖欠,恶性循环之下,经营压力重重。

3、为了门店续租,让家人、投资人连带担保

而不仅仅是田夏雨自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为了让仙厨北滨店支撑下去,付上房租,他还将家人、投资人拉入个人连带担保,家人和代理人都背负多笔信用贷款来维系经营。

我们看到很多餐饮老板在疫情之后“卖车卖房”,或是抵押房子去贷款维系,但是田夏雨为了继续经营,甚至自己的家人和投资人都承担着多笔信用贷款。

但即使是多方努力之下,仙厨依旧没有找到新的投资人资金注入,导致资金链断裂崩盘,巨额债务无法偿还。

从起步的债务累累,到勉强维持几家店的收支平衡,再到3年疫情重创,资金链崩盘,最后的一线希望也破灭了。

让这位老餐饮人撑不住了,选择了极端的方式,这也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希望能尽快收到他平安归来的消息,也希望如今恢复运营的仙厨能够挺住,毕竟这背后是上百个家庭。

职业餐饮网总结:

“有人挥泪离场,有人苦撑熬在局中”。

也许这是对当下餐饮人状态的最好诠释。

这位重庆餐饮老板经历的“负债”、“借贷维持经营”、“苦撑维系房租、员工工资”等种种情况,也许很多餐饮老板正在经历或者曾经经历过。

疫情的3年,改变了太多人、太多餐企的命运。

只希望更多的餐饮老板能够“挺住”,熬过艰难的日子,和不确定的突袭,坚持到朝阳出现。

主编丨陈青 统筹 | 杨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