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换激光雷达近万元,修个特斯拉近20万,新能源车售后直追豪车?

时代周报

2022-08-08 17:50广东

关注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杨德霖

近日,多名新能源车主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售后维修费用高企。

8月3日,小鹏P7的车主张磊(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己去4S店更换前杠和大灯的总价是7000多元。另一名小鹏P7车主王伟(化名)则抱怨,“之前我换一个轮胎的价格是1980元,工时费差不多是400元。”王伟还表示,去售后补胎,做四轮定位还要额外加收40元的费用。作为对比,时代周报记者从网购平台搜索得知,一个19寸的米其林轮胎的价格在1000元~1500元之间,并且包安装。

小鹏汽车并非个例。理想ONE车主潘高(化名)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补爱车右后轮上方两块划痕不算很严重的漆价格是2400元。作为对比,维修师傅称,以4S店补漆价格为例,普通家用合资品牌(大众丰田别克等)一般一个面的补漆费用指导价大概在600元~800元之间,豪华品牌(奔驰、宝马、奥迪等)在1200元~2000元之间。

较高的售后费用背后,新能源车的用车成本并没有传说中那么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能源车维修价格直逼豪车?

近日,新能源车维修费用高昂引发热议。有网友晒出一张小鹏P5的售后维修单,该维修单显示,单颗激光雷达的维修费用高达9000多元。对此,有网友表示,“现在新车都这样,一刮就得万元起步”,也有网友认为,“正常,一个奥迪灯都好几万。”

同时,据小鹏车主赵方(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小鹏P7覆盖零件价格表显示,其更换前大灯的价格是4675元、后视镜(高配)价格为4899元、19寸米其林轮胎价格是2112元,并且车主表示,更换零件都需另付工时费。

对此,汽车分析师钟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激光雷达部件本身是较贵的,可以理解。但大灯价高,估计是产量低,配套部件单价成本就高造成的。

无独有偶。据媒体2020年报道,一辆撞到前保险杠的蔚来ES8,更换汽车前杠、前端模块总成、前副车架的费用加上4600元的拆装费,车主的维修总花费接近3万元。河南广播电视台法治频道此前也曾报道,由于蔚来车主驾驶不当导致车辆出现单车事故,致车辆左前轮爆胎和轮毂受损,其维修费用高达14万元。

特斯拉方面,据外媒Clean Technica报道,车主将一辆约有10cm凹痕的特斯拉Model 3送到4s店维修,4S店给出了6789.77美元(约合人民币4.29万元)的维修报价。

在国内市场,据第一财经今年2月报道,一名特斯拉Model Y车主由于自己倒车失误撞到墙角,车辆的右后车尾塌陷、尾门和尾灯等部位均受损,最终的维修报价将近20万元,费用超过购车价格的71.4%。

对此,不少网友直呼,“新势力车企的维修价格和豪华品牌燃油车有得一拼。”据中保研发布第13期汽车零整比数据显示,奔驰C级车的零整比系数为823.87%。换言之,如果将一辆31.48万元的奔驰C级轿车的零件拆开来卖,总价或高达259万元,其价格相当于买8台奔驰C级整车。而一汽奥迪Q5L的前大灯零整比系数则为10.56%,如果按41.58万元的整车指导价来计算,奥迪前大灯售价高达4.1万元。

零件少,维修贵?

那么,部分新能源汽车维修费用高企原因为何?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咨询了汽车行业熟悉售后领域的相关人士,其表示,新能源汽车零配件贵是售后维修价格高的重要原因之一。“像保险杠、车门等配件,都是碰撞之后非常容易损坏的,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副厂件(指非汽车生产厂家授权的厂家生产之配件)比较少,配件都集中在厂商手里,价格自然比较高。”

以特斯拉为例,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特斯拉采用的是一体压铸铝合金车身。而市面上绝大部分汽车产品均采用的是钢制车身,和钢制车身相比,铝制车身在发生剐蹭、损坏时,延展性差的铝材料无法通过钣金修复,维修通常以直接更换为主。并且由于该项技术的研发门槛较高,第三方配件商很难仿制,所以维修的话一般只能订购原厂新件替换。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除了特斯拉外,蔚来、捷豹路虎等品牌亦在旗下产品中大规模应用铝合金车身。

另外,前述人士认为,从整体车市情况来看,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仍然较小,对于第三方配件商来说,开一次模的费用并不便宜,所以只有在产量和销量不错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去生产相关配件,这也导致了零配件相对较贵。

乘联会数据显示,2022年1-6月,国内汽车累计销量926.1万辆,而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224.7万辆。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特斯拉中国的总销量为197575辆,在新能源汽车厂商销量排名中位列第三;小鹏汽车以68983的总销量排名第七;而理想汽车总销量为60403辆,排名第十一;蔚来汽车的销量为50827辆,排名第十三。作为对比,今年上半年,一汽-大众的总销量则达到了863117辆。

另有业界人士对记者称,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发展,市场竞争加剧,新能源汽车配置升级和功能更迭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对于配件厂来说,零件出现微小的改动都需要重新开模,这或也是相关零部件售后成本高企的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或因维修成本较高,2021年底,特斯拉、小鹏、理想和比亚迪等新能源车企的商业险也都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上调。此前,小鹏汽车就表示,全系车型的保费涨幅为2.9%-18.2%不等;而特斯拉Model Y长续航版的商业保险每年最高价格则超过了1.5万元。

据中国银保信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20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整体出险频率高于非新能源汽车3.6%,家用车新能源汽车的出险率高于非新能源车9.3%。并且,家用新能源车型平均每台车赔付金额也高于非新能源汽车2.7%。

不过,在业界看来,随着新能源车技术加速普及、产业链更趋成熟、保有量增加,未来其维修费用或将有所回落。另外,尽可能的把险种买齐,也是目前车主降低维修成本的一个关键举措。“更换零件都是走保险,有些险种没上,导致自己多花钱,就得不偿失了。”有业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