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暗杀计划激增?乌克兰俄控区州长中毒昏迷,厨师和女佣有重大嫌疑

红星新闻

2022-08-08 15:52四川

关注

日前,俄罗斯任命的乌克兰南部赫尔松州负责人弗拉基米尔·萨尔多(Volodymyr Saldo)突然声称要住院治疗,并将他的“权力”委托给代理执行官。

此前有消息称,萨尔多是因为新冠感染并发症而接受住院治疗,但最新报道显示,他目前的诊断为未知物质中毒,正在接受毒理学重症监护。当局怀疑该州长的仆人参与了“毒杀”行动,而厨师和女佣是主要嫌疑人。

据报道,另外一名俄罗斯任命的官员近日也被暗杀身亡。英国国防部7月的一份报告显示,俄控区官员面临的袭击威胁加剧,对与俄方“合作”的乌克兰官员的暗杀计划正在激增。

州长已确诊为不明物质中毒

当地时间8月3日,俄罗斯任命的赫尔松州负责人弗拉基米尔·萨尔多入院治疗。他在消息应用程序上透露称,当地的卫生部门坚持要对他进行体检,他在医生的建议下立即住院治疗。

随后有消息指出,萨尔多在住院后病情开始恶化,处于昏迷状态并接受了生命维持治疗。8月5日,萨尔多的副手基里尔·斯特雷穆索夫否认了有关州负责人萨尔多处于昏迷的报道,他还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些报道是“乌克兰对俄罗斯信息战的一部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俄方任命的赫尔松州负责人弗拉基米尔·萨尔多

斯特雷穆索夫表示萨尔多仅仅是生病了,目前正在医院“休养”。另有报道指出,萨尔多住院是因为感染了新冠病毒,并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

但据最新报道显示,萨尔多被诊断为不明物质中毒,现在正接受毒理学重症监护。据称,俄方当局怀疑萨尔多的佣人可能参与了这次“毒杀”计划,他的厨师和女佣被认为是主要嫌疑人。

据报道,萨尔多在就餐半小时后,开始感到意识模糊,然后手指麻木,几小时之后就陷入了昏迷状态。当地医生对其进行心电图检查和CT扫描,排除了心脏病发作或中风的可能。据称,医生正在进一步确定导致萨尔多中毒的物质,在未来几天内可能将公布结果。

据报道,萨尔多1956年出生在乌克兰南部城镇尼古拉耶夫,曾任赫尔松市议员并担任过赫尔松市市长一职。俄乌冲突后,他于4月被俄方任命为赫尔松州州长。有消息称,萨尔多在上个月还受到过炸弹威胁。当时在萨尔多汽车行驶的路程中出现了一枚炸弹,被及时发现并拆除。

俄控区官员面临的袭击威胁加剧

据报道,在乌克兰的俄控区内,俄方任命的高官正成为“高危职业”人群,受到来自乌方的攻击。英国国防部7月的一份报告显示,对与俄方“合作”的乌克兰官员的暗杀计划正在激增。

在8月6日早些时候,在另一个俄控区——赫尔松州的新卡霍夫卡市(俄罗斯向赫尔松市进行补给的重要枢纽),俄方任命的该市行政副长官维塔利·古拉(Vitaly Gura,也有媒体称“Vitaliy Hura”)在自己的住宅附近被一位身份不明的枪手射杀,身上多处中弹,后因伤势过重而丧生。

在赫尔松前线的乌军

报道指出,基辅对乌南部俄控区行政官员的一系列暗杀行动现正在“席卷”赫尔松地区。在过去几个月里,乌方增加了他们在赫尔松地区的袭击。6月时,另一名俄任命的高层官员被汽车炸弹炸死;一名警察在7月发生的一次炸弹爆炸中身亡。

据报道,与此同时,乌克兰正准备发动攻势以夺回具有战略意义的赫尔松地区。乌克兰南部的赫尔松市是俄乌冲突期间被俄罗斯军队控制的第一个城市,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7月底曾表示,乌军正准备夺回这座城市。

红星新闻记者 丁文 编辑 肖子琦

延伸阅读

数百亿国际援助致乌克兰“内讧”加剧 多位市长与泽连斯基“撕破脸”

