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厂里面那个六指女人,丈夫因病去世,她被不知廉耻的徒弟骗上了床

工厂故事驿站

2022-08-08 20:42湖南

关注

厂里面那个六指女人,丈夫因病去世,她被不知廉耻的徒弟骗上了床

当年我还在一家五金企业上班的时候,厂里的一线操作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叫潘慧静,大家都叫她小潘,也有人在背后叫她六指。左手有六个指头的小潘,做事勤快手脚麻利,但她从不与人来往,与身边的同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正是她身上的这些特征引起了我的注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小潘三十多岁,丈夫因病去世大概两年多吧,身边带个女儿。小潘家里还有个老母亲,由于身体不算太好,只能在家做些轻松的家务活,平时很少出来。因为是独生女,小潘的丈夫是上门女婿。本来一家四口日子过得不错,和和美美的。可天不遂人愿,正值年富力强的年纪,小潘的丈夫在一个平平常常的午后突然发病离世,死于心肌梗塞。

家庭突遭变故,小潘感觉天都塌下来了。老人身体不好需要照顾,女儿刚读小学,每天都要接送,更是需要父母陪伴的年纪。从此以后小潘的世界失去了颜色,整日都在灰蒙蒙的环境中独自担负起生活的重担。据熟悉小潘的人说,她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爱说爱笑的小潘无论在家还是在单位都是个人缘极好的人。很多人都说她是个典型的哈儿脾气,待人接物大大咧咧的从不会与人计较什么。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三十多岁的美好年华,因为爱人的离去而把自己封闭了起来,默默地扛起整个家。都说恋爱时的女人智商会直线下降,这在小潘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证明。肖智友在老乡的介绍下,跟着小潘做学徒。来自山区的肖智友身上没有一点年轻人应该有的朝气,少言寡语的他显得有些木讷,尽管他当时只有二十多岁。对别人话不多,可对小潘就不一样了。肖智友总是一口一个师傅的叫着,叫得很甜的那种。小潘对肖智友也是很关心,不仅在工作上,就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她如果知道了也会尽力去帮帮肖智友。在小潘的心里,肖智友就是她的弟弟,像亲人一样的。

日子久了,肖智友渐渐的把自己家里的困境都跟小潘说了。得知肖智友的家里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在读书,父母在家种地也没有多少收入,另外还有一个奶奶常年卧病在床,一家人的生活十分困难。小潘除了经常给肖智友买些饭菜以及衣物以外,她还时不时的拿点钱给他,让他寄回家贴补家用。这本身就是一种关怀,理应感激。可这一切在肖智友眼里完全是另外一个概念,他认为那是小潘看上自己了。

于是,肖智友提出要住进小潘家里。对于肖智友的请求,小潘一开始还是犹豫的,她以为肖智友只是想省点房租,这要是以前肯定不用考虑的,直接就答应了。但是现在爱人去世了,自己一个单身女人让一个小伙子住在家里,知道的是同事,是师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不清不楚的什么关系呢。到时候那可是话好说不好听啊!经不住肖智友的一再请求,小潘还是答应了,让他住在家里楼下的一间储物室。至于房租嘛,也只是象征性的收一点。肖智友很开心的退了原来的房子,搬到了小潘的家里。

楼上楼下住着,上班下班都在一起。在外人眼里,肖智友就是小潘找来的上门女婿,只不过是个外地的罢了。有人劝小潘,说这个小伙子岁数小,你比他大好多呢,靠不住。小潘听了哈哈一笑,她说别人误会了,那是她的徒弟,只是租自己的房子而已。小潘这样想,可肖智友不是这样想的。自从住进小潘的家里,他就开始对小潘发起了攻势。别看肖智友话不多,这家伙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就是会装,会演戏!

在空的时候,肖智友会做好饭菜把小潘一家请到房间里一起吃饭。他对老人孩子都是热心又尊敬的态度,对小潘也改了口,不叫师傅叫万姐了。看到一家人对自己很是喜欢,肖智友终于向小潘表白了,那是一次声泪俱下的表白心迹。与其说是表白,不如说是表演。但小潘就是受不了那种感觉,肖智友的老实本分,以及他的甜蜜誓言,无一不是进攻的利器。很快,小潘沦陷了,她相信这个比自己小很多的男人就是下半生的依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潘结婚的时候亲戚朋友都不看好肖智友,有人甚至在喝喜酒的时候就说出了担忧:“这小子不像是个单纯的人,估计是有计划的。”说这话的人自然有自己的道理,因为他知道小潘家周围的房子快要拆迁了。其实房子拆迁的事已经说了好几年了,一直都是说快了快了,就是不见动静。作为附近最大的城中村,很长时间都是不伦不类的存在。而小潘并不在乎这些,她在乎的是一家人在一起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好,至于房子嘛,拆不拆的无所谓,反正家里不缺。

