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在北伐后秦之前,刘裕做了哪些准备以及防止建康的动作?

调侃历史

2022-08-08 14:37黑龙江

关注

义熙十一年(公元415年)四月,刘裕讨灭了司马休之,同月,晋安帝司马德宗即下诏重申先前的任命∶加封刘裕为太傅、扬州牧,拥有佩带宝剑上殿、入朝不用小跑、拜谒皇上不必称自己名讳的特权;另外,授予刘裕前部鼓吹、羽葆,设置左右长史、司马、从事中郎共计四人;加封刘裕第三子刘义隆为北彭城县公,任命中军将军刘道怜为都督荆、湘、益、秦、宁、梁、雍七州诸军事,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领护南蛮校尉,持节,常侍如故。自义熙八年(公元412年)四月刘裕幼弟刘道规去世以后,荆州地区在时隔整整三年、历经刘毅和司马休之两任刺史后,又重新回到了刘裕的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义熙十一年八月十三日,东晋太尉刘裕回到建康,交回了黄钺,坚决推辞了太傅、扬州牧一职,只接受了拥有佩带宝剑上殿、入朝不用小跑、拜谒皇上不必称自己名讳的特权,并以世子刘义符为兖州刺史。同月,刘裕的亲家、尚书左仆射谢裕病死,被追赠为金紫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下葬之日,刘裕亲临痛哭。谢裕死后,刘裕即任命刘穆之为尚书左仆射。

义熙十二年(公元416年)一月,东晋朝廷又加刘裕为平北将军、兖州刺史,都督南秦州,至此,刘裕一共都督二十二州诸军事。刘裕认为,平北将军府文武佐吏较少,不宜单独设置,就将平北将军府的文武合并到大府。

当月,后秦主姚兴命令鲁宗之率军骚扰东晋襄阳,途中,鲁宗之病死,其子鲁轨带兵继续南下,被东晋雍州刺史赵伦之击退。司马氏残余势力还不时侵扰东晋边境,而司马休之等人的幕后支持者就是后秦帝国,这让刘裕十分恼火,遂决心实施北伐了。

概括起来,刘裕北伐的有利条件很多∶他已经完全控制了东晋内部;后秦已经四面楚歌;东晋已经控制青州多年,可以以此为战役发起地,并给部队提供后勤补给。

而刘裕实施北伐的理由大致如下∶

一是建立更大功业、为实施篡位打牢基础。虽然目前刘裕已经剪除了东晋内部的各个异己势力,但建立这种“功业”更多的是带着满足个人私欲的色彩,多多少少欠缺了那么一点正义性,而消灭异族政权能够得到广大基层民众的拥护,为下一步的篡位做好铺垫。

二是伐秦的条件已经成熟。国内,刘裕已经消灭了大部分的异己势力;国外,北魏帝国连年旱灾,遍地饿,各地叛乱不断,北魏明元帝焦头烂额,无暇与晋军争锋后秦的局势更是岌岌可危,刘裕北伐之前,后秦帝国关中地区的疆域仅剩长安附近的几个重镇,且后秦军队实力并不强,也都是龟缩于若干个军事要点,便于被各个击破。

三是必须尽快解决以司马休之为首的东晋流亡皇族。借出师之机,大肆提拔亲信,诛灭司马氏皇族成员,也是刘裕此次北伐中需要做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刘裕与群臣商议北伐事宜的时候,东晋群臣大多揣摩不透刘裕的心思,纷纷劝谏,只有徐羡之缄默不语。有人问徐羡之何以不劝阻,徐羡之回答∶"我的官位已经到了二品,官职也高居二千石,对此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如今益州、南燕业已被我朝平定,国家开拓了上万里的国土,只有后秦尚未被消灭,而大人却废寝忘食,念念不忘。大人的心思非同寻常,我等岂可轻率介入”

刘裕没有听从群臣的建议,其实,他早已内断于心,咨询群臣也不过是个形式而已。早在去年年初刘裕平定司马休之以后,就已为下一步对后秦的讨伐做准备了,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在讨平司马休之后,刘裕即免去了益州刺史朱龄石的职务,将其召回自己的身边,任命其为太尉谐议参军,加冠军将军,而以朱龄石的司马沈叔任接任益州刺史。将背景复杂的朱龄石调回朝廷,而以名望较低的沈叔任担任益州刺史,就是为了避免在晋军北伐时益州发生动乱。除此之外,在北伐前夕,刘裕还进行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安排,以确保后方的稳定。

一是命令司马氏皇族人员随军北上。刘裕指示司马德文上书皇帝,“主动”请缨,要求随军,拜谒洛阳皇陵,晋安帝当然同意了;与司马德文一样,其他让刘裕不放心的司马氏皇族子弟,也都被刘裕以各种名目接到太尉府中,一起随军北上。见诸史料的有梁王司马珍之、吴兴太守司马珣之,司马珍之和司马珣之都是司马氏皇室中的翘楚,深为刘裕所猜忌,北伐前夕,刘裕将两人都招聘为谐议参军。不久以后,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诛杀了二人。

二是妥善安排后方。带走了司马皇室子弟,建康城内的晋安帝司马德宗当然难以兴风作浪,然而,后方的安全依然不能掉以轻心。刘裕进行了一系列的人事安排∶留下世子刘义符为中军将军,全权负责太尉府的工作;将刘穆之提拔为尚书左仆射,具体负责后方的军政事务,甲仗五十人入殿,入居东城。张邵听说北伐的消息,请求拜见刘裕。他见到刘裕以后问道∶“世事无常,凡事应当深谋远虑。假如刘穆之在后方有个三张两短的,谁能代替他大人已经建立了此等家业,一旦出现闪失,将如何是好?”刘裕回答∶“这事就托付给刘穆之和你了。”也就是说,让张邵作为刘穆之的副手。其实,刘穆之还有一个副手,那就是徐羡之。刘裕给予徐羡之的官职是太尉左司马,主要掌管太尉留府的军事事务。

留守的将领们主要有∶任命北中郎将、姨家表弟刘怀慎为中领军、征虏将军,负责保卫皇帝;留下亲信将领蒯恩负责侍卫世子刘义符;加封被召回的益州刺史朱龄石为左将军,令其负责政府的安全;留下刘钟负责整个京师及其近郊的安全。

刘裕走后,还需要装点朝廷门面的人,于是,他还任命袁湛兼任太尉,尚书范泰兼任司空。刘裕选择这两个人装点门面,主要是他们家族都是书香门第,与东晋各个门阀士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且都没有实权,不用担心他们会反叛。

三是提前部署屯田,为北伐做好准备。据《宋书·毛修之传》记载,在刘裕北伐之前,就提前命令毛修之到芍陂,开垦了数千亩良田。

此外,刘裕还下书称∶“我率先举义,兴复王室,建立大功,外平南燕,内灭奸凶,这都是国人齐心协力所致。如今,将讨伐后秦,弱子又留给众人辅佐,就拜托大家了。这些年来,军务繁多,刑罚不断,让我又增叹息。故此,下令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罪犯,全部予以赦免;文武官员任满未曾晋升的,按照规定一律予以提拔。”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大军出发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