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新华联控股被申请破产重整,在债务泥潭中越陷越深

小债看市

2022-08-08 19:30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爆雷后的这两年时间里,新华联控股不仅没有走出债务泥淖,反而越陷越深。

01

破产重整

8月5日,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控股”)公告称,近日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通知书》,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重整。

新华联控股公告

公告显示,湖南富兴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富兴”)以新华联控股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以债权人身份向北京市一中院申请对其进行破产重整。

根据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决书》,湖南富兴对新华联控股享有合法的到期债务本金为3000万元。

目前,北京市一中院已将湖南富兴提交的申请书及相关证据材料送达新华联控股,后续将依法审查裁定是否受理。

2020年3月6日,“15新华联控MTN001”未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拉开新华联控股债务危机的序幕。

《小债看市》统计,目前新华联控股违约债券已达5只,违约金额为26.26亿元;公司存续债券3只,存续规模20亿元,其中两只已违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存续债券

过去,新华联控股在金融领域的投资不乏商业银行、保险、投资公司、基金公司等,但自危机爆发以来,公司旗下所持银行、上市公司股权多次被拍卖或被动减持。

目前,新华联控股所持新华联(000620.SZ)股票已被多家债权人进行多轮司法冻结,新华联控股自身已无卖出股票的操作权限。

02

债务危机

据公开资料,新华联控股是以氟硅化工、文旅地产、有色金属、石油贸易为主营业务的多元化企业集团。

其中,新华联控股旗下上市公司新华联成立于1993年,确立了“文旅+金融+地产”的发展定位,致力将文旅产业打造成战略支柱型产业,1996年在深圳主板上市。

新华联集团官网

从股权结构上来看,新华联控股的控股股东为长石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3.4%,公司实控人为自然人傅军。

股权结构图

在新华联控股从事的诸多业务中,氟化工和文旅地产是公司毛利润的主要来源。近年来受房地产板块影响,新华联控股盈利能力下滑明显。

尤其是爆雷后,2020和2021年新华联控股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78.4亿和-2.59亿元,2022年一季度再次亏损10.83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归母净利润

截至2022年一季末,新华联控股总资产为1023.71亿元,总负债817.48亿元,净资产206.24亿元,资产负债率79.85%。

近年来,新华联控股财务杠杆不断攀升,在2020年达到顶峰,背后蕴藏着巨大的杠杆风险。

财务杠杆

其实,新华联控股爆雷并非毫无征兆,2019年其已出现下属财务公司同业拆借款逾期,以及信托公司的诉讼事项,这些已经凸显公司流动性压力。

2019年11月,新华联控股财务公司向湖南出版拆借3亿元本金及利息,拆借时间仅为一周,后来新华联控股未能按约定偿还日期归还本金,导致双方对簿公堂。

最终,双方纠纷以达成和解而结束,但新华联控股的资金紧缺问题已然暴露,其流动性危机也由此撕开了一个口子。

两个月后,2020年1月新华联控股又遭民生信托发难,后者对其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并司法冻结了新华联控股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股权。

随后,新华联控股债务违约的消息如洪水般席卷而来。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新华联控股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债务的77%。

截至2022年一季末,新华联控股流动负债有625.6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其短期债务合计有266.24亿元。

相较于短债压力,新华联控股流动性持续紧张,其账上货币资金有78.79亿元,现金短债比为0.3,短期偿债压力巨大。

在备用资金方面,截至2019年6月末,新华联控股银行授信总额有716.77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391.83亿元,表面看具有一定财务弹性。

银行授信

另外,新华联控股还有非流动负债191.85亿元,主要为长期借款,其长期有息负债合计有133.92亿元。

整体来看,新华联控股刚性债务有400.15亿元,主要以短期有息负债为主,带息债务比为49%。

其实,爆雷前在资金压力下,新华联控股就已经开始出售股权回笼资金。

从2018年开始,新华联控股挂牌出售所持的宁夏银行13.53%和大兴安岭农商行18%股权,合计转让底价接近18亿元;2019年上半年又减持北京银行4.86%股权,套现约60亿元;除此之外,还完全清仓退出曾持有的清水源7.14%股权。

在股权质押方面,目前新华联控股质押赛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权3.77亿股,股权质押率为94.88%;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新华联、北京银行、辽宁成大股份有限公司和科达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质押率分别为89.49%、97.7%、99.98%、99.94以及100%。

在陷入债务泥潭的这两年半时间里,虽然新华联控股通过频繁的股权质押、司法拍卖以及变卖资产等方式偿债,但其不仅没有走出泥淖,反而越陷越深。

03

两道惊雷

1990年,傅军弃政从商,创办了新华联集团,并一直担任董事局主席兼总裁。

新华联前身为成立于1993年的牡丹江石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牡石化”)。

1996年10月,牡石化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2000年3月更名为“圣方科技”。

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傅军

2009年8月,新华联控股协议转让收购圣方科技8725.56万股股份,成为圣方科技第一大股东。

2011年4月,圣方科技实施重大资产重组,通过定向增发收购了北京新华联置地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新华联业务布局主要位于一线城市、部分二线省会城市及其周边热点地区,主要包括北京、上海、天津、长沙、呼和浩特、银川、西宁、武汉、长春、芜湖和株洲等城市。

2019年底,两道“惊雷”射向新华联,一道指向人事,一道指向资金链。

2019年11月,新华联控股全资子公司“新华联财务公司”向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分别成交一笔线上同业拆借业务,成交金额均为1.5亿元。

新华联财务公司承诺,于2019年12月20日前及2020年4月30日前向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各偿还本金1.5亿元。

但随后,新华联财务公司仅偿还本金2000万元,尚有2.8亿元本金未支付。在这一情况下,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已于12月13日起诉,同日收到法院的缴纳案件受理费通知书。

祸不单行的是,同时新华联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个人问题正在公安机关协助调查,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确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董事长兼总裁苏波苏波

据媒体报道,苏波被带走协助调查是因为新华联高层发起内部反腐,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的结果。

2020年是新华联创业30周年。“为了新华联人背后的千千万万个家庭,为了给每一位新华联人留下创造精彩人生的舞台,为了在造福社会的路上继续有所作为。”傅军直言这一年至关重要。

然而,这一年也成为了新华联爆雷元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