婚后的小潘想要生个孩子,两个人有了孩子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但是无论怎么商量,肖智友就是一个态度:“不要,好好的把女儿养大就行了,那就是自己的孩子!”肖智友的话把小潘感动得一塌糊涂,她心里感激不尽,同时又有点感觉对不起肖智友。在这种情况下,小潘把家里的经济大权交给了肖智友,还凑钱给他买了部车子。要知道,那个时候买轿车的人家可不多见。

说来也怪,自从买了车子以后,肖智友变了。首先是不去上班了,他说是在汽车站那里开黑车拉客,这样轻松点。想想他一个大男人要做什么也不好阻拦,只要能赚钱就好,又不是在家坐吃山空,小潘就随他去了。可很快就有人看到肖智友经常出入棋牌室,浴室,按摩店等娱乐场所。时间长了,两个人由争执逐渐转成了家常便饭似的争吵,关系也越来越冷了。小潘的第二次婚姻只维持了三年,直到离婚的时候她才看清肖智友的真实面目。

为了肖智友打牌输钱的事,小潘又和他吵架了,一气之下她同意了肖智友提出的离婚。等到去办手续时,小潘这才发现自己中了圈套,因为家里拆迁分了三套房子,肖智友拿走了一套。刚拿房子时,三套房子卖了一套,小潘也没见到钱,肖智友说都被装修剩下的两套房子用完了。肖智友拿走的是一套复式房,而留给小潘的只是一套三居室,肖智友的理由是要把老家的父母接过来,房子当然要大点的。至于多出来的面积折成钱会给小潘的。

闹到这一步,小潘已经是心力交瘁了,只盼早点结束这种关系。不管怎样,那段感情自己也是认真付出的,离了婚也没必要做仇人。抱着这样的想法,小潘对肖智友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包括肖智友许诺的补房钱也不要了。事后证明,那就是个说辞,肖智友根本就没打算拿钱出来。让小潘崩溃的是,肖智友在离婚之后很快就结婚了,而且那个女人就是当初介绍肖智友来跟自己做学徒的那个老乡。一切都明白了,难怪肖智友说他以前从来都没在工厂干过,难怪他要住到家里来,难怪他在和自己结婚后的第一时间就回去把户口迁了过来,难怪他说什么都不要孩子,难怪他……

原来这一切都是有计划的在一步一步的实施,所有的事情都是有预谋的。一想到这些,小潘的后背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这个男人太可怕了,现在他所有的伪装都撕下了,因为他达到了目的,真是费尽了心机!离婚是离婚了,可住在一个小区里,每一次相见如同频频揭伤疤一样,流血的伤口何时才能愈合?像是自己做错了似的,小潘贱卖了房子,逃出了那个让她无法面对的地方,那是她一生的痛!

如果当时卖了房子马上就买一套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那时的小潘心乱如麻,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买房的事,只是临时租住在女儿读书的地方。一家老小三代人挤在一间出租房里,小潘每天机械的上班下班,性情大变的她又一次把自己封闭了起来,坚实的盔甲把整个身心裹了个密不透风!不经意间女儿该上高中了,这时小潘一下子被母亲的话惊醒了。孩子大了总不能老是租房子住吧,几年的租房日子让老母亲和孩子跟着自己过得十分窘迫。出去转了一圈后小潘惊恐地发现这时的房价已经到了遥不可及的高位了,手里的那点钱连个首付都不够。

无奈之下,小潘拉下脸来四处借钱凑了首付,在一处偏远的地方买了一套两居室。不管怎样,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窝了。可外面的欠债,还有每月不菲的房贷,一下子落在这个柔弱的女人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所有的真诚付出,最终落个这种下场,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小潘想不通。这个女人累了,累得直不起腰,躺在床上暗自垂泪,小潘的精神有点失常了!

每当小潘周围的人谈论起她的经历时,都在替她鸣不平,替她的付出感到不值,更是对那个工于心计的白眼狼口诛笔伐。可是这些都已经无济于事了,事已至此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除了感慨一番说些于事无补的话,又有什么用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