两个月前,欧盟曾批准了高达90亿欧元的对乌援助资金,并且是罕见的“直接拨款”。然后两个月过去了,欧盟才勉强“凑了”10亿欧元打到乌克兰的账上。

对于欧盟的拖延,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十分不满。据参考消息网5日援引俄媒的报道,泽连斯基公开指责欧盟“正人为拖延向乌克兰提供的80亿欧元宏观财政援助”,并表示“这是在犯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然后,有消息称,就在泽连斯基不断向西方国家要求增加资金援助之际,乌克兰内部实际上早就开始因这些巨额资金“心生间隙”。近日,因乌克兰地方政府官员公开与泽连斯基“撕破脸”,这场“内讧”才最终浮出了水面。

据报道,多名乌克兰地方市长近日公开表达了对泽连斯基及其政府的不满。他们称,泽连斯基政府似乎试图排挤地方官员,以维持对大量国际援助资金的控制,并削弱竞争对手的力量。如今,他们希望直接获得外国援助资金,而不是“依赖基辅的慷慨解囊”。

多位市长称被乌总统“排挤”

此前,前美国白宫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曾在专栏文章中透露,白宫对乌克兰当局的不信任比在公开场合表现出来的要多得多,其中也包括泽连斯基。他表示,基辅正在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但“我们(白宫)不想探究幕后的故事,因为担心投入那么多,看到的却是腐败或令人感到滑稽的举动。”

然而,随着俄乌冲突的持续,乌克兰内部的斗争与矛盾却开始逐渐“公开化”。

资料图

据报道,在西方各国纷纷向乌克兰提供援助、重建等资金之际,乌克兰政府成了这数百亿美元援助金的“主导者”。然而,这些“白花花的银子”却成为了乌政府“内讧”的导火索。乌当地政府正与泽连斯基政府就“谁应该掌控重建城市的援助资金”进行斗争。

近日,多名乌地方市长公开表达了对泽连斯基及其政府的不满,指责其“似乎试图排挤市长,以保持对援助资金的控制,并削弱未来政治对手的力量”。至少有3位乌克兰主要城市的市长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一定程度上”表达了这种不满,包括第四大城市第聂伯罗市市长鲍里斯·菲拉托夫、切尔尼戈夫市市长阿特罗申科和罗夫诺市市长特列季亚克。

他们表示,俄乌冲突后,乌克兰政府设立了地方军事行政机构,其拥有的权利比当地政府还大,这引起了各地市长的不满。“冲突期间,乌克兰政府主导政治领域。然而,我们不是对手。”菲拉托夫表示,如今这座城市是为陷入困境的东部战线运送武器和援助的重要渠道。

菲拉托夫说,市长们一直站在保卫城市的第一线,比泽连斯基政府官员更有能力获得和引导援助资金,他们还很了解民众的需求。因此,他们希望在“接收和分配外国援助”上有更多发言权,目前这些援助资金都必须通过乌克兰政府“输送”。

报道指出,随着俄乌冲突即将进入第6个月,泽连斯基与试图保卫或重建被摧毁城镇的乌克兰市长们间的摩擦正在升级,这意味着,乌克兰政府内部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

乌市长:中央和地方不应互相敌对

如今,一些乌克兰地方官员正试图与愿意资助具体重建项目的国家或城市建立自己的国际伙伴关系。但报道称,这些活动似乎受到了泽连斯基政府的“阻挠”。

切尔尼戈夫市中心一栋被毁的居民楼

与白俄罗斯接壤的切尔尼戈夫市,是基辅附近受战火破坏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在俄乌冲突爆发的初期,该市市长阿特罗申科一直与泽连斯基政府站在一起,努力为乌克兰争取国际上的支持。然而,7月,他突然宣布与乌政府“决裂”,并指责泽连斯基的“同伙”试图将他赶下台。

7月8日,阿特罗申科在社交平台上发表了一段视频表示:“今天,这座城市抵抗的不是来自敌人的攻击,而是被迫忍受来自上级的攻击。中央和地方应该共同对敌,而不是互相敌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月,切尔尼戈夫市市长阿特罗申科站在被毁坏的建筑物前

据报道,在这段视频发布的6天前,阿特罗申科在前往瑞士参加乌克兰重建大会寻求援助时,遭到了乌边防部队的阻拦。阿特罗申科表示,这是近几周以来中央政府第二次禁止他参加与援助有关的活动。但他迫切需要出国为切尔尼戈夫筹集资金,该市严重受损的供暖系统需要在冬天之前修复。

在这段视频发表后,乌总统办公室副主任季莫申科回击道:“我提醒那些忘记乌克兰正陷入战火中的人!这尤其适用于边界地区和最近仍被俄军掌控的地区。危险还没有过去!”季莫申科还提醒市长们,他们的社区可以“在没有你的情况下”得到帮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